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只想一生跟你走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5 12:01:33 | 浏览 :80

没人疼爱再美的人也会憔悴——《你最珍贵》 不知道是不是你走后我的心也和你走了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我时常会想起你?还是我本就是这么一个该被抛弃的人是因为我不会表达我的爱还是因为我不会说那些可以让你开心的甜言蜜语在故事的开始我就本该料到是这结局可以猜到结局的故事 虽然乏味但是还是让我切身经历了一把 在经历过后 我本该从故事之中抽离可是我偏偏入戏太深我选择了把这个故事重复温习 害怕留了回忆 即便早已烂熟于心 我在意外之中遇见你却也潦草的说了‘再见’在或多或少的爱与恨中 反复煎熬着你我 我不保证可以给你童话般的生活 我也不保证可以一夜之间长大但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幸福 自由


月过也 一地温柔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9:51:38 | 浏览 :74

——笑在月夜花落里的泪 “你异常平静的眸子,像一面湖。 平静异常。 忽然,渐渐的湖的四周水流变快。 一圈一圈地围着湖中心旋转,无比优美。 终于, 两个静湖的下角再也承受不住累积下来的重负。 两粒晶莹滴落了一地的温柔……” 整个世界一片沉默。 沉重的忧伤吞噬着自己。 吞噬着这个世界。 仿佛一个急速旋转的黑洞,无情的吞没着。 整个世界又无比宁静。 仿佛白天抽离了光线,世界抽离了声音。…… 又是一个月夜,但没有星星。 我们一起看着院墙外的无名花慢慢飘落。 我说那下落的恣态,好像你曼妙的舞恣。 你说无名花的下落是对没有星星陪伴的月的奠恋。 无名花没有说什么。 月也无语。 “


谁弄疼了我的眼睛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8:15 | 浏览 :70

1)那个女孩竟然就那样地哭了。 那个女孩竟然就那样直直地跳了下去。 秋天的桂花簌簌地落,风一吹,我就听见了声音,我的眼睛就开始疼。是那个哭的女孩和那个哗啦啦就跳下去的女孩,他们弄疼了我的眼睛。从那以后,我的眼睛开始黯淡下来,我几乎什么都看不见,整个世界被黑暗覆盖,它将不在我的眼里出现,我的眼睛已经失明。风一吹,眼瞳就生疼生疼。 2)她叫童童。经常穿灰色的连衣裙,弄得褶褶皱皱到处都是,她说她喜欢把自己包裹的像个洋娃娃。她哭得时候眼睛大大的,泪水扑簌扑簌就落下来打在键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是在视频里看着她一点一点地悲伤起来,然后忧伤灌满她的长裙和她凌乱的头发。她说,我想


沉沦那袭白衣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8:56 | 浏览 :74

因它癫狂,为它愁殇。它有一个魅惑的名字叫——梦紫烨 念初见 初见你着一袭纤纤碎花的白纱裙,撑着淡淡的藕荷色油纸伞,轻移莲步,打江南烟雨蒙蒙的小巷走过。不知你的姓名,恍惚看到你正当韶光年华。我在细雨淋落的青石桥上默默凝视着你,直至你的背影都模糊不清。也许,你仍浑然不觉。静静的江南细雨终打湿了我整洁的衣衫,我却想再多看你一眼而久久不舍离去。“公子,快些回吧,山路泥泞。”药童的催促中,十八岁的我脱着沉重的步子走过石桥,隔下了你——一袭纤纤白衣裙的江南烟雨中的女子。 我叫叶凌宇,本是山中的药师,救死扶伤是我的本份,而我却想救民水火。若不是师父反对,我早就耐不住心中的那份悸动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4:52 | 浏览 :6

大雾,船在海上开着。海面上白茫茫一片,只有几处岛屿隐约可见。 林贤达背着手站在船舱窗户边。一直在想早上的那个乞丐。 心里默念着“多少应该给他点钱的。” 上船时,林贤达远远看到码头围栏边上跪着一个乞丐,突然很想过去给他点钱,不过怎么也穿不过人群,还是被推挤着进了船。 乞丐哪里都有,每天都看得见,也都是那个衣衫褴褛、邋遢落魄的模样。 今天为什么会对一个乞丐特别上心,林贤达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回来再给他点钱吧。” 林贤达望着码头的方向,叹了口气。 外面大概是下雨了,什么都看不清。 回到座位,老婆韩春花刚睡醒。 “醒了?”林贤达拉着她的手,韩春花点点头。 “睡


