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四书之内训(徐皇后《内训》)白话 2


○事父母章第十二
【原文】
孝敬者,事亲之本也。养非难也,敬为难。以饮食供奉为孝,斯末矣。孔子曰:“孝者,人道之至徳。夫通于神明,感于四海,孝之致也。”
昔者虞舜善事其亲,终身而慕;文王善事其亲,色忧满容。或曰:“此圣人之孝也,非妇人之所宜也。”是不然。孝弟,天性也,岂有间于男女乎?事亲者以圣人为至。
若夫以声音笑貌为乐者,不善事其亲者也。诚孝爱敬无所违者,斯善事其亲者也。县衾敛簟,节文之末;纫箴补缀,帅事之微。必也恪勤朝夕,无怠逆于所命,祗敬尤严于杖屦,旨甘必谨于餕余,而况大于此者乎?是故不辱其身,不违其亲,斯事亲之大者也。
夫自幼而笄,既笄而有室家之望焉,推事父母之道于舅姑,无以复加损矣。故仁人之事亲也,不以既贵而移其孝,不以既富而改其心。故曰:“事亲如事天。”又曰:“孝莫大于宁亲,可不敬乎!”《诗》云:“害浣害否,归宁父母。”此后妃之谓也。
【今译】
孝敬,是奉侍父母的根本。供养父母并不难,难的是敬重父母。供奉父母饮食,是最末一等的孝。
孔子说:“孝敬父母,是德行的根本。孝敬到了极致,便能通达于神明、感化于四海。”

过去虞舜善于奉侍父母,一辈子想念他们;
周文王善于奉侍父母,父母身体欠安他就满脸忧愁,路行不稳。
有人说:“这是圣人的孝道,境界高远,不是妇人能做到的。”此言差矣。
孝顺父母、友爱兄弟,是人的天性,怎么会有男女的区别呢?侍奉亲人,要以圣人的孝道为最高准则。
如果子女无至诚之心,只以声音笑貌来使父母开心,不能算是有孝心。
由至诚而孝,由至爱而敬,对父母的意愿无所违逆,这才是真孝。
女儿媳妇侍奉父母公婆,一定要替长辈叠被子、卷席子,要睡觉的时候再帮他们铺好。
见父母公婆衣裳有破洞了,一定要仔细地缝补好。这些只是细枝末节之事。
要从早到晚恭敬勤恳,对父母的命令不懈怠、不违背,对父母的拐杖、鞋袜都要恭恭敬敬,对父母吃剩下的食物要欢喜恭敬地吃掉,
对这些小事都要如此敬重、谨慎,何况更大的事情呢?
【《礼记》说:“父母吃饭用的碗筷器具,不是父母已经吃过了,不敢用;父母给子女饮食,不是父母吃剩下的,不敢吃。父母吃剩下的饭菜,儿子媳妇一定要吃完。”】

女子之道,在于保持贞洁而不受侮辱,侍奉双亲而不违背其意愿,这是最重要的孝敬之道。

女子从小赖父母之恩而长大,依于膝下;到结婚有家室,离开父母。若在家时能孝敬双亲,以这样的心来孝敬公婆,就不会有所减少。

仁人侍奉双亲,不因为自己富贵了就改变对父母的孝心。所以说:“要像侍奉上天一样侍奉双亲。”又说:“孝顺父母最重要的是使父母心安。”
对此能不敬慎吗?!
《诗经》上说:“太姒要回家问安于父母,穿洗过的粗布衣服。问她的女师说:哪些衣服要洗,哪些衣服不必洗?我要穿着它,回去问安于父母。”这说的是文王后妃的孝行。
○事君章第十三

