林彪的身体还可以——迷一般的林彪(6)


林彪的卫士长李文普认为

林彪的身体还可以

——迷一般的林彪(6)

三月云淡风清按:

笔者前二篇文章可能会给人一种印象:

1、林彪确有一种特殊的精神病;

2、林彪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但是,如果看了跟了林彪十几年的贴身卫士李文普的回忆,会得到另一种印象:

1、林彪身体弱,神经系统受过损伤,这是事实;林怕光、怕水、怕风,易出汗、易拉稀,这也是事实。但他的其它功能都正常,是一个正常人;

2、林彪是有行为自制能力的人。

一、李文普其人

林彪身边最重要的人可能就要算李文普(副处级)了。李是卫士长,或称贴身卫士。李从1954年起就跟着林了,主要是管林的安全、衣食住行、饮食起居、参加会议、上天安门、外出活动及疗养治病等事项,终日不离林彪左右。

用李自己的话说:“林彪在生活上只相信我。一般我讲出来,他都不加拒绝。”

李也曾一度离开林到中央警卫局当参谋(具体时间不确),但林彪非要李重新回去,说:“李文普不来我不睡觉。”这样,李于64年又回到林彪身边,此后就没离开过。

这样一个人,如果他说实话,那么肯定很可信。

但是,他会不会在某种压力下说假话呢?这就搞不清了。

二、李文普谈林彪的身体情况

林彪平型关战役之后,被国民党阎锡山军队士兵错当成日本人开枪误伤肺部,在苏联治疗过程中,医生使用药物过量,损伤了神经机能,形成了怕水、怕风、怕感冒、容易拉肚、出汗等一些后遗症。

林彪的心脏、肝、肺等主要器官都没有毛病,只是容易出汗、拉肚子。

夜间穿衬衣睡觉,早晨起床我给他穿衣服,他说又出汗了,我用手摸,果然衬衣汗湿了,出汗就容易感冒,我们和医生、专家商量。注意控制室内温度,及时增减衣服。夏天温度高些,冬天温度低些,他并没有规定一年到头室温非保持21度不可。他没有盖过棉被,只盖毛巾被。北京医院院长经研究告诉我们:盖一幅毛巾被可增加4度;穿一件华达呢中山服也可增加4度。我们大体上按这个要求掌握。
  他在生活上对我们并无苛求,容易伺侯。吃的饭菜很简单,专门有一个厨师给他做饭。

他确实有点偏食,吃的肉菜如感觉肚子不舒服拉稀,以后他就不吃。平时主要就是吃点肉饼、青菜、馒头。

他身体瘦弱,脸色发白,因为身体不好,不愿陪同毛泽东接见红卫兵,不陪又不行,有时也到了难以支撑的程度。有一次在天安门陪毛泽东走到下面金水桥与红卫兵见面,几乎走不回来。

1966年冬天陪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给他穿了棉大衣,有时在天安门,有时乘敞蓬车到西郊机场沿途检阅,一次活动好几个小时,他也没有犯病。

他有时患便秘,拉不出屎,几乎到了我们要用手给他抠出来的程度。有时大便略软细一点,他就认为是拉稀,找药吃。

三、林彪体检及结果

1、为了查清他肠胃的毛病,医生建议做钡餐照影,可是他不去医院,也不听叶群的意见,叶群要我去做工作。林彪听了我的话,同意体检。我和301总医院和北京医院专家一起,把机器搬进林彪卧室,趁林彪起床后,我把钡餐粉调好,一勺一勺喂到他的口里,使肠胃达到体检照像的要求。

那次检查效果很好,搞清楚他的胃没有病。肠有一点功能紊乱。

2、九一三前几天,还做过一次检查

林彪在九届二中全会之后情绪不好,身体比以前更差些,但天天见面,也未感到有多大异常。

“9.13事件”发生前,北京医院的蒋保生医生也在北戴河做林彪的保健工作。9月初,也就是林立衡、张宁到达北戴河的前几天蒋保生又请北京医院、解放军301总医院的专家医生到北戴河来,也对林彪的身体状况作了详细检查,认为同过去一样正常,没有发现新的问题。

四、李文普驳斥张宁

张宁在《自己写自己》说林彪“实际上是个生命烛火摇曳暗淡的老人。”

还说:“毛泽东数次上天安门接见红卫兵,要林彪陪同接见,叶群为应付局面下令医生给林彪服食‘兴奋剂’,骗林彪说是‘进口药’,服后可以提精神。林彪食后药性发作,厉害时竟然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等到药性稍缓,立即发车上天安门,人们所见他的红光满面是他‘药潮’未退。人们可能还记得他每次上天安门讲话的腔调拖得又长又亢奋,却没底气,因为那根本不是他自己的力气,每次下了天安门回到毛家湾便大病一场,数次连番用药,险折林彪性命,叶群曾为此嚎啕大哭过,自责道:‘首长这么受罪不如死了的好,我真作孽啊!’”

李说:尽管林彪肠胃不好,休息不行,但绝没有像张宁等一些人所描绘的那样,“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到了“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可怕程度。

但是李没有断然否定“林吃兴奋剂”这件事,只说:“我认为张宁这番话缺少佐证。”

李说:在我印象中,张宁见林彪没有几次。在我的记忆中,她到“林办”有个十来次,但真正见林彪也就三四次,而且几次是陪同性质的。第一次她到毛家湾让她打乒乓球,林彪从帘子缝里看了看,没听他说什么话。第二次叶群带她来看了看,也没多说什么话。第三次是林家确定她,我们也都看了,林彪算是表了个态。再一次就是她到北戴河,还有陪同301 总医院的领导见林彪。张宁每次见林彪最多只几句话。因为这一点我清楚,主要是林彪有过交代,除见毛主席或周总理,一般到了20分钟就让我提醒会客时间到了。另外,据我所知,张宁作为林立果的未婚妻,虽然是林彪点了头的,但并非唯一同林立果交往的女青年,他在外面选的“妃子”很多,到山海关逃跑前还带着两个。林立果并非把她看得那么重,她也更没有照管过林彪的生活,完全是胡编乱造,显然是别人有意叫她这样写的。

五、关于林彪“吸毒”,李没有否认,只说“言过其实”

李说:在我到林办工作之前,听说他在广州偶尔打过杜冷丁的针药,那是为吃狗肉拉肚止泻才使用的。从1964年我回到他身边,7年多从没有见他吸食毒品或打过杜冷丁、兴奋剂之类的药针。有时打针是注射丙种球蛋白。

他睡眠不好,常吃安眠药片,有时一夜连吃三次。那次在天安门出席欢迎西哈努克大会上讲了错话,是因为夜里服了三次安眠药,头脑还未完全清醒所致,属于少有的差错。

六、林彪有没有精神病?李认为不真实

有人说他“有精神病”、“行动失去控制能力”、“听任叶群摆布”是不真实的。夸大他的病情,一部分人是加油添醋,迎合读者好奇的趣味,人云亦云。少数人则是为了说明林彪是一个病体垂危的“重病号”,对叶群、林立果的反革命活动“不可能知道”,“没有责任能力”,他是被“劫持”去苏联的。

笔者认为,李对这个问题的反驳是没有力度的。

笔者认为搞清楚林彪的身体情况,也就是要搞清楚林彪是不是”完全行为人”,这对研究林彪是极其重要的。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