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习惯忘记


我已经习惯忘记

[梓封原创,杂文,2012年7月18日]

[缘分的理解,只是一种人们超脱于思想境界的自我欺骗,用这种非常人的心态来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种自我。]

有人说,缘分值得记忆。

然而,我对此有着自己的观点和想法,至少是对于现在的我是这样理解的。

事实,在某一时间也是这样证明的。

难道你能说,你有更好的理解?

我想,谁也是不能肯定的。

缘分的理解,只是一种人们超脱于思想境界的自我欺骗,用这种非常人的心态来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种自我。

在你离开家的时间,你是快活的,应该说是自由的,而家,却在哪儿寂寞着,孤独着,甚至,或许正在为冰冷而哭泣着。

只有那些还留在原地的花草依然在寂静的世界里面对话,说着那绿色和光合作用里的生命之气,当然,还有焦枯的已经泛黄的叶子和根,停留在它们的历史里,或许正享受着赞美之后的欣喜与回忆。

由热闹而变得寂寞的屋子,依然清清静静地舒怀着往事岁月里的酸甜苦辣以及已然度过的悲欢离合。

只有那簸箕和扫把却仍旧躺在那偏僻的屋角,依然喜欢着做作它们喜欢的亲密。

可惜,那散落于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却早已经忘记了主人原本的味道,准备着迎接新的主人到来。

忘记是多么的快,忘记又是多么的可怕,可怕到你会从内心低部心寒,然后便是悲哀和欲哭无泪。

有人说,忘记是一种快乐,一种人性原本的幸福。

可我并不这样认为。

但,事实我却是早已经不记得过往的岁月印记,更不知道曾经有过的一切幸福的,或者不幸福的笑和哭。

直到后来,忽然有一天被生活证明了一场,那是能够改变认识的思想。

人在生命的世界里,被装饰了一切的追求和需要,在物质的世界诱惑面前都是显得那么的无力和苍白,甚至苍白到你还会觉得,就连生命本身也都开始觉得是那么的好笑,真的就有一种能够成为一场讽刺的人间悲剧。

那张粉木大床,仍旧躺在那中央的地方,只是床上已经换过了全部的床单和被褥,实实在在的已经消除了那原睡在它上面主人的气息与肢体记忆的碎片。

而桃木沙发却孤独的看着屋子昏暗的一面,努力追索曾经过往的快乐和幸福。

那高挂着的水晶灯,确恰恰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准备用它晶亮的身体迎接新的黑夜。

这,都是遗忘和忘记带来的美好故事,也是忘记最好的结局。

虽然这样的结局并不是许多人需要和喜欢的,但,其实有这样的忘记,在是最好不过的证明。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