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魂(原创)


作者:嬿婉紫昀

(一)

岳茗芗出差提前回家,发现屋子里烟雾缭绕,丈夫莫然正陶醉在吞云吐雾中,还盯着一个陈旧的铜旱烟盒入神。岳茗芗看着烟灰缸里像插花一样挤满的烟蒂,顿时火冒三丈,冲过去抢烟盒子。没想到莫然反应极大,像呵护宝贝似地将她推倒在地。岳茗芗委屈极了,丈夫瞒着她抽烟,为一个小小的烟盒竟大打出手。

莫然含糊地说在弄一个新产品的方案设计,有点棘手,不得已在香烟中找点灵感。岳茗芗看垃圾桶和烟灰缸的烟蒂,至少也有近百根,而她出差还不足三天,当初朋友说莫然是个烟鬼她还不信,原来为了追她强忍着没抽的,现在自己是煮熟的鸭子飞不了,他就一点都不顾及妻子的感受了。她向莫然摊牌:“如果你还像以前那样爱我,就赶紧戒除烟瘾!”

尽管莫然口头上答应了,但岳茗芗仍心存芥蒂,她发现莫然将铜旱烟盒藏起来了。她偷偷查看垃圾袋里的烟蒂,呈紫色,比平常抽的烟要粗,无字无牌。在键盘上散落的烟灰,还残留着怪异的气味,有点像是竹子被烧时略带些焦糊气的清香味儿。岳茗芗觉得异常,追问莫然烟是哪儿来的,但他总是闪烁其辞,只说以后一定不抽了。

岳茗芗也确实没再看到莫然抽烟了,但几次夜里,她发现莫然在睡梦中总是“烟啊!烟啊!”地叫唤个不停,难不成又犯烟瘾了,问他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

一天,岳茗芗和莫然的妹妹逛街,无意中问起莫然梦中喊“烟啊”的事,妹妹开玩笑地说,“烟啊”是个女的,是莫然的梦中情人,莫然说当抽到第三根烟时,就能看见自己的梦中情人。岳茗芗不信,妹妹还说,莫然就因为找不到梦中情人,年近四十都不肯结婚,现在岳茗芗一定就是他的梦中情人。

(二)

岳茗芗发觉莫然对她越来越冷淡,且面容憔悴、精神萎靡,像是中了邪。一天夜深,她半夜醒来发现莫然不见了,好不容易在顶楼的天台找到了,她脸色瞬间变得愠怒,因为莫然正大口大口地吸烟,在烟雾缭绕中自言自语道:“嫣儿,你终于来了,嫣儿,你不知道我有多思念你……”

岳茗芗难以相信,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香烟,冷不防被他紧紧抱住,伤感地说:“嫣儿,你不要离开我……”岳茗芗的心一下子凉到骨子里,看来自己并不是莫然要找的梦中情人。她一把推开,重重地掴了他一巴掌。

回到家,岳茗芗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丈夫嗜烟如命已是无法容忍,现在心里还惦记着别的女人,更是忍无可忍。她歇斯底里要莫然给个说法,撕打着要他交出铜旱烟盒。莫然被逼急了,干涩地说道:“我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拍卖到这个清代铜旱烟盒,这是我一生都在寻找的东西,我承认忘不了嫣儿,恋上了烟的味道,但你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女人,你再给我点时间好吗?”

岳茗芗绝望地摇头,当初就是因为对爱情要求太完美,32岁才把自己嫁出去,现在又怎能接受自己深爱的男人,吸着烟毒,还装着两个女人。

不久,岳茗芗提出离婚,莫然坚决不答应,她觉得心好乱,三日后再说。分别时莫然送她回家,如往常一样,脱下外套给她披上。路上莫然接了个电话,得知他设计的方案被窃,便匆匆赶去公司,走得太急,都忘了拿外套。

到家后,岳茗芗脱下莫然的外套,看着空荡荡的家,想着莫然对自己的体贴入微,不禁眼睛一热,眼泪夺眶而出。她抚摸着衣服,发现铜旱烟盒衣服的里口袋中,烟盒里放着三支像雪茄一样大小的烟,不知其名。她拿出烟,发现盒子的底部有一个清代女子的烙像,妙曼身姿,衣袂飘渺,但面目却模糊不清,她越发想知道“嫣儿”是谁,值得莫然这样去爱,于是她点燃了烟,从未抽过烟的她学着抽了起来。她发现盒子里的烟一抽完就会自动填满,这居然是一盒永远都抽不完的烟。岳茗芗不知道抽了多少根,她看到自己吐出的烟雾弥漫整个屋子,精神开始恍惚,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三)

