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出墙


这是男人所梦想的。

然,这枝红杏,却不能是他的女人。

男人就这小样,既想捞一夜风花雪月,又不想被人扣上一顶绿色的帽子。

这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事情,的确是两全其美,但也仅仅只能停留在一个理想的层面上。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男人不想戴绿帽,至少他自已就不能在外面风花雪月。

当然,世界之大,无其不有;有的男人并未莺歌燕舞,其妻也给他送上了一顶帽子;譬如说步非烟。

步非烟乃唐朝一美女,但其美并不类同于贵妃杨,而是现在所流行的那种轻盈纤弱;且她还工于音律,精通琵琶,更敲得一手好筑,可谓才色俱佳。

其夫武公业,临淮人,河南府洛阳功曹参军;此人生得虎背熊腰,五大三粗。

且不说两人的结合是否门当户对,也不论是否有共同语言,单表外形,两人便是十分的不协调。倘若武公业扬长避短,也许他们的婚姻生活会和谐美满;遗憾的是,这位功曹参军竟然将满腔热情全部泼洒在工作上,以至于常常无暇及家。

独守空房,莫说女人,即便是男人也难以消受,又何况象非烟这种年龄的女子;再者,当初她嫁与武公业,完全是受媒妁所欺。

如此遭遇,令非烟免不了天天长叹短吁,而最先闻知其声的自是邻居赵象;赵象见非烟容貌纤丽,便以诗文相赠;不知是赵象的文笔秀丽,还是诗中所言正中伊人下怀,总之,非烟有了反应,回赠了诗文。如此一来二去,日久生情,终于私通。

约莫一年后,还是东窗事发了,不过是一个婢女告发的,因为此女曾犯一点小错而受过步非烟的鞭打。不过,当武公业将步非烟绑在柱子拷打至死,她也没有承认,仅说了一句话:生得相亲,死亦何恨?

没有人关注赵象的下场是怎样,但在男人们眼里,步非烟却是死有余辜,嫁为人妇,作出如此大逆不道有辱门楣的事情,死,是她唯一的去处。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至死,武公业都不知道妻子为何红杏出墙,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去想过。

男人,要有事业,也要有家庭,两者缺一不可;武公业虽未背叛家庭,但他却疏忽了家庭,她的妻子不是一只宠物,也不是一只吃饱了就可以睡去的猪,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一个用水做的需要男人去疼的女人。

所以,男人,既不要去学武公业,更不要去学赵象,因为在你把时间全部花在如何学做赵象时,在你的隔壁,一定有另一个张象李象正在写诗准备赠送给你的妻子呢。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