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我们,不要记得彼此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37:43 | 浏览 :39

我的童年,是和安徒生、格林一起渡过的。他们的文字让我在那喜爱幻想的年纪有了美丽的梦。傻傻的不懂什么叫爱的我,双眼透着期待的光芒,等待着王子的来到。我平静的生活,小心的将自己包裹,在逝去的时间里,慢慢收敛起那份遥遥无期的期待。遇到他,是必然也是偶然,一个高三转校生,高挑、优秀又帅气。符合任何书本里描写的王子形象。在那茂密的桂花树下,我和他第一次相遇。初秋的天气,晴朗温润,忘记了他穿了什么,似乎是白色的花衬衫和洗的泛白的牛仔裤。我确实记不太清了,因为那双黑的透亮的眼眸,里面盛满了太多的内容,太多的色彩。霎那间,世界均为之失色。就像漩涡,那方深潭让我毫无反抗,只能沉入湖底


我的世界 海天一色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37:51 | 浏览 :51

镜头1 我叫小天,天空的天,很不错的名字吧! 今天下午终于告别了被春雨折磨的日子,天开始放晴了。傍晚的时候还出现了火红的夕阳。 我站到了窗户边上,看着这片只属于我的天地,微笑着。 你好啊,久别的夕阳,我家亲爱的,我们又见面了!让我向你打声招呼吧! 风啊,再吹大呢,就算头发乱了也不会怪你的。 啊,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出现…… 现在,风真的大了起来,把街道两边的树吹得“呼啦啦”直响。 口哨声又传来了。 是他。 他正街头过来,踩着自行车,一路风声一路哨。 风把他的刘海吹乱了。 但还是一样帅气和阳光。 为什么我只在有阳光的日子才看到他呢?一年来都是这样。 今天他蓝子里的是什么


相濡以沫,一天一世纪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37:52 | 浏览 :40

早早的起了床,看着床上还在熟睡的你,紧皱的眉头,微闭的唇,长长的睫毛,心跳又一次漏了半拍。这样的你,却是我爱到骨血里的男子,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像是甜进了心里。原来,最幸福的事,就是每天睁开眼却能看见你。 蹑手蹑脚的走进厨房准备为你做一顿丰盛的早餐,一阵手忙脚乱的慌乱,终是把早餐弄好。看着依然还在熟睡的你,却有了恶作剧的念头。翻出你送给我的那只口红,暗暗的笑得花枝乱颤。轻轻的把口红涂在你的唇上,那抹殷红,像是开得极艳的杜鹃花。我还没来得及防备,就被你的手圈住,跌进了你的怀里。 “唔……”你的唇就已经贴了上来,我急急的推开你说:“好啊你!在我面前装睡,快点起


如果悲伤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9:52:01 | 浏览 :41

我把网站页面关了开开了又关。随手拿起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我决定和他们一起去吃饭去了。虽然我不喜欢喝酒,但是我想到我这里刚好没有吃的了。 我披上外衣,脑海里回想着他们说的那家饭店的名字。沿着那条街一直走,一直走。就当我正想放弃的时候。抬头看见了它,醉生梦死。 醉生梦死,四个字像提线的木偶似的挂在门上面。我把外衣脱下搭在肩膀。醉生梦死,好俗气的名字。 他们把酒言欢,我在一旁自斟自饮。酒顺着喉咙留到胃里,一股暖意嵌在胸口。真难喝。我又倒了一杯。但我喜欢喝完酒后的感觉。整个人仿佛飘在在梦中。我会轻易让自己醉,但不会烂醉,因为我怕我完全把现实当成梦境了。 他们说来一起碰个杯


李若水之死之怎样的世界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7:12 | 浏览 :44

又是一年清明时! 王浩是重州市刑侦中队的一名战功卓越的优秀刑警,破案无数。不过这些都是别人对他的看法,对于自己他深知还有许多未曾破获的大案要案,那些受害人和他们的家属正在日夜等待着凶手的消息。 李若水就是王浩的一个心中谜团之一,每当想起当年案发现场的情景,他都感到心中隐隐不快。 整洁的房间里,花季少女李若水全身CL的躺在地板上,头发还在滴着水珠,惨白的双手抓着chuang边,似乎生前的她想躺在chuang上一样。可是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她已经死了,全身透着诡异的白,像是被在水中浸泡了多年一样,死透了! 李若水的父母告诉王浩,李若水身患一种怪病,不能碰水,哪怕一点一