香魂怨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5:02 | 浏览 :17

香魂怨(节选) 引 子 吾爱书,数十载节衣缩食,购得千余册书,苦心研读,至暮年,一事无成,便由爱生怨,由怨生恨,自作歌曰: 窗前挥笔蘸月光,呕心沥血鬓如霜。 雪侵数载松柏翠,花开几度梅兰芳。 夜读总嫌春梦短,挥汗不觉日月长。 几回抚首伤仲永,何时肚里有文章? 此后,发誓再不藏书,只数年时间,书架积尘,书页生虫,适逢乔迁新居,视书如废物,抛洒一地,找几只纸箱盛之,欲按废纸处理,换几个酒钱。时至深夜,困乏不已,竟躺在书堆中睡着了,忽见一人,鹤发童颜,凌空飘然而止,拍手作歌曰: 一 犹听玉阶漫歌舞,公子王孙知何处。 珠光美女玩不够,日月销得万骨枯。 二 古月犹照今人舞,当


人人都有强迫症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8:33 | 浏览 :5

人人都有强迫症 第一章 我的父亲 第一节 “大家长症” 在我父亲出生的年代,几乎每家都面临人多粥少的处境。我父亲家兄弟姊妹7人,父亲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哥哥,按理说他是处于顾自己吃饱喝足就阿弥陀佛的年纪,既得不到太多地关注也无需承担太大的压力。可父亲却偏偏是个“大家长症”重度患者。 所谓“大家长症”,指在一个群体中,与年龄长幼无关,个人主观意愿认为自己需要对整个群体的发展负主要责任,认为自身能起到指引方向或榜样的作用,要求群体成员尽可能地需要按照自己主观意愿行事。家庭因为血缘的关系,便是具有亲密关系的此类群体。父亲的症状从20岁左右即开始显现。 症状一:


寂寞行者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2:05 | 浏览 :21

红袖添香,情深不寿。行吟山水,寂寞千年——题记 穿越千年时光,跋山涉水,我终于来到了你面前。你抬起头,用寂寞的眼神看着我。 现在的你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我行我素、纯真善良的少年了。我知道你已经老了!甚至我已看不清你的心,你的音容笑貌。你用黑纱遮住了你沟壑的面容,伛偻的身躯只见一双手颤颤巍巍的指向远方。我知道那里是你昔日的故乡。 那个生你养你的草庙村早已消逝,当你知道自己苦守的秘密不过是在维护一个草庙村惨案的凶手的刹那,你的善良第一次被质疑了。“什么正道,什么正义,你们从来都是骗我,我一生苦苦支撑,纵然是死也为他保守秘密,可是,我算什么?” 我们面对着,互相沉默不语。“你


与志向书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7:02 | 浏览 :15

我之志向,为一写作者。不必成家,但不愿中止,希望伴生命而绵延。作家,古或称稗官,为宫廷记录事件云云之小官。已有“败兵”,不曾闻“败官”。然今之社会,腐败之官,尤其彰显。由“败兵”推及,亦可称其曰:败官。稗官与之同音,实属汗颜!写作者分两种:其一,写无关社会之痛痒,可谓不痛不痒,此种用以丰富人们生活;其二,写关于社会之痛痒,这为又痛又痒,此种用以改善人们生活。我愿做其二。不是说其一便为低等,只因人各有志,作者亦如此。然有社会责任感,岂不很好? 正如周树人先生,弃医从文。他认为,“学医并非一件要紧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


杀猫也犯罪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3:40 | 浏览 :9

小猫在夜里常常偷摸进我的被窝,蜷缩成一团,咕噜咕噜的打呼,我会不小心翻身压到它,毛茸茸的很柔软。但是我并不喜欢它挨我太近,毕竟猫是病菌和寄生虫的传播者,就像你同情一个乞丐,可是很难把他带回家。 我的小猫也被我起了好听的名字,很热情的抚养着,却真的不喜欢它爬到我的床上。 有一天,小猫又爬上我的床,我恼怒的在睡梦中使劲一脚踢下去,踢完了才意识到这一脚很重,果然听见小猫在一声连一声的哀叫,可能踢到它肚子了,怕它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心里后悔极了,越想越怕它死掉。好像听见它抽搐的声音,一会儿却又消失了,我吓坏了,心想一定是死了,仔细一听才弄清是墙上石英钟的声音。赶紧下床找小猫,


