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蔫捉贼


作者:于孝修

    瓦家堡子最近不少人家丢失自行车,失主纷纷向村主任马官升报案,要求捉拿窃贼,还村民一个安宁。

    起初,马官升并不以为然,可后来报失的人有增无减,这才不得不引起他的警觉。他找到治安主任姚一德,责令他们要加大治安力度,做到日夜巡查,尽快擒拿盗车贼。可是几天过去,窃贼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加疯狂,窃案还是接连不断的发生。马官升大为光火,亲自来到村治安室,拍桌子骂娘,要姚一德给一个说法,否则统统滚蛋回家。

    其他人躲在一边不敢吱声,姚一德挠挠头皮站起来,陪着笑脸说道:“马主任,我倒有一个捉贼的计策,但不知道您能不能通过。”

    “有屁快放,别磨磨蹭蹭象个娘们。”马官升急不可耐催促道。

    姚一德又一屁股坐下,说:“算了算了,你还是让我们滚蛋吧。”

    马官升这几天被折腾得急火攻心,见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真想给他两个耳光,不过转念一想,真的把他们赶回家去,盗贼岂不更加猖狂。想到此,压住火气说道:“姚主任,你他娘的就别再卖关子,有什么好主意说出来听听,只要能拿住蟊贼,我马官升肯定通过。”

    见主任的脸色平和许多,姚一德才把想法说出来,原来他建议村里贴一个悬赏令,说这样以来,人人参与,全民皆兵,何愁逮不住那个蟊贼。

    马官升听了想想也是,上个月他还看过公安部的一张通缉令,悬赏30多万,结果案子很快告破,看来有奖通缉不失为迅速破案的一个良策。他指示姚一德,赶快写一张悬赏令贴大街上,说要大打一场人民战争。

    姚一德安排人买来一张大红纸和笔墨,问马主任要悬赏多少。马主任想想告诉他,具体数目不要写,就说凡能捉到窃贼者必有重奖。

    悬赏令贴出后,瓦家堡子丝毫看不出临阵磨枪的紧张气氛,倒是又有一辆车子被偷走。

    这天,马官升正在办公室里愁眉不展,村里的老蔫来了,进门憋了好一阵,才结结巴巴的说,他把红榜揭了。

    他说的红榜,指的是那张悬赏令。马官升一听,象被马蜂蜇了一样,呼地站起来,指着老蔫的鼻子,气得脖子上的青筋一个劲跳。

    这个老蔫,真名叫周如福,五十上下岁,平时说话慢条斯理,还略带结巴,尤其胆子小,掉下片数叶怕砸着头,这么个胆小怕事的人,竟敢揭了悬赏令,马官升是气不打一处来。

    老蔫还是蔫头蔫脑的模样,他凑到马官升跟前,说自己要去捉贼。

    一句话,让马主任差点笑岔气,别人捉贼,他信,要说老蔫捉贼,简直是天方夜潭。

    “马主任,要是真……捉了贼,怎么个悬赏?”老蔫眼睛眯成一条缝,有意把悬赏两字说得特别重。

    马官升明白过来,他是为了悬赏要去捉贼。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原来老蔫也是个见钱眼开要钱不要命的人。于是笑笑说:“这还用问,肯定重奖!”

    “重奖?怎么个……重奖?”老蔫咽口唾沫,紧追着问,好象那个重奖已经非他莫属。

    这个时候,姚一德走进来,马官升把老蔫要捉贼的事当笑话说给他听。姚一德惊讶地说:“老蔫,你要捉贼?就不怕贼把你捉了去啊!”说完,他和马官升都笑得前仰后合。

    “你们不要把人看……扁了,我就问,是怎么个重奖。”老蔫涨红了脸说道。

    马官升走到老蔫跟前,鼻子一嗤,伸出一根手指头说:“周如福,你能逮着蟊贼,我奖你一万!”他本意就是取笑一下老蔫,哪知老蔫并不买帐,说一万算个什么重奖,如果能奖励十万,他保证三天以内捉到窃贼。

    此话从老蔫嘴里说出来。马官升来了兴致:“果真?”

    “果真!”老蔫毫不迟疑的答道。

    “好!”马官升一拍大腿说:“一言为定。”

    姚一德见状,赶紧让他们签了字画了押。马官升心里说,老蔫是想钱想疯了,莫说逮不着,就是逮着了十万你也拿不去。

    转眼两天过去,回来报信的人告诉马官升,据他们观察,老蔫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没有要捉贼的样子。马官升要他们再等一天,如果仍是这样,看怎么收拾他。

    第三天吃过午饭,马官升便早早来到办公室,刚落座,见一个人反绑着双手,被老蔫一把推进门来。近前一看,绑着的竟是姚一德。马官升还没回过神来,姚一德扑通跪在地上,大喊饶命。

    “这是怎么回事?”马官升吃惊地问。

    “马主任,姚一德就是偷车的……蟊贼!”老蔫气喘吁吁,显得非常气愤。

    马官升闻听惊出一身冷汗,身为治安主任,竟敢监守自盗,真是胆大妄为。他揪着姚一德厉声喝问道:“真的假的?”

    姚一德耷拉着头说:“马主任,都是我鬼迷心窍……”

    不容姚一德说完,马官升大吼一声:“给我关起来!”两个民兵立即上前把姚一德架了出去。

    老蔫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片,小心翼翼的递过去,说道:“马主任,这悬赏……”

    马官升接过一看,想起自己签字画押的事,没想到他还真破了案,脑子一机灵,笑了笑说道:“周如福,我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还真拿鸡毛当令箭?”说着把纸条撕个粉碎。

    老蔫不紧不慢从怀里又掏出一张,说:“马主任,白纸黑字,还…..有你的手印,你赖不掉。”

    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一阵锣鼓声,马官升急忙出来一看,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上百人,有人嚷着要给老蔫戴大红花。

    人群里有一位老者,走上前来对马官升说道:“官升,你还蒙在鼓里,这几天的自行车失窃案,是大家伙给你演的一处戏,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村里拿出钱来修路啊。”

    原来瓦家堡子村前有一条路,年久失修,造成许多不便,村民多次要求修路,但马官升以种种理由搪塞,年复一年,就是不肯出资。无奈之下,村民想出这个办法,让姚一德和老蔫演一处双簧,再加上村民的配合,使马官升信以为真中了“圈套”。

    真相大白,马主任羞愧难当。老人见时候已到,一招手,一个年轻人刷地把一张大红纸贴到墙上,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捐款人的名单:周如福一万元,姚一德八千元……

    目睹此情此景,马官升异常激动,他招呼大家安静下来,大声说道:“乡亲们,现在我宣布,村委投资十万元,我个人捐款两万元,明天开始修路!”大家正要鼓掌,马主任又把老蔫拉到跟前,说:“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修路施工队队长由周如福担任!”

    在一片掌声中,姚一德站出来对马主任说:“马主任,您说的话是不是要签个字画个押?”

    马官升使劲推他一把:“去你的,我马官升今天说话算数!”

    大家都轰地笑了,伴着锣鼓声久久不散。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