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作者:倾听雪落

    正月初二,我去舅舅家拜年,见到好久没见的表妹和妹夫。晚上,我们一起聊天的时候,妹夫像我讲述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离奇的经历。

    “我和小新(表妹的名字)的感情很好。每天晚上,我们都坐在一起聊着恋爱时发生的事,生活甜蜜也很充实。”看着这相爱的两人,我为他们开心,真是幸福的一对。

    “有一天晚上,我们俩正说着话。忽然,我发现小新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 “怎么了?”我问道。妹夫说:“小新从不那样看人,直勾勾的,眼珠一动不动。我以为她和我开玩笑,就打了一下她的头,谁知,她火气大的吓人,尖声尖气地说:“你是谁呀你,敢打我?”我笑了:“这丫头,竟然还学别人说话(小新嗓音粗,没听她用那样的语调说过话)。你不是我的小新吗,我怎么会不认识你?”这时,屋子里的吊灯突然一闪一闪的,一会开,一会关。忽明忽暗中,小新脸色发青,瞪着眼睛看着我:“你看,我像你的小新吗?”望着那张熟悉的脸,我有些害怕了:“别玩了好吗?我可胆小。”“谁和你玩了,我真不是小新。”“你不是小新,那你是谁?”“小新”停顿了一下:“我叫小燕,我是附在小新的身体里在和你说话。”一听她说到这个“附”字,我更怕了。听老人讲,只有鬼上了人的身体,才能称之为“附”。那么,眼前这个一直和我说话的人是---“鬼”,想到这,我只觉得周身发冷,头皮发麻。这时,“小新”的脸色已不像刚才那样难看:“你别害怕,我本是你们镇里的人,因为被男友抛弃,自杀了,但是我的灵魂一直得不到安息,看到你们这样恩爱,我也想感受一下你们的生活。”说完这些话,那个“小燕”看了我一眼:“很晚了,我该走了,明天再来找你。”说完,屋子里再没有了声音,吊灯也恢复了正常。我看着小新,她好像刚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问:“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你是小新,还是小燕?”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什么小燕?你有病啊。” 小新瞪了我一眼。

    那一夜,我一直被巨大的恐惧笼罩着,彻夜未眠。

    说到这,妹夫看着我瞪的大大的眼睛说:“姐,你也不相信吧?其实,刚开始我也不信,可是,每次“小燕”走后的第二天,我都会去镇里打听她说的话,竟然丝毫不差。

    “从那以后,几乎每天晚上,“小燕”都会来。我也渐渐的知道了一些关于“小燕”的事情。“小燕”原名叫曲燕,今年二十三岁的她和男朋友已经相处三年了。本来,家人都准备让她们结婚,可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男友爱上了别人而抛弃了她,“小燕”一时想不开就割腕自杀了。” 

    妹夫轻轻地叹了口气接着说:“我很同情“小燕”,时间久了,竟然不再害怕,而且,我特别喜欢听她说话,温柔且善解人意。偶尔“小燕”有事不能来,我会觉得很失落,也很想念她。而这一切对于小新来说,全不知情。转眼间,我和“小燕”认识快一个月了。一天晚上,“小燕”又来了,可她却没有了往日的欢笑,心事重重的样子。怎么了,有心事了?我笑着问道。“小燕”白了我一眼:“你女朋友都快要死了,你还笑。”什么,你说什么?我怀疑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你的女朋友已经被刚死去的一个人的灵魂找到做替身,如果不救她,她很快就会死的。”那该怎么办?我着急地问道。“还好,那个人的道行不是很高,也许,我可以帮你。今天晚上睡前,你用你家最大碗盛一碗生米,碗上放一双筷子,然后把碗放在屋里最高的地方,谁都不能碰到,三天以后,你用黄纸把碗里的米和筷子包好,用火烧干净。不知道这个办法能不能行,不过,我在那边会尽力帮你的。”“小燕”看了看我接着说道:“我们才认识一个月,可感觉却像老朋友,我很喜欢和你说话,有时候会很想你,可是,今天我该走了,我还得救你的女朋友,记住,一定要按我说的做,不然,你女朋友会有危险。”“小燕”走后,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竟然忘了“小燕”交待我做的事。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忽然被妈妈的叫喊声惊醒:“发生了什么事?小新怎么穿着睡衣就跑出去了。”我猛然想起“小燕”说过的话。坏了,出事了。我披了件衣服就往外跑。找了好久,才在镇外一口古井旁边找到迷迷糊糊刚要往井里跳的小新。我一把把小新拉到怀里。小新突然惊醒,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我,哇的一声哭了:“我们怎么在这里?”我紧紧地搂着小新,心里五味杂陈,内疚到了极点,恐惧到了极点。

    回到家,我顾不上干别的,按照“小燕”教我的办法做好一切之后,小新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了。

    接下来的两天,“小燕”都没有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有焦急的等待着。到了第三天,我把米和筷子包在黄纸里,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这天晚上,我梦见了“小燕”,她和我说:“你女朋友的事快办好的,等办好以后,我去找你,我还想告诉你,这些天,我很想念你...”早上醒来,我一边回忆着梦中的情景,一边想着“小燕”这些天为我和小新所做的一切,心中感慨万千——真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燕”始终没有出现,我暗暗的为她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晚上刚要睡的时候,灯又闪了起来,我知道, 是“小燕”来了。进门后的“小燕”一句话都不说,任凭我怎样逗她。良久,“小燕”抬起头看着我:“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找你了。”为什么,出什么事了吗?我问。 “我救了你的女朋友,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有了重新投胎做人的机会。可是,我不想走,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说到这里,“小燕”的眼圈红了:“但你是人,我又是什么?我又怎能拆散你们俩呢?”看着“小燕”难过的样子,我轻轻地把她拉到我的怀里,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过了好久, “小燕”在我怀里悠悠地叹了口气:“我很满足了。我就要走了,在走之前,你能为我做点事吗?”我哽咽着点了点头,我还能为这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做些什么呢?“给我放首歌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像是陷入催眠的距离

    我已开始昏迷不醒

    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不过一张明信片而已

    我已随它走入下个轮回里

    我一遍一遍地放着这首伤感的歌,“小燕”哭了,我也哭了。夜已经很深,我只能听到歌声,却没有了“小燕”声音,我知道,“小燕”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说到这里,妹夫的眼睛湿润了。

    说实话,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也不确定发生在表妹和妹夫身上的事是不是他们的幻觉。但是,我仍然愿意全心全意地祝福像“小燕”这样的女孩,希望她在新的人生旅途中珍惜生命,一路走好。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