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烟云】史上唯一敢打好色皇帝的奇女子


八姐从小就是一个美人坯子,见过她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八姐从小就深得母亲的疼爱,她是母亲身边的小精灵,母亲要是有了心事,或者闷闷不乐,抱一抱八姐就会马上烟消云散。府里的人们也都是这么想的,不管头顶上的乌云多么深重,只要看一看八姐,只要八姐孑然一笑,天上的太阳准会悬挂在心上。
人人都说八姐美,都说八姐长大以后肯定会大富大贵,说不一定会被皇帝选进皇宫。
母亲也不止一次地对她说:“八姐,愿不愿意嫁给皇帝?”八姐撅着小嘴说:“不愿意。”
母亲奇怪了:“很多姑娘争着抢着才往皇帝身边挤呢?你怎么会不愿意?”
八姐叹了口气说:“他摔倒在地的时候,还要递给他拐杖,太麻烦了。”
“哈哈……”母亲闻听此言不觉大笑。原来前一段时间,母亲领着八姐去皇宫面圣,八姐见了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那老头还非常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回来的路上八姐悄悄地问母亲:“那个摸我头的老头是谁呀?”
母亲满脸笑容地说:“他就是当今的皇帝呀!”
八姐在镜子里端详着自己,镜子里的女孩长得太漂亮了,脸色肤如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一张小脸蛋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比最温和的软玉还要温软晶莹;比最娇美的玫瑰花瓣还要娇嫩鲜艳;比最清澈的水晶还要秀美水灵。自己照着照着镜子,就醉心地格格笑了:“我才不嫁给那个老头子呢!”
一朵桃花落在了八姐的脸上,她的小脸蛋更俏丽了。八姐记得见到那老头的时候,正好是她八岁的生日,那老头对母亲说:“这孩子长得太漂亮了,让我抱抱好吗?”说着,他轻轻地抱起了她,像捧起一件至宝,那一天他一直望着她笑,还用满是胡须的脸噌她粉润的脸蛋。
经历了无数个美丽的日子,八姐在童年里一转身,就长成了一位绝世佳人,倾国倾城,娇美无比。这时府里的人又私下议论开了:“这小丫头越长越漂亮了,肯定会被皇帝选到皇宫里去。”八姐听到了这话儿,只朝着这些人瞪眼睛:“我才不嫁到皇宫里去呢!”
有一年的清明节,八姐约了妹妹九妹去城外踏青,两姐妹手携着手,一路走一边说笑,九妹胆子小,她总觉得有两个人在身后跟着自己,像两只摆脱不掉的苍蝇,九妹拉紧了八姐的手说:“姐,我们是不是被流氓给盯梢了啊?”
八姐不足为怪,她只要走上街头,总是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遇多了,也就不足为怪了。其实八姐不知道,她身后的两个人可不是一般的人,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当今的皇帝,一个是当朝著名的青天大人包黑子,大名包拯。皇帝见了八姐,马上就起了歹心,忙着问包黑子:“包爱卿,这细高挑,穿着一身绿衣服的女孩子是谁家的的闺女啊?”
包黑子嘿嘿冷笑了两声说:“万岁爷,您就不要瞎动心思了,这个女孩子您可不敢惹。”
皇帝也笑了:“我就不信,我身为一国之尊,还有不敢惹的人吗?”
包黑子说:“您不知道这女孩子是谁,当然会这么说,您要是知道她是谁了,就不会这么说了。”
皇帝疑惑了:“那她是谁呢?”
包黑子郑重其事地说:“她就是赫赫有名,威震九州的天波杨府的杨八姐。”
皇帝色迷迷地笑了:“原来是这个小丫头啊!小的时候我还亲自抱过她呢,想不到如今变成了这么漂亮的大姑娘。”
包黑子斜着眼睛看着皇帝说:“怕了吧?”
皇帝说:“不怕,她又不是老虎,怕她干什么?”
包黑子说:“听人说,上一次有个流氓看了八姐一眼,八姐用弹弓射瞎了他的眼睛,还有一个流氓想当面调戏她,八姐一个飞脚就把他的裤裆踹破了,这流氓无路可走就到皇宫里当了太监,您说这八姐可惹得起?”
