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一个人的狂欢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30:24 | 浏览 :9

“我的床在叫我了。”那边是疲惫的人。 “不行。”小女人干脆直接地拒绝。 “可是我想睡了。” “你很累吗?” “有点。”那头是勉强的声音。 “那也不许睡。”小女人蛮横地说道:“就要你陪我。” “嗯……” 小男人一直很勉强地应答着,小女人感受着他在她和床之间摇摆的挣扎,很是心不在焉。 “其实你可以直接挂了视频的。”小女人漫不经心地说道。 “不。”小男人好像很坚决的样子:“你会不开心的。” “这要什么紧嘛,”小女人继续热情地诱导着:“你待会随便哄哄就好了。” 小男人仍是很坚决又带着点撒娇地说:“我想要你一直开心嘛。” 小女人突然心里一酸,表面仍是白眼嘟嘴很生气地说:“去找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9:51:37 | 浏览 :98

梦 丫头草菇 楔子 梦,又一个被梦惊醒的早晨。迷梦满身是汗的醒来,说不清是从何时起,这个梦就开始缠上了她。 血,满眼是鲜红的血。不知是从哪里流出的,不断涌出,流向迷梦的脚边,脚上沾满了鲜红,迷梦惊得大叫,可是声音呢?没有声音,只有心在不断的跳动,像要直接冲出胸膛似的...... 回忆 从懂事起,迷梦就会做这个奇怪的梦,小时候她只会抱着照顾她的女仆,哈琳,哭着不愿再次入睡了,可是,最后她依然得睡觉,依然做那可怕的噩梦,每晚都会见到那满眼的鲜红......时间长了,她就麻木了,只是不知到为什么,梦中,她依然怕的撕心裂肺。 呼——深吸了一口气,还好醒来了,要不肯定会被


“怎么又跑调了?”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29:19 | 浏览 :8

“天后王菲怎么又走音了?”,“春晚跑调,王菲老矣?尚能唱否?”...... 春晚过后,种种评论泉涌而出。在此,暂且不去评价今年春晚的水平如何,一 是因了此文的主旨并不在于此;二是因了本人的导演能力实在是远远低于哈导 演,因而也失却了评论其的资格;三是因了本人才疏学浅,评论水平实是难以 望才高八斗的众网友以及新闻媒体的背脊,因而也唯有选择识时务而闭嘴。 言归正传,今年的春晚上王菲跑调了,这是事实。但我想,因了一次两次的跑 调,便置以这般的毫无情面的质疑也未免太过了吧?且从此类新闻标题的语调 便可看出,这类新闻实是旨在责难、落井下石以哗众取宠的,是几近于不给予 一星点宽


荒凉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40:28 | 浏览 :88

(一) 接欧阳云飞的那天傍晚,天空飘落着小小的冰凉的雪花,异常阴冷。 火车晚点,在喧嚣的候车室里,她耐心地等待着。仿佛回到小时候,等待着外出的爸爸即将带着未知的新奇的礼物归来。安静而乖巧,又充满强烈的期待。 夜,慢慢地深下来。候车室里昏黄的灯光映照着一张张倦怠的,风尘仆仆,各色各样的游人。她的眼神安静温和。 云飞的火车终于抵达。 她在一张张陌生的脸庞中寻找着他。终于还是认不出。于是她用温柔的声音轻声呼喊他的名字。清脆的声音清晰地回响在有些安静的车室里。所有人都用迷茫的双眼盯着她。她的脸微微地发红,但仍然倔强地呼喊着。 一个白净的短头发中等个子的男人朝她走来。她秉着呼


奇闻,无法与一个在被窝里放屁的女人生活一辈子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8 07:31:41 | 浏览 :175

有时候,奇闻总会不断。当我在新浪博客里读到一篇关于妻子在被窝里放屁便被丈夫作为借口要求离婚的贴子时,我很想笑。这年头,真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真不可思议。 结婚不需要理由,但是离婚却一定要有理由,不知道对方在被窝里放屁这个理由充份否?那位当妻子的女子,她与这种丈夫生活在一起,是不是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 我们古人曾有一句话留给我们,“一日夫妻百日恩”,可现在,这男的却容不下妻子在被窝里的一个屁,这男人跟陈世美相比较,如何?我看他连陈世美也不可以比的,他怎么比得了陈世美?陈世美绝不会因为老婆在被窝里放屁而不要老婆,他要休妻也会找别的借口,不可能因为一个屁这么简单。 这个


