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祭


我在想我确切的毕业日期是哪一天呢?我真的想找一个可以让我断定的日期来界定我的大学生活的结束。毕业典礼?毕业照相?毕业聚餐?还是14号的收拾东西最后泪别???

我分明现在可以回忆的就只是最后一个月那些年轻人的疯狂放纵和那份男人间的感情,不舍却也不说,想伪装却更拙劣。

当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下楼的时候,我变成了一个感伤的诗人,一个人,一个空落落的大宿舍,一片狼籍,我眼睛又湿润了,我想坐下来,但更想站着,我想拍下我的宿舍,但却更想一直看着它,把它藏在自己记忆的最深处,惦--记--着。

一个人也找不到了,昨天晚上还在这里一起洗澡,聊天,抽烟,互相诽谤------虽然想到今天一定是一个分别,但不是还没有到眼前吗?人,总是在没有见到棺材时难以落泪!

昨天,一帮兄弟们还给我打电话说晚上喝酒我不去绝不开始,我一踏糊涂;上午,我还什么也没有事似的忙着自己的事,拿班级的毕业纪念册,一踏糊涂;但中午,当我回到自己宿舍楼下的时候,心凉的一踏糊涂!我看见好几个人在忙,甚至已经背上了自己的行囊,我怪他们,怎么那么快,我们甚至还没有来的及再说说话,我又不能怪,时间不是已经到了么,学校说下午五点之前要全部清空,冷血!!!我就不上去了,不想不敢不愿,就在下面坐着,谁都要看见。都下来了,大包小包,提着背着,看着笑着。找烟,绍昆有,我借花献佛,一人一支点上,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记得我在给学弟学妹讲的时候可是一百分钟不够。

越来越难受,越不知道要说什么,从什么地方开始说,开个玩笑还是道个祝福?“就这样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还会见面聚在一起”我连说了两遍,“来,来一个拥抱!”我笑了,马上赞同。刚伸开手,鼻子却不赞同,酸的已经让我看不清人,我紧紧的,他紧紧的,咬着嘴唇。“下一个!”有人在安慰,有人快步走远,背对着我----一个,紧紧的;又一个,紧紧的;烟掉了,才抽半支,再下一个,都在说好了好了还会见面,可**都自己还不如我,我咬着嘴唇,看不清路,彻彻底底失态。

“好难受,你们都滚吧”“那我们都滚了啊,都滚!”国辉一声招呼,人都笑了,却抹着鼻子,

都滚了,我的大学的所有的点点滴滴,宿舍,食堂,篮球,教室,小吃街,兄弟姐妹。

呵,我又想起我前几天看到的那几句话:当我们开始收拾东西,变卖宿舍财产,关上宿舍的门,抱着一个兄弟问前面路在何方,一个北上,另一个南下,悲伤便占据了所有空间。

呵,我开始羡慕,学校广场前面的坛子里,仿佛三年来一直都存在的,记忆中一辈子都抹不掉的,那些花儿!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