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拿什么来祭奠“候鸟之殇”?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2:01 | 浏览 :9

拿什么来祭奠“候鸟之殇”? 【文】凌国华 10月16日,纪录片《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在网上引起关注,不到一天,该片子在优酷网上的点击量就超过了15万。这个12分钟的纪录片拍摄于湖南省罗霄山脉的大山深处。志愿者李锋和他的两名同伴先后8次,前后历时一个月,在大山里坚守,直击了候鸟迁徙道路上的杀戮。(新京报,10月21日) 黑夜蹲守在候鸟迁徙的“千年鸟道”上,利用高强度LED灯照射,向经过的迁徙候鸟进行疯狂的屠戮。两名志愿者冒险拍摄的12分钟纪录片《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引起社会关注。从记者采访中可以看出,这两名志愿者之所以选择桂东县罗霄山脉进行“偷拍”,就


透进心田的缕缕温暖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29:41 | 浏览 :2

清晨,推着自行车的我,面向阳光,我不禁一眯眼,不让它透进我的窗,钻进我的心田...... ——题记 阳光,你怎么那样缠人?总是抓着我不放,我无奈,只有轻轻的抚摸着你的温暖,仔细的去闻你的馨香,用心去聆听你的微笑。感受你,阳光! 在我上学时,你护送着我,我小心翼翼的踏着你射来的阳光,面带微笑,送给你一个无间的拥抱。 在我下雪时,你护送着我,我踩着你送来的温暖,用心去感受,你对我的好。 同样的路,看到的却是不同的阳光,一个日出,一个日落,多想看到你在我头顶时的微笑,只可惜,我做不到。 轻轻地推开你的心门,敞开你的心扉,等着你,同我一起约定,明天的美好。悄悄地,关上你的想


凤凰台上凤凰游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1:54 | 浏览 :23

时间,慢慢的随着生命的印记离开。 我沿着时光的脚步,踏上寻找它的历程。我心中渴望着的是,在秀美的山川中,在碧蓝的水波中,寻找到生命中的女神。 列车徐徐而去,窗外的景象不停地变更。一会是苍翠欲滴的青松,傲然挺立在山间,一会是满目萧条的作物,在烈日的照耀下昏昏欲睡,一会是河水带着黄沙,在浑浊不堪的外衣下滚滚而下。还有,路边坐落的村庄,时而夹杂着鸡鸣和狗吠中,在山间恣意的喧嚣着。平原上的小镇,在黑暗中点点灯光,照亮着行人回家的路。 夜,黑了。 藏青色的幕布,将天空严严实实的遮挡开来。遥远的天际,没有丝毫的生机,仿佛这一切都是为了蓄积力量,等待着明日的到来。曾几何时,夜晚也


我们去不了的地方叫天堂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9:51:37 | 浏览 :68

VOL.1陈天佑篇:那天,我遇到一个可爱的女生 我二十八岁那年,遇到了两个月后将成为自己学生的米沉沉。 原本阳光明媚的午后,突然地就下起了雨。 空气中有着闷热浑浊的气味。一个女生一脸茫然地撑开放在包里的折叠伞,站在原地看着雨点。 我从她的身侧跑过,将一本画册小心地抱在怀里,试图不让雨水淋湿。模糊之际,我看到她跟在我的身后跑。 我转过身问她:“你……有事么?” 女孩似乎吓了一跳。突然,她将手中的雨伞塞到了我的手中,趁我茫然的时候一把夺过了我手中的画 册,转身就跑。“交换吧。” “喂……”我叫她。那本书是我和丁微买在大学时代凑着钱买的,所以不能给那个女生。 可是,她已经


会不会有明天、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29:26 | 浏览 :2

我们,这一代。不张扬,也懦弱! 我们,这一代。不张扬,也懦弱! 我们没有浮夸的风雨,没有破坏的狂热,也没有澎湃的潮流,没有属于特殊时代的一般苦难。可我们何尝不是在青春岁月里艰难前行,扮演各自不堪的角色,品尝着一般时代的特殊苦难。 我们什么都明白,又仿佛什么都不知晓。 我们从小澿染这支离破碎的文化,多少是真是假。在漫山遍野的红色中长大,终有一天,发现周遭红的五颜六色,有黑有灰,充斥异味。到头来,成不了五毛,却也再难找到独立的寄托,我们就这样,不上不下,不伦不类。状态满血,却迷失,就像这土地一样。 我们鄙视潜规则,对强权仇恨又悸怕。可当需要获得利益,我们第一能想到的又只