年轻的印记,爱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1:35 | 浏览 :19

妈妈又打电话,我的dota刚开局。 “喂?佳伟啊,到苏州了没有?” “到了到了。。。前天就到了! 干嘛!有什么事啊?” “啊,,没的什么事”。。。“女朋友从外婆家回来了没有?” “没有,,早啦!” “哦”,“跟她联系的吧?” “联系的啊,怎么会不联系啊!短信联系的!” “哦好的好的,这样就好的啊。。。两个人要处好了啊,别对她发燥,脾气要好好的啊。” “晓得晓得啦!谁发燥了啊真是的!!” “哦,我就这么说的,怕你对她发燥。。。在家里脾气大点儿没事,她还没有娶回来要讨讨好啊” “晓得晓得,哎呀烦不烦啊,我们好的啊!” “哦好,好就好,巴不得你们好哩”,,,“你爸爸才从工


写在中国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的话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1:35 | 浏览 :28

我相信,在可预知的未来,中国房地产经济的泡沫必将破灭。 ——前言 “鬼城”频现,房产商们不堪财务压力而纷纷宣告破产,而长期为泡沫提供支持的金融行业也因呆账过大而出现严重危机,昔日的大佬们不得不破帽遮颜,甚至跳楼、割腕者频见报端……,一句话,末日已然来临。 尽管若干年前,这一景象已在个别城市出现,但在中国经济普遍“唱好”的形势下,房地产并没有真正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寒冬”。因此,这些突入其来的寒意,充其量只是一场“六月雪”。然而,季节变幻,尽管我们十分不情愿,但“天不因人之恶寒而辍冬”——“寒冬”终于来了! 这些曾经被视为这个城市的标志的广场也显得萧条了,而那些边缘地带


生意人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12:05 | 浏览 :40

生意人 我姓钱,我是一个生意人。总是有些白痴称我为买卖人,鉴于买卖这个词汇已经相当不太体面,因此我强烈建议您用生意人来称呼我。虽然买卖这个词更加接近实质。人人都以为自己是生意人,他们只是些想入非非,恬不知耻的骗子!完全侮辱了‘生意人’这一庄严的职业。生意是严肃的事情,和生命一样严肃。尽管举世无双的爱伦坡相信生意人最重要的特质乃是条理。但我认为此言不确。既然我以成功的生意人自居,那么我乐意坦诚相告,生意最重要的乃是眼光。眼光对生意犹如**之于女人一样必不可少。我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抱怨没有赚钱机会的人。机会无处不在。我就是白手起家的。我的父亲一生穷愁潦倒。他整天只会怨天


《死亡。唱给谁来听。。。》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30:51 | 浏览 :3

粗糙到极致,就是细腻。低沉到极致,便是天籁。 这是死亡的摸样。 当那低沉的声音响起,就像灵魂被死神邀请,跳一支舞。那一声声嘶吼,就像来自地狱般,恐惧感会瞬间包围你的身体。 黑色的世界,黑色的感觉,一切都变成了黑色,那种低沉的嘶吼会在你的耳边不停地回响,心在那一瞬间,像一下子缩紧了一样,呼吸变得困难,并且会难受的想喊叫,但声音到达嗓子就是喊不出来,一曲终结,死神退场,感觉到我的心,像重获新生一样。 听死亡,并不因为心理扭曲,唱死亡,也不能说明精神异常。喜欢死亡的人,大多是心理压抑的人。 脸上画得像魔鬼,声音低沉的像死神,眼神空洞而犀利,双手无助的摆动,音乐空旷而惊悚,


呐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好不好?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4:08 | 浏览 :2

我们有些时候对于新的东西感觉很新鲜 上了初中最早学会的是怎么暴粗 总是把以后的大学生活憧憬的无限好,其实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 我们这一代注定不凡 我们总想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结果总是数钱数到自然醒,睡觉睡到手抽筋…… 终于要和年少轻狂说拜拜了 到了那样的一天,我还是希望你有一点点的难过,一点点的失落,一点点的想我,只要有一点点关于我的记忆就好,真的只要一点点就好。 某一天,你的生活中没有了我,请记住我对你的好, 我的任性,固执;我的宽容,关怀。我毫不边际的孩子话,我的疯话,傻话, 伤心时候流着泪,无奈时候叹着气说过的话。 可是你要记得,我们虽然没有相互


