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像星星一样的一些事 -尾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4:12 | 浏览 :38

“喂?爸爸,是我,薇薇。” “薇薇,什么事呀?爸爸正在忙呢?”萧萧可以听见乔震霆那边敲击键盘的声音。 “没什么事,我今晚想和爸爸出去喝茶,我已经征得妈妈同意了!” “那你妈妈不出来么?” “她在打牌。已经上瘾啦。” “好吧,我的乖女儿,居然想起和爸爸去喝茶了。” “爸爸,对不起。”乔薇给乔震霆倒了杯茶。 “什么对不起的,女儿居然还跟爸爸客气起来了。” “爸爸,我今天进你房间了,看到了一张照片。” “什么!”乔震霆的杯子从手中滑脱掉在了地上。 “爸爸,你不用慌张,我不会告诉妈妈,我只想知道事实真相而已。” “薇薇对不起,都是爸爸的错。” “爸爸我很爱你也很理解你。”


我们,不要记得彼此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37:43 | 浏览 :25

我的童年,是和安徒生、格林一起渡过的。他们的文字让我在那喜爱幻想的年纪有了美丽的梦。傻傻的不懂什么叫爱的我,双眼透着期待的光芒,等待着王子的来到。我平静的生活,小心的将自己包裹,在逝去的时间里,慢慢收敛起那份遥遥无期的期待。遇到他,是必然也是偶然,一个高三转校生,高挑、优秀又帅气。符合任何书本里描写的王子形象。在那茂密的桂花树下,我和他第一次相遇。初秋的天气,晴朗温润,忘记了他穿了什么,似乎是白色的花衬衫和洗的泛白的牛仔裤。我确实记不太清了,因为那双黑的透亮的眼眸,里面盛满了太多的内容,太多的色彩。霎那间,世界均为之失色。就像漩涡,那方深潭让我毫无反抗,只能沉入湖底


爬起来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9:12 | 浏览 :31

拖延症越来越严重,答应送别人的东西还迟迟放在床头没有寄出,先对大家说声抱歉……设计也拖拖拉拉,日起又日落,花开又花落。你说你不知道天堂到底有多远,当你知道知道你现在所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在天堂的时候,要么已经失去,要么就在即将失去的路上。 输了入队后的第一场球,因为我的一次防守失误。时间好像一下回到几年前,那些个踢五人制的夜晚。原来我还是几年前的那个我一点都没有变过,抗压能力差,关键时候有失水准。踢球一样,工作也一样。我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出现过的两次严重的失误。第一次导致球队直接被淘汰,第二次有队友救了场。这一次当我看见球飞进球门的那一瞬间,时间就似乎倒流了,状态也因


倾城之煞·花非花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9:51:39 | 浏览 :10

一笑倾国, 一笑灭国. 王在她的笑容中, 消逝, 祭奠...... 在那一刻, 天空划过千只飞鸟, 扑向死亡, 离忧伤, 合惆怅, 恨意已断肠. 梦醒在何处, 咫尺是天涯. 壹 尘土之上,黄天之下,沉静,或者苍凉,独舞于乱世红尘之间,唯留暗香。 风过,一方晕了黄的帛绢自空中飘落,红红绿绿,浓素相间,带着淡淡的惆怅,那是娘多年前的愿望,染了几多风尘,仍不改当初色调。 渭河边,飞鸟划过,天高云淡,我仰头,望着蓝天,娘,你看见了吗?多年以后,姒儿要竟选王妃了,这是你未了的心愿。 拾绢瞬间,周遭传来嘲笑的声音,刺入耳中,格外尖利,震得耳膜隐隐作痛。 我在渭河中望到了自己,干


那一场烟花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40:25 | 浏览 :31

在刚到D城的时候,去租一间很小的房子,只有十几平米,把所有的东西扔进去,其实也只有两样,笔记本电脑和一个斜背的单肩包,我第一个要面对的问题就是生存,我不得不去工作,但又不想工作,那时已经到了春季,杨树叶长出了新的枝丫。 D城的天空比Z城好的太多,白天大片大片阳光倾洒在大地上,透过街上的杨树,落在地上形成斑斑驳驳的光影,黑夜里透过微弱的灯光,能看得到干净的远方,仰望的时候,有湿湿的液体划过干净的脸庞。 D城是一个小城,只有几条大道,其余的是很小的街道,交通并不错杂,我骑着租来的自行车,花一天的时间摸清城市的角角落落,它其实并不大,没有长大的城市,很干净。在怀明路发现一


