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刻舟求剑


作者:傲视群雄欧耶

清场——开拍——

唐僧:“悟空、八戒、悟净、小白…我等师徒五人,历尽百般嘲讽压迫诬陷诱惑诬陷压迫嘲讽,今天终于取得真经。感谢你们的一路相陪,可天下无不散的新婚燕尔,大喜临头各自飞!过了前面这道通天河,我们便分道扬镳,各自飞吧!”

自古多情伤离别,师徒五人在秋风萧瑟中围城而立,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场面甚是凄凉寒楚尴尬。

唐僧:“卡——停——,OK,OK——OK!我们分手后:悟空你就可以回花果山作回你的美猴王;八戒你就可以入赘高老庄娶妻生子;沙悟净你可以回流沙河、盘沙淘金;小白你可以实现你的家庭梦想,化作帅哥卢伟的专用坐骑——小白龙。….而老衲我——”

猛听此处,四个徒弟顿改愁容、欢声雀跃、滔滔不绝向师兄弟宣誓自己美好的宏伟蓝图。一时间空气间夹杂着高速飞行的唾沫星子,溅在彼此白皙的脸上,似曾江南的绵绵细雨、令人兴奋不已。

“而老衲我也将按劳动合同给你们一笔安家创业资金!!”

渺渺余音,消逝淹没在欢声笑语中,竟无一人听起。玄奘后脑勺地下一颗大汗珠,忍着空气中弥漫着的狂野的口臭,心中暗自庆幸:“哇P,一群白痴、笨蛋!天啊,我怎么会和这群白痴呆了十四年!——十四年!”

日落黄昏,斜阳染幽草,几度飞红,摇曳了江上远帆,通天河畔杂草丛中横七八竖躺着四个东土大唐高僧,面色青白,双目紧闭,嘴边白沫横流…,玄奘正小心收集这来之不易白沫,竟发现每个人的唇边泛着一丝微笑,兀自陶醉在美好的境界之中。心中不由顿生怜爱:“真是一群容易满足,无欲无求的好徒弟呢!这睡姿、这表情、这猪嘴、这胡子。。。好萌,好卡哇伊!好致命诱惑吶!”不由挨个在四个徒儿的唇上来了个深情热吻——香醇甘甜耶。

“喂!孩子们,起床了!”

四个八尺高僧如孩童般睡眼忪惺从美梦中醒来:悟空将金箍棒变个合适大小,捣了捣口中的牙屎;八戒眯着眼三路十八转拐到唐僧面前,嘘嘘一番;沙僧从行李包一镜一梳,径自整理着乌黑飘逸的胡子;小白龙纵身跃起顺利完成360°托马斯全旋,幻化为白龙马;唐僧就着八戒的童子尿,来了个肌肤美容保养;。。。

待众僧洗漱完毕后,玄奘从袈裟中掏出一张返程战略部署图。

唐僧:“全体都有!立正——稍息!今天我们的每日任务是——横渡通天河,现在你们八点钟方向就是通天河,有没有信心出色完成任务!?”

众徒弟:“Yes,sir!我们激昂斗志,我们英勇无畏,我们百折不挠、勇往直前。。。。我们有绝对信心出色完成领导下达的任务!!!!”

唐僧:“好!有种!拿好你们的手中的船票,现在离开船时间仅剩三分钟!OK——ready!ready!——three——two——one——Let’sGo!!”

号令一发,众僧竭尽全力、猛力冲刺,一时间尘土滚滚飞扬,犹如万马奔腾、惊涛骇浪之势——地崩山摇。空中盘旋的秃鹰眼见此情此景,不禁展翅高唱

“唐僧骑马咚那个咚,后面跟这个孙悟空;孙悟空跑得快,后面跟着个猪八戒;猪八戒鼻子长,后面跟着个沙和尚;四人四徒去取经,战胜妖魔白骨精。。。欧耶!”

主持人:感谢我台记者秃鹰,从现场发回最新的报道!优劣良莠之势已经明明白白,唐僧和白龙马——一马当先,齐头并进不分伯仲;沙和尚挑着重担行李——自然落后垫底;孙悟空紧随玄奘之后;八戒位居第三。——哦,刚刚截获最新消息:师徒五人按着上述儿歌的内容陆续抵达AV码头了。

放眼望去,只见码头停泊一艘竹排小筏——蓄势待发。甲板的一角立起一面红旗,上面鲜红写着“苍——井——空”三个大字,红旗色泽明艳、提神醒目、意蕴委婉含蓄。船长是一代极度另类时尚气息、身着簔衣的老翁。

眼前这一切雾霭谜团、陷阱险局,早已被孙悟空火眼金金尽收眼底一览无余,他迅速将视屏信号转换为生物电信号→并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输至360中枢安检系统进行计算→又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电信号传至语音终端→完成电信号向语音信号转换——“师父,这老头儿是个弱智男,耳不鸣、眼不瞎,手没瘫、脚没瘸,上没老、下没小。。。,总结一句如下:这个老头不是妖怪,可以安全放心利用!!!!”整个程序代码一气呵成、执行下来不足0.00001秒耶!

猪八戒:“师父!我们赶紧上‘苍井空’号吧!”

唐僧也感受到了“苍井空”的魅惑召唤:“OK——ready!ready!——three——two——one——Let….”

老翁:“等等,等等!让我看看你们的身份证和船票!”

众僧:“OK!Hereyouare!”

