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德黑兰》背后真实的间谍故事


作者:半岛晨报    来源:北国网

 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中的美国人质


《逃离德黑兰》电影海报

《逃离德黑兰》金球爆冷,摘影片导演两大奖

在北京时间14日揭晓的美国第70届金球奖中,导演界后起之秀本·阿弗莱克凭借自导自演的《逃离德黑兰》,击败李安、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等影坛前辈,捧得金球奖最佳导演奖,影片同时获得剧情类最佳影片奖。

与阿弗莱克同场竞逐的 “大牌”导演还包括凯瑟琳·比奇洛(《刺杀本·拉丹》)和昆汀·塔伦蒂诺(《被解放的迪亚戈》) 《逃离德黑兰》则是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林肯》、《刺杀本·拉丹》等热门候选影片中脱颖而出,爆冷赢得大奖。

70届金球奖于美国当地时间13日晚在洛杉矶举行。(辛华)

昨日,美国金球奖揭晓,不被中国观众熟知的电影《逃离德黑兰》,在包括《少年派》在内的一干大热电影中杀出一条“冷路”,爆冷获得了导演和剧情类最佳影片两项大奖。

实际上,这部电影是以1979年至1981年伊朗人质危机中的真实故事为蓝本的,而这个真实的逃离德黑兰的行动直到1997年才被解密,得以向世人公开。

为了这部不存在的电影,他们新成立了一个制片公司,装配了电话、打字机,设计了整版广告,在知名杂志上刊登,还举行了一个小型晚宴,为电影作宣传。特工自己伪装成爱尔兰电影制片人,6名人质则伪装成编剧、运输协调员、布景设计师、副制片人、导演、摄像师。后来,这个山寨制片公司收到了26个电影剧本,其中一个竟然来自斯皮尔伯格。

历史背景

美国人质被扣伊朗 特工假装拍电影解救人质

20121012日在美国上映的电影《逃离德黑兰》以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伊朗人质危机中的一次逃离行动为蓝本: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美国驻伊朗大使馆被大批德黑兰学生占领,66名美外交人员被扣为人质。这场人质危机始于1979114日,终于1981120日,长达444天。

在美国使馆被攻占过程中,有6名美国人成功逃脱并在加拿大和瑞典大使馆获得庇护。为将6名人质救出伊朗,美国中情局特工门德兹精心策划了一个营救方案,他自己伪装成一个电影制片人,将6名外交官伪装为电影摄制组工作人员,他们正在拍摄的这部并不存在的电影叫《Argo》。1980128日,这6名美国人安全离开伊朗。

许多好莱坞影评人对著名影星本·阿弗莱克这部自导自演的新作赞赏有加。目前,《逃离德黑兰》已获得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的6项提名。

逃离计划 假扮电影摄制组,不引人注意

1979115日,伊朗人质危机发生的第二天早上,托尼·门德兹抵达办公室后发现,整个中情局都陷入了混乱。时年38岁的门德兹在越南战争期间就已经在中情局工作,但这一天看起来似乎比越战时还糟。

人质危机发生数周后,门德兹收到了来自美国国务院的加密备忘录,他惊讶地得知,并非所有在大使馆里的人都被抓住了,有几个人逃了出来,藏在德黑兰的某个地方。

门德兹已在中情局技术服务部门工作了14年,专长是利用“身份转换”解决棘手情况,他曾帮助数百人逃离险境。对于此次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行动,他的计划很直接:逃离了使馆的美国人应该使用假身份,从德黑兰的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登机离开伊朗。当然,必须得有人先溜进伊朗,跟逃出使馆的美国人取得联系,用假身份对他们进行伪装,并把他们安全带离伊朗。门德兹开始仔细策划逃离行动,他认为可以使用加拿大文件来进行身份伪造,因为加拿大跟美国的语言、文化相似。但除此之外,他还得想出一个能让6名“加拿大人”从时局动荡的伊朗离境的“借口”。记者、人道主义者、工业顾问的身份都不行,因为这些人要不已被严密监视,要不就是被伊朗当局熟知。有一天门德兹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计划:他将伪装成爱尔兰电影制片人凯文·科斯塔·哈金斯,带着他的摄制组在伊朗为一部好莱坞科幻大片取景,一个来自好莱坞的电影摄制组在时局动荡的伊朗应该不会引人注意。

伪造电影 成立“山寨”制片公司,还为假电影大作宣传

有了初步构想之后,门德兹做出了详细的计划方案,并将计划提交上级。尽管任务很艰巨,但由于方案非常详细,因此中情局和白宫批准了这一行动。

为了进行前期筹备,门德兹带着10000美元现金飞往洛杉矶。他跟朋友约翰·钱伯斯打了电话,钱伯斯是好莱坞金牌电影化妆师。钱伯斯带来了负责电影特效的同事鲍勃·席德尔,他们3人在19801月中旬见面,门德兹将计划告知钱伯斯和席德尔,钱伯斯和席德尔几乎每晚都看有关伊朗人质危机的报道,因此他们毫不犹豫地决定助门德兹一臂之力。在4天内,门德兹、钱伯斯和席德尔建立了伪造的好莱坞制片公司“第六工作室”。他们为6名逃离了美国使馆的工作人员设计了名片和假身份,并且在高档写字楼建立了一个办事处。

