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你曾说爱我 (上)


“你说,将来跟你结婚的人会是我吗?”玲子平白无故的问宋锦祎。

“当然啊,我的家庭成员里怎么能没有你啊”宋锦祎第一次这样回答。

玲子眨巴眨巴眼睛,自己根本没想过怎么接这样突如其来的回答,她也从未料想过锦祎会这么回答,反正以往是没有过的,这是第一次。但自己又突然想说许多话来。可最后只是慢慢低下头,喃喃道,讨厌……

其实,很多失败的恋爱都是从操场上开始的;但不服是人的天性,所以每天都有若干对少男少女出来挑战,坚信能从这走向美好的明天。

高中是自己真正看着自己长大的开始,每个人都从这里渐渐明白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方向,自己可以爱护的人,自己可以依靠的肩膀…

从高中的操场散步到大学的操场是偶然中的偶然,但大家都知道有,第一对会是谁呢?谁也不知道,他们最后在一起了吗?还是劈腿了?或许他们真的就在一起了,一起被下放当知青,在山水之间有了自己的小屋……

玲子望着耀眼的水晶灯,应该有几千瓦吧,但却似乎感受到,从那折射出来的光是冷的,就像最后一次触摸锦祎的手那样,虚缈,冷漠。

那次,锦祎弹着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玲子和往常一样半依坐半在钢琴边沿上,告诉他弹到哪该强些,弹到哪该弱些。想想这首曲子自己七岁时就熟记于心了,自己和妈妈一样也是主修钢琴,其实她更喜欢听锦祎吹出的萧音,有首曲子更是特别喜爱。因为小时候,爸爸总吹那首,但自己似乎从来就没有从头到尾的听一遍,直到自己有了另外一个爸爸,但是,这个爸爸和妈妈一样,很会弹钢琴,也只会弹钢琴。

锦祎从小学竹笛,考进大学后选修了萧。也许是莫名的熟悉,也许只是偏爱,他对萧的演奏总那么投入,似乎一定要激起听者的情愫,哪怕是伤痛的,但自己还是不停的书写的那份执着的情感,似乎只为遵从内心里某个不露声色的呼唤……

也许有些事你就不该知道,因为如今的结果就是最坏的。我宁愿有个结果来替换它,哪怕那是更坏的,也不愿面对这一个

,就像被永不死去的吸血虫依附着,给主体无限的伤害,不停的,渐渐的,永远的……

“这一个月真长,你真忍心让我如此煎熬啊小玲,别傻坐着了,快进卧室啊”。说着便轻轻抓起玲子的手,另一只手捂着围在腰间的浴巾,怕掉下来。其实也好像不是怕掉下来吧。

“爸,你以后要对妈妈好点,别让她伤心,别让她老孤孤单单好吗?"。

“放心吧小玲,自从你跟我好好沟通后,我对她不挺好嘛是不是。只要你听我话…”

玲子站在卧室门口,又望了望客厅的水晶灯,蓝蓝的,给人很纯洁的幻想。玲子望了会儿,随之撇过头缓缓关上了门。

城市的夜里能安眠的人是少数的,然而不眠的也不多。很多人似乎只为匆匆的睡上一觉,只是为了不让身体感到亏欠而有所抱怨,第二天不好好工作。深夜里,某一个不知名电台轻轻地播道:“睡觉不是最好的休息……。”

玲子起的很早,穿好几件衣服。打开手机想找到某个让她可以继续思考的信息,但并没有。突然,手机震动起来,一条期待的信息发来了,但却不是期待的内容。"今天是万圣节,再不恋爱,十一天后就又是你的节日了"想到双十一,玲子不禁笑了,但很快停着呆呆的望着手机屏幕。

"有什么好看的呀,白纸黑字的,哦,是白屏黑字的,呵呵"玲子并没注意他醒来而且就近靠着坐在自己后边。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只是忙站了起来。过会儿才想起来什么,说道:“爸爸,你起来啦”突然,玲子的手机响起来了,玲子看了看,是备注为“我最爱的老同学”的人打来的,玲子颤抖了一下手,差点丢掉手机,接着稳定下来又便将手机扬向床上的爸爸平静的说去接个电话,并说是同学打来的。

玲子走出卧室,走向自己的房间。走进并锁上后,又走进阳台拉起玻璃门才按下接通键,轻声道:“爸,你怎么打来了啊?”那边传来粗犷但很温柔的声音“傻丫头,哪有女儿这么对问爸爸的”时间静止了一会儿,电话那头又传来略显调皮的语调“是不是我们玲子在大学恋爱了?就不爱爸爸了?嗯?”玲子流着泪笑着,压制住变味的声音道:“哪有,一直很想你呢”说过忙放下手机,抬起手臂努力用衣袖压住自己的脸不让悲伤漏出来。过会儿平息下来才将手机贴向耳朵…

“玲子啊,在听吗?”。“嗯嗯,一直在听”玲子用力嗅了下鼻子答到。“哦,对了,你跟妈妈现在都还好吧,她怎么样?还有现在那个爸爸对你们好吗?”玲子只好再次放下手里的电话,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其实有时候,您可以不要试图去知道一些跟自己无关的事,甚至当你知道了也无能为力,这样是不如不知道的好的,因为选择后者至少可以让自己心安理得……

玲子清了清嗓子,轻轻说道:“真的挺好的,那爸爸你呢,一个人在国外还好吗?”电话那边的人似乎一下子真正开心起来了,声音明显贴近了些许。“好的很呢,呵呵。这边的一个中国音乐主办方聘请我做会长呢,比原来在学校做当教授好很多的。等再过些日子老爸就能开着你小时候喜欢的大飞机去接你了,哈哈”听着自己爸爸爽朗的笑声玲子也开心的笑了起来。玲子很爱自己的爸爸,不,自己的生父。两个爸爸是截然不同的两个身份,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一个不断给自己爱,一个不断要自己的爱…

不知说了多久,玲子看着窗外,今天是万圣节。爸爸那里一定很热闹,自己好想去爸爸那里呀,可是妈妈呢,他会对妈妈好吗?为什么妈妈会不喜欢爸爸,说爸爸傻头傻脑,妈妈才傻。爸爸那是假傻,是为了教好学生是为了逗我们开心才故意扮小丑,模仿大猩猩……而妈妈你呢,自己都没发现自己一点点的憔悴了,自己都没发现一个小小家庭里的复杂关系……

玲子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哭一会儿,就像此时不再起来的锦祎一样,安安静静的躺着,让营养液全都流入又全都流出就是一天了,不用面对日出日落却碌碌无为不知所措的一天天。

玲子忽然又想到什么,从窗户往下望去。这里恰好是四楼,跟锦祎当时站在一样的楼层,估计,高度也想差不多吧。但自己现在还并不想跳下去,之前也从没曾想过。可如果当时锦祎是为自己坠落的呢,那那个时候自己会不会跟他一块坠落,答案是,会的。但不是,从头到尾就不是。玲子还在想些什么,后边传来了敲门声。玲子推开玻璃门,走出阳台,打开门,是另一道悲伤……

还好今天是万圣节,玲子可以有许多理由出去,不待在家里。于是就说了个晚上老同学要开party,现在邀请自己一起去筹划的理由,因为这样晚上就可以不用回来,不用再悲伤了。然而他说,中午妈妈会赶回来,所以中午是要在家的,自己也很想妈妈,妈妈是不是又瘦了点,是不是又憔悴了……其实自己还有他一起吃个午饭也没什么,就答应了。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