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女子携探测器寻婚戒


作者:王长久    来源:网络    推荐人:骆潇潇

这是个像传奇一样的童话,这是个像童话的传奇,但她并不是传奇,也不是童话,而是真实发生的事。36个小时内,她从一个普通的都市“白领”,变成了朋友眼中的“疯子”——在成都钢管厂拆迁工地上被捡废铁的收荒匠当成了竞争对手;在双流机场被乘客怀疑是危险分子;在西安咸阳汉武帝墓前,则被游客当成了探雷者、考古者、甚至盗墓贼……她叫潘晓星,今年29岁。

这一切,只为寻找一枚结婚钻戒。

故事

“大龄女”拼车拼到另一半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2005年五一大假,成都昭觉寺长途汽车站。一高个年轻女子在长长的买票队伍中东张西望,还一个个询问身边的女乘客,大多数人都没有理睬她。这个女子叫潘晓星,26岁单身的她准备坐车回德阳老家和父母过五一节。因为排队买车票的人太多,她打算找人拼个出租车到德阳。

虽然潘晓星有着标准美女的脸蛋和身材,但大家都知道车站附近骗子多,担心会落入“美丽陷阱”,过了好一阵都没人“接招”。这时,一个说话有点“港”味、学生模样的腼腆男子主动搭话,愿意与她拼车同行,并称自己刚从香港回来,要到德阳探亲。想多节约点钱的潘晓星在谨慎地审验过男子的身份后,又挤进车站买票的人群中,希望再找两个人一起出发。当然,也有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她还是对和陌生男子拼车心存疑虑。

半小时后,一身大汗的潘晓星没能再找到“志同道合”者。两人女前男后上车后,一路无话。当时没有男朋友,备受下班后寂寞时光煎熬的潘晓星,忍不住从倒车镜里偷偷打量着她有些“感觉”的后座男子。下车时,她有意留下了自己的名片。当晚10点过,正如潘晓星“预谋”,她接到了该男子打来的电话。向来主动寻找幸福但行事谨慎的她,并没被男子的帅气和才气所迷惑,她很直接地“审查”了这个未来老公肖毅腓中国科技大学本科和香港中文大学研究生的文凭原件。

一年后的冬天,当“节衣缩食”3个月买下刻有彼此名字的小小钻戒(他们说,当时钱不多,钻石小得要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戴上手指时,理性大于感性的潘晓星完全放弃了“防线”,接受了面相平静的肖毅腓热烈的爱情。

意外

婚戒遗失在皇陵两尺冰雪中

春节期间,位于古蜀国中心的成都阳光明媚,潘晓星和老公决定开上两人“联合出资”购买的新车,到冰天雪地的古都西安看“杨贵妃”补度“蜜月”。大年初二,已在咸阳休整一晚的夫妇俩和同行的另两辆车的朋友驾车来到了计划中的第一站——茂陵,接下来拜访了让潘晓星很羡慕、比成都女人还幸福的四川涪陵女人(她特别申明:结局除外)——杨贵妃。

中午时分,已由红变白的直射太阳光还是没烤化覆盖在茂陵黄土和枯草上的厚厚冰雪。文治武功胜秦始皇的汉武帝和他的大将卫青及霍去病,化做3个大大的土堆,环抱着茂陵残缺的石刻。因为参观路途遥远,还要爬山,肖毅腓让朋友们先行参观,自己则陪为免皮肤干燥而大量喝水导致“内急”的妻子去陵墓附近厕所“减压”。

当一脸轻松的潘晓星出来要洗手时,才发现水龙头上挂着长长冰柱。见妻子用地上的雪清洗手上洗手液,肖毅腓也陪着妻子洗手。“哦呵……”随着肖毅腓的叫声,他手上刻有妻子姓名字母的钻戒被雪搓下。隐约听到一点声响,但眼前就一片白雪,金黄戒指已不知去向。

激动的妻子一下子乱了方寸,在可能跌落戒指的雪中一阵乱摸。积雪和雪下冰草有两尺多深,两人忙活了半个小时,却一无所获。负责打扫厕所的工作人员和茂陵其他工作人员也闻讯赶来,帮忙寻戒指。七八个已游览完茂陵的同行朋友也来帮忙。两个多小时后,刺骨的冰雪冻僵了夫妇俩的手指,也冷却了他们找到戒指的希望。为不影响同行人的行程,潘晓星眼含泪水,肖毅腓满脸愧疚,只好委托工作人员在雪化之后继续帮忙寻找。

行动

收荒匠指点网上淘“探枪”

4月2日清晨,潘晓星经历了她的第55个难眠之夜,当时放弃继续寻找丢失的戒指常常让她夜不能寐。她曾流着泪看完《中国式结婚》和《中国式离婚》,她也十分在意拥有的幸福。当电话得知没有积雪的茂陵依旧没有发现戒指的消息后,她和一直心存愧疚的老公都想利用清明假期去远在西安的茂陵亲自用金属探测器寻找,无论结果怎样。

朋友们虽然喊他们“疯子”,并泼“多半找不到”的“冷水”,可还是都在帮忙打听他们需要的金属探测器。当天下午,到消防队和考古队寻求帮助的朋友都没有回音。潘晓星想起,平时看到过有收荒匠用金属探测仪找废铁。