【原文】
妇人之事君,比昵左右,难制而易惑,难抑而易骄。然则有道乎?曰:有。忠诚以为本,礼义以为防,勤俭以率下,慈和以处众。诵诗读书,不忘规谏,寝兴夙夜,惟职爱君。
居处有常,服食有节,言语有章,戒谨谗慝,中馈是专,外事不涉,谨辨内外,教令不出,逺离邪僻,威仪是力。毋擅宠而怙恩,毋干政而挠法。擅宠则骄,怙恩则妒,干政则乖,挠法则乱。谚云:“汨水淖泥,破家妒妻。”
夫不骄不妒,身之福也。《诗》云:“乐只君子,福履绥之。”夫安命守分,僣黩不生。《诗》云:“夙夜在公,寔命不同。”是故姜后脱珥,载籍攸贤;班姬辞辇,古今称誉。
我国家隆盛,孝慈髙皇后事我太祖髙皇帝,辅成鸿业。居富贵而不骄,职内道而益谨,兢兢业业,不忘夙夜,徳盖前古,埀训万世,化行天下。《诗》云:“思齐太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
此之谓也。
纵观徃古,国家兴废,未有不由于妇之贤否也,事君者不可不愼!《诗》云:“夙夜匪解,以事一人。”
苟不能胥匡以道,则必自荒厥徳,若网之无纲,众目难举;上无所毗,下无所法,则沦胥之渐矣。夫木瘁者,内蠧攻之;政荒者,内嬖蛊之。女宠之戒,甚于防敌。《诗》云:“赫赫宗周,褒姒烕之。”可不鉴哉。
夫上下之分,尊卑之等也;夫妇之道,阴阳之义也。诸侯、大夫及士、庶人之妻能推是道以事其君子,则家道鲜有不盛矣。
【今译】
妇人侍奉君主,长随左右,终日亲近。难以控制心念,容易迷惑君主;难以抑制身行,容易骄纵。
侍奉君主有什么原则可循吗?答:有。
以忠信诚实作为根本;
遵循礼法,谨守道义,以防散漫;勤劳节俭,率领其他妃嫔与下人;慈爱和睦,给众人带去温暖祥和;
读诵诗书,学习古人的言行,养成良好的德行;
听到别人对自己的规劝进谏,能够恭敬地接受并牢牢记住。早起晚睡,以敬爱君主为自己的大任。
不轻易改变住处,衣服饮食节俭而不奢华,说话温和委婉、符合礼义,对于馋佞之语,要严戒,不去听取。邪僻的行径,要严谨,千万不能去做。
专心于备办饮食,以奉君主享用,以供祭祀之用;不干涉国家政事;
谨慎地守住男女内外之别,教令不出于闺门;远离邪僻之事;保持威仪,丝毫不松懈。
不要仗恃君主对自己的恩宠,不要干涉政事、扰乱法纪。
仗恃恩宠,就会骄纵妒忌,干政乱法,就会兴起祸乱。
谚语说:人掉在水中出不来,是因为被水中的污泥所陷;家道衰落而不能兴盛,是因为家中有善于妒忌的妻子。女子不骄纵、不妒忌,是她本身和家庭的福分。
《诗经》说:“太姒不妒忌,宽厚仁爱地对待众妾婢,所以众妾都佩服顺从于她。”

为后为妃,都是受命于君主,应当要安于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起非分之想。
《诗经》说:“姬妾晚上侍奉君主,天黑了进去侍奉,天还没亮就要返还,不敢霸占整个夜晚。因为姬妾的职责不同于后妃。”

