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的枇杷树情结


作者:纯一

    大雪皑皑的冬天,诗人从不惜用溢美之词来赞美青松的坚忍不拔,梅花的暗香浮动。却很少有人赞美过枇杷树!更有甚者拿它作打油诗嘲讽:“枇杷不是这琵琶,只为当年识字差。若使琵琶能结果,满城箫管尽开花。”

    枇杷树有青松的常绿与坚韧,却没有青松的挺拔,大伯的那棵枇杷树更如耄勤的老人。枇杷花也如梅花,凌寒独自开。却没有梅花的暗香。枇杷花白色,圆锥花序花多而紧密,比黄豆还小,点缀在稀疏的长椭圆形树叶中。不仔细的人是很难发现枇杷花,经常有人问大伯,怎么枇杷树不开花也结果?

    医书上有说:“蒸制其叶取露,取名“枇杷叶露”,有清热、解暑热、和胃等作用。

    我们村里只有3棵枇杷树。大伯的枇杷树便成了众多人的蹂躏对象,路过的人总不忘摘走几片叶子。每天黄昏大伯都会对着遍体鳞伤的枇杷树独自流泪。

    这时总有媒婆问他,是不是太孤单了,要不我为你做媒?大伯摇摇头说,一个人还过的去,没钱养个老婆。喜好串门的妇人很晚回家,总会听到大伯唱老掉牙的情歌。便隔着墙笑他:给你做媒你又不要,干脆把那枇杷树当老婆吧!大伯回答,一个人习惯了。父亲对我解释,你以前也有个大娘,才嫁过来不到一年。就得了场病,疯了,几个月后就失踪了。你大伯很自责,说是自己没好好照顾她。现在还在等你大娘回来呢。

   去年回家过年,枇杷树依旧常绿,只是叶子很少了。大伯却整个人黑了很多。爸爸责问他,都60岁的人了,干什么事弄成这般模样?!大伯说是铲煤。又问工资多少,700!大伯很是自豪的回答。说比以前好多了。大伯以前在一个小砖厂做事,盖盖雨布。工作还算轻松,但工资不高。大伯很多次闲的慌,要厂主多给他点工作。老板看他都60多岁了,不肯答应。大伯因此和厂主赌气,厂主很是无奈。

    大伯说砖厂倒闭了,工人的工资也没了。厂主跑之前,哭着对大伯说,老哥哥,我对不起大家,这台黑白电视你就拿去当工资吧。厂主知道大伯很固执,怕他闹事。大伯却原谅了他。

    说到大伯很固执。得说有一次大伯到姑姑家省亲。姑姑碰巧外去,姑爷弄不好菜。就只拿了早晨的剩菜招待了他。姑爷解释了,大伯当面也叫姑爷不要在意。回家后,大伯向爸爸诉苦,说都瞧不起他。爸爸以为他过段时间便会忘了。但6年了,大伯也不愿去姑姑家,说怕吃剩菜。

    砖厂倒闭后,新厂主是做煤球的。那个新厂主一听到砖厂倒闭消息后便骑着摩托车来接大伯。这事,大伯一直很自豪。爸爸讽刺说,象你这样肯干粗活,工资又低的人,哪个老板不想要,都想宰你。大伯象个遭受了委屈的孩子,低声咿唔起来。又谈起工资,大伯又提起了精神。问他是不是包吃啊?大伯摇摇头。爸爸站起来便骂你怎么这么蠢!大伯低头不语。爸爸终于还是知道的,大伯大,怎么都是哥哥。便缓和了语气说,明年不要去了。大伯不肯,说老板娘天天给他白菜吃,也不能说是不包吃的。爸爸慢慢和他算清帐,要米要菜要米酒要回家车费,你那700百块还剩啥?  

    每星期大伯都要回来看看枇杷树。

    大伯是读过几年书的,还经常看《星书》、《农家历》。只是每次都要把存折拿来给爸爸看看才放心。

    过完年,大伯还是偷偷去铲煤了。说在家闲不住,也不想天天看着枇杷树伤心。

    大伯不在家时,大伯的枇杷树更加饱受蹂躏。叶子没剩几片了,我打电话回家,也问问枇杷树。妈妈说,快枯死了,也没结果子。问大伯怎样?妈妈很生气,说,不听劝,和枇杷树一样了。听了很是伤心。想起小时候,大伯给我摘枇杷果时,对我说,我如果不在了,你要好好爱护枇杷树,才能年年吃到这样好吃的果子。

    又想起了大伯对着遍体鳞伤的枇杷树独自流泪。想起大伯对爸爸说,这块地可是我的,我死后就要埋在枇杷树旁。便向妈妈问起大伯的枇杷树的来历,妈妈说,大伯的枇杷树是大伯和大娘一起栽的。我想大伯终究是忘不了大娘。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