于是,她赶紧发动分布在成都东西南北中的朋友,寻找正在拆迁的建筑工地,看那里有手持“金属探测枪”的收荒匠。最后在成都钢管厂工地传来好消息,那里有十几个人在找“宝贝”。当一身正装的潘晓星前往寻问时,收荒匠一听要买他们家当,立即把她当成了竞争对手,呼啦散去。

好不容易拦住一个脚步慢的,对方声称“这是我的饭碗。上网查啊,我都是网上买来改装的。”最后,潘晓星还真从网上联系到了可以“掘地三尺”探宝级别的金属探测器。老板听说是找结婚戒指,只收了1000元押金就把价值1800元、“可探测地下1米的各种黑色或有色金属”的专业探测器免费借给了她。

现场1 成都双流机场

美女带探测器提心吊胆过安检

4月3日,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安检口。一个头戴深色贝雷帽的瘦高个女子正在安检口,排在4行长长等待安检的人群中,她双手抱着个长条状纸箱,神情紧张,还不停地探出头来,查看一脸严肃的检查人员,显得格外“打眼”。

很多乘客对她投来了异样的目光,还有人悄悄避开了她。一个安检员察觉情况异常,走了过来。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该女子快速跨出一步近前,冷不防的男安检员刹那间愣了一下,附近一位女乘客则紧张地张大了嘴,而一男乘客则退后了一大步。“请问这个探测器可以随身携带吗?”安检员听完女子的问话后,警惕的眼神才松弛了下来。这个女子正是潘晓星,这是她两天内再次被误会。当乘客知道眼前这个女子怀抱金属探测器,要千里乘飞机去咸阳,只是为了寻找一只结婚戒指后,都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通过安检时,纸箱里的金属探测器享受了金属探测器两次机查和一次人工开箱检查的特殊待遇。一个女安检员听说是金属探测器时,还以为碰上了同行。明白真相后,她特地微笑着送上一句“祝您成功”。经过短暂眩晕后,飞机离开了灰蒙蒙的机场,直冲进湛蓝的万米高空。潘晓星终于放下了心,此前她担心托运会压坏仪器。平飞后的飞机在疏密不等的稀薄空气中高高低低地前进,潘晓星手上镶有4颗小钻的戒指微微发抖。她知道,这是飞机传来的震动,但她更愿意相信这是它的另外一半——那颗刻有她名字的戒指在遥远的茂陵草根深处,发出的感应和对即将重逢的激动。

现场2 西安茂陵汉武帝墓前

探雷?考古?有炸弹?NO

4月3日上午9时50分,飞机降落在大雨滂沱的关中平原腹地咸阳机场,“半个小时前都还是晴天!”当地出租司机说。

正在翻修道路的茂陵博物馆门口,雨中伞下卖票的工作人员很快认出了像落汤鸡的潘晓星,大家齐呼“你是上次掉结婚戒指的!”

潘晓星立即奔向墓地前的一片青草地。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和雨水,一边拿出了抱得温热的金属探测器。有两三个工作人员离岗前来看稀奇,接着到来的是茂陵厕所“所长”周小栋,两个月来他一直抽空在帮着寻找戒指。潘晓星这次是有备而来。她安排着紧张的行程(订了回程机票,含路上总时间36个小时),再用考古学知识对目标草地划分出几个探测区,开始有条不紊的寻找。这个厕所是茂陵唯一的“方便”之所,大多数游客都会神色各异地前来,冲进厕所旁这个壮观的搜寻现场的游客都会后退一步,胆小者还会发出尖叫。“有爆炸物?”“探雷啊?”有见识的会热心地说:“考古吗?”

幸亏看似平静的草丛里物产丰富,能让大家持续兴奋。伴随着仪器的每一次尖叫,总能发现一个铁钉或一小块金属口香糖纸或是已停止走动的废旧手表,最大的发现是一个套在大拇指上都还大一圈的黑锈戒指。

一帮成年人寻找一个成年人的信物,在大片倒下的草上,咫尺外满耳是游客小唱秦腔或慢哼陕北小调给“方便”伴奏声。两个多小时后,大雨变成了小雨,小雨换成了暖烘烘太阳。随着潘晓星的腰一点点弯下去,草越来越短,希望也越来越渺茫……

当地毯式搜索到第20遍,割掉的草再补充探测两遍后,博物馆该下班关门了。她默默地和探测到的“战利品”——钉子,金箔,和那个硕大的生满铁锈的戒指合影留念。强忍多时的眼泪终于从疲惫的眼中滑落。

结局

“我心中的戒指已经找到了”

为了稍微弥补上次的遗憾,一身轻松的潘晓星决定带着手上的泥浆和草叶顺便去看看上次没能看的汉武帝和卫青及霍去病的墓。荒凉山头前,人并不多。天近黄昏,潘晓星笑着用“考古的”敷衍路人的“关心”后,开始静静地欣赏渭河畔现代观光农业包围下的帝陵。几树怒放的洁白梨花和大片金黄油菜花像成千上万的妃子争相在皇帝和皇亲国戚的墓前斗艳,冷落了一旁的公主坟。

如血的夕阳即将落尽时,潘晓星说:“我心中的戒指已经找到了,只是多丢了一千多块钱而已!”伴着夜幕,潘晓星跑步上了最后一趟回城方向的破旧乡村中巴车。她身后,杂草黄土下的汉武帝刘彻和爱吃荔枝的杨贵妃隔着大片麦田,仍旧孤单守望着千年的寂寞。高耸的秦岭那边,肖毅腓正在成都机场怀抱鲜花等着老婆归来。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