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解读“解卦”


[说卦]

《解》卦又称“雷水解”,卦象异卦相叠,整形反《蹇》,下坎上震。坎为水,震为雷,天空雷鸣地上流水,正是大雨滂沱之象。据卦德理解,坎为险,震为动,动于险外,有如排爆除患,其险解矣!天要下雨之前,必乌云密布,雷雨云大量积聚,“黑云压城城欲摧”,这个天象可谓凶险,雨不落下人心惶惶。然电闪雷鸣一场大雨过后,乌云化水归入江河湖海,云散天晴头顶险象排除。雨落时固然可能惊心动魄,但由此解除了忧患,人们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解》卦卦象显含解患之意,因而命名为“解”。解者,散也,又缓解、解除,其意均合卦象。回想上卦《蹇》,卦象多么险恶:《蹇》卦下艮上坎。水在山上堰塞成湖,一旦决口洪水必泛滥成灾,如何解除这种凶险呢?大概只能决堤分洪,这可能造成一些损失,但总可以避免更大灾害。《解》卦雷震雨落,类同这个道理,如果积云不雨,乌云越来越重,天空终将承受不起,一旦瓢泼落下,必然暴雨成灾……

《蹇》、《解》二卦具象不同,卦象内涵卦意却紧密衔接相继:《蹇》卦险象未除,《解》卦正好排险。是以《解》卦紧综《蹇》卦而来,盖言具体解蹇之法。《蹇》、《解》互综同承《睽》卦而来,但一个讲如何面对蹇难,一个谈具体解蹇之法,其中差别客观存在,卦序也自然而然。不过《解》卦九二、六五,得中有应却皆失其位,虽能刚柔相济以解蹇,仍难免自身有损,故继之以《损》,远不及《大有》那般元亨。

[经辞]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有攸往,夙(音素)吉。

初六:无咎。

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音始),贞吉。

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

九四:解而拇(音母),朋至斯孚。

六五:君子维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上六:公用射隼(音损),于高墉(音拥)之上,获之,无不利。

[原义]

卦辞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有攸往,夙吉。”“利西南”,参上卦解,意指采用刚柔相济各有所偏之法处之有利。“无所往”,无需前往。“其来复”,它自己就会回复本来状态。“吉”,吉祥。“有攸往”,有所前往,意即前往处理。“夙”,早。“夙吉”意即早点(去处理)可获吉祥。卦辞开宗明义,直接点明处解之道:要刚柔相济,非必须或紧急状况可应之以柔无为而待,必须或紧急状况又要应之以刚,解决越早越迅速越彻底越吉祥。不同状况不同对待,一是解蹇本身就是损失,不必须就不用解;二是解蹇会造成环境影响,一些小蹇可自行解除,不必小题大做浪费人力物力,至察失智很可能造成其他不良后果。但严重状况又必须果断处之,等造成重大损失,一切就晚了。那究竟该怎样判断状况本身呢?这才是问题关键。卦辞另有玄机,《解》卦之初济蹇之末,参与其中还有一定危险,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最不值得,蹇济之后又要赶早加入,否则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了,这样做固然世故却不失理性。

爻辞

“初六:无咎。”初六为内卦下爻,阴爻居阳位,不当位不当中,爻辞当以主客双解。本爻爻辞极其简洁,“无咎”就是没有错误或没有灾祸。初六方解之初,蹇难还没有完全得济,自身柔处阳位,虽不当位不当中,却正得刚柔相济之利,谨慎作为没有错误灾祸,不作为也没人指责,有作为要先观察判断,处解之初不会很快出台什么重大政策,尚未施为又何错之有?这又如新官上任,手下人不知底细不敢造作,新官烧前三把火也要慎重,这一开始相互谨慎既无过错也无灾祸。初六初爻阴居阳位,不当位不当中,主客双方都很谨慎,反而双方都能“无咎”。

