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误会了


作者:欧振龙

    村里瘸腿的老实人杨老蔫最近总是一副苦瓜脸,愁眉不展,唉声叹气。人家问他为什么,他也只是支支吾吾,敷衍两句。整日把心思埋在心里,也不和家人说。

    杨老蔫有个温柔贤惠能操持家务的妻子,叫孙虹。是一年前嫁到这个偏僻的山旮旯里的。她并不嫌弃杨老蔫是个瘸子,只想找个老实的男人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一年前,孙虹刚嫁到老杨家的时候,真是勤快能干。什么扫地做饭、脏活累活她一个人全包了。天天还要顶着烈日下地干活,伺候瘸腿的杨老蔫和已经八十高龄的母亲。孙虹不觉得苦,也不觉得累。只是为了“合家平安”而忙碌着。同时,她在乡亲们的眼泪也留下了很好的口碑,大家都纷纷夸赞她贤惠能干,真是个贤妻!

    一年了,无奈杨老蔫至今膝下无子。老杨家也就是靠着几亩田的收成度日。他们的生活是那么的无聊乏味。

    一日,孙虹带着证件,到镇上去帮杨老蔫办残疾证。晚上回家后,总是心事重重的。

    杨老蔫拄着拐棍上前问道:“虹,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呀?”

    孙虹点点头,说:“嗯,我看我们这样生活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我到镇上找个活干干,赚几个钱回来。”

    杨老蔫思索片刻,说:“好吧,你去吧!找个活干也好,总比种田强。你一个女儿身,种田真是亏了你咯!”

    次日,孙虹一大早就背着包启程了。来到镇里,她想找个即能学手艺又能赚钱的工作。可镇里的饭店最多,一条街上都有十几家饭馆子。看样也只能这么做了……

    夜幕降临,天都黑透了,也不见孙虹回来。杨老蔫拄着拐棍站在路口,遥望着远处漆黑的山路。焦急的等待着,希望能早点看到虹的回来身影。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就像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这时,杨老蔫的背后发出了微弱的光,回头一看,原来是村长持着手电筒来找杨老蔫来了。

    村长说:“老蔫,虹刚才向村委会打电话了。说她在镇上找到了个伺候人的活。说今天不回来了。”

    老蔫听了村长的话,更加的焦虑不安:“村长,那她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她说了,半个月回来一次,在那管吃管住,叫你不要担心。”

    杨老蔫听后,长叹了一口气,在村长的搀扶下,顺着手电筒微弱的光,一瘸一拐的往回走去。

    杨老蔫到了家,赶紧翻翻墙上的日历,今天礼拜二了。不知道虹什么时候回来。心里七上八下,始终悬着呢,牵挂着虹。这时,杨老蔫的母亲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问:“虹呢?”老蔫说:“虹去镇上赚钱去了!”老蔫不敢对母亲说“打工”二字,所以只得用“赚钱”敷衍。母亲问:“啥时候回来呀?”杨老蔫故露微笑,说:“娘,您不用担心,过半个月就回来!虹到镇上赚钱,您还不放心吗?她会照顾自己的!”老太太向杨老蔫问东问西,杨老蔫费了不少口舌,终于把老太太打发回屋了。老太太刚一出门,杨老蔫脸上那假意的笑容马上就沉了下来。其实,他比谁都担心孙虹,毕竟让妻子一个人流落在外,哪能不担心呢?那是他的结发妻子呀!

    孙虹走了才四天,家里就糟乱一团。衣服没人洗了,屋子也没法打扫了,家里的几亩地也没人问了。杨老蔫和年迈的母亲,每日以残羹剩饭度日。烧一次饭都能够吃好几顿的。他们不为别的,就期盼着虹能平安的回来。

    每当夜幕降临,杨老蔫就开始感到寂寞和空虚。一个人睡在床上,回忆起孙虹那天早上离家的情形历历在目。看着屋顶的灯光,有时觉得是那么的耀眼,有时又觉得电灯的光芒是那么的温暖。仿佛虹就在身边时隐时现,相思的味道如同一团乱麻,心里真是不好受。

