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金玉良缘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6:43 | 浏览 :6

最后的“夕阳”,如同故乡的那般纯清绝美似的暗香,无论身手何处,都不会忘记!又似注入在心中,飘成一朵朵轻盈的蒲公英一样,肆意的飘逐,跌宕起伏。还似山脚下的清风明月,将融进你的离意,一念三千,如细雨在敲打,滴答……滴答…… 夕阳下望着你,抱着你。心中已是一座青山翠竹,背影与夕阳,谱写一副永恒画卷,折射一份天然的幸福,在嘹亮的天空奏响,你可曾爱听这份之音?   时间渐渐的流逝,却再也无法忘记该怎样回到原点,片片镜头是回忆你的芳容,仿佛是穿越寒冷来迎接春意的那般期待!当我挣开惺忪的睡眼,你却消失在我的梦里,好想再躺下,重复昨日的故事,让我再看你一眼,那一颦一笑,那一眉一眼,


孤独是一种修行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8:58 | 浏览 :11

在纸上写下“孤独是一种修行”七个字时,心突然间地跳动猛烈,其实在写这几个字之前已经有过更猛烈的跳动。初次见到这几个字,是在同学的个性签名上,我知道,我会对这几个字如此敏感,大概是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感觉,大概也已然习惯了身边没有任何人的生活。 这个多雨的三四月,却也结识了许多曾经未出现过的人,现在他们成了我生命中曾经也熟悉之人,我却以为现如今与他们虽算得上朋友,一起学习,偶尔的相聚,相约逛街,相约看电影诸如此类已然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但若干年后,大伙儿各奔西就之后也许会忘了曾经你这样一个人。 也许我不是真正爱结交的人,我内心一直以为孤独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好的状态,我喜欢


糊涂的爱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3:28 | 浏览 :2

直白的流露自己的心声是一种罪过,不管是对他人还是大自然之物。这一点,圣人没有教导我们,我们自然不用畏惧噩梦的侵扰。即使你曾在静无一人的浅草低涧中,向一条毛毛虫或者是毫无生气的树叶,唠叨你马拉松式的恋爱,或者咒骂这**的大自然是如何的不了解自己,你都用不着事后虔诚的祈祷宽恕,你甚至可以在心底将这种直白的流露看做是对其他人的报复。当然,像这样的怨恨最好不要轻易露出头角,你得相信,你是个伪君子。伪君子有伪君子的好,可以背地里虚荣自私,表面上宽容博爱。你得争着往这样的队伍里挤。但有时没人能组阻拦你表达爱,他们分不清你是否真正在心底里看重某个人,当然,甚至连你自己也分不清你在


这些 日子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3:33 | 浏览 :6

这些日子在干什么呢。 昨晚躺在床上这么问自己。 老师说这是最后一个抓分的机会请务必用心。 所以不敢怠慢。 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有自虐倾向的人或是Crazy。 其实挺喜欢这样的感觉。 可以对一件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自己全部的投入。 我上高二了。 这个高二是否真的像小四说的那样。 惨烈残酷又真实呢 是不是呢。 人际是不是 也像他说的那样 虚伪而脆弱呢 是不是呢。 那些美好明亮的笑容那些温暖贴心的语言 。 我在心里默默的希望你们不要消失。 可是是不是真的可以如我所愿呢。 那些猜忌 那些隔膜 真的可以真的可以消失不见 么。 小雪说来之不易的 人和事。 的时候。 我在屏幕前不知所


轮子的今生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7:00 | 浏览 :2

我认识这么一个人:他上世纪五十年代蹦到这世上,到现在,已走过六十几个年头。怎么 说也算是跨过两个世纪的人了。身子骨还硬朗,老伴尚在人间。唯有一点缺憾:无儿无女。 其它倒也没什么,他似乎也这么觉得。 论辈分,我该喊他姥爷,这是因为他和我父亲的父亲的父亲是同辈。祖上的事,说不 清,道不明。辈分关系,间隔久,理不顺。亲姥爷的面儿,不仅我没见过,父亲也没印象。 尽管如此,喊他姥爷却是必须的,因为是老祖宗定的规矩,乱不得。 他年轻时很是风光,是位货真价实的全能庄稼汉。地种的不错,畜生也养的不赖。总 之,种啥啥丰收,养啥啥肯长。但光凭这,还远远达不到风光的地步。做好这些,顶多不


