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人


生意人

我姓钱,我是一个生意人。总是有些白痴称我为买卖人,鉴于买卖这个词汇已经相当不太体面,因此我强烈建议您用生意人来称呼我。虽然买卖这个词更加接近实质。人人都以为自己是生意人,他们只是些想入非非,恬不知耻的骗子!完全侮辱了‘生意人’这一庄严的职业。生意是严肃的事情,和生命一样严肃。尽管举世无双的爱伦坡相信生意人最重要的特质乃是条理。但我认为此言不确。既然我以成功的生意人自居,那么我乐意坦诚相告,生意最重要的乃是眼光。眼光对生意犹如**之于女人一样必不可少。我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抱怨没有赚钱机会的人。机会无处不在。我就是白手起家的。我的父亲一生穷愁潦倒。他整天只会怨天尤人。我打心眼儿里可怜他。我相信我独到的生意眼光来于天赋。

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是在我六岁的时候。有一天我惊喜的发现避孕套和气球长的很像。于是我把能找到的避孕套都吹起来,果不其然,和气球完全没什么两样。当然除了前边的一小处凸起,而这无伤大雅。我于是灵机一闪,认为这有利可图。若干年后,我还是会生命中的那一重要时刻而眼含泪水感谢上苍。于是我以一个一毛钱的价格卖给小伙伴们。并且一口咬定这是老爸从北京带回来的首都气球。他们对此毫不怀疑。因此在这些一点也不现实的家伙立志当科学家或者历史学家的时候,我已经立志当一个生意人。这算是我的第一桶金。然后我故意揣了一叠一毛毛的巨款去逗前院的两条黄狗。曾几何时他们咬了我的屁股让我趴床不起达数日之久。但当我挥舞着那摞皱皱巴巴的零钱时,它们被我的财大气粗惊呆了,趴下来温顺的摇尾巴。从此见了我礼敬三分。怪不得有谚云“人敬有的,狗咬丑的”。此言不虚。古人诚不我欺。

我再接再厉。终于又做出了一个震动科学界的发现。把避孕药抹在黄瓜顶花上,黄瓜的花就不会谢!我意识到可以把它当作专利卖给倒卖黄瓜的小贩儿。结果你肯定知道。我赚了足够买一火车的黄瓜的钱!简直足够我上大学了。但我的生意眼光告诉我,上大学对我这种农村孩子来说无利可图。你认为教育能缩小人与人的差距?不,它从来只扩大差距。因此不到高中毕业,我就到城里找了份工作。在电影院卖零食。上班伊始我就发现我的工作太死板僵化。等着那些大学生和白领买一点点爆米花,一杯可口可乐能挣多少钱?于是在第二天,看电影的所有观众获知可免费领取五香花生一小包。于是在他们吃完花生觉得口渴的时候,我和同事就推着汽水和矿泉水在他们面前屡屡经过。当然,价格翻了一倍。虽然我大获成功,但很快那些该死的贪小便宜的家伙们就把我投诉到丢了饭碗。

东家不打打西家。我很快在一家中式快餐店找了份工作。我一如既往的独具慧眼。大力鼓吹油炸食品和冰激淋。当人们吃胖以后,他们就会想起我们不断在门口和食谱上做的广告:“迷你减肥中心,三天之内剪掉50磅”。后者是我们集团的子公司。我们的减肥方法是在男士班提供年轻性感的美女教练,女士班提供英俊潇洒的帅哥教练。如果客户们追到他们,就可以一亲香泽。

这个方法十分奏效。后来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减肥教练分别换成发了情的母猪和公狗。虽然我为公司赚的了大笔利润,但人性本恶,总是恩将仇报。那些胖子把我告上了法院。说我纵容公狗和母猪,意图**。在法庭上我泰然自若,觉得法官的黑袍子可真难看!这世界难道连一个象样的设计师都没有?是在仿照红与黑?铁血二色?但这法官,可真算个美人儿。我不觉吞了吞口水。

为了博得法官同情,我装出一副清白无辜的样子。其实我蔑视法律如纸虎。据我所知,大陆法系是古旧的白痴的产物。他们不知道生活之树常青,不知道商业社会喜新乐变。难道你相信凭有限的前提和僵化滞后的法条能演绎出一切?何况,我以我生意人特有的精明眼光看出:并且以我生意人的经验证明:现在的立法和司法全是些白痴和窝囊废在搞。就说食品安全吧,我曾受益于此。还记得我的避孕黄瓜吧。感谢立法量刑的不能承受之轻!感谢法律的阳痿,政府的性无能,管理的不举和监督的早泄!总之,我乐于看到:世界之推动力---人性之恶因过错成本偏低而恣意妄为。人人视法律如无物。但还有什么比这些对我的生意更加有利呢?

我在最后陈述时理直气壮,要求法官大人宣布我无罪。我一点也不觉的我犯了什么法。告我的人纯属无理取闹。最后我慷慨陈词,力图给法官一个好印象。我说告我的这几个胖子贪得无厌,自制力低下,往死了吃东西。他们一年在饭店倒掉的剩饭能保证一个连战士两年的给养。而我国有600万人口还不能解决温饱。更别提可怜的孩子们上不起学了。这些胖子宁可把钱花在减肥上,胡吃海喝上,愚蠢的铺张浪费上,却不肯向不幸的人表示一点点的爱心。而我,一个规规矩矩的生意人,一个充满慈善友爱之心的高尚之士,却要受这些无赖们的诬告!说到这里,我不免感到有点羞惭,因为我突然低头看见自己臃肿肥胖的大肚子。我赶紧接着花言巧语:当然了,我本人就是个胖子,但我饮食节制而且乐善好施。我从不叫吃不掉的饭菜。每餐食不重味。说到乐善好施,我从第一份菲薄的工资就开始不断的捐助慈善事业。我背诵的出我的每一项善良开支。比如:

借方: 第一月工资:500元

贷方: 吃饭10元,旧衣市场10元旨在本人维生和捐助下岗工人

房租:400元,旨在接济不劳而获的食利者。

洗头房80元,这个我就不用明说了吧。当然是为捐助灰色事业的某一部分。

借方: 第二十月工资:800元

贷方: 吃饭20元,旧衣市场支出20元,原因同上

租西装和汽车100元,主要是见客户需要,人们X眼看人低

房租:600元,房租上涨是和利率一样的经济学神秘现象

洗头房60元,根据折旧原理

至于工资外提成之类收入,更是被我全部用于慈善事业。货真价实的慈善。受益方包括各种慈善基金和科教事业。而且捐助款项随收入同比例增长。这一点尤为重要。各位试想:要饭的捐了饭碗而千万富翁捐了一千块,谁更高尚?我这些高尚的开支被如实记载在我最珍视的账本里。笔笔无讹。就锁在我寓所的抽屉里。当然啦,如果法官他们找不到,那就是失窃了。如果他们再去受益方查证------我就会说因为我做好事从来不留名。这和那些沽名钓誉之徒,欺世盗名,市恩买好之辈不可同日而语。

看到法官似乎被我感动,我继续滔滔不绝:我说利用公狗和母猪无伤风化。人们干的其他一切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拒绝服罪,因为实际上并未造成任何恶果。结果------我被宣告为无罪,这主要是《民法典》,不,我们甚至民法典都没有,只有一本《民法通则》!主要是书里边找不到任何与我“犯罪事实”相副的具体罪名。但由于我在法庭上过度表演,伤了减肥同行的心。他们恐吓我胆敢再涉足此行业,就真的找母猪强奸我。自古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睡大马路”,我怀着鄙夷的心情离开了减肥行业。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