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那袭白衣


因它癫狂,为它愁殇。它有一个魅惑的名字叫——梦紫烨

念初见

初见你着一袭纤纤碎花的白纱裙,撑着淡淡的藕荷色油纸伞,轻移莲步,打江南烟雨蒙蒙的小巷走过。不知你的姓名,恍惚看到你正当韶光年华。我在细雨淋落的青石桥上默默凝视着你,直至你的背影都模糊不清。也许,你仍浑然不觉。静静的江南细雨终打湿了我整洁的衣衫,我却想再多看你一眼而久久不舍离去。“公子,快些回吧,山路泥泞。”药童的催促中,十八岁的我脱着沉重的步子走过石桥,隔下了你——一袭纤纤白衣裙的江南烟雨中的女子。

我叫叶凌宇,本是山中的药师,救死扶伤是我的本份,而我却想救民水火。若不是师父反对,我早就耐不住心中的那份悸动冲下山去了。在山中的这十几年里,师父并没有让我蹉跎岁月,师父让我饱读了诗书,学习了精湛的济世医道,却始终没有教我防身的功夫。因此,从前我想这大概也是师父反对下山的原因,于是我也不再纠缠师父。可自那天见到你之后,我愈加的想下山去,就一再去恳求师父教我武功,终于在我苦求了三个月后师父开始教我。虽然师父说我的身体是练武奇才,但我天天勤加练习也不及师父的一半,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师父隐居前是武林至尊。

山中的岁月在我执着苦练功夫间转瞬三载已逝,,二十一岁的我又一次和师父说要下山,师父这一回没有反对,只是给了我一个锦囊说一年后才能打开,并叮嘱我万事小心。于是,我打点行装下山去往我憧憬的皇城打算一展我的鸿图,也想再看到那白衣纤纤的你。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我身上带的盘缠用光了,我只好为生计而谋。我自己上山采药回来挂牌出诊。起初,因为我是生人,大家不敢来看病,后来有一个人来治愈了,就一传十,十传百,再后来竟传我是妙医。听着也可以,我就欣然接受了,很快 半年又在我出诊治病中度过了,我养活了自己,还开了间医馆,不过入仕无望。

夏去秋来,萧瑟的秋风吹落了枯叶。我热烈澎湃的心也渐渐的变凉。初秋晨起时分便有人来医馆叫门,我极不情愿的起身打开门。一袭明皇的衣衫惊了睡意绵绵的我,我曲膝而跪,听宣到:“太子病危,宫中庸医不治,召妙医进宫救治。”我匆匆的随着明黄的身影进了宫。却不知这一去将我原本凉了的心重又温热了。在我精心的救治下,十日后太子痊愈,皇帝召见了我问我有什么愿望。我便小心的开口说出了自己入仕的想法。皇帝欣然应下了。还赐了座府第给我。就这样我顺利的进了朝堂,圆了我最初的梦,并有了新的住所。我竟突然觉得像做了个美梦一样,而在不知不觉中二十二岁的新年来了。

新年夜里,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家家喜气洋洋吧,我心里一直好奇师父给的锦囊,终于到时间可以打开了,小心的拿出我下山时师父给的锦囊,我轻轻地打开,里面是一张叠放整齐的素白的小纸。慢慢展开纸条上赫然写着:你--本是暗夜掌门仇天的儿子。

我的眼前瞬间昏暗一片,头脑剧烈的震撼着:暗夜组织——现今唯一一个敢和朝廷分廷抗礼的庞大组织。据说,当年新皇亲征边疆月隐帝国带的就是暗夜组织三千金甲兵。结果大获全胜,新皇也因此稳固了疆土,安抚了民心。但后来不知是何原因,暗夜组织脱离了朝廷。传言说:新皇要求暗夜掌门解散暗夜组织,三千金甲兵交由皇城。暗夜掌门不依,一气之下脱离朝。也有说:暗夜掌门和新皇同时爱上一个女子,争执不已,暗夜掌门便携心爱女子远离了皇城。