写给过去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1:57 | 浏览 :4

《恰同学少年》看了好久,终于看完了。 这本书,承载了太多太多。。。它所记录的,不仅仅是毛泽东、蔡和森、向警予等人的风华正茂的青春。。。而是,更多。。。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记得,从那以后,我常常站在阳台,对天空这样呐喊;常常在深夜,在草稿纸上写着;常常在夏雨忽至并伴着响雷时这样狂吼,与雷声一比高下。。。 那时的我,仿佛被他们附身,仿佛他们就在我的身边,仿佛我和他们经历了那段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岁月。而,那的确成为“那时”,逐渐成为过去。。。三年前的过去。。。 直到,那天去面试,朗诵《沁园春•长沙》的时候,那曾经的一幕幕,像突突涌起的喷泉,难以抑制。心似乎是复


生意人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2:05 | 浏览 :15

生意人 我姓钱,我是一个生意人。总是有些白痴称我为买卖人,鉴于买卖这个词汇已经相当不太体面,因此我强烈建议您用生意人来称呼我。虽然买卖这个词更加接近实质。人人都以为自己是生意人,他们只是些想入非非,恬不知耻的骗子!完全侮辱了‘生意人’这一庄严的职业。生意是严肃的事情,和生命一样严肃。尽管举世无双的爱伦坡相信生意人最重要的特质乃是条理。但我认为此言不确。既然我以成功的生意人自居,那么我乐意坦诚相告,生意最重要的乃是眼光。眼光对生意犹如**之于女人一样必不可少。我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抱怨没有赚钱机会的人。机会无处不在。我就是白手起家的。我的父亲一生穷愁潦倒。他整天只会怨天


我的黑子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29:44 | 浏览 :2

我的黑子 黑子和其他的猫一样,都出生在了一个很贫穷的年代。 黑子是只黑猫,当时村子里闹鼠灾,老鼠都成群成群的在地上窜,一点都不怕人,这些老鼠见什么啃什么,许多家都养了猫,想让猫多吃些老鼠,当初我们家也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才有了黑子。村子里闹饥荒,所以,人饿,家畜也吃不饱。 黑子和其他的猫不同,其他的猫确实是很能捉老鼠,但是最后都被成群的老鼠给吓破胆儿了。可是黑子不同,黑子捉老鼠很凶,每次看见他捉老鼠时都双眼放光,无比的兴奋。我就曾经亲眼看到过黑子嘴里叼着一只老鼠,左爪又牢牢的压着一只老鼠,那场面实在壮观威武,黑子就像个将军。因此,我家的老鼠也是全村最少的。所以,爸妈很是


无聊的观后感——《中国合伙人》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1:54 | 浏览 :11

这部电影的泪点不知道在哪, 也许是孟晓骏出国前送别的机场,也许是王阳在婚礼上说“千万别和最好的朋友合伙开公司”,也许是最后三个人共赴纽约,用孟晓骏的名字命名实验室。 电影不感人,剧中人一直在笑。 看得人却哭了。 Do you have a dream? 听一个人讲话,不要只听他说了什么,更要听他没说什么。 I have a dream! I want to lat everybody see my success. 送别的机场,总显得比较煽情。 孟晓骏说,我不回来了。 王阳一把推开孟晓骏,你牛逼!牛逼永远别回来! 王阳和成东青贴着门玻璃泪流满面。 孟晓骏却翘起了嘴角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9:51:39 | 浏览 :23

他总是在黎明前惊醒,睁开眼的那一刻,他是最清醒的。总是有奇怪的孤独的感觉,让心一缕一缕的疼痛着。如果时间能冲掉一切。为什么至今她还不能被时间淹没。是清醒的吗?又为什么总幻觉看到她,穿着黑色的棉衬衣,黑色的裤子,一头漆黑自然弯曲的长发柔软地铺在背上。他伸出手去,却只能触摸到寂寞的空气,而她也是这样在他眼前消失了。那一年,他的汽车装具公司日渐起色,在一个炎炎夏日的午后他去广告公司咨询宣传画册的事。那的空调坏了,路过设计室的时候看到所有的设计都在抱怨,找东西代替扇子来让自己尽可能地凉快。所有人里,除过一个黑衣女孩。她穿黑色的棉布七分袖衬衣,黑色的裤子,光脚穿一双细带黑色凉