老翁:“嗯,嗯,嗯。。。嗯,你们的证件没有问题!欢迎乘坐‘苍井空’号欧尚经典CBD豪华游轮!”

师徒五人后狂呕:“!?豪华游轮?—OK—OK!拜托——我们不要再说英语了好吗?我们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中国文字字正腔圆!为毛老要说英语啊!你这个崇洋媚外的弱智翁!”

老翁狂汗:“????!!老夫悉从尊便…,请各位赶紧入座,系好安全带@!”

师徒五人后脑勺又滴下一颗大汗珠:“!?入座?——安全带?!”

老翁:“。。。白废话!白挑剔!现在正值客运高峰期,有的站就已经很不错了!——秃驴们站好了,‘苍井空’号就要扬帆起航了….”

话音未落,船已离岸,师徒五人立足未稳,在竹排巨大的加速下,各自摔了个大马趴,和“苍井空”来了个肌肤相亲!鼻血喷溅、乌珠迸出,那个糗啊!白龙马暗自庆幸之余、忽闻岸上踏歌声

“——还有我!等等我——苍井空号等等我啊!”

方才声音远在天际,刹那间人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AV码头。然,竹排如离弦之箭飞速驶出了码头,加之“仓井空”号没有完善的制动系统。老翁心想停是停不下来了、外快也赚不到了,便从船桨上腾出一只纤纤细手,优雅的向AV码头上的小伙子优雅的摇手示意。

不料小伙子将腰间一物什投掷空中,迅速腾空一跃,脚尖蜻蜓点水般立在那物什上竟临空追赶了上来。

近眼一看,此人高八尺有余,年方十八,形貌逸丽,身着长袍青衫,腰佩和田籽玉,脚下的物什乃是一柄利剑——剑锋寒光凝滞。众人瞠目结舌,齐声而语“哪尼!胡歌版御剑术!!”

江山代有才人出,真是长江一浪比一浪高。看小伙子那浪样,想必是一个身怀绝技、独步武林、纵横江湖的浪荡剑客。众人暗自钦佩膜拜之时:

——啪——叽——,又是一个大马趴、鼻血溅出、乌珠迸出…

白龙马这回得意坏了,不禁来了个王八翻盖,四脚蹬天。“欧耶,大马趴,大马趴,你们这群笨蛋!啊哈哈…”

剑客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面红耳赤、强忍着臀部的疼痛四下寻找着什么东东

“哇P,邪门了,洒家的剑剑吶!”

此话一出,众人目瞪口呆,双手抠肛—不!—双手抠牙,牙缝透出缕缕声息——“施主,方才你坠落时,宝剑从竹排的侧旁,滑落到河中了。”

剑客:“哇,侧旁这么长,能具体到点吗!?——这里!?这里!?….这里!?还是这里!?”

沙僧:“施主,宝剑方才是从这里掉下的!”

剑客:“OK,大胡子你让让,让洒家来做个记号!”

说完,便顺手从鼻孔抠下一坨鼻屎(这可不是一般的鼻屎,它是以鼻屎为基体,鼻毛为增强体的高性能复合有机材料。)鼻屎摁在利剑掉落的地方。

“欧了,这是洒家剑剑落水的地方,所以我要在这里刻上一个记号,等上岸的时候再下水娶剑剑。谢谢你大胡子,你的胡子好乌黑飘逸吶!”

沙僧愣住了,这是第一回帅哥如此夸他。玄奘、悟空、八戒、老翁也愣住了。就连旁边精神失常的白龙马也愣住了。众人不由同声而语:

“什么!?——刻舟求剑!?——你就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刻舟求剑》的主人公,那个楚国人!?”

剑客也愣住了:“哇靠!你们怎么知道洒家是楚国人!?你们又是谁!?难道你们是楚王派来追杀我的便衣刺客!?”

众僧:“帅哥,你别——别误会!看看我们这行头,认真看,仔细看!我们怎么会是刺客呢!?您太抬举我们了,我们只不过是是吴承恩笔下《西游记》中的主角吶!当然还有这个配角——老翁!施主看过《红楼梦》吗!?看过《水浒传》吗!?那总该看过《三国演义》吧!?”

剑客一脸迷茫,一头雾水,一脚香蕉皮——又是一个踉跄大马趴:

“拜托!洒家生在战国时代,怎么可能会看过四大名著!?又怎么会认识你们呢!?”

众僧心中顿生失落之情,口中透出缕缕声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故。我们对君的天然呆早已是钦慕不已呀,没想到我们却能在通天河——历史长河中相遇,不失为一种缘分啊!幸会幸会!”

剑客后脑勺滴下一大颗汗珠,懒得搭理这群白痴,径自走向船首,迎风而立,滞如山岳,眉间犀利,器宇轩昂,铿锵兼具磁性的声音响彻山涧。

“意动行如风,高山鹤鸣,风吹花落去,挥剑破苍穹!武当掌门传下的弈剑之术,藏剑无形,出剑如风。寻机则隐其行踪,刃显则瞬取敌首!…..纷争已过多秋,师恩仍在心头,本欲不问世事,剑已在手——却又如何能收!如何能收…”

续:按照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刻舟求剑》情节正常推展,楚国人最后没有取回宝剑!对比我也深信不疑吶!另外,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不要把鼻屎随意的摁在公共场合设施上,尤其是公园长椅和公交车座位上!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