重托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9:06 | 浏览 :10

昨天,班上一位学生家长来找我,简单寒暄几句之后,他直言不讳地说:“我来找您,是希望您能对我的孩子管的狠一点。” 我感到有些惊讶:现在家长都拿着自己的孩子跟宝贝似的,说这种话的家长越来越少了。在他的叙述中得知,他儿子周末在家写作业成了老大难。周一到周五的作业倒是能自觉地完成,可一到周末,就玩起来没完没了,总要拖到周日晚上,在家长的逼迫下方能草草地完成。 断断续续地谈话中,我了解了他的家庭情况:他家境并不富裕,夫妻俩靠打工下苦力挣钱养家。膝下只此一子。这孩子从小就觉得很聪明,品质也很好。所以,夫妻二人下定决心,无论自己吃多大的苦,受多大的罪,只要儿子是读书的材料,自己就


灵魂拥抱爱恨录——《灵魂拥抱》读后感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39:07 | 浏览 :30

前言提示 2010年8月,阅读完台湾现代作家侯文泳所著小说《灵魂拥抱》,台北市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7年9月出版,竖排繁体字,书号ISBN:978-957-33-2346-4。 作者系中国台湾嘉义县人,台大医学博士。目前专职写作。 我的第一读感:这是一部精心构思、人物线索交错复杂,惊心动魄的人类情感,男女之间的爱与恨戏剧性大汇演的台湾现代社会里文坛与媒体生态环境的写实小说。 小说的次页,印着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著名作家但丁《神曲》中的一句话:“爱,不容许那被爱的从爱中解脱。” 小说阅读完毕,再回顾上述名言,一个最大感觉:它是解说小说人物情感命运之迷的一把锁匙。 为


谈“逃亡鳄鱼岛”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3:39 | 浏览 :7

一个旅游团队一天下午在澳大利亚的一条河流中旅行,突然他们看见一束白光,像是求救信号,于是,他们决定过去看个究竟。到了那个地方他们只看见了漂浮的衣物和手电。他们不知道灾难已经降临,他们进入了“史前巨鳄”的领地,成为了“侵犯者”。突然,他们的船只遭到了猛烈的撞击而破损,好在不远处有一座小岛,他们将船奋力驶到了对岸小岛上。可是问题又来了,由于每日定期涨潮的原因,三个小时后,小岛就会被淹没。于是有人建议要立即游到对面较高的小岛上,此人刚进水就没了踪影,因此,导游决定大家不要靠近水。这时,导游的朋友驾着小艇过来了,可是没几分钟他们的小艇被巨鳄掀翻了,他的朋友侥幸游到岸上,而同


李渊太原起兵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2:04 | 浏览 :32

隋朝末年,在瓦岗起义的打击下,隋政权土崩瓦解,大将宇文化及发动兵变杀死隋炀帝,自封大丞相,想要打回东都抢夺皇位。没想到,在童山战役中被打得惨败,损失严重,剩下的残兵败将都四处逃窜了。后来,全部被窦建德领导的起义军消灭。 就在瓦岗军包围东都洛阳时,另一个地方官太原留守李渊也宣布起兵。他在隋军主力已被农民起义击溃的有利形势下,率领大军向长安进发。他为了笼络人心,下令开库济贫,并废除了隋朝的一些苛刑峻法,深得老百姓的拥护,他的地位越发稳固。那么,李渊起兵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还要从他作隋朝官吏的时候说起。李渊出身于官僚贵族家庭,7岁的时候就继承了唐国公的爵位。公元616年,


被免费采访了一次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29:44 | 浏览 :23

下午,我正在看叔本华的'论教育',一个封面策划给我打来一个电话,问我一本书的封面该怎么设计,我说,我也不懂你看着办吧,反正就是要比毕加索的画流畅大方,比梵高的有立体感.,给人一种亲近不随便正经感.电话里她停了好几秒,可能是觉得我的要求太高了,也可能觉得我这个人不好对付,不好将就,矫情.我没理她对她说,你先弄吧,弄好了用电脑给我发过来我看看再说,要不到时候我去你们公司咱们面议,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挂了电话后,我有些饿,胃在叫,就到厨房里给自己下了一碗面,加了几卷羊肉搁了一个鸡蛋.饭熟之后,我坐在电脑前吃着,此时,又来了一个电话,是一个小电视台的人,说希望采访我一下,问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