罂粟花,开到荼靡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40:25 | 浏览 :40

【幸福,它来过,仓促且短暂】 天空微微泛白,柔柔的光线透进窗户。淡淡的阴影中,她看见他好看的脸。菱角分明的轮廓里有着婴儿般的平和。她喜欢看他熟睡的样子。这一刻,他是这般恬静,如以往的颓败焦躁大相径庭。没有争吵,没有对浮华过多的欲望。 手轻轻的环抱着把他半拢在怀里。片刻,心的一角是温暖的。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这样拥着他多久。 认识那一年,她20岁。他24岁。美好而干净的年龄。假若不曾遇见,彼此的明天会以怎样的色彩呈现。她常常会这样想。 可是,命运之神却偏偏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遇见。不知这是上天的作弄,还是老天的垂涎。 很快,他们同居。 那时的天空,云彩朵朵,唯美的没有


只想一生跟你走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5 12:01:33 | 浏览 :40

没人疼爱再美的人也会憔悴——《你最珍贵》 不知道是不是你走后我的心也和你走了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我时常会想起你?还是我本就是这么一个该被抛弃的人是因为我不会表达我的爱还是因为我不会说那些可以让你开心的甜言蜜语在故事的开始我就本该料到是这结局可以猜到结局的故事 虽然乏味但是还是让我切身经历了一把 在经历过后 我本该从故事之中抽离可是我偏偏入戏太深我选择了把这个故事重复温习 害怕留了回忆 即便早已烂熟于心 我在意外之中遇见你却也潦草的说了‘再见’在或多或少的爱与恨中 反复煎熬着你我 我不保证可以给你童话般的生活 我也不保证可以一夜之间长大但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幸福 自由


水晶雨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8:43 | 浏览 :49

天空深邃的黑,雨钢珠般狠狠砸到青色的石板路上,绽出一朵朵激烈晶莹的水花。像极了一颗颗剔透美丽的水晶。 下课钟声一响,潮水般的人涌出教学楼。颗颗热切归巢的心丝毫没有被强势的雨吓得怯场。 竹陶没有带伞,抬头看看被亲密的雨帘挤满的夜幕,再想想自己身上这条才买的绿色连衣裙,不禁有些怜惜。随着归寝的人流大军,竹陶硬着脸皮神不知鬼不觉地躲到了前面的一把蓝色伞下。 竹陶不是有意要当这雨夜绵绵情意里的一盏无敌大灯泡的,但为了自己心爱的裙子,再厚的脸皮她也顶了!于是她就勉为其难地躲在他们身后,亦趋亦步。完全跟着他们缓慢的步伐。尴尬地品茗着他们二人世界的微妙气氛。 雨很大,男孩用伞将女


奇闻,无法与一个在被窝里放屁的女人生活一辈子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8 07:31:41 | 浏览 :80

有时候,奇闻总会不断。当我在新浪博客里读到一篇关于妻子在被窝里放屁便被丈夫作为借口要求离婚的贴子时,我很想笑。这年头,真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真不可思议。 结婚不需要理由,但是离婚却一定要有理由,不知道对方在被窝里放屁这个理由充份否?那位当妻子的女子,她与这种丈夫生活在一起,是不是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 我们古人曾有一句话留给我们,“一日夫妻百日恩”,可现在,这男的却容不下妻子在被窝里的一个屁,这男人跟陈世美相比较,如何?我看他连陈世美也不可以比的,他怎么比得了陈世美?陈世美绝不会因为老婆在被窝里放屁而不要老婆,他要休妻也会找别的借口,不可能因为一个屁这么简单。 这个


我叫“雷锋”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5 12:01:28 | 浏览 :44

开学了,台风也伴随着新生走进校园,倾盆大雨伴随着发狂的风充斥着整个校园。我带着五百度黑色边框的近视镜,拿着U盘在打印店打印一些班级里的论文,一些要在开学上交的论文,很显然这一刻你一定猜到我是学习委员了,是的,我是学习委员三年了都是我。 当我点击着鼠标在准备打印这些论文的时候,往马路上瞥了一眼,此时风渐渐停歇了,雨却不见停下来的意思。正好在这一瞬间我看见马路对面一个女生左手提着笔记本电脑,右手也提着个包,背上背着双肩包,神情茫然的看着雨滴顺着她的衣服她的发梢滴落。我拿起雨伞就往她的方向走过去,为她撑起了伞。 “怎么不打伞这么大的雨?”我像是她的老朋友一般故作轻松的问到


