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此止步吧


生日那天,夏意儿突然收到从武汉寄来的邮包。上面是曹群的笔迹,只四个字:生日快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做工精致的手链。夏意儿的手有些颤抖,这不是自己前几天在网上看中的那条手链吗?

她去邮局,将这邮包退回去,并找来白纸,想了半天,在上面写着:就此止步吧。写到这,夏意儿的心中突然泛起阵阵难过……

午夜的雨,有点冷。思绪随着风儿一起飘荡,回忆将夏意儿带到高中时光……

念高中时,由于家离学校远,所以夏意儿选择中午留校。放学后,大多数学生都回家了,校园变得空旷而安静。这时,夏意儿总会带上一本书到学校操场上温习。温暖的阳光,像金粉一样的光芒,洒在一棵棵树上,又在地上,编织出美丽的图案。

她常常倚着树背,看书。心灵沉浸在这片温暖的阳光中,美好而安静。

那天,她的安静,突然被操场上一阵又一阵的欢叫声打断。她顺着声音望过去,原来是一群男老师在操场上打球。她一眼就看到他们年轻的语文老师曹群。他正迎着风儿奔跑。阳光下,他像骑着一匹白色骏马的王子,英俊极了。她突然心慌,年轻的心仿佛开了花。

自那以后,夏意儿开始留意他的一举一动。他是毕业没多久的师范生,喜欢穿休闲的衬衫;他有着好听的声音、略带羞涩的表情;他走路的姿势也挺好看。

现在距高考还有半年零二十一天,距上星期无意间的对视有六天零五小时,距离他的办公室是五十步。百无聊赖的数据,夏意儿却算得那么清楚。

其实,夏意儿也是好看的女生。为了和他相像,她特意选择和他相配的外衣,也故意把扣子扣得严严实实。于是,就有人说:夏意儿,你和曹老师的衣服多像情侣装啊。

夏意儿心里乐滋滋的,她想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心意,该有多好啊。她最喜欢语文考试和作文,每一次她的语文成绩都在全级遥遥领先,这让曹群眼里有了骄傲。他总跟别班的语文老师说:我们班的夏意儿语文好得不得了。她站在他身边,听着这话,心里乐开了花。他转身看着她,说:继续保持啊,夏意儿。她重重地点头,把这当成是她对他的承诺。

后来,她写了那张纸条,夹在还给他的书里。两天后,在楼道里,他温和地喊住了夏意儿。她看到他的眼神有些躲闪。他说:你过来一下。

办公室里,他让夏意儿坐了下来。他的表情也随着变得平静:夏意儿,你知道老师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吗?北师大,那里很美,那里的花很香。知道吗?你是我教的学生里,最聪明伶俐的一个。我希望我的学生也能走进北师大。

于是,夏意儿的学习格外努力起来。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拼命地学习,特别是对语文这一科。

只是,现实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尽人意。北师大并没有向夏意儿敞开大门,反倒是南方的一所大学给夏意儿发来录取通知。

分别在即,他终于递给夏意儿一封手写的信,他在信上写到:岁月如金,大学里能留住属于你的金色年华。向前走吧,路会越走越宽的。

只是,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提及夏意儿写的那张酝酿已久、满篇都是表白的纸条。夏意儿想问,却看见他用平静的眼神看着自己,微笑地说:再见。

再见,是再次见面的委婉之词,还是再也不见的快乐道别?

再次见面是大一的寒假,吃的是街边的火锅。曹群问:大学的生活还好吧?

夏意儿心里微微一疼。到底,自己心中还是很在意考不上北师大的事。只是她不想让他看到,更不想因为她的失败而让他难过。于是,她快乐地答到:好,很好。

你的性格就不是个会孤单的人。大学里你会结识很多人,要多参加一些社团活动。

看看,多像一位长者。夏意儿心里隐隐约约有些失望。

他热情地夹了羊肉,送到她的碟子中。看着他夹的羊肉,她有种想哭的冲动。突然,她放下筷子,突兀地说:还记得当年我写给你的纸条吗?

坐在对面的他,一脸笑脸,平静地说:过去的事还提它做什么。

虽然心里不甘心,可夏意儿想,这是很明显的拒绝吧。换个问题问时,连称呼都变了,曹老师,我的衣服好看吗?

他点头,说:挺好的。

夏意儿觉得心酸。他的来信,几个月也不见一封。推说是工作忙,没办法。

这样一直持续到毕业。夏意儿成为本系最有名的怪人,她没有恋爱,对任何男生的追求也不顾一屑。她常常写很长的信,但寄出的,却是短短的。

她在信中告诉他,要回家乡找工作。但他却很久没有回信了。

刚下车还没来得及休息,夏意儿就出现在校园里。绿荫下,她想,如果能和他一起终老一生,那该是件多么快乐的事啊。这一次一定要他给个完整的答案。

她迫不及待地跑到他所在的班级,打听他的去向。但是他却早已不在这里工作。夏意儿找到自己以前的班主任,班主任婉转地告诉她,他的母亲生病了,挺严重的。他去了南京老家,然后留下一个地址,没有音讯。夏意儿要了那地址,思量着写一封信。

他一直没有回信。等待成为夏意儿每天的必修课。她从三天到十天,再到一个月,不停地等下去。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等下去有什么意思。或许,是地址不对吧,看那地址,是一个工厂的名字,还写着另一个人转收,这是不是在暗示两个无缘的人之间的种种不可能;又或许,他根本就不在乎过自己。

工作一安定下来,夏意儿的父母就安排她相亲。她拗不过,就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她想:要是遇到跟他相似的人,就开始交往吧。只是给曹群的信还是不间断,一个月一封。

其实,有时候也想,他是不是真的不爱自己。不然,怎么会错过那么多表白的机会。

接下来就是谈婚论嫁。依旧没有他的任何一点音讯,夏意儿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若是,那他现在一定是从生活中消失了。

意外的是,他竟然打电话来。

以为是客户,满不在乎地接起。你好。

你好。电话里是他的声音,一点儿也没有变化。那个曾经想像了无数遍的声音,它真的出现了。他说:我是曹群。彼时,幻想很多想跟他说的话,现在竟一句也说不出来。

现在,自己的生活很安静,也很幸福。老公正在升迁,儿子出世4个月,又刚刚买下房子。

夏意儿脱口而出: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打电话?然后,回答她的是电话那头的沉默。末了,他说:很抱歉。

网上交流到底比信要方便得多,她将他加为好友。他告诉她,他在南京开了一家公司,规模很大。他给夏意儿讲述自己的创业经历。夏意儿突然想到自己曾经想和他终老一生的梦想。

你爱过我么?这个问题仿佛是自己打字的那几根手指问的。

他回答:爱过。可是,爱的时机都不对。你高考前,我不能;你丰富的大学生活开始后,我不忍;你决心回老家时,我不敢拖累。还有后来你在信中提到自己的生活时,我怎么能打断呢?何况,如今的你是这样幸福。我不忍心破坏,也不能破坏。所以,请你原谅我。

泪水,顺着夏意儿的脸颊流了下来。而后,她打下“谢谢”两个字。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