岳茗芗睁开眼时,发现置身在一个雕栏玉砌的阁楼上,身着一袭艳丽的清代绣花凤尾裙。她感觉周围景物不停地旋转,原来是自己正在翩翩起舞,旋转个不停,耳边传来很多穿着清代长袍、留着长辫子的男人们拍手叫好声,还冲着她叫“嫣儿姑娘。”岳茗芗这才发现肚子上的肥肉圈不见了,身材高挑匀称,完全不是自己的身体,难道自己变成了嫣儿?但是她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好不容易停下舞步,几个醉汉晃着身子逼近她,她赶紧躲闪,但还是无法脱身,只见一位浓妆艳抹的妇人扭着肥臀走来,笑嘻嘻地收醉汉的银子。岳茗芗赶紧跪在妇人面前,哭着恳求不要让她卖身,她明白了,原来嫣儿是古代卖艺不卖身的妓女,那位妇人就应该是鸨娘。这位鸨娘不仅不答应,还让两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强行押上马车。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大喊“不要带走我的嫣儿”,并拼命地冲上来,这人竟然是莫然,也是清代着装。

莫然救下岳茗芗时,已受重伤,但他强撑着,最后逃到一个废弃的茅草屋里。岳茗芗给他包扎伤口,用破碗喂他喝水时,从倒影中看到自己竟然有一张惊世绝美的脸,难怪莫然会对嫣儿如此着迷。在逃亡中,岳茗芗知道嫣儿叫鄢嫣,和莫然本是青梅竹马,但因家世变故与他失散,后遭人陷害卖到青楼,但她一直以死相挟才保住完好之身,手腕上还留着数条割腕的刀痕。

后来,他们在深山里搭建了竹房子,过起来隐居的生活。莫然拿出自己亲手铸造桐盒子送给嫣儿,里面放着很多幅嫣儿的画像,都是在思念她时画的,他说挑一张最满意的烙在盒子里,可嫣儿挑不出,她说就把她烙丑一点,下辈子不想再有一张闭月羞花的脸。看到这一幕幕,岳茗芗在嫣儿的身体里想极力挣脱出来,他们的爱让她感动又嫉妒,羡慕又痛苦。

厄运不久降临,一个对嫣儿着迷的恶人找到了他们的行踪,派人将河边洗衣的嫣儿劫住,然后放火烧死在竹屋中作画的莫然。嫣儿眼看着竹屋燃起的熊熊大火,死命挣扎,无奈却被恶人手下捆绑住手脚,她眼见救心上人无望,看着整个深山腾起的青烟,在心里暗念着:“莫郎,就让我化作烟魂,伴你三生三世不分离。”然后咬舌自尽。岳茗芗难过极了,突然挣脱出嫣儿的身体,她知道嫣儿已去,现在可以自如地控制嫣儿的身体了,她可是跆拳道教练,很快挣脱恶人手下。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莫然被烧死,扑向火海中。

可是火势太大,找不到莫然,到处都弥漫着竹子被烧时的清香味儿,这不正是莫然抽烟时散发的气味吗?她赶紧拿出莫然送给嫣儿的铜盒子,也许是嫣儿显灵,那些烟雾就像人的魂魄一样,全被收拢进盒中,很快就找到了莫然,好在他还有最后一口气。岳茗芗抱着他高兴地哭了,而自己却逐渐意识模糊。

(四)

“别哭了,醒来就好!”岳茗芗感觉自己被人抱着,还轻抚她的背。她赶紧推开,发现是莫然,穿着西服,而自己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据说昏迷了三天。她赶紧照镜子,塌鼻小眼,变回了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莫然告诉她,那天他到公司处理完后回去拿外套,发现家里着火了,便赶紧冲进屋救她。当时救起岳茗芗时,她手中的铜旱烟盒还在不断冒烟,像烟魂一样缠绕。莫然一个劲地自责,非常懊悔自己抽烟害了她。

岳茗芗记得当时抽了很多烟,她以为抽掉所有的烟后,莫然就会彻底戒烟了,可怎么都抽不完,最后干脆点火烧掉盒子,因而发生火灾。看着莫然,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嫣儿,赌气说:“我们去办离婚手续吧!”莫然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岳茗芗看到莫然捧着一束鲜花,突然单膝跪在她面前,托起那个铜旱烟盒,要再次向她求婚,岳茗芗苦笑不语。莫然再次恳求道:“以前我总认为烟就是我的前世的情人,但经过这次事件后,我发现我不能没有你,从现在开始我要戒烟。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岳茗芗本就是赌气说离婚的,她不情愿地拿起烟盒打算丢掉,莫然要她打开看了再扔。她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放着一枚钻戒,忍不住地拿了起来。突然发现盒子里面再也没有烟了,而盒子底部的烙像分明是她自己,旁边还有两个极小的字,她戴上眼镜细看,竟然是“芗嫣。”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