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昕 一个人的纪念


火车缓缓启动的那一刹,温昕望着灯光下的月台,对自己的城市道别。午夜前的几分钟。

温昕盯着窗外的黑色发呆,八月,夏末的季节。两年前的八月,举国同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也是在那个八月,也是在具有纪念意义的那一天,她和林伟踏上红地毯。恋爱五年,经历了风风雨雨,经历了艰苦卓绝的磨练,经历了海誓山盟的考验,更冲破了家庭观念,五年,一个女人最宝贵的青春,最美好的时光,为了这个男人,心甘情愿的在五年之中泯灭着。

两年后的今天,在迎来第二个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女人只身离开熟悉的家园。她只有一个愿望,看海,在三十岁即将终结时,满足她这个渺小的愿望。

我们公司不能请假,更何况现在正是我们的销售高峰期。想着林伟轻描淡写的语气,温昕的泪悄悄滑落。她独自定了车票,决定自己履行愿望,自己享受一个人的纪念。

两年前的那一天。

温昕穿着红色旗袍,坐在床边等待林伟的出现。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美丽的新娘身上。你真漂亮。化妆师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啧啧赞叹。可是为什么这么美丽的新娘却不穿婚纱?现在的人们结婚是没有几个不穿婚纱的。

温昕低垂着头没有回答。她不想说因为没钱。结婚前的所有积蓄在一次林伟的错误投资中赔得一干二净。公婆家给了几千元的财礼,全部用来堵窟窿。婚礼可以草率,只要人是真心的。温昕安慰自己。毕竟有着五年的基础,在两人最困难的时期,温昕毅然决然的陪在林伟身边,为了什么?能解释的,只有爱。

狭小房间里挤满了娘家赶早车过来的亲戚。接她的地点选在离林伟家不远的小旅馆。亲戚们热火朝天的忙活,等待林伟到来。

林伟在一阵喧嚣声中闯进新娘的房间。温昕抬起头,含羞的望着帅气的林伟,虽然双方已经相恋五年,并不陌生,但是今天之后,他们便成为名正言顺的合法夫妻。温昕对这一天等待了太久太久。

婚礼进行时,并不隆重,温昕没有穿婚纱,没有一枚耀眼的钻戒,也没有多得数不过来的祝福。平淡的仿佛家庭聚餐。娘家的亲戚挤了满满一桌,脸上挂满笑容看着一对新人。

温昕站在舞台中央,看着婆家娘家的亲戚朋友。伯父伯母叔叔婶婶挂着笑的眼睛里,闪着晶莹的光。婆婆表情严肃的一言不发。温昕打了一个寒颤,想起了婆婆曾经因为自己来自农村,百般反对婚事,才使得婚礼一拖再拖。好在婚礼终于举办了,也终于成为一家人,对于处理婆媳关系,温昕胜券在握。

所有的奢华都不曾出现在温昕的婚礼上,但是,因为林伟说的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温昕流下了眼泪。心有千千结,也许两个人的相恋并最终结合,是为着偿还上辈子的情或债,也或者,是千百年修来的缘。娘家的亲戚再也控制不住情绪,都低下头悄悄垂泪。

仿佛婚礼的举办就在昨天,温昕微笑的眼睛含着泪。没想到伴随着这句承诺,已经悄悄过了两年。两年来,夫妻间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也许是生活的压力太大了吧,也许是到了激情之后的平淡吧。温昕接受着林伟的变化,接受着公公婆婆的主观。她小心翼翼的维系着整个家庭,受伤了,疲惫了,自己有泪自己擦。

温昕从挎包里掏出母亲的照片,泪顿时似泉涌般夺眶而出。生命脆弱的不堪一击,母亲的病故是那么平淡和突然,没有给人任何喘息的时间,躺在她面前的。便只剩了一具没有温度的躯体。从那之后,她把母亲的照片放进包里,来缅怀这位已故的善良的老人。

