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未然


盛夏未然

激烈的篮球比赛落下帷幕,校队以大比分光荣胜出。为此我敲坏了6个塑料棒,嗓子也喊哑了,小惠在一旁不迭的跟我递纸巾,我特别容易出汗,尤其是在人多激动的情况下。前面的两位GG忍受了一晚上我的尖叫和嘶吼,我估计要不是看在我们是同一阵线的情况下,俩小火山早就爆发了。不过我们学校的男生一向比较nice,特别是对女生,以至于拉拉队长要求有人带头喊口号的时候,他俩就特别殷勤而无奈地一致推荐我,“她行她行!”

观众开始陆续退场,我对小惠说:“等一下,咱们等他们先走。”于是我俩开始在座位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等着。在这里我有必要介绍一下小惠,美院的女生,大眼睛长头发,直直的垂在两颊,化了比较浓的妆。人很好,很亲切,记得第一次是在协会聚餐的情况下碰见的。那时我们俩瞬间“擦出火花”,相谈甚欢。她属于在男生女生中都很吃得开的美女,有很多朋友。我特别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下午我们约在食堂门口见面。在人群中一眼就瞥见了她的靓丽身影,一下子把无精打采的我给激活了。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小礼服,比较多余的加了一件灰色外套。我们欢天喜地地拥抱了一下,接着我就开始爆发喜欢点评人着装的本性。“这件小礼服真**y,干嘛加件外套呢?”她笑了一下说:“太暴露了,就加了件。”“脱了脱了。”“呵呵,不行!”

我仔细想了想,我很多要好的朋友都是美院的。可能巨蟹座天生比较受个性独特有艺术气质的人吸引。我喜欢她们身上那种浪漫洒脱的气质和活泼大方的性格,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她们很疯,如果她们周末去club,有的时候我会去,但大多数情况不去。气质能够接受,但实质我还是不太想去沾染。我比较喜欢和女性朋友们在一起,感觉很放松很自然。说实话我不太相信异性之间会存在纯粹的友谊,我不是太屑于那种暧昧,也没多少精力去维持那份暧昧,除了必要的学习工作接触,我基本上不会与男生们联系。一直以来,我归纳自己有异**流障碍症,可能在别人看来不是这样的。

校队的那些大男孩在场中央合影留念,和领导和裁判,还有他们的朋友。我突然一眼瞥见了最喜欢的11号,他大概比我小,高高帅帅,特别阳光,没有一般体育生的那股凶悍野蛮劲,倒是腼腆羞涩。从比赛开始直至比赛结束,我基本上被他迷的神魂颠倒,可惜的是他还是新人,没有多少上场时间。况且他的师兄们都特别优秀,这次胜利全仰仗他们,真是一群可爱的人。

“我想要11号的球服,你陪我过去要吧。”我摇着小惠的手,“啊,可以么?”“不知道,去吧去吧。”小惠连连摆手,她不好意思过去,可能是觉得显得太花痴了,一般她也不是特别招摇的人,我一直在央求她陪我过去,说实话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和体育代表队那些人平时几乎没有交集。我的语调已经近乎是在向她撒娇了。

就在这个时候救星出现了,是搞田径的一个女生,也是体育代表队的成员。篮球赛之前小惠就说过她在这,待会可能要一起回去。“嗨!盛夏,她来了。”小惠一边朝她摆手一遍对我说。于是我转过头,就这样在熙熙攘攘灯火通明的体育场第一次见到了盛夏。

怎么描述她给我的第一感觉呢?随性?她戴着一个粉色的包头,可能颜色略比粉色深,但也不是玫红。多而飘逸的黑发随意的散下。一对明晃晃的大耳环,着一件蝙蝠衫似的的上衣,略长,但质地似乎是棉的,深蓝纯白的花色,有些像苗族的印染布。黑色的短裤,外加今年北京似乎特别流行的黑色丝袜。很利索的走过来,以至于我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穿了高跟鞋。

“她是未然,和你说过的。”小惠很热情的介绍我,我们握了下手,招呼了几句。小惠便说:“她特别喜欢11号,想要他的球服,可以么?”

盛夏犹豫了一下,“这个,是这样的,好像因为这衣服是赞助商赞助的,所以他们得一直穿着打到决赛。”

“哦……”

“要不这样吧,你可以和他合个影。”

“可以么?”我特别的惊喜。

“当然可以啦,没什么,他们都是普通人的。”

“太好了。”

我回过头拉小惠,但她还是不愿一同去,只是一个劲的跟我打气,“去吧,亲爱的,我在这等你。”

“一起去吧,我一个人都不敢了,你觉得我头发乱了么?”

这两个小时的折腾,又吼又蹦的,我倒颇为担心我的形象问题。盛夏显然被逗乐了,“我说你们俩这都是怎么了,快了,人家那边等着呢。”

小惠一边推我一边说:“去吧去吧,亲爱的你很美很美。”

于是我如愿以偿的站在了11号身边。他198的身高衬得我像颗豆芽菜似的。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和他说,比如我觉得你是未来篮球的新星,比如你打的真好。可是似乎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望着他,于是在我纠结的档,他被其它受我鼓舞的女生们拖去照相了,于是我终于什么都没说出口。我一直是这么悲哀的么?尤其是遇到我真正喜欢的东西,与我而言,要是真正在意,那个时候就没有勇气了。

合完影,我和小惠盛夏一起走出体育馆。五月的晚风吹得人心情舒畅,盛夏还没吃饭,于是和小惠商量着去麦当劳将就一顿。盛夏很开朗,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今晚篮球馆特别high的气氛,还眉飞色舞地讨论着工体的足球赛和现场著名的京骂。我们在一旁很随意地附和着聊着。她似乎朋友很多,始终不停地提到她的朋友们,诸如推荐她参加(北京或者全国?)校园之星直接进复赛的事,诸如工体vip票的事。那似乎也并不算是炫耀,可能真的很开心。于我而言,她很美,性格很好,体育很棒,这些,应该足够她参选校园之星,或是得到很多异性朋友青睐。上了大学以后,我基本上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嫉妒了,在这样一个高手如云的环境里,如果你选择嫉妒,早已气绝身亡了。

然后她俩聊到了要去mix, 我望了一眼小惠,她也回看了我一眼,说实话我一直觉得她是美院里比较乖的女生,原来她也会去mix的。我只是很惊讶于她如何能收敛的那么好,至少在我面前。那种诡异混乱的气氛很容易让人迷失,可是她们都能把生活和娱乐很好的分隔开,或许是我看起来分隔的很好。小惠说很忙,不去了,盛夏皱着眉说:“如果你都不去了,那我也不想去了。”

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顿了顿,然后看着我。我笑了笑回说我们系最近也挺忙,盛夏很惊讶的看着我说:“你不是美院的?”

小惠说:“不是,她是外语系的。”

“啧啧”盛夏忽然开始打量我,“我一直以为你也是美院的。”

“呵呵,很多人也这么说。”我以前喜欢属于这个群体,但现在已经不想了,我喜欢她们,但我不喜欢她们的生活。我喜欢好的品味,独到的审美眼光,另类的气质和有风格的着装。但是,我更适合普通人的生活。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