    大约半个月后,这天一大早,孙虹背着包真的回来了。杨老蔫见到了孙虹,如同几十年未见面的亲人,拄着拐棍加快步伐向前涌去。他们俩抱在了一起,眼泪在眼眶中徘徊,一滴滴静悄悄的落在了衣领上。孙虹搀扶着老蔫进了家,老蔫大喊:“娘呀!虹回来拉!”老太太拉开木门,抖而不稳的走出来,说:“虹啊!可让妈想死你咯!快让妈看看,在镇上干活累坏了吧?”孙虹走到老太太身边,说“妈,我回来了!您老可好呀?”老太太握着孙虹的手向她问长问短,杨老蔫都听的起茧子了:“娘,你问这么多干嘛?虹不是回来了吗?你真的好啰嗦哟!”

    孙虹没想到,自己走了半个月,家里竟乱成这样。一股刺鼻的霉味弄的满屋子弥漫。她二话不说,又拿起扫帚,扫地、叠被子、擦玻璃,操持起家务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为了让杨老蔫和妈吃顿好的,她特意从镇上带来了一只烤鸭。这烤鸭烤的油黄油黄的,外焦里嫩,真是美味。杨老蔫看着这鲜美的烤鸭,一点都不舍得吃,问:“虹啊,这烤鸭得不老少钱吧?”孙虹说:“也不贵,就30块!”说着,拽了一个鸭腿,递个了妈,说:“妈,您吃个鸭腿。鸭腿才不错呢!”老太太接过香喷喷的鸭腿,看了看,又把鸭腿放下了:“虹啊,你一天才赚几个钱呀?这东西也太贵了,你们俩吃吧!我老了,啃不动咯!”

    玉兔东升,孙虹拉着杨老蔫进了屋,然后,从包里掏出了400块钱,说:“老蔫,这是我这半个月挣的钱。你先收着,留做家用!”杨老蔫把钱握在手中,问:“你咋刚出去半个月就赚了这么多钱呀?”孙虹不急不慢的说:“都是我挣的,是干净钱。你放心花吧!”杨老蔫还要询问:“你在镇上干的是什么工作?怎么半个月就带这么多钱呀?真不可思议!”孙虹气愤道:“你还怕你老婆干出红杏出墙的事情吗?”杨老蔫见孙虹有些生气了,也不敢多问。

    次日,孙虹收拾了一些东西,又要回到镇上去干活了。并说了:“再过半个月才回来!”

    孙虹这一走,高兴了一天的杨老蔫又沉默起来。毕竟孙虹只在家过了短短的一天。有些想对孙虹说的话,因为一时的激动又忘记了。这下,孙虹又走了,他这才想起了有好多话没对孙虹说。看样,又得等到下个月了。

    日月如梭。转眼间,大半年都过去了。孙虹一直都在镇上打工。大概每个半个多月,她就会回来一次或者寄点钱回来。这不,前几天杨老蔫刚收到孙虹的汇款单。看着那汇款单,似乎就看到了孙虹在镇上辛苦工作的背影。这都是她的血汗钱呀!

    这天,杨老蔫在村头的大磐石上坐着歇歇脚。从耳后又传来两个妇人叙话。

    “嘿!张姐,你听说了吗?杨老蔫的媳妇在镇上打工呢!”

    “是啊,王姐,我也听说了,她还经常给一个叫‘黄大款’的人‘乱摸’呢!听说赚了不老少的钱呢!”

    “是吗?这可怎么办哟!一个女人家,怎么能让人家‘乱摸’哟!成何体统,丢死个人咯!也不能为了挣钱去做这样的生意哟!这还要脸面吗?”

    “别说了,别说了!老蔫在这呢!”张姐和王姐故意作态,向杨老蔫下意识笑了笑,麻溜的走开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们俩说的话,全让杨老蔫都听见了。他顿时感到无地自容。这可怎么见人哟!原来孙虹给的他与母亲的生活费,是这样赚来的!难怪每次回来都带这么多的新家用,原来这取的是不义之财呀!平时见虹也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想不到也红杏出墙了。亏我平时还这么挂念着他,唉,这可怎么办哟!

