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未来


每种色彩 都应该盛开

别让阳光背后只剩下黑白

每一个人 都有权利期待

爱放在手心 跟我来

简单的句子中把人间的大爱含在其中,使得每个听到这歌声的人都能感受到世间的那股融融的暖意。好的歌曲就像是现代的《诗经》或者是那些予人启示的诗词,虽在这已被商业化的大河中游弋,但同时又如出水芙蓉般在这条大河中鹤立鸡群。然而并不是好东西都能被人赏识,好比千里马还需得到伯乐的赏识,因此它也只是一块璞玉,虽不会骈死于槽枥之间,但也只好默默等待。

又是个明朗的月色,泛白的月光把夜晚照的很亮。而我并没对那泛白的月光勾起什么诗情画意,只是因为桌前放了一盒烟,所以忍不住抽了一根又一根,好像怕它天亮以后就被夜晚带走了似的依依不舍。看来我真的是简单的泛出了一种潮种(注:潮种,地方方言,译为傻。)的气息。一盒烟就把我收买了。我怎么就这么好哄呢?那么就借着这盒即将被夜晚带走的烟感慨一下学生时代的荒诞生涯,以缅怀我那最扯蛋,最弱智的青少年。

当迈入小学一年级的门槛时,最让人难忘的是红领巾系在胸前,因为传说那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我很激动,但后来我仔细一看,这不就是一块红布吗?更可恨的是还卖一块五一条,对于那时,一块五都能买好几斤大米了,还有就是给我系红领巾的那个高年级的二蛋,别人系的都不错,到我这,她楞是弄得像是在我脖子上绑了个鞋带,那个二蛋,我也就是忘了她长什么样了,不然我一定把我用了三年的裤腰带系到她脖子上。随后,我转学了,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学,老师,同学都是陌生的,不过之后渐渐地都熟悉了。然而就在那时刮起了情侣风,你没听错,就是在小学。于是我也有了所谓的女朋友,但是对于年少轻狂的我怎么和女朋友交往呢?有了,我带她打雪仗,但是雪还被风吹走了,只有冰,那好吧,就打冰仗吧,现在想想为什么自己没进国家射击队呢,也为祖国争光啊!因为我的冰块一下正中女朋友的脑袋,那哭的啊,嗷嗷的。之后我们也就各奔东西了。那时我也脱下了红领巾,告别少先队员成为一名中学生,那时我的女朋友招募计划还在实施中,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让我再次有机会施展,这次我的战术名为声势浩大,我带领七侠去她家门口埋伏,她出现了,当她面对八大壮汉时淡定而又让我蛋疼的说了句:“你再来我家我就告我家长,你要是去我班找我我就告我们老师。”我们又是个落荒而逃。从此以她为圆心,八十米为半径的圆圈儿没我就没出现过。一个翻墙(高中和初中一墙之隔),我上了高中。此刻我认为是时来运转的时候了,我用了一记暗送秋波——写了封情书。可是天空偏偏不作美,她又给我退回来了,并在上面写了个“阅”字。好嘛,这是在追求吗?这特么的傻子也看得出来是在给小学生批改作业啊!你闹玩儿可以,干吗下死手啊?我是我就想起我小时候的座右铭“等我长大了当警察就把你抓起来!”没办法,那时我还没长大。车轮是滚动的,生活是继续的,我也在继续招募,上天还是垂倾我的,又让我逮着一个,这次我用了开足马力,加以投诚,果然效果不错,正当我准备写“八”字的时候,一个噩耗从天而降,线人告诉我说她说我走路的样子难看。天啊,这也是拒绝人的条件吗?这又让我想起了我的座右铭。时光荏苒,岁月如俊,哦不对,是如梭。大学,一个人间天堂,同时也欲含着一种天上人间的味道。幸运的我落到了这个1:4的集体中,更幸运的是我是那个1,可想而知是一种什么场景。整个学院不知道院长叫什么的比比皆是,但不知道于江浩的那是寥寥无几,当然这是限于女性。见到我的躲是她们的第一行为,跑是她们的第二动作。系里人都是我为“色狼、黄哥”更有甚者问我是不是特别喜欢黄色?我当时在想她是不是童年喝着三鹿长大的,还是如今每天拿着瘦肉精沾着苏丹红吃的。而学院其它院系更对我是美其名曰“不靠谱、心理变态”。

当然,故事到这并未结束,只是时间有限、空间有限,先讲这些。既然已经说到这,那我也谈谈看法。我也是个有记忆力的人,要把我当人玩,懂吗?你们那些曾经对我美其名曰的胸大无脑、胸小低能的娘们们听宣:看看你们一个个弄的像个窑姐儿似的,你们是不是都准备去丽春院应聘啊?一个个拖着两坨加起来三金半的硅胶晃晃的,你以为你们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就不怕重心不稳导致重力加速度进而一个狗啃屎式摔死死你啊?还有那些低能的,本是一马平川再加上你的哈喇子,连个挡道的都没有,还以为你是尿裤子了呢。最后告诉你们一句话“隆胸风险大,走路需谨慎!”

言归正传,生活就像阳光映出的七色光一样装饰出不同色彩,喜怒哀乐的交加使得生活充实了些许。上天仅赐予我们每个人一张纸和一支笔,然而这张纸上要画什么,那是自己的事。我的这张纸如今部分已经画的一团糟,或许这上面还有回转的余地,涂改上面的败笔,画完、画好,勾勒最好的未来。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