以前周宣王因为与姬妾同房而晚起,姜后脱下耳环,跪在永巷之间请罪,怪自己没有教导好姬妾,导致君王晚起而荒废了政事。
宣王恭敬地礼待姜后并向她道谢,从此以后不敢懈怠而荒废政事。
史书上对姜后大加赞美。
汉成帝游后花园,想要与班婕妤(西汉女辞赋家,班昭的祖姑)同坐一辆车。班婕妤跪地上奏道:“看古代的圣贤之君,都是与名臣在一起。亡国末主,才与女妾同车。皇上现在要与我同车,不好比是那些荒淫的末主了吗?”
成帝很赞赏她的话。
姜后与班姬,都深得侍奉君主、安分守己之道。
我国家繁隆昌盛。
我孝慈高皇后,恭敬谨慎地奉侍太祖高皇帝,助高皇帝建成了明朝的大业。
居于富贵而不骄纵,处理内务严谨认真,不分早晚,尽职尽责。德行高出古人,风化盛行于天下,慈训垂于万世。
《诗经》说:“文王之母太任,恭敬景仰她的婆婆太姜,恪尽孝道,是周室的孝妇。周室子孙能光荣显耀于天下,实在是太任打下的根基。”

遍观古史,一国的兴盛,必定有贤良的后妃作为内助;一国的灭亡,必定由后宫淫乱邪僻、惑乱君主所致。一个家庭的成功失败也是这样,一定要谨慎!
《诗经》说:作为臣下,应该不分昼夜,警惕勉励,毫无怠惰,以侍奉君王;
作为后妃,自己的成败得失与君王休戚相关,更应
该毫无懈怠,侍奉君主。
作为妇人,若不能以正道辅助君主,就荒废了自己的德行。就好像网上没有总绳,众多网眼就无法张开。上下混沌一气,没有法则可依,就会沦陷,直至灭亡。
树木枯朽凋零,因为有虫在里面攻食;国家政事荒废,因为有淫乱的女宠蛊惑君王。古人称女色为女兵器,要像防范兵敌一样防范女宠。
《诗经》说:堂堂的周朝,因为幽王宠幸褒姒而丧身亡国。女宠之害,能不警戒吗?
天上地下,天尊地卑,女子应事夫如事天,尊卑分明。夫阳妇阴,阳主动,所以刚健而专制;阴主静,所以柔顺而听话。
从皇后王妃,到平民之妻,都遵循这个原则去侍奉夫君,家道就一定会昌盛。
○事舅姑章第十四

【原文】
妇人既嫁,致孝于舅姑。舅姑者,亲同于父母,尊儗于天地。善事者在致敬,致敬则严;在致爱,致爱则顺。专心竭诚,毋敢有怠,此孝之大节也,衣服饮食其次矣。
故极甘旨之奉而毫髪有不尽焉,犹未尝养也;尽劳勩之力而顷刻有不恭焉,犹未尝事也。舅姑所爱,妇亦爱之;舅姑所敬,妇亦敬之。乐其心,顺其志。有所行,不敢专;有所命,不敢缓。此孝事舅姑之要也。
昔太姒思媚,周基益隆;长孙尽孝,唐祚以固。甚哉!孝事舅姑之大也。夫不得于舅姑,则不可以事君子,而况于动天地、通神明、集嘉祯乎!故自后妃,下至卿大夫及士、庶人之妻,壹是皆以孝事舅姑为重。《诗》云:“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
【今译】
女子嫁人以后,应当孝养公婆。
对待公婆,要亲爱同于父母、尊敬同于天地。
孝顺公婆最重要的是要敬爱他们。敬就会严谨专心;爱就会竭诚恭顺。
专心竭诚,不敢有丝毫怠慢,是孝顺公婆的关键。用洗衣做饭供养公婆倒在其次。
所以用美味的食物奉养公婆,只要有毫发之处没有尽心,就同没
有奉养是一样的;
极尽勤劳地敬事公婆,只要有一念不恭,就与没有奉侍是一样的。这是说孝敬公婆应该终身努力,不可有一日懈怠。
公婆所敬爱的人,媳妇也应该从心底里敬爱。让公婆开心,事事顺其心愿。
做事一定要先禀明公婆,不敢独断专行;对公婆的命令要恭敬地领受,立即去办。这是孝顺公婆的关键。
太任爱戴、取悦太姜,所以生出了文王振兴周室;
唐太宗的原配长孙文德皇后,能孝敬于公婆,奠定了唐朝的福庆之基。
孝敬奉养公婆多么重要啊!
妇人不得到公婆的认可与喜爱,就不可以侍奉他的丈夫。更何况像古代的孝妇贞妻一样,感动天地、通于神明、汇集嘉祥、垂芳万世呢?
所以从皇后王妃到平民百姓的妻子,一切都以孝事公婆为重。
《诗经》说:“妇人应当早起晚睡,尽其心志孝养公婆,以不给自己的父母带来耻辱。”
○奉祭祀章第十五