神之奏曲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4:58:43 | 浏览 :86

一.祭长老 我微微地侧过头去,看着身边的祭长老,它的脸上有岁月的痕迹,花白的胡子长长地一直垂到胸前。 我们走在寂静的雪地上,天下着雪,纷纷扬扬。雪花落在我的长袍上,一片一片,白得耀眼。 这片大陆上住着精灵一族。这里四季都是冬天,长年下着大雪,漫山遍野白茫茫地一片。 祭长老便是这精灵一族的长老。 “玲,到村口了。”他说,低头看着我,金色的眸子里闪着奇异的色彩,那般明亮与好看,我看着出神。那是精灵们特有的眼睛,而我的眼睛却是深沉的紫色,那是魔族才有的颜色。而现在,它被施了魔法。 我躺在血地上,四周是惨败的尸身,肮脏的我满身淤泥,狼狈不堪。我被同族袭击,在魔界,只有弱肉强


新剧《红楼梦》错把南京当北京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3:03 | 浏览 :2

——就荣国府的地理位置再论小说原著文本证据及“红学家”对李少红导演的欺骗 在上一篇博文《新版电视剧〈红楼梦〉荒谬绝伦惨不忍睹》中,我指出新《红》剧荒谬绝伦的证据之一,就是该剧严重背离原著,将荣国府和宁国府安置到了北京,并由此胡编乱造出林黛玉从扬州经大运河历时数月抵京这完全不合情理逻辑、十足骇人听闻的画外音解说词。 本来呢,稍微细心通读过120回原著的读者,都不难发现荣国府和宁国府在南京而非在北京的文本事实,可是偏有自诩熟读《红楼梦》的匿名之辈蜂拥到敝博上强词夺理、围攻谩骂。我的想法很明确:敝博开辟“酷评”新剧《红楼梦》的专栏,一是为了评点该剧,一是为了阐释原著,所以


爱与死亡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2:03:03 | 浏览 :2

几个世纪到另一个世纪,一年到灵异年,一月 到另一个月,一天到另一天,一时到另一时,一分到另一分,一秒到下一秒,都是无形的,无界的,只是时间的快慢,只是等待的长短。空气在每一时每一分都在蔓延,蔓延到你的身边。下一秒,会是什么结局?是你的的哭泣,是你的笑声,还是你和你相爱的人牵手走过的时候,或许,是你和恋人告白的声音,也许是,你抹着眼泪,倒退离开,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你不知道,但,你应该做什么,做之前的对于错,你应该思考足够,我爱你?你爱他?他爱她?不只是单单三种结果,有更多,更多的结果与可能,下一秒,谁会知道?我不知道。 爱是什么?如果我说它是一首曲子,那这首


一舞绕千年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01:35:22 | 浏览 :93

晨曦微朦,春意阑珊,竹林含烟。 细碎淡薄的晨光点点于地面,叶落,悄然缤纷,无声无息。 倏地,林中白光一现,轻微抖转,晨光反射,金光熠熠,缤落的竹叶回转半空,竹枝似被某股气势所带动,所向摇曳,拌落如雪翠叶。 凌光澹澹,飞速穿梭于回风叶舞中…… 白光骤然回转,剑气逼人,抖落金光无数,竹叶悄然落地,却皆分成两瓣,细看叶脉平整清晰,更是锋利凛然。 忽闻林中窸窣近响,幽暗泛蓝的眸子折射剑影森冷之色,白色一闪,迅速缩回,那人轻身一跃,无声落于地面,残叶瑟瑟飞舞。 剑气残荡,落叶蹁跹,天与地之间仿若聚集成一抹光华,颀长孤漠的身影傲然伫立于那抹光华中,玄黑色锦袍若飞若扬,那人负手伫


宿命

分类 :杂记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30:53 | 浏览 :2

幽幽迷途人来去 林野村荒远牧笛 倚景堂前花似锦 游蜂浪蝶不老音 我邀南山相对饮 不需娇容君自倾 一溪落云飘摇雨 尘缘沧桑过白驹 你倾城颜如玉 怎奈我浪迹 这逍遥的结局 也算得厚遇 书生又拨了琴 故事已无人听 待春红垂柳绿 又陌路相聚 这弄人的宿命 谁苦心经营 你我漂泊错遇 今生注定长离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