我是被你遗失的流浪小孩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8:15 | 浏览 :36

2008年,这一切,因为你,辗转成伤,穿越年华的隧道,刻在我心头,念念不忘。 壹 【我只是被你拐骗的良家少女】 2006年,时光如水泻银瓶般翻涌而出。 已不记得,那日的阳光有多明媚,因为路边哭泣的小孩眼里满是你温暖的模样:明亮的双眼,细碎的头发,纯净透明的笑容,如花绽放。 我不知道,用花来形容你是不是太女气,但那时的你究竟是那样干净而美好的少年。 你伸出温暖的手,然后紧紧牵着我,像是要把我带进你的生命里一样。我以为,我可以就这样任你牵着,一辈子。 昨天,我在泛黄的书页中偶然看到你曾经送给我的照片。眉头微蹙的安静少年背后是羞得一脸通红的小小少女。但却无法隐藏少女心头满


王子为了拯救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8:15 | 浏览 :35

夕阳古道,西风瘦马…… 每个醉生梦死的午睡后起来,我总是忍不住在韩非家那琐大无比的落地窗前这样慨叹一番。 十二楼,不算高也不算低,从玻璃这边看过去,这城市的天空,丝毫比不上这个屋子般窗明几净。 那样昏昏沉沉的场景,怎能不让人联想起,古龙小说里的某个画面…… 我幻想自己是一个穿红衣的女子,眉梢凛冽,唇角乌紫,抹厚重的胭脂和眼影,挽懒散却妩媚的发髻,眼波流转,笑语如珠,在一条茶马古道边,开着一个诸如龙门客栈之类的东西。来往无数江湖人,我翠步轻摇,给他们托大坛子的酒,爽声道:客官慢用——有如张曼玉那般妖娆艳丽,又端庄大气。 当然,我们不杀人。不做人肉包子。我们只是安守本分


亲情:震中母子情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8:24 | 浏览 :54

男孩今年八岁,由于家里贫困,父亲在外打工,省吃俭用攒钱到今天才上了雅安的一所幼儿园。这天要去上学了. 到了幼儿园,男孩怯怯地拉着妈妈的手,躲在身后。妈妈见状微笑着微笑着抚摸着孩子那红晕的脸: “孩子,不要害怕,要去上学了,听话啊,乖." “妈妈,我不要离开你,我要在家里陪你,我要照顾你。” “傻孩子,要好好学习,等你长大后,就能照顾妈妈了。” “真的?”男孩抬起了那稚嫩的脸庞。“真的,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嗯,妈妈我会的,我会好好学习的,我要照顾你。” “你对你妈妈还挺孝顺呢!”园长走了过来,笑着说。 “园长,让您见笑了,孩子就交给您了。”妈妈虔诚的与院长握手。


乡村影院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8:24 | 浏览 :422

前几天,我去拉萨电影院观看李安导演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十多年没进电影院,当走进三星级影院,十分惊讶。影院内有4个放映厅,还有卖爆米花、薯片、可乐等吃喝的零食,也有尼泊尔餐厅。放映厅装修豪华,座位舒适,音响悦耳。而充满奇幻冒险风格的3D影片更吸引人,使人得到全新的视听享受。 看完影片,走出影院。夜幕降临,车辆喧哗,桔黄的街灯隐隐约约地照着街道。令我想起儿时外婆在乡间小路边举着煤油灯为我照明的烛火,我想起儿时在江南乡下看电影的往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八九岁时,在江南乡下能看上一场电影还是难得享受的文化大餐。每逢十里八村放电影,无论大人小孩,或走十几里乡间小路,


那一场烟花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40:25 | 浏览 :43

在刚到D城的时候,去租一间很小的房子,只有十几平米,把所有的东西扔进去,其实也只有两样,笔记本电脑和一个斜背的单肩包,我第一个要面对的问题就是生存,我不得不去工作,但又不想工作,那时已经到了春季,杨树叶长出了新的枝丫。 D城的天空比Z城好的太多,白天大片大片阳光倾洒在大地上,透过街上的杨树,落在地上形成斑斑驳驳的光影,黑夜里透过微弱的灯光,能看得到干净的远方,仰望的时候,有湿湿的液体划过干净的脸庞。 D城是一个小城,只有几条大道,其余的是很小的街道,交通并不错杂,我骑着租来的自行车,花一天的时间摸清城市的角角落落,它其实并不大,没有长大的城市,很干净。在怀明路发现一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