嘿,穿棉布裙的女孩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41 | 浏览 :2

这一年,弯弯十七岁,身边的好友陆续有了男朋友。 她们花枝招展地对弯弯说:“弯弯,我放学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 “弯弯,我周末还有约不能去你家写作业了。” “弯弯,我有事先走了,就不找你玩了……” ”十七岁开始的弯弯是孤独的,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弯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挤眉弄眼,继而,镜中的小脸又皱在一起。没有扑闪的大眼睛,没有樱桃小口……失望的叹口气。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她也越来越在乎自己的长相。镜中的自己怎么看都太普通,都让她不满意。 弯弯的妈妈是个裁缝,有着邻里称赞的好手艺。每年夏天,弯弯妈总会在闲暇时为弯弯添置几条漂亮的棉布裙子。夏天的浮躁刚上来,弯


红色的鞋垫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6:52 | 浏览 :2

母亲住院了,是在几经转折之后才住进医院的。。。她是个要强了一辈子的人!素善,质朴,坦诚,耿直,敏感,命苦!虽然早年家境清苦,他们兄妹五人分居陕,甘,宁三省。自从我懂事就问我妈,我外爷去哪里了?别的孩子都有爷爷,我也想有。母亲当时很平淡的说,其实她也回忆不起来了,依稀记得当她刚会蹒跚学步时候就记得她的父亲躺在门板上了,脸上盖着白纸,外婆的哭泣和邻居的劝慰声中,人来人往时,妈妈天真的对别的大人说,我爸爸睡了,别吵醒他。。。外婆从此守寡到去世长达半个世纪之多!!母亲六十好多了,饱经沧桑,身子骨似乎再也无法撑起她那不屈不挠的精神了! 看着母亲给我做的红色的鞋垫,上面还秀了字


自由质朴的民谣与微笑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8:55 | 浏览 :9

听张悬的歌,有种去旅行的冲动,自由质朴的吉他与微笑,这是张悬的代言,一个80后的台湾歌手,唱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一个人的旅行——《张三的歌》,清脆而又淳朴的扫弦吉他声,配上张悬至纯的声线,带你走在雨后的石板路,看着苔藓四起的墙落,遥远的地方,心中的梦想。 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 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 忘掉疼哭忘掉那地方,我们一起启程去流浪, 虽然没有华夏美衣裳,但是心里充满着希望, 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看一看这世界并非那么的凄凉, 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望一望这世界还是一片的光亮。 你的可爱——《宝贝》,这首动听的旋律,相信很


以貌取人论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7:00 | 浏览 :12

我有个毛病,第一眼看上去喜欢长得漂亮的人,我相信大多数人都喜欢长得漂亮的人,但别的大多数却喜欢说我这叫以貌取人。老实说我觉得很委屈,说什么以貌取人,如果你自己都不在乎的话,那假如你去公司面试了,还精心的搞什么第一印象,那不是狗屁是什么。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一旦感情到那个地步了,再丑的人,朋友们也不会挑剔什么。譬如你的父母,知道你长得不好看,为什么还对你那么好。朋友也是一样的。 我就有过这样一个好朋友,从初中就认识了,然后从高中开始同班一直到毕业。那人很聪明,就是长得像个大猩猩,或者我有其他的好友说他长得像猿人,再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总之都是很丑的动物。于是你可以想象一


再见,再不相见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3:55 | 浏览 :2

烟花烟落泪,花哭花瓣飞。花开为花谢,花谢为花悲。现实世界,始终没有童话一般完美。--------题记 再见,用日语说,是“さょなら”, 用英语说,是“farewell”, 用法语是“adieu”, 用德语是“able”, 用西班牙语是“adiós”…… 而用汉语说,却是另一种缠绵的味道. 再见,再不相见 那些以前说着永不分离的人,早已经散落在天涯了。 那么,我们呢 我们曾经海誓山盟,曾经信誓旦旦 可是就要分开了 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 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 所以,我们永远都到不了,你说的那个永远 不是吗? 即使我们再不舍,即使我们再不愿 现实同