火车缓缓前行,窗外依旧只有黑漆漆的一片。不到一点钟,不知道火车到了哪里。温昕丝毫没有睡意,太多的过往,太多的变迁,充满她的整个头颅,欲裂。

林伟在做什么?她思索着。上火车前,林伟没有送她,也没有叮嘱。她已经渐渐习惯林伟对她的冷漠。男人,每天面对同一个女人,也许会在不自觉中产生抗体,她理解。毕竟到了七年之痒的时期,毕竟他们之间的夫妻生活,存在着或多或少的问题和遗憾。

还有几个小时才到地方,温昕头靠着车窗,微闭上双眼。时间尚早,如果睁着眼睛等待,必定是痛苦的煎熬,何况正值旅游高峰前,车上空气浑浊、车厢里不眠的人们玩着扑克消磨时间,大多数人以各种姿势进入梦乡,发出鼾声。

温昕在不知不觉中,轻轻进入梦乡。

睁开眼睛时,天空已经泛白。温昕掏出手机看时间,已经四点多。不知不觉已经睡了三个小时。手脚变得麻木,头微微有些疼痛。她揉揉惺忪的睡眼,看看车厢里的人们。人们大多醒来,在拥挤的车厢里走动着忙碌着自己的需要。温昕站起身打着呵欠,眼前感觉一阵眩晕。

她完全没了睡意,打开地图计划自己的行程。即将到达的城市,她第一次来,尽管曾经设想过多次,要在三十岁之前的结婚纪念来这个美丽的滨海城市,和林伟手牵手,光脚踩在软绵绵的沙滩上,找寻曾经的激情和浪漫。最后,在海边留下一幅幅最美的照片,弥补没有结婚照的遗憾。可是一切都不过是美好的愿望,现在的林伟,应该怀里抱着喜羊羊熟睡,根本不会想到妻子一人在陌生的城市,将会遇到哪些突发事件。

时间在烦躁中度过,人们纷纷蠢蠢欲动。天空开始泛白,窗外的景色变的清晰可见。温昕拿着洗漱用品到车厢连接处洗漱,洗过脸,看到镜子里一张蜡黄蜡黄的脸,不禁吓了一跳。一个月的时间,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瘦了将近十斤,这一切,林伟却丝毫没有察觉。

重新回到座位,温昕开始浏览窗外的风景。出来看海应该带着一个美好的心情,一切的一切糟糕的情绪,已经随着火车的前进,被抛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天空渐渐亮起来,太阳也好不吝啬的露出一点笑脸。晴天,温昕喜欢的天气,即使在酷热难耐的夏天,她依然喜欢有阳光的日子。

火车慢慢逼近这个城市。陌生的港湾,纯净的城市,青岛。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车窗洒遍温昕全身,她眯起眼睛看着窗外湛蓝湛蓝的天微笑。这么清澈的蓝天,属于这个城市,曾经多少次的幻想,也是这样干净的天空。

火车缓缓停下,早晨六点五十。温昕收拾行囊,随着人流走向出口。火车站略带一些古朴和简单,丝毫没有北京和广州火车站的浮躁和拥挤。驻足在出站口,温昕有些迷失方向,她呼吸着这个城市清晨清新的空气,思索着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温昕习惯性的向右走,把自己安排在车站附近的旅馆。房间不大,但很干净。单人床上,铺着绿色的格子床单,一台电视机,独立的卫生间,可以洗澡。设施简单,但价格不菲。温昕没有犹豫,她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带了两个月的工资来这个城市。正是旅游季节,旅馆当然很紧张。她收拾好东西,便到浴室洗澡。水从头上流到脚趾,带着沐浴乳的香味,滋润着她的全身。心一下子放松了,困意爬上头顶。一夜的颠簸,确实有些累了。

洗完澡仰在床上,随意的打开电视,双眼慢慢的合在一起,头歪在一边,轻轻的睡去。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温昕睁开双眼,电视还在不知所云的说着什么。她感觉肚子咕噜噜的叫,饿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有进食。看看表将近十一点。温昕带好东西,走出房间。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