这一切办妥之后,他们所需要的就是一部电影了,而钱伯斯手上正好有一个完美的剧本。数月之前,他接到了巴里·盖勒的电话,邀请他负责一部电影的化妆。盖勒买下了对罗杰·泽拉兹尼的获奖科幻小说《光明王》的电影拍摄权,并曾在197911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他的计划。但新闻发布会召开不久后,盖勒的合作人就因挪用资金被捕,电影拍摄计划就不了了之。钱伯斯家里保留了《光明王》的剧本和一些草图。依据电影剧本,伊朗可以说是理想的外景取景地。门德兹认为这个剧本非常完美,他给剧本起了一个新名字——《Argo》。门德兹还给新成立的制片公司装配了电话、打字机、电影海报等,门德兹和钱伯斯设计了电影的整版广告,在知名杂志《名利场》、《好莱坞报道者》上刊登。在门德兹回到华盛顿的前夜,第六工作室还举行了一个小型晚宴,为电影作宣传。

潜入伊朗 给每个人质安排“角色”

在接到来自中情局局长在时任总统卡特授意下发来的电报之后,1980125日,门德兹秘密前往伊朗。门德兹先飞至欧洲,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首都波恩的伊朗领事馆拿到了签证。

作为一个伪造专家,门德兹带着他的工具抵达德黑兰。此次营救行动需要加拿大的帮助,加拿大同意向被困的6名美国大使馆成员提供6张护照,但不同意让美国中情局特工把相关文件送到伊朗,而是已通过外交邮件的方式提前送达了加拿大驻伊朗大使馆。门德兹伪造了他能想到的所有证件:健康证、驾照、加拿大餐馆收据、第六工作室名片、电影摄制材料等。抵达德黑兰后,门德兹跟加拿大使馆工作人员肯·泰勒见面,拿到了加拿大护照。

当天晚上,泰勒安排门德兹跟逃出美国使馆的马克·里杰克、科拉·阿姆本·里杰克、约瑟夫·斯塔夫德、凯瑟琳·斯塔夫德、罗伯特·安德斯和亨利·李·沙茨见面。门德兹向这6人解释了整个行动计划,展示了准备的相关材料,并将名片和护照分发给他们。科拉·阿姆本·里杰克伪装成编剧,马克·里杰克伪装成运输协调员,凯瑟琳·斯塔夫德伪装成布景设计师,约瑟夫·斯塔夫德伪装成副制片人,安德斯伪装成导演,沙茨伪装成摄像师。

在美国,第六工作室也十分繁忙。鲍勃·席德尔和他的妻子安迪一直负责看守办公室,办公室里有3条电话线路,一条只向中情局公开。安迪负责接另外两个电话,它们是制片公司对外公布的电话,时不时会有人打来。

当《Argo》的广告发布后,《好莱坞报道者》和《名利场》的记者曾打来电话,在杂志上发表了小篇幅的报道。 1980125日的《好莱坞报道者》上一篇文章写道:“两位著名的好莱坞电影化妆大师现在变成了制片人,他们的首部电影名为《Argo》,这是一部根据罗杰·泽拉兹尼的小说改编的科幻电影……枪战场景将在法国南部拍摄,然后根据政治环境,剧组将会考虑是否赴中东取景。”关于演员阵容问题,报道援引席德尔的话称:“我们会选用大明星来主演,但现在还得对此保密。

  成功逃离 斯皮尔伯格还给这个假公司投过剧本

1980128日黎明之前,美国使馆6名工作人员伪装成了好莱坞摄制组成员的样子,他们的发型和服饰都经过了精心设置。在此前的两天中,他们也已进行了数次“彩排”,他们已记下了电影的故事情节,以及他们所伪装人物的背景信息。凌晨4点时,他们启程前往梅赫拉巴德机场。门德兹已事先前往机场,调查现场情况。发现当天机场的军方人员很少后,门德兹通知他的组员们一切安全,按照计划进行撤离。

虽然电影《逃离德黑兰》中最后一段的故事非常曲折,但根据1999年发表在美国中情局内部刊物《情报研究》上的内幕披露,6名美国人逃离德黑兰的真实过程并没有那么富有戏剧性。在伊朗德黑兰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海关人员很轻易地就在他们伪造的护照和出境签证上盖了章,然后美国使馆人员和门德兹就登上了瑞士航空公司的SR363号航班,飞机因机械问题而延迟了一小会儿起飞。直到飞机飞出伊朗领空时,他们才松了一口气,成功逃离了伊朗。

行动异常成功,根据中情局的表述:“直到成功逃离伊朗、第六工作室关闭数周后,门德兹还收到了26个电影剧本,其中一个竟然来自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