皇帝听得如醉如痴:“我就喜欢这样性子烈的女人,就好比一匹宝马,只要把它驯服了,乘坐起来更来劲。”
皇帝当场吩咐包黑子说:“包爱卿,我就是喜欢像杨八姐这样的烈性女子,这个媒人您是当定了,要是促成了我这段美事,我请您喝酒,封您做大官。”
回到皇宫里,皇帝立即书写了一份谕旨,上面用龙飞凤舞的草书写着:“佘太君,我的爱卿,请您看到圣旨以后,就把八姐送到朕面前,只要您答应,我赐封你们杨府上下的人都当官,七岁的顽童可以戴起乌纱帽,八岁的丫头可以扎起龙凤裙,您要是觉得不满意,我的江山也可以和您对半分. ”皇帝把写好的圣旨交给包黑子,让他去杨府颁圣旨。
包黑子知道这事没希望,但不敢违背圣旨,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佘太君。佘太君接过圣旨还没有看完,就大骂出口:“好一个无道的昏君。”
佘太君在心里生气:“这个昏君万里江山他不爱,偏爱我杨家的戴花人,如果说我不许这门亲,昏君肯定说我欺君。”
佘太君想了想,顿生一计,回头对着包黑子说:“包大人,这门亲事我答应了,要点彩礼不过分吧?”
包黑子没有想到佘太君答应的这么畅快,心里有点瞧不起佘太君:“都说佘太君不喜欢巴结权贵,想不到竟然会把亲生女儿嫁给一个老头子,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佘太君也这么庸俗。”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好意思说,赶忙点着头说:“不过分,不过分,您尽管要,我回去给皇帝老头去给咱要。”
佘太君说:“只怕他给不起。”
包黑子说:“皇帝要什么有什么,还有给不起的东西吗?您尽管要,尽管要……”
佘太君冷哼一声说:“我人老了,眼花了,难以提笔,只好麻烦您代劳一下了。”
包黑子赶紧说:“应该的,应该的……”
佘太君让人准备好笔墨,就向皇帝要起了彩礼:“包大人,你写上金镯银镯要八付,金簪银簪要八根,金柜银柜要八对,金砖银砖要它八斤沉……”
“看样子这老太太要开金银店。”包黑子暗吸一口冷气,抬起头对着佘太君说,“太君呀!皇宫可不缺那金和银,想发财你要点希奇的物,最好要点进口的。”
佘太君说:“包大人,我还没有要完呢,我还要要呢!”
包黑子说:“你接着要,皇帝老头有的是钱。”
佘太君说:“我要它东至东海红芍药,西至西海牡丹根,南至南海灵芝草,北至北海老人参,外加上关东产的养血补心提气安神梅花鹿的鹿茸角,还要那不凉不热不轻不沉不大不小不旧不新的貂皮袄两身。”
“好,好,好……”包黑子笑着说,“这些东西不难找,要彩礼太君要捡那大的要,最好把皇帝老头一下子要成一个穷光蛋。”
佘太君说:“我还要要呢!”
包黑子说:“您尽管要。”
佘太君掷地有声地说:“我要它泰山那么大的一块玉,黄河那么长的一锭金,天那么大的穿衣镜,海那么大的洗脸盆。”
包黑子陪着笑脸说:“太君,您要的东西太大了,这皇帝老头恐怕给不起。”
佘太君说:“嫌大你就把那小的写。”
包黑子说:“您接着要。”
佘太君说:“蚂蚁的眼皮蚊子的心,花大姐的舌头蜜蜂的胆,还要那绿豆蝈蝈的小脚后跟,我再要它……我再要一两星星二两月,三两清风四两云,五两碳烟六两气,七两火苗八两琴音,雪花晒干要九两,冰溜子烧碳要十斤,我再要他凤凰绒毛的花被面,天鹅绒毛的白手巾,蚂蛉翅膀的红大袄,蝴蝶翅膀的绿罗裙,螃蟹尾巴长虫腿,兔子犄角蛤蟆鳞,四棱的鸡蛋要八个,三搂粗牛毛要九根,铁拐李的葫芦要半拉……”
包黑子为难了:“老太君,您不要要了,这些皇帝老头都给不起。”
在一边默不作声的杨八姐,这时也挺身而出说了话:“这个皇帝老色鬼,他以大压小仗势欺人,我母亲要这些彩礼还不够,我也要给他要条件。”
包黑子一怔:“八姐,你要给皇帝老头要什么条件啊?”
八姐灼灼逼人地说:“泰山不倒我不上轿,黄河不干我不出门,皇上要娶我杨八姐,你让他等上个百八十年再来娶吧!”
包黑子写完哈哈大笑:“看来皇帝老头没戏了,她们要的彩礼再有钱的皇帝也办不到。”
包黑子捧着礼单回金殿,皇上一看气发了昏,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买到这些东西。虽然他有的是钱,国库里有的是金银珠宝,但是用钱买不到的东西有很多,比如爱情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他就买不到……
事后有人问八姐:“你为什么放着清福不去享?”
八姐淡然一笑说:“我就是不愿嫁给皇帝。”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