    就这样,杨老蔫窝囊着又过了半个多月。这天,孙虹又回来了。又提了一大包东西回来。杨老蔫似乎知道孙虹今天要回来,所以早在大门口搬个椅子恭候了。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悦。孙虹见老蔫苯着脸,喜笑颜开的问:“老蔫,坐那干嘛?我回来了,你咋不来迎接我呀!快,快过来接一下东西呀!”边说边向老蔫走来。杨老蔫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用手一伸,拐棍挡住了孙虹的腿。孙虹莫名其妙的问:“老蔫,你这是干嘛呀?又发神经了吧?”杨老蔫拄着拐棍站起来,说:“你在城里干的事,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了!你看看你干的那点事吧!哼!”孙虹笑容满面的说:“呵呵呵,啊?不会吧?怎么全村人都知道了?是谁传的呀?呵呵呵。”杨老蔫怒气冲冲:“好家伙!你他妈还觉得光荣呢!要不要上中央台播出一下呀!不知羞耻!”平时不爱说话的杨老蔫今天居然说出脏话来了,这让孙虹十分惊讶:“你这是怎么了!我回来你不欢迎呀?什么人嘛!忙了大半年,就为了把手艺学到手!你看你,还侮辱我!呜呜~~”说着,孙虹蹲在地上,那晶莹泪珠开始流淌不息。不一会儿,引来了众多村民。杨老蔫见孙虹蹲在地上哭,不以为然,说:“你那也叫手艺?这种手艺还要学呀!你让我这老脸往哪搁哟!!”这时,村里的妇女主任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怎么了?怎么了?”说着,把孙虹拉了过去。主任说:“虹,怎么回事?老蔫打你了吗?”指着杨老蔫说:“杨老蔫!你敢打虹,就是触犯了国家的法律!法律规定不准打妇女!”杨老蔫见把妇女主任都招来了,真是心急如焚,真不知道怎么言语才好!感到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孙虹用袖子摸摸眼泪,说:“主任,没有,老蔫没打我!”主任说:“都这时候了,你还护着他!让他把话说清楚!”杨老蔫急的抓耳挠腮,说:“哎哟!这可怎么说哟!丢死个人咯!你还是问她自己吧!”说着,一屁股拍在椅子上。孙虹说:“我只是到镇上打工,今天刚回来,不知道怎么了,他就对我发脾气!连门都不让我进了!呜。”说着,又哭了起来。杨老蔫用拐棍指着孙虹:“你到镇上干了什么?你自己照实话说!”妇女主任见了老蔫的态度就来气:“你不要拿拐棍捣来捣去的!瞎捣什么!”孙虹摸着眼泪委屈的说:“我就是在镇上的推拿按摩室学了手艺嘛!想回来也开一个按摩室,为全村的老年人进行免费的按摩嘛!我到底有什么错了我!”杨老蔫一听,傻眼了:“按摩?不是说‘乱摸’吗?”妇女主任气愤道:“你傻呀!人家‘乱摸’你媳妇,你愿意呀!”杨老蔫还是在迷雾中:“那个叫什么‘黄大款’的是谁?”孙虹解释:“黄大哥是我娘家村里的首富,现在有钱了,说要借钱给我做投资呢!也不知道你是从哪听到了谣传,什么‘乱摸’,听谁讲的!”杨老蔫这才知道是自己误信谣言,导致家庭不和,于是马上给孙虹认错,可孙虹一点都不搭理他,说:“你不是要赶我走嘛?我这就走!”话罢,扭头就走。杨老蔫看着孙虹渐渐离去的背影,不知所措。妇女主任推了一把,杨老蔫拿起拐棍急不择路,一瘸一拐的向前追去……

    又过了两个月,村里终于有了自己的老年免费推拿按摩室。那就是孙虹开的。从此,老杨家的日子过的是红红火火!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