“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贞吉。”九二为内卦中爻,阳爻居阴位,不当位当中,爻辞当以客解。“田”,田地,借为“畋(音田)”,狩猎。“获”,猎获。“三”,多之意,人多以之为喻本卦六五外三阴爻,笔者不苟同,或者“三把火”之说更接近,亦非原意。“狐”,狐狸,狡猾邪媚之兽,这里喻之造成蹇难者,此外八卦坎水象之为“狐”,《解》之上互卦也恰为坎,而九二临之,因以狐喻也有可能。总之“田获三狐”意即猎取到几只狐狸,引申为处解初见成效。“得”,得到。“黄”,中正之色。“矢”,箭头,其状直,“黄矢”合指引申为中直之士,爻辞客解意即得到了中直之人处解。“贞”,坚持,正确。“吉”,吉祥。全爻意思是得到中直之士处解,解蹇了一些蹇难,坚持这种正确方针可获吉祥。九二不当位当中,环境有利措施阳刚,因而处解有成得以吉祥。

“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六三为内卦上爻,阴爻居阳位,不当位不当中,爻辞当以主客双解。“负”,背负。“乘”,乘坐。“负且乘”意即背着物品且坐在车上。这究竟怎么回事?坐在车上还背着东西,那不是缺心眼儿吗?不只是缺心眼儿,那明显是东西非常贵重,但这样做简直就是在招贼!果然,因此“致寇至”,这引起了强盗觊觎之心,它们真就来了。“贞”,预计、推测。“吝”,困难、麻烦。“贞吝”,意即估计这就麻烦了。其结果肯定遭打劫,弄不好还可能有性命之忧。六三阴爻居阳位,不当位不当中,乃小人窃君子位贪得无厌,又因此招致险恶环境,主客皆危,处解者自身“吝”,以之处解者也“吝”,这根本就是奸佞贪婪误国,解蹇不成反致更大祸乱。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九四为外卦下爻,阳爻居阴位,不当位不当中,爻辞可以主客双解。“解”,解开。“而”,通“尔”,你。“拇”,拇指,大脚趾。“解而拇”,直译为解开你的大脚趾。“朋”,朋友、同类。“至”,到来。“斯”,这、其。“孚”,诚信、自存。“朋至斯孚”意为这种诚信之举,导致友朋来到,因人助力得以自存。此爻通常以为九四与初六有应,故“解而拇”意为远退初六小人,远小人则君子近。笔者以为此解不当,九四与初六之应,正成相互援引,“解而拇”乃九四济危救困,并以诚信团结民众,进而使志同道合者聚到一起形成一种集团力量,更有力更有效地完成解蹇。

“六五:君子维有解,吉;有孚于小人。”六五为外卦中爻,阴爻居阳位,不当位当中,爻辞当以客解。“维”,系、捆、困。“君子维有解”即君子蹇困状况得以解脱,这当然“吉”即吉祥。“有孚于小人”,对小人即底层人或曾有过过错之人也以诚信使存。六五当中位尊,然其不当位,以阴柔之性处阳刚之位,是以“有孚于小人”,这么做未必有错,只是可能埋下某种隐患。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上六为外卦上爻,阴爻居阴位,当位不当中,爻辞当以主解。“公”,古代王之下的高爵。“隼”,猛禽类,也叫鹘(音胡),以其它鸟类为食,引为同类中的败类,蹇难之始作俑者。“公用射隼”,犹言“用公射隼”,这里就是在上者借用才能之臣解蹇,铲除造成蹇难之败类元凶。在什么地方完成此事呢?“于高墉之上”。“墉”即城墙,高墉更指都城或王宫城墙,寓意就是指造成蹇难者,位居高位或就在君王身边,隼于高墉者其为害也大,这里意思就是指元凶。“获之”,之指元凶,把造成蹇难之元凶擒获,这当然“无不利”,蹇难到此也就全部化解了。上六不中当位,下应六五之需,爻意也算不错。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