【原文】
人道重夫昏礼者,以其承先祖、共祭祀而已。故父醮子,命之曰:“徃迎!尔相承我宗事。”母送女,命之曰:“徃之女家,必敬必戒。”国君取夫人,辞曰:“共有敝邑,事宗庙社稷。”分虽不同,求助一也。
盖夫妇亲祭,所以备外内之官。若夫后妃奉神灵之统,为邦家之基,蠲洁烝尝,以佐其事,必本之以仁孝,将之以诚敬,躬蚕桑以为玄紞,备仪物以共豆笾,夙夜在公,不以为劳。《诗》云:“君妇莫莫,为豆孔庶。”
夫相礼罔愆,威仪孔时,宗庙飨之,子孙顺之。故曰:“祭者,教之本也。”苟不尽道而忘孝敬,神斯弗享矣;神弗享而能保躬裕后者,未之有也。凡内助于君子者,其尚勖之!
【今译】
人伦之道之所以重视婚礼,
因为其以夫妇之义,生育以承继先祖,备办饮食以供祭祀。
所以,儿子要去迎亲的时候,父亲对他说:“去把今后辅佐你的内助接来,以延续后代、供奉祭祀。”
女儿将要嫁人时,母亲送她并对她说:“去到夫家,一定要恭敬、戒慎,不要违背你的丈夫儿子。”

诸侯娶夫人,致辞于女方说:“我和你共同拥有这个国邑,以奉宗庙社稷。”

贵贱虽然有所不同,求内助的道义之根本是相同的。
祭祀时夫妇要一同参加,所以备有内官和外官。如果后妃为了国家社稷,整理清洁祭品,辅助天子祭祀,一定要以仁孝为本,心中存有诚敬。
亲自种桑养蚕织丝以做成玄紞(一种丝织品,用来悬挂冠冕上垂在两侧塞耳的玉),
备办礼仪之物,准备好盛装祭品的器具。日日夜夜,一心为公,没有懈倦。
《诗经》上说:“君王的主妇诚敬恭肃,辅佐祭祀,整理洗涤用具,装盛众多的祭品。”
辅助祭祀的时候,要符合礼仪而无过失,威仪得体合时,宗庙的神灵就会享受祭品,子孙看见了,也会恭顺而加以效法。
所以《礼记》说:“祭者,恭敬地率领子孙礼敬先祖,世代相传,传法于后世,是教化的根本。”

