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钦点“云南王” 谭甫仁夫妇被杀内幕


红潮导语:就在万人大会闭幕后的第三天,谭甫仁即被枪手击毙。身上共中三弹:颈部、肩颊部和胸部各一。其中一弹从胸部心脏旁边穿透,谭血流如注,立扑于地。暗杀发生在凌晨4时50分左右,后来,周恩来安排北京专家急飞昆明实施抢救,终因伤势过重,救治无效而亡。

云南在1970年发生了一起举国震惊的高级将领遇刺案——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兼昆明军区政委谭甫仁被暗杀,这起暗杀事件的凶手最终也以自杀告终。

毛泽东让谭甫仁去做“云南王”

谭甫仁,广东仁化县人。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后历任红十二军连政委,六八七团政委,红一军团一师政治部组织科长,军委总政组织科长,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政治部主任,参加长征。抗战期间历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七团政治处主任、旅政治部副主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组织部长,一一五师三四三旅政委,八路军二纵新编三旅政委,一一五师教导七旅政委,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东满军区政治部主任,东野七纵副政委。中共建政后任十五兵团军政委,广西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第三政治委员,武汉军区第二政委,工程兵政委。1955年授中将衔。

1967年初,红卫兵、造反派组织打砸抢、武斗频频,占据了云南省委、省政府,冲击昆明军区。当时担任云南省委第一书记兼昆明军区政委的阎红彦成了头号打击对象。1967年1月8日凌晨5点,造反派冲进他家要对他进行新一轮批斗,但连喊几声没有任何动静——阎红彦已经去世了。

不久,昆明军区司令员秦基伟赴北京开会时,神秘失踪。后来得知,他被造反派秘密关押在了南方一个偏僻的农场。

云南成为文革重灾区,武斗在不断升级,造反派由枪战发展到炮战,甚至把军工企业研制的尚处于保密阶段的新式武器也抢来用于武斗。

这一切传到北京,中共中央迅即采取措施。周恩来多次针对云南情况作了指示。开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云南班”便是一项重要举措,谭甫仁也进入决策层视野。

1968年1月24日,谭甫仁走进乱哄哄的“云南班”,谭甫仁以“学习班”办公室主任身份主持了“云南班”的开学典礼并讲话。

2月11日后半夜,谭甫仁突然接到通知,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约见他。毛泽东向谭甫仁传递了中共中央的意思:“中央已决定你担任昆明军区政委,名已正,言已顺,把云南班、昆明班办好,积累的问题解决掉,卸掉了包袱,再回云南。”

1968年5月19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任命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政委谭甫仁担任昆明军区政委。6月17日,中央又批准谭甫仁担任昆明军区党委书记。

6月底的一天,周恩来在中南海约见谭甫仁,再次对云南问题作了指示。1968年8月11日,谭甫仁和“云南班”代表们分乘四架伊尔18飞机,从北京抵昆明,正式当起了“云南王”,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初到云南 挥出“三板斧”

谭甫仁上任伊始,就来了个“划线站队”、“围海(滇池)造田”、修“万岁纪念馆”三板斧,在云南全省很快树立起巨大威望。

据周孜仁在《1970年谭甫仁被刺杀案》里记载,在谭甫仁的“划线站队”中,“清理阶级队伍”、追查“滇西挺进纵队”和“国民党云南特务组”是主要任务。为此他作过很多指示,比如:“(阶级敌人)有一千抓一千,有一万抓一万,有十万抓十万,有一百万抓一百万,你们不要手软。不要受两个百分之九十五的框框的约束、限制”;“我在个旧地区讲了一次话,一夜之间就揪出了九百九十多个坏人。有人问,可不可以拉出去游街?游街后能不能把这些人下放劳动?我说游街可以,下放劳动也可以,戴白袖套也可以,让群众识别嘛!”

根据有关统计,仅下关市一地,追查“滇挺”分子运动中就打死逼死七百多人,打伤致残一千多人。打伤一万多人。临沧地区追查“慰问‘滇挺’”一案,就株连一万多人,其中两千多人被吊打,五百多人被打伤打残,六百多人被打死逼死。

据云南省委落实政策办公室统计,曲靖和昭通地区,受“滇东北游击军”假案牵连的人多达六十万人,仅曲靖就有二十九万三千一百九十三人,其中两万多人被批斗,两千多人被关押,四千多人被打伤,二千多人被打残,二百多人被逼死,一百多人被打死……

