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小野老是混在一起,但却是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不是情侣关系的两人。对此问题,我思考了很久为什么没人说我两早恋。

一.她当真太美了,而我太普通了。

二.她的嗓门与她的长相完全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一个人。

她老喜欢在大街上吼我,像个泼妇一样,这点倒是和她的名字一样符合。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老会让我联想到一只动物,它的脑袋和腿是狮子的,而中间身子却是羚羊的。每想到此,我就会心寒得看看身边的她有没有突然变成我想像的样子。

事实有一点是好的,那就是我们确实不是情侣,这说明广大群众的眼光是雪亮雪亮的。

在大街上,在商店里,别人老以为我们是姐弟,虽然我一直自认为自己长的并不比她乳臭未干,但她会穿高跟鞋,而我只能穿板鞋,她能画眼影,而我只能戴着黑眼圈,她能穿的袒胸露背,而我即使穿着背心出去也只能越发显得自己孩子气。所以别人老说“这弟弟真好,陪姐姐买衣服”,小野这时候会跟着不断的重复这弟弟真好,这弟弟真好......”。

事实上我跟小野只是家住一起而已,比如我早上还在被窝里拜倒在周公的淫威之下时,就会听见从对面阳台射过来的声音“老弟,起床了!

”显然如此淫威强过周公。假如是周末,我得陪她逛街了;假如不是,我得陪她上学。

那时候该是高中。应该是。

小野确实长的漂亮,连我妈都这样说,我妈看人的眼睛特挑剔,比如像我长这么英俊的,她都经常骂我长这么熊样还经常出去闯祸!”所以按照如此逻辑,我妈说小野漂亮,那就说明小野是非常地漂亮。事实再次是好的,有很多人追小野,从我每天得替她处理的情书就能看出,她说本着人道主义,每封情书都必须得回,并且回信得超过一千字,主要内容是对男生表示拒绝,然后再以示安慰。她说这样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太多生因为追她而追的失去对其他女生的兴趣,导致世界无数其他的她的女性同胞失去寻找到伴侣的机会。当然,那一千字就是我的事了。

显然我是没法拒绝的,因为她说如果我不帮她“退稿”,那以后任何追我的女生她都会亲自出面和其面谈,然后介绍无数比我好无数倍的男生给她们,这样我就得每年过光棍节,并且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将不会有尽头。

所以我一直表现乖乖的,然后有一天小野大发慈悲的说“见你如此认真的工作,我决定替你找个女友,所以你先告诉我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生?”当时她扑棱着两只很大的眼睛,很认真的说。我思考了老半天,从我的祖宗十八代的女生取向到我从婴儿时期的对女生的兴趣取向,我还是没想明白自己喜欢哪种女生,因为我最了解的,或者说了解的女生就是我妈,但我不可能喜欢我妈那种女生,我不可能找个把自己如此英俊的长相看成是熊样的女生。于是我大概想了很久,眉头紧锁,脸部扭曲,但显然小野也不耐烦了,她说“快说,假如是我这种就别考虑了,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像我如此完美的女生。”我汗颜,于是我答:“就是你这种。”我喜欢和小野作对,虽然知道每次后果都是我十分悲惨,但还是喜欢。她顿时大惊失色的花枝乱颤,我等待她打我,准确的说是掐,但她却故作神秘的接着说:“那你怎么不向我表白呢”气氛相当诡异,于是我刻接腔说:“我喜欢你这种,但不是你。”就好像一个圈,她叫小野圈,里面都是跟小野很像的女士们,但里面有个点,她就是小野,而我喜欢的就得排除掉那个该死的点。这是天经地义的。但我知道这样说的后果是会挨掐的,于是我跑了,跑回了家,她应该没追过来。确实,假如要说我喜欢的女生应该就是小野那种,漂亮,还有野野的女人,但别掐我,所以我从没想过要把小野纳入我的思考范围。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