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黄昏


作者:爱达荷号

    侍应生放下缓缓地放下了那微热的液体,我把爱玛仕茶杯连同青花瓷小碟推向老甘。“你喝多了,拿这醒醒脑吧。”虽然我和他都深知此举并无作用,但我还是要给予这个哭了一个下午鼻子的老朋友一丝贴心的安慰。

    老甘只是舔了一下特浓咖啡最表面的那一层,随即把这不伦不类的杯碟组合推开。此时餐厅响起了王杰在世纪末的演唱的《伤心1999》,而老甘则继续对我说着他的故事。

    “……你会一直喝那种咖啡,一直喝一直喝,直到你一见到它,就会想起她来。”

    我想我能分辨这个“它”和那个“她”的不同,“那为什么现在却推开了呢?”我问道。

    “呵,”他强颜欢笑,“因为想放下她。”

    “时间会冲淡一切的,给你一两年时间,你绝对会忘记这个女人,相信我。”我双手和十,做出一副神甫的姿态。“不过这段时间或许你有时会很难受,有什么事就……”

    “他奶奶的……”老甘低下头,突然插起嘴来,“当年毕业出来,想读研吧,考砸了;刚找了个工作,碰上个金融风暴,饭碗丢了;到了最后连女人都走了,这世道……”

    “算了吧,还有吃有穿,也不至于窝囊,研究生考砸了就再考,工作丢了就再找,女朋友走了就继续讨嘛。”或许最后一句话不应该说,但我觉得人还是要现实一点的。“别想那么多了,咱们还年轻,还可以去拼,情况不算最坏了。”

    “这话出自你这嘴好象有点不合适阿,”老甘此时的笑或许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但很实际,或许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咱们还是有能力改变很多东西的。”

    “你明白就行,”或许我只是想打消他的焦虑和不安罢了。喝了口早已冷却下来的白开水后,我接着道:“别再憋这了。”

    出了门走到街上的十字路口,看着正前方快要下山的落霞,虽然已是穷途末路,但最后一刹仍会绽放出强烈的色彩,刺痛每一位行人的眼睛。或许正因如此,拍着老甘的背的我不知走向何方。

    餐厅的扩音器却依旧重复着那世纪末的歌词:

台北的黄昏人海在浮沉,

我也在浮沉;

匆忙的脚跟空洞的眼神,

心事就别问;

……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