黄土的呼唤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9:13 | 浏览 :45

黄土,大地的厚重所在。绵延千里,却一片荒芜。沟壑纵横,千万条没有目的的交错。在某个地方,应该有个终点是我与这片土地共享的区域。这里,我的脚印曾在这儿无限的延伸拓展,把满目苍夷的泥泞之路走成了一段回忆。来来往往的人群将我淹没,我于路上风尘中辛苦的蹒跚着,终于还是没有走出生命的沼泽地。淤积的历史风华吞噬着我的脚,我在一步步的陷落,似乎要与这片土地合二为一。不,这个世界是我的世界,没有一片绿叶可以采摘,没有一朵鲜花可以亵渎。谁也不行?包括已经安静的在黄土里的躺了九年的爷爷也不行。 爷爷离我而去的这九年,时间模糊了我的记忆,我再也想不起他的面貌。和善的他慈祥温厚,是地地道道


嗨,世界末日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1:57 | 浏览 :1

昏暗的灯光下,这条不算太好的路,带着梦想来回走过无数次。曾不止一次的想过,若能在这来个邂逅,那是多么的美好,可是上帝并没有眷顾我的想法,除了堵车堵车还是堵车。当然我并没有因此而心灰意冷,因为我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虽然这里灯光总是那么的暗。抬头看一眼,远处总有几间亮着红色或者蓝色灯光的房子,我很清楚的知道里面的人在干什么,这是我们都所不耻的,我有自己的态度,人不是动物,应该学会宁缺毋滥,特别是这种不合法的交易行为,只是瞬间闪过的小小动摇,让我对这个态度产生了怀疑。算了,在收起这委琐的眼光之前,再看一眼吧,虽然我也很世俗的讨厌她们。 在这个城乡结合部,这个夜宵摊总是最


《周易》解读“睽卦”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39:02 | 浏览 :22

[说卦] 《睽(音奎)》卦又称“火泽睽”,卦象异卦相叠,整形反向《家人》,下兑上离。兑为泽,离为火,泽亦水水性下流,离为火火性上扬,下者下之上者上之,二者背道而驰,很难合到一起;又《睽》卦亦二阴卦相叠,卦性相同彼此排斥,好比二女争宠互不相让,且状况较之《家人》更为严重。《家人》巽离乃长女、中女,为大者还可能谦让,《睽》卦离兑却是中女、少女,二者为小不懂谦让更易争执。俗言水火不容,还彼此相克,好在泽为水水不是很多,水在下也非以水泼火,卦象不是极坏;又兑为悦离为明,光明在上、愉悦在下,卦象也有好的一面。 “睽”,本义为睁大眼睛看,如众目睽睽,引申为瞪眼、隔离、乖异、反目


地下室的上帝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29:44 | 浏览 :3

地下室里的上帝 地下室里的灯,一闪一烁着暗黄色的光亮。 梁明沉沉地抽着烟,鲜亮的红点已经燃到了烟蒂的边缘,烟雾在空气中纠缠升腾。地下室里空空荡荡的,墙壁上因为潮湿长出斑斑的青苔和霉菌,偶尔还有水滴滴答滴答的声音从走道的深处传来。 梁明看了一下手表,凌晨1点20,他把用脚把烟蒂踩灭,披上了随身带来的白色的大褂,摸出一个眼镜,“宝贝,工作要开始了啊!”他的笑声很小很冷,在这个地下室中间的大床上,紧紧的绑着一个全身**的女人。 女人长着一张姣好的脸蛋,胸部因为呼吸而均匀的起伏。梁明静静的看着她,他的全身因为极度的兴奋而颤抖着,白色的大褂也像波浪一样涌动。梁明伸手轻轻抚摸着


《周易》解读“解卦”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39:02 | 浏览 :33

[说卦] 《解》卦又称“雷水解”,卦象异卦相叠,整形反《蹇》,下坎上震。坎为水,震为雷,天空雷鸣地上流水,正是大雨滂沱之象。据卦德理解,坎为险,震为动,动于险外,有如排爆除患,其险解矣!天要下雨之前,必乌云密布,雷雨云大量积聚,“黑云压城城欲摧”,这个天象可谓凶险,雨不落下人心惶惶。然电闪雷鸣一场大雨过后,乌云化水归入江河湖海,云散天晴头顶险象排除。雨落时固然可能惊心动魄,但由此解除了忧患,人们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解》卦卦象显含解患之意,因而命名为“解”。解者,散也,又缓解、解除,其意均合卦象。回想上卦《蹇》,卦象多么险恶:《蹇》卦下艮上坎。水在山上堰塞成湖,一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