如果祭祀的时候不能做到诚敬,神灵就不会享用祭品。
神不享用祭品而能保佑自身并使后世富裕的,从来没有过。
凡有内助之责的人,一定要加以努力!
○母仪章第十六

【原文】
孔子曰:“女子者,顺男子之教而长其理者也。”是故无专制之义,所以为教不出闺门,以训其子者也。
教之者导之以徳义,养之以廉逊,率之以勤俭,本之以慈爱,临之以严恪,以立其身,以成其徳。
慈爱不至于姑息,严恪不至于伤恩。伤恩则离,姑息则纵,而教不行矣。《诗》云:“载色载笑,匪怒伊教。”
夫教之有道矣,而在己者亦不可不愼。是故女徳有常,不逾贞信;妇徳有常,不逾孝敬。贞信孝敬,而人则之。《诗》云:“其仪不忒,正是四国。”此之谓也。
【今译】
孔子说:“女人,是顺从男子的教诲并推崇其义理的。”所以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不应当专制。女子的教育不出闺门,只训诲其子女而已。这就是母仪的职责。
教育子女,应当用德义引导,培养子女勤廉谦逊的品德,亲身做出勤俭的榜样,心存慈爱,严格要求,
以此让子女立身端正,养成良好的德行。
对子女慈爱但不要姑息放纵,严格要求但不要伤害了母子间的恩情。
伤害了恩情,感情就会疏离不亲密;姑息放纵,子女就会骄纵、丧失礼法。
《诗经》说:“和颜悦色,笑语盈盈,不要生气,子女就会乐于听你的话,教化就能顺利推行。”

要想教育好子女,自己要懂得修身之道,言行举止不违背德性,才可以称得上母仪,不可不慎重。

女德最重要的是贞信;妇德最重要的是孝敬。自己做到了贞信孝敬,子孙就会效法你。
《诗经》说:“君子的威仪没有差失,天下人民都以他为准则,加以效仿。”
这就是彰显母仪的方法。
○睦亲章第十七
【原文】
仁者无不爱也。亲疏内外,有本末焉。一家之亲,近之为兄弟,逺之为宗族,同乎一源矣。
若夫娣姒姑姊妹,亲之至近者也,宜无所不用其情。夫木不荣于干,不能以达支;火不灼乎中,不能以照外。是以施仁必先睦亲,睦亲之务,必有内助。
凡一源之出,本无异情,间以异姓,乃生乖别。《书》曰:“敦叙九族。”《诗》曰:“宜其家人。”主乎内者,体君子之心,重源本之义,敦《頍弁》之徳,广《行苇》之风,仁恕寛厚,敷洽惠施。
不忘小善,不记小过。录小善则大义明,略小过则谗慝息,谗慝息则亲爱全,亲爱全则恩义备矣。疏戚之际,蔼然和乐。由是推之,内和而外和,一家和而一国和,一国和而天下和矣,可不重与?
【今译】
仁者大慈遍施,普爱大众。但是也有亲疏内外、本末的不同,分清轻重与次第,则可得睦亲之道。
一家之中,兄弟是亲的,宗族是疏的。
兄弟宗族,虽然有亲疏的不同,但来源于同一个祖先。
由妇道来看,我的兄弟宗族,虽然本源相同,我既然已经从夫了,兄弟宗族虽然亲,也疏了;
丈夫的兄弟宗族,与我虽然不同姓,但是女子以夫家为重,虽然疏也是亲的。

弟妹、嫂子、小姑子、姐姐、妹妹,是亲人中关系最近的,应当尽自己的情分真诚地对待她们。
树木的主干如果不粗壮,枝条就不会繁盛;火如果不烧得炽灼,就不能照亮外面。
所以君子想要广施仁爱于众生,一定要先和睦亲人;和睦亲人的关键,一定要有一个贤内助相助。
兄弟宗族、姑姊妹本为一源所出,君子欲与他们亲爱和睦。而不贤之妇,常常视夫家的人为异姓,而与他们疏远间隔,导致乖违别异。
君子很少不被这样的妻子迷惑而与亲人疏远的。
《书》称赞帝尧,明达仁厚,能够和睦上至高祖下至玄孙九族的宗亲。
《诗》称赞后妃的风化,二南皆有能够宜家的淑女。
贤内助应当体察君子的心意,看重亲族同源的道义,
敦守《頍弁》中厚待兄弟亲属的品德,广行《行苇》中和善笃厚的风尚。
对亲人要仁恕宽厚,恩惠博施。亲人对自己有小恩小惠,要牢记不忘;
亲人对自己有小的过失,则要忘记。
记小善,亲人间的恩义就渐渐厚了;略小过,谗言邪语就会消失。亲爱全了,恩义也就具备了。
内助贤惠,亲戚就和睦,大家都和善友爱,和和乐乐。由此推而广之,诸侯、士大夫、官吏、平民之妻,都应帮助丈夫和睦亲戚,以成内助之美。
内和,外就和,一家和,一国就和,一国和,天下就和。怎能不重视睦亲之道呢?!