龙龙的乌龙生活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35:22 | 浏览 :33

凌晨两点半,龙龙哆哆嗦嗦地摸上自家公寓的门。 真**冷,白天还好好地,夜里说降温就降温。悔不该灌了一肚子黄汤,现在落个饥寒交迫。 扭开灯,屋子里一股清冷的味道迎面扑来,差点把她撞个趔趄。 龙龙踢掉高跟鞋,也不脱衣服,一个箭步蹿到床边,砰地把自己摔上去,扯过松软冰凉的被子,把自己,连同夜店里放纵流连的气息,一齐裹住。就象一条被冲到岸边筋疲力尽奄奄一息的鱼,在暗夜里吐着虚弱的白沫—— 没劲! 她昏沉而清醒地想,真没劲!! 这间屋子沉默着,这个世界沉默着,连电话铃——也在沉默着。 居然没有一个人打电话来问声:你平安到家了? 龙龙闭着眼睛把方才在KTV里跟她一起唱歌跳舞抽烟


得之缘来 失之份走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9:51:39 | 浏览 :20

南宋,越州山阳。 春意盎然,柳枝拂波,风抚桃花,一汪碧水悠悠流淌。兵荒马乱的年代里,能够流离于这么一处仙境,也足矣令诗人忘却家国,寄情于山青流水间了吧。 河边的一处人家,忽然跑来一个穿白衫的小男孩。 “婉儿——婉儿!快出来!”小男孩一边跑一边叫着,咚咚地敲门。 朱门吱地一声被打开,一个秀气水灵的小丫头钻了出来,一下子捂住男孩的嘴低声道:“小声点……爹娘都在午睡呢……” “沈园水池子里冒出了好多小鱼,带你看鱼去。” “你等等,我去厨房里偷两个馒头带上,一会儿好把鱼给哄出来,不然它们看见你可都被你吓跑了。”婉儿说。 “还是我去偷吧,被抓了也是我挨骂!”男孩说着猫腰进了表


Devil的忏悔书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9:38 | 浏览 :30

我首先要向因为我的无知和傲慢而深受其害的每一个人深深的鞠上一躬,我要把我的头低过我的屁股,我要用这样的忏悔,尽可能的让你们开心。 如果您还是喜欢那时候“裸奔”的我,尽管大声笑出来,我再次脱掉衣服,不管是行为上或者思想上的“裸奔”都是不可以的。社会已经文明到无法接受它们的存在,您可以相邀我一起游泳,这样您就可以看到我的最大限度,或者和我一起健身我会露出肌肉和你炫耀一番。 怎么才能让您相信我是真的忏悔,而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种需求而忏悔,是内疚?罪恶?悔恨?粉饰?觉醒?都不是吧,也有可能都是,但肯定的是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写。也许是在时空停留的某个瞬间我发现了什么;也许


不爱之慧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8:24 | 浏览 :60

从今我会学得愚拙一些,因而得智能,不爱之慧。 读一些黄碧云的字,像某个秋日的午后,云淡风轻。 我对自己本身的愚钝总是很胆怯,怕说错话,做错事情,谨小慎微,还是难免疏漏。但是又喜欢说话,喋喋不休地犹如夏日午后的蝉。有时候会紧紧地提醒自己一定不可以这样。但终却敌不过天性,还是一再持续不停。 今天,又读了如此善明的话语。 在我的人生观里,并没有成功与失败的绝对准则。总认为:不断地自我提升、自我调整、自我修正、自我快乐,就叫做渐进的成功。 读了实在叫人欢喜。不一定要惊天动地,自我的超越,也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则每一天过得热烈,充满朝气,尽量少去犯错,学习新鲜有用的东西,就很好


前后桌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4:15 | 浏览 :55

看了《那些年》忽然想起我高中时候的一位前后桌来,是个很低调很低调的女生,名字叫做董琰,有大约两个月的时间是坐在我前面的。说她低调是因为我敢说当年一个班的同学到现在还记得她这个人的肯定不超过3分之1,就连我自己都是看了九把刀的小说以后才想起她的。我跟这位低调女王没有像小说中那样擦出火花,尤其是尽管当时她成绩很好,总是稳居班级前十,而我却经常游魂一样的徘徊在名次表的三十五到四十五之间,我也压根没有像柯景腾那样为了一个原因就疯狂学习,然后成绩飙升。 我所记得跟她有关的事情是她的脾气不太好,尤其是对于我们班上的男同胞,一向没有什么好的印象,所以我对她的态度一度可以称得上是“