我独自坐在自己偌大的府邸,看着字条心理空荡荡的,不知该何去何从。突然间想再见见一袭纤纤白衣的你。

错再遇

于是,我告了假,再一次来到了江南。暮春时节,沿途绿意盎然,细小的碎花夹杂在绿草中悄然张开小脸。午后,我再一次踏上了四年前看你的青石桥,痴痴的看着巷口。午后的阳光懒懒的照着我,我竟有些恍惚,想要离开,却在心底默许下一刻你会出现。临近黄昏,夕阳也准备落下去了。我最后深深的望了一眼巷口:白衣翩纤,乌黑的长发散散的垂于耳际,白晰的面庞,娇美的容颜,尤其是秋水般盈盈的双眸。是啊,就是这样一位女子,让我在心底记下。你走出巷口,走上石桥,走下石桥。我终还是未敢冒昧的言语。再遇就这样错过了。我又回到了朝廷,并不打算认回暗夜组织,认回父亲。二十二岁这一年,上朝,治病,下朝,治病。也算满满的过完了一年。

我二十三岁,太子登基,选妃封后,我被任命为这次选妃江南一带的管事。于是,我第三次来了江南,没有去青石桥,也没有去看巷口,因为此刻我不想你出现,甚至希望江南从来没有过你。参选的女子要求三天内送到,已经是第三天晌午,我没有看到你,我紧张到心开始慢慢的放松。我带着这些美艳的女子离开江南,去往她们向往的皇城。选妃进行的很顺利,大将军的女儿,太后的侄女封贵妃,不过却没有封后。朝臣们有些奇怪。我心里到没怎么在意,毕竟圣意难猜。

入江湖

选妃过后的一段时间,皇上却郁郁寡欢,那天早朝过后,皇上留下来我,说要去御花园走走,我们静静的走着,却各自心情沉重,皇上开口竟问到:你去江南有没有看到一位白衣纤纤的女子?我的思维也出现片刻短路,她。皇上也见过,甚至也念着。我注视着皇上说:没有。皇上深深的叹息。随后却下了决心般要去江南寻访,我开始有些抗拒他的决定。可也想见那女子。无奈,我陪同皇上第四次来到江南。不料,刚住到江南的第一夜。皇上竟然遭遇刺客,还好,皇上没有受伤,我为护主被刺客射中一支毒镖。上面清楚的刻着“暗夜”,太后听闻皇上遇刺,便急召皇上回宫。我不得不留下养伤。躺在床上我心中惊慌:难道暗夜组织在江南?我一面自己治伤,一面派手下撤查刺客行迹和暗夜组织。

这一天又是细雨蒙蒙,我的伤好的差不多,自己去药房拿了点药,而后又去了青石桥,恰巧那女子撑伞立在桥上。

“你来了?”她开口说到。

“嗯?”

“五年前,我们就见过,四年前你在这桥上我们又遇,半年前你来这选妃,今天你又来了。” “你认识我?”

“是,暗夜少主”

“原来是这样的认识,你是暗夜组织的人?”

“是,禀少主,属下暗夜组织三千金甲兵统领——梦紫烨。”

传言,从没人见过暗夜三千金甲兵统领,有人说太是身材极为魁梧的男子,也有人说他是老谋深算的天机老人。任谁也不曾想过竟是江南烟雨中这样一位娇美翩纤的女子。

“少主,主上年事已高,特派属下,召您回去。”

“回去?当年生我,却不曾养我,现今却召我回去?”

“当年的事主上是担心你被新皇迫害,才把你交给武林至尊天机老人。新皇当年借我三千金甲兵战剩外敌,回来后却担心主上带兵篡位。就涅造莫须有的罪名,说主上谋返下旨解散金甲兵。孰不知我们金甲兵与主上共进退,最后和皇城决裂,主上带着我们离开了皇城,进驻蜀地。而我是江南的女子,五年前被派回寻找少主。”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