这一切,为以后的枪杀案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戒备森严的军区大院发生了枪杀大案

1970年11月,云南召开全省第二届学习毛泽东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简称“学代会”,第二届代表数号称上万,故又称“万人大会”)。就在万人大会闭幕后的第三天,谭甫仁即被枪手击毙。身上共中三弹:颈部、肩颊部和胸部各一。其中一弹从胸部心脏旁边穿透,谭血流如注,立扑于地。暗杀发生在凌晨4时50分左右,后来,周恩来安排北京专家急飞昆明实施抢救,终因伤势过重,救治无效而亡。时间是当日中午12时许。同时被暗杀的,还有谭甫仁的夫人王里岩。

该案件发生的时间是12月17日,按照时钟表示法,“12·17”亦可理解为零点十七分,所以在当时正式的文档和会议上,这个案件标称为“017案件”。

1970年12月17日凌晨,原昆明军区大院42号院内,接连发生了断断续续的几声枪响。就在这几声枪响之时,谭甫仁与夫人毙命。案件发生时,周孜仁正好供职于昆明军区调研组。对事件经过比较了解。

据周孜仁著文记载,谭甫仁住在昆明军区大院的一栋别墅里,谭甫仁的卧室在二楼,凶手对这些情况很清楚,竟直去敲响了应该由谭居住的主卧。那一晚,谭恰恰没有住在自己的屋里,是夫人闻声起床开的门。于是,谭甫仁夫人死在了凶手枪下。

住在旁边屋里的谭甫仁听见枪声,他便往外跑。几乎和谭同时跑上走廊的,还有他的姨妹,排行老六,人称六姨,在省革命委员会政工组教育革命领导小组供职。

谭甫仁的自动现身,让凶手发现了他。结果,他也死在了凶手枪下,幸免遇难的只有六姨,六姨事后以目击者的身份提供了线索,说凶手身着军大衣,面带口罩,脸略胖圆,大眼睛。

凶手的第二波暗杀行动

凶手的效率却是很高的,在第一波暗杀得手之后,他又非常从容地去军区政治部大院进行他的第二波暗杀行动——暗杀保卫部的陈汉宗。

司令部大院和政治部大院就隔着一条街。凶手走进去应该是5点多一些,他不知道陈汉宗住房的具体位置,于是胡乱找到一间房门便敲。开门的是一位十三岁的少年,昆明一中学生,叫马苏红。迷迷瞪瞪起床来,他把王自正引去了陈的家门口。小孩认识陈汉宗,对凶手也很面熟,引路回来自个儿又囫囵睡了。

非常幸运,陈汉宗当时不在昆明,他出差去了。他夫人也不在昆明。凶手暗杀无果,匆匆忙忙离开了。

破案前后

案发当天六点,军区大院被封锁,接着,整个昆明市也被封锁了。空中交通完全关闭,陆路交通也实施了严格管制,车站道口过往人等均需进行严格盘查。昆明全城更进行了地毯式的大搜捕。根据六姨提供的线索以及侦破人员对现场的分析,凡身高一米七左右、圆脸、大眼睛、微胖者,均视作犯罪嫌疑人,几天之内抓人无数。

昆明军区急调十一军副军长赵泽莽来昆主持破案工作。原保卫部大多数人员一时都成了嫌疑对象,被弄到城外军区外训队“学习班“接受调查。原负责组织侦破此案的军区保卫部长景儒林自知难说清楚,在学习班开学的第二天早上,趁大家去食堂用餐时分,用尼龙网兜悬在床头栏杆上自缢身亡。

赵泽莽上台后迅速把侦破重点收缩到军区内部,于是目击者马苏红,就是前面说到的、为凶手引路的那位少年,这时候浮出水面了。凶手正是昆明军区前保卫科副科长、专门负责首长保卫工作的王自正。

王自正的仇恨与“滇挺”案有很深的关系。云南的两大派:“八二三”和“炮兵团”的生死搏斗,早在1968年的8月,便以谭甫仁的“划线站队”而尘埃落定。剩下的事情就是对上面说到的那些“叛徒、特务、走资派”、“滇西挺进纵队”、“国民党云南特务组”、“滇东北游击军”,等等,这些被怀疑的人被没完没了的审查、处理,王自正正是许多被审查者之一。王自正的仇恨不是他一个人的仇恨,他代表了一大批人。他除了对谭甫仁恨之入骨,对虐待他们的整个对立面都恨之入骨,原单位负责人陈汉宗就是其中之一。

找出王自正之后,破案人员开始实施抓捕行动,王自正在反抗之后,开枪自杀。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