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革命党人眼中的孙中山:轻率的莽汉


2013年08月20日 15:20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天石

核心提示:辅仁文社成员的加入增强了香港兴中会的力量,不过也增加了矛盾、分裂的因素。谢缵泰认为孙中山是一个“轻率的莽汉”,“他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干不了的事情——事事一帆风顺——‘大炮’”!“念念不忘‘革命’,而且有时全神贯注”,“一言一行都显得奇奇怪怪”,因此,不能“将领导运动这个重大责任信托给他”。

本文摘自:《帝制的终结》,作者:杨天石,出版社:岳麓书社

中日甲午战争中,清廷被新起的岛国日本打败,人们对清廷的愤懑增强。孙中山急于利用这一时机行动,向人们宣告革命党人的存在。1894年(光绪二十年)冬,他带着邓荫南和孙眉等资助的6000余元美金,匆匆归国,筹备起义。兴中会中的少数工人会员及欧美技师、将帅随行。舟过日本横滨,孙中山在船上向侨胞演讲革命要义,为横滨侨商陈清所闻,陈邀请孙上岸商谈。孙中山因开船在即,交给兴中会章程及讨满檄文一束,要他转交当地侨商冯镜如等。孙告诉陈,广州不日起事,陈若有意参加,可到香港投效。不久,陈清果然到香港参加革命,可见孙中山演讲魅力之大。

1895年1月(光绪二十一年正月),在欢庆夏历新年的爆竹声中,孙中山回到香港。2月21日(正月二十七日),孙中山与陆皓东、郑士良、陈少白及香港辅仁文社的杨衢云、谢缵泰等,在中环士丹顿街13号成立兴中会总部,托名“乾亨行”。辅仁文社成立于1892年(光绪十八年)3月13日,社纲共6条:1.磨砺人格,臻于至善;2.不得沉溺于当世之恶习;3.为未来中国青年作表率;4.以多途增进中外、文武两种学识;5.精通西学;6.以爱国者自励,努力扫除吾国所遭之屈辱。该社发起者7人,陆续入社者共16人,杨衢云为社长。辅仁文社成员的加入增强了香港兴中会的力量,不过也增加了矛盾、分裂的因素。谢缵泰认为孙中山是一个“轻率的莽汉”,“他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干不了的事情——事事一帆风顺——‘大炮’”!“念念不忘‘革命’,而且有时全神贯注”,“一言一行都显得奇奇怪怪”,因此,不能“将领导运动这个重大责任信托给他”。谢和孙的政治理念不完全相同,对孙有偏见。不过,从他的评论里倒不难发现孙中山性格中的若干优点。

和檀香山兴中会宣言比,香港兴中会宣言增加了指责清廷的一段:“乃以政治不修,纲纪败坏,朝廷则鬻爵卖官,公行贿赂;官府则剥民括地,暴过虎狼。盗贼横行,饥馑交集,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呜呼惨哉!”原有的《规条》9则改为《章程》10条,如会名宜正、本旨宜明、志向宜定、人员宜得、交友宜择、支会宜广、人材宜集、款项宜筹、公所宜设、变通宜善等。在“本旨宜明”部分,特别加强了对救亡图存的紧迫性和责任感的呼吁:“不思中国一旦为人分裂,则子子孙孙世为奴隶,身家性命且不保乎?急莫急于此,私莫私于此,而举国愦愦,无人悟之,无人挽之,此祸岂能幸免!”在“志向宜定”部分列举“利国利民”事件四项:“设报馆以开风气,立学校以育人材,兴大利以厚民生,除积弊以培国脉。”《章程》表示,期望通过人人“惟力是视”的努力,使中国达到国泰民安的理想境界:“上匡国家以臻隆盛,下维民众以绝苛残,必使吾中国四百兆生民各得其所,方为满志。”这就说明,孙中山从革命的一开始,除关心国家强盛外,也深切关心民生幸福问题。

香港兴中会的主要成员一部分是具有近代政治理念的新型知识分子,以孙中山、陈少白、陆皓东、杨衢云为代表;一部分是具有传统反满精神的会党分子,以郑士良、邓荫南、谢缵泰为代表。在以后的革命过程中,长时期起作用的主要是这两种社会力量。不过,年深月久,会党初建时的精神早已荡然无存,参加兴中会的手续有时也过于简单。据记载,其方式为:约好在茶楼喝茶,孙中山来到时,凡起立者即为会员。以这种方式发展的成员自然没有信仰和战斗力。

孙中山在西医书院时的老师、英国人康德黎(JamesCantlie,1851-1926)这时仍在香港,孙中山向他透露了自己的返港目的,希望得到有良知的外国人士的援助。康德黎为孙介绍了在当地开照相馆的日本富商梅屋庄吉。孙中山迅速造访梅屋,对他说:“欧美各国人都称中国为睡狮。如果是狮子,要醒起来才有用。”“现在的情况如果继续下去,中国就会被西欧列强殖民主义者所瓜分。不独是中国,所有亚洲各国都将成为西欧的奴隶。中日两国不幸发生战争,但我们非团结起来不可,使中国脱离殖民化的危险,是保卫亚洲的第一步。为了拯救中国,我与同志们正准备发动革命,打倒清朝。”他向梅屋详细介绍了在广州发动起义的计划,要求得到援助,梅屋赞赏孙中山的理想,富于侠义精神,当即爽快地答应:“君若举兵,我以财政相助。”这一天的谈话缔结了两个人一辈子的友谊。梅屋很快为孙中山筹集了一笔资金,派人赴澳门、新加坡、厦门等地购买军械。

除香港兴中会外,日本横滨、台湾台北、南非的约翰尼士堡及彼得马尼士堡、越南的河内、美国的旧金山等地陆续成立分会。横滨分会成立于广州起义失败之后,会员有经营印刷事业的侨商冯镜如、冯紫珊、冯懋龙(自由)等十余人。台北分会成立于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冬,由陈少白介绍美时洋行买办杨心如创建,有商民会员数人。南非两地的分会由杨衢云创建,有侨商黎民占等会员数十人。河内分会由孙中山于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创建,会员有洋服店商人黄隆生等。旧金山分会成立于1904年,发起人为孙中山,仅会员数人。

涓涓细流,可以汇为江海;星星之火,可以发展为燎原烈焰。这时的兴中会,虽然人员寥落,势孤力单,但是它却很快发展、壮大,终于在十几年后改变了古老中国的历史进程。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