○慈幼章第十八

【原文】
慈者,上之所以抚下也。上慈而不懈,则下顺而益亲。是故乔木竦而枝不附焉,渊水清而鱼不藏焉。故甘瓠累于樛木,庶草繁于深泽,则子妇顺于慈仁,理也。
若夫待之不以慈,而欲责之以孝,则下必不安。下不安则心离,
心离则忮,忮则不祥莫大焉。为人父母者,其慈乎!其慈乎!
然有姑息以为慈,溺爱以为徳,是自敝其下也。故慈者非违理之谓也,必也尽教训之道乎!亦有不慈者,则下岂可以不孝?必也勇于顺令,如伯竒者也。
【今译】
长辈抚爱晚辈,叫做慈。
做长辈的慈爱而不懈倦,晚辈就会顺从并日益亲近。
乔木高高地直立,就长不出旁枝;深潭里的水太清,鱼就会远避;樛木下垂,就生出许多甘甜的瓠瓜;深泽宽广,众多的草就在其中繁殖生长。
长辈仁慈而能容人,子孙媳妇就会敬顺并亲爱她。这是一定的道理。
如果长辈不仁慈,而希望晚辈孝顺,晚辈的心必定会不安,
不安便会与长辈离心离德,产生背离,心背离了就会产生忌恨,
心里有忌恨,是最大的不祥。
为人父母者,一定要仁慈!一定要仁慈!
但是把姑息纵容、偏爱护短当做慈爱,是自我蒙蔽、贻害子孙,并不是真的仁慈。
不违背情理,以正道教育子女,竭尽仁义之心,这样才叫做慈。
如果长辈不能做到慈爱,晚辈也不可以不孝顺。一定要勇于顺从父母之命,像伯奇那样。
伯奇:尹吉甫的儿子。尹吉甫受了后妻的挑拨,想要杀伯奇。伯奇不敢申辩,顺从父亲的意愿而死,至孝也。

但是伯奇之孝,彰显了父母的不慈。所以父母一定要以慈为重。
○逮下章第十九

原文】
君子为宗庙之主,奉神灵之统,宜蕃衍似续,传序无穷,故夫妇之道,世祀为大。古之哲后贤妃,皆推徳逮下,荐达贞淑,不独任已,是以茂衍来裔,长流庆泽。
周之太姒有逮下之徳,故《樛木》形福履之咏,《螽斯》扬振振之美,终能昌大本支,绵固宗社。三王之隆,莫此为盛矣!
故妇人之行,贵于寛惠,恶于妒忌。月星并丽,岂掩于末光?松兰同畆,不嫌于俱秀。
自后妃以至士、庶人之妻诚能贞静寛和,明大孝之端,广至仁之意,不专一己之欲,不蔽众下之美,务广君子之泽,斯上安下顺,和气蒸融,善庆源源,实肇于此矣。
【今译】
天子、诸侯、卿大夫等,是宗庙的主宰,奉供宗庙、供养神灵、延续传统,应当繁衍后代,
使子孙世代相续,无穷无尽。
所以夫妇以繁衍后代、祭祀宗庙为大任。古代贤哲的皇后、王妃,
都推广自己的恩德,使恩惠施及下人,挑选贞淑的姬妾,推荐给君王,不一人专享君王的恩宠。所以后裔广衍,子孙众多,福庆长流于百世。
周朝的太姒,有将恩德施及下人的美德。
所以《诗·周南·樛木》咏叹说:“太姒不嫉妒,恩逮众妾,所以众妾赞美她的德行并祝愿她安享福禄。”
《诗·周南·螽斯》颂扬说:“后妃不嫉妒,子孙众多,大家一派和悦美盛的样子。”

