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茶花惹的祸


作者:谢元清

    昌丰县人事局丁局长家的花台上有一盆茶花,那是他当年搞社教下乡蹲点时从山上挖来的,十几年来一直种在那里。丁局长特别爱花,每天早晨出来刷牙都要围着茶花浇一浇水、松一松土,观赏一番。丁局长住的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建的小平房,小平房一长溜住着二十几户人家,就像一列长长的列车。因此,丁局长的花和他的爱花之举在这清一色的小平房中格外引人注目,许多过往行人,上下班同事见了,都免不了要夸上两句:“哇,好漂亮的茶花!”“丁局长种花真有一套啊!”丁局长每次听了,总是喜滋滋的。

    这天早晨,丁局长跟往常一样出门刷牙浇花,忽然隔壁有个民工上前问道:“丁局长,你这盆茶花肯卖吗?”

    对了,堂堂的局长隔壁怎么住着民工呢?原来县机关在小平房后侧建了两幢高标准的宿舍楼,前不久处级以上领导已首批搬到先期竣工的一幢楼住了,因此,剩下的空房被建筑工人当作临时工棚,丁局长隔壁也就住下了几位民工。

    丁局长一看,这个民工就是平常有事没事,晚上总爱一个人傻蹲在他家门口不远处抽闷烟的那个傻小子,心里就有几份憎恶,没好气地说:“不卖,没时没候的卖什么花!”可是,那民工并不气馁,满脸堆笑地给丁局长递上一支烟,说:“你要是肯卖的话,我愿意出高一点的价钱,反正你搬到新楼没有外阳台,也是不能种花的。”

    丁局长一听出高价,两眼鼓得老大,问:“那你出多少钱?”

    民工看看四周没人,伸出两个手指,压低声音说:“二千元,怎么样?”丁局长一听,吓了一大跳:这满山遍野都有的茶花,怎么值二千元呢?就问:“你一个民工花高价买一盆花干啥?”

    那民工嘻嘻一笑,说:“俗话说‘人离乡贱,物离乡贵’,这盆茶花在这里算不了什么?可是拿到我们那里就价值连城了!你要是肯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过几天工程结束,我带回去,也能赚个路费!”

    这不是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吗?丁局长心里一乐,马上答应说:“那好吧,既然你想要就卖给你。”接着又故意卖个关子说,“要不是考虑到新房子没地方养花,真卖给你我还舍不得呢!不过,话要给你讲在前头,价钱是你自己出的,到时候有钱赚,归你;没钱赚,你可别怪我哟!”

    “那当然,那当然!”民工爽快地付了二千元现钱,喜滋滋地将花搬到自己的窗台上,养了起来。

    丁局长拣了大便宜,生怕人家知道了说闲话,开始几天心里还有些不踏实,后来,一年一度最繁忙的公务员招考工作开始,也就全力以赴地投人工作,渐渐地把卖花的事给忘了。

    话说丁局长却是个“长手”官,他每年公务员考试,都要按分数线多切一部分人候选,名义是通过考核,择优录取,实际上,全由他一个人说了算,谁给他送红包烧高香,谁就上榜。因此,他每年都要利用这个机会,大收红包,大捞一把。而且,此君还是个老滑头,为了以防被人踩着尾巴,他从不收当面送来的红包。而知情的人都懂得往他家门脚缝底下塞,这叫“愿者上钩”,在小小的昌丰县,这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今年也不例外,丁局长从招考工作一开始,就天天做着发财的美梦,盘算着有多少钱进账,可是,哪知从公务员报名、笔试、考核,到最后人选敲定,他却发现今年的“行情”与往年大不相同:从头到尾竟没有一个人给他送红包,愁得他挠破头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一天,丁局长正闷闷不乐地回家,走到家门口,忽然发现民工窗台上那盆茶花枯黄了许多,走近一瞧,只见花盆里的土壤板结,看样子已有十多天没浇水了。丁局长感到纳闷:这个民工花二千元钱买的花,怎么丢在这里不管了呢?推开门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房间里空荡荡的,满地垃圾——显然,那个民工早已卷着铺盖走了。

    丁局长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忽然发现门后角落头有一大堆十分眼熟的小纸团,他随意捡起一个展开,是个信封,信封里头有个小纸条,他抽出小纸条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小纸条上写着:“丁局长:这次小孩某某公务员考试已上线,考核的事就拜托您关照了。本来想给您带几瓶好酒表示一下心意,可这机关大院七拎八拎的又不好看,所以也就留下这点小意思,让您自己买,请别见怪,事成之后,再重谢。某某某,即日。”

    丁局长接连剥开几个小纸团,纸条上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他的眼睛立即凸出三尺长:这个往日往他门脚缝里塞的“小意思”,怎么落入学民工之手呢?正想着心事,忽然腰间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里面传来检察院表弟慌慌张张的声音:“哥,你今年怎么搞的,收了人家的好处不给人办事,人家把你给告了,反贪局一会儿就要上门找你,你赶紧避一避这风头吧!”

丁局长吓得两腿打颤,赶忙把手机一卡,就要往外逃,可他来到门边向窗外一瞥,浑身就像触电似的僵住了:反贪局的小车已经开到小平房门前的空坪了。

    丁局长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回过神来,又镇静了:还好下班没有直接回家,要不这下就束手就擒了,今天能逢凶化吉,多亏了那盆茶花呀,只要躲过这风头,问题就可以摆子了。

    丁局长正暗暗庆幸,哪知,反贪局几个已跳下车,一位为首的高个子指挥道:“小王、小林,你们两个抄后门,小武、小刘堵前门,赶快行动!”竟径直朝丁局长躲藏的屋子包抄过来,把丁局长逮了个正着。

    丁局长被推搡着押向小车,他心里清楚这一去意味着什么,只是有一点却死不明白,反贪局几个人怎么知道他躲在民工的屋子里呢?临上车前他不服气地扭过头来问道:“你……你们怎么知道我呆在这?”

    为首的那位高个子“嘿嘿”一声冷笑,说:“局长大人窗前有一盆茶花,那么多找你办事的人都晓得,我们难道还不晓得?”

    丁局长抬眼望了望那盆枯萎的茶花,再看了看那一长溜一式一样的小平房,忽然“啊”了一声,一切都明白了!

 

(发表于《故事会》2002年第12期 “中国新传说”栏目)

 

附记:给领导送礼,怕走错门,而记标识,这不是什么新鲜事;给领导送“红包”,把钱塞在烟盒里或往门缝里塞,也见怪不怪;在干部招考、聘用过程中,一些领导利用对入围对象表现的评价体系不健全,通常的“考核”伸缩性大、人为操控因素多等漏洞,进行权力寻租,也已司空见惯了。我把现实中存在的这些平常事通过“民工买茶花”这件事串起来,故事就有了悬念,情节也丰满了。应该说现实生活中故事素材有许多,关键是看怎么编,能使故事有悬念,会抓人。该作品获“光固杯2002年第12 期优秀作品奖”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