断续寒砧断续风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8:15 | 浏览 :40

外面烽火漫天,即便是在这深宫,仍旧有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 宋军攻破金陵城。 我按照你的吩咐,将内务府书库中的经卷书画全部高高堆起,点燃。熊熊烈焰燃烧了那些陪伴我半生的东西,也是我与你,最后的牵连。我看着火光映照出的自己的容颜,一瞬间,竟恍惚起来。 彼时,正逢江南春。我独自在书斋外那片桃林里习字,握在手中的树枝在地上一笔一画的描摹,就像描摹的是我自己的命运。是的,自己的命运。自从父亡被俘,我就一直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从闺中千金到后宫侍女,我不甘心。但我却没有办法跳出这样的命运,唯有和它周旋。我拼命的习字读书,让自己的心智丰富起来,只为求得在这是非纷乱的后宫中苟且生存。


猫语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8:56 | 浏览 :31

立冬后的一个周日,下着阴绵绵的细雨。手机里十点整点播报天气的音乐刚刚响过,喵蜜思还软绵绵的蜷在被窝里,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和男人已经冷战两周了,像这样的周末谁都不愿意给对方准备早餐,喵蜜思干脆省去早上的环节,一天从中午开始。 过了不知道多久,喵蜜思被猫的湿舌头舔醒了。人可以不吃早餐,猫可做不到。睁开眼就看到一对黄蓝宝石般的猫眼在微暗的房间里闪着光。喵蜜思不情愿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去找寻她的毛衣,摸了半天只摸到了几根猫毛粘在手上,正准备坐起来找衣服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我好饿,你快点。”喵蜜思揉揉眼睛,看了看房间四周。 这一个月都没有好作品出来,喵蜜思准备更换方向写科幻


乡村影院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8:24 | 浏览 :334

前几天,我去拉萨电影院观看李安导演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十多年没进电影院,当走进三星级影院,十分惊讶。影院内有4个放映厅,还有卖爆米花、薯片、可乐等吃喝的零食,也有尼泊尔餐厅。放映厅装修豪华,座位舒适,音响悦耳。而充满奇幻冒险风格的3D影片更吸引人,使人得到全新的视听享受。 看完影片,走出影院。夜幕降临,车辆喧哗,桔黄的街灯隐隐约约地照着街道。令我想起儿时外婆在乡间小路边举着煤油灯为我照明的烛火,我想起儿时在江南乡下看电影的往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八九岁时,在江南乡下能看上一场电影还是难得享受的文化大餐。每逢十里八村放电影,无论大人小孩,或走十几里乡间小路,


赶着毛驴车长大的女孩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9:38 | 浏览 :44

看到题目,很多人会质疑?很多人会惊奇?90后女孩?还用和毛驴车打交到?是的,你没看错。我要写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不要去猜测是发生在谁的身上或身边。女孩生于93年,出身在一个小村庄里。不是很富裕甚至可以说生在一个很穷的家庭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小她就很懂事,帮家里干着力所能及的事。可以说8岁到18岁女孩是拉着毛驴车长大的。且听我慢慢讲来。 7岁时的女孩,爸爸在外打工,家里就只有她和她妈妈,他妈妈家里主要务农取得经济收入。懂事的女孩为了减轻妈妈的一点劳务负担,便每天及时的完成作业,为的是放学时去帮妈妈干农活。她家里有个毛驴,那是用来春天耕地,秋天拉农作物的。毛驴是她奶


盛夏未然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40:17 | 浏览 :22

盛夏未然 激烈的篮球比赛落下帷幕,校队以大比分光荣胜出。为此我敲坏了6个塑料棒,嗓子也喊哑了,小惠在一旁不迭的跟我递纸巾,我特别容易出汗,尤其是在人多激动的情况下。前面的两位GG忍受了一晚上我的尖叫和嘶吼,我估计要不是看在我们是同一阵线的情况下,俩小火山早就爆发了。不过我们学校的男生一向比较nice,特别是对女生,以至于拉拉队长要求有人带头喊口号的时候,他俩就特别殷勤而无奈地一致推荐我,“她行她行!” 观众开始陆续退场,我对小惠说:“等一下,咱们等他们先走。”于是我俩开始在座位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等着。在这里我有必要介绍一下小惠,美院的女生,大眼睛长头发,直直的垂在两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