凭着后妃的贤德,周朝终能本固枝繁、子孙众多、巩固宗社,夏、商两朝,虽然也有贤妃,但不如周朝繁盛。
所以妇人的德行,贵在宽仁慈惠,恶在妒忌。月大而星小,但同在天上放出光芒,月亮不挡住星星的光辉;松高而兰矮,同样生长在大地上,松树不妨碍兰花的秀美。
正室的后妃,也应能容纳众妾,不生嫉妒。
从后妃,到官吏、平民的妻子,真能做到贞静宽和,
明了大孝的本端,推广仁慈的心意,不专擅一己之私欲,不掩蔽众妾的美德,努力推广君子的恩泽,以广衍后嗣。
就能上安下顺,家庭和乐,福泽善庆之源,就由此开始了。
○待外戚章第二十

【原文】
知几者见于未萌,禁微者谨于抑末。自昔之待外戚,鲜不由于始纵而终难制也。虽曰外戚之过,亦系乎后徳之贤否尔。
观之史籍,具有明鉴。汉明徳皇后修饬内政,患外家以骄恣取败,未尝加以封爵。唐长孙皇后虑外家以贵富招祸,请无属以枢柄,故能使之保全。
其余若吕、霍、杨氏之流,僣逾奢靡,气焰熏灼,无所顾忌,遂至倾覆。良由内政偏陂,养成祸根,非一日矣。《易》曰:“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夫欲保全之者,择师傅以教之,隆之以恩,而不使挠法;优之以禄,而不使预政;杜私谒之门,绝请求之路,谨奢侈之戒,长谦逊之风,则其患自弭。
若夫恃恩姑息,非保全之道。恃恩则侈心肆焉,姑息则祸机蓄焉。蓄祸召乱,其患无断。盈满招辱,守正获福,愼之哉!
【今译】
后妃对待外戚(即娘家人),要在事情发生之前加以预防,惩戒他们的小过,
使他们有所敬畏而不敢胡作非为。
古来后妃的外戚专权殃国,都是由君主、后妃一开始放纵他们,使他们肆无忌惮,最终难以抑制。
虽然是外戚的罪过,但也是由于君主、后妃不贤明所导致的。
汉明德马皇后,修治整顿内政,担忧外戚恃宠而骄横,导致衰败,所以对马氏之门不加官爵。
唐朝长孙皇后,忧虑外戚因为富贵招惹祸端,多次请皇上不要让她们家的人担任重要职务,因此保全了家人。
汉高帝的皇后吕氏、汉宣帝的皇后霍氏、唐玄宗贵妃杨氏,三家都恃宠而骄,行为超出了本分,干涉国政,肆无忌惮,自取灭亡。
这都是由于后妃内政偏私,养成祸根。
坚冰非一日之寒,大祸非一朝之积。
《易》说:“阴寒初步凝结成霜,发展下去,则会形成坚冰。”外戚如果一开始对骄盈、放肆不加以禁戒,骄气就会盈满,祸患就会形成。
后妃若想保全娘家人,应当学习汉和帝邓皇后,
请朝中公正、忠诚、廉洁、正直、多学的人,教导外家子弟,使他们遵循道义。
又当对他们施加恩情,使他们不扰乱国法;给他们增加俸禄,不许他们干预朝政;
堵塞他们以私事谒见的门路,断绝他们请告求恩的道路;教导他们严禁奢侈,谦让恭逊。
这样祸害就能消失了。
如果外戚仗恃恩宠,后妃加以姑息,都不是保全身家的道路。
仗恃恩宠就会邪心放纵,加以姑息就会蕴蓄祸端。
外戚包藏祸心,招致乱亡,这种祸患源自于事先不能决断。
盈满就会招致失败耻辱,笃守正道才能获得福庆。
一定要加以谨慎!(完)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