俗世过客逗留中不留只言片语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3:37 | 浏览 :10

有一天我们都会以一个俗世过客逗留中不留只言片语 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聚了散了,离开的离开,留下的留下。离开的人,或许带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和伤痛,或许带着希望和意愿,或许带着泪水和微笑…留下的人,或许在拾遗落的情感骸骨,或许在仰望幸福的痕迹,或许在悲喜交加中原地寻觅…太多的人太多的梦太多的幻想太多的美妙,却不想,那是空虚与虚拟,自欺欺人!太多的人,太多的伤,太多的愁绪,太多的悲凄,却不想,那是悲剧与宿命,凄凉难耐!恰如空气在宇宙的空荡处横行肆虐!­ 时间如猫的步子,似飞鸟的翅膀,无声的走过,无声的划翔!。不着痕迹!白驹过隙,只争朝夕!有多少人在对时间怜悯,有多少人在作挽意


十七岁以夜共舞,和烦恼并走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3:59 | 浏览 :2

十七岁,单车... ....,单车上的感情,单车上的伤感。共同的想法,共同的语言,那是什么? 笑.... 消失....颓废....损失殆尽....友情能否放进冰箱,爱情能否埋藏,亲情能否遗忘?能否做个长不大的孩子,放下现实的包袱,一切定格。十七岁,烦恼的,伤感的,懵懂的....是我们太年青还是人心太黑暗,为什么埋藏的愿望瓶不见了,放在后院葡萄树下的种子呢,还有你送我的幸运星呢,是遗失了,还是时间忘了和我说再见?太多太多,手指都不够数了。我们一起在你家后院一起玩耍,为什么我在也找不到你了,是我走错了,还是你早就离去了? 大家总说幸福幸福,爱情爱情,那到底是什么呢?是第


师生恋也疯狂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6:48 | 浏览 :2

茉莉很美,小鸟依人型。记得刚入学开班会时,班主任安抚大家“同学们,你们已经成人了,不要过分地依赖父母,尽量减少回家的次数,比如我们班上的茉莉,每周都回家,车费多贵呀……” 那时我回头看了一下茉莉,很清秀的一个小女孩,低着头,羞涩的样子。后来,茉莉成了我的partner,随着渐渐的熟识,才明白茉莉回家根本就不是去见父母,而是偷偷地去见她的男朋友——茉莉高中的班主任。 说是茉莉曾经的班主任,实际上也就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但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对他充满敬意,每次见到他,都毕恭毕敬地叫着“张老师”,似乎他曾经就是我们的班主任一样。 听茉莉讲,上大学后,老张第一次去她们寝室


19岁了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6:51 | 浏览 :2

19岁了。 扳着指头细数已逝年华,松了一口气,没有一万天,原来我还很年轻。 梦般的花季雨季只留下趴在课桌上疲惫的身影,浪漫的季节你,我的爱情未开。 笔记本上林乱的字迹记录的青春年华隐隐透着那个帅气男生阳光的侧脸和潇洒的背影,女生笑了,好像又听见男生温柔的声音,傻笑。 19岁了。 我们还年轻。


神之奏曲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8:43 | 浏览 :89

一.祭长老 我微微地侧过头去,看着身边的祭长老,它的脸上有岁月的痕迹,花白的胡子长长地一直垂到胸前。 我们走在寂静的雪地上,天下着雪,纷纷扬扬。雪花落在我的长袍上,一片一片,白得耀眼。 这片大陆上住着精灵一族。这里四季都是冬天,长年下着大雪,漫山遍野白茫茫地一片。 祭长老便是这精灵一族的长老。 “玲,到村口了。”他说,低头看着我,金色的眸子里闪着奇异的色彩,那般明亮与好看,我看着出神。那是精灵们特有的眼睛,而我的眼睛却是深沉的紫色,那是魔族才有的颜色。而现在,它被施了魔法。 我躺在血地上,四周是惨败的尸身,肮脏的我满身淤泥,狼狈不堪。我被同族袭击,在魔界,只有弱肉强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