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往前走


作者:佚名    来源:东楚晚报    推荐人:yyfeng008
我们这帮一块儿玩的孩子,表面上看好象人人平等,其实内部也就像一个部落一样,也是有部落首领,当时我们的领袖是由徐小军和马老圆轮流担当的。对于领袖的事,我、小满和徐小川等从来没有异议过,好象是潜规则似的。
徐小军是八二年生的,比我大一岁,长的相对魁梧,而且打起架来特凶悍,领袖自然非他莫属。
马老圆跟我一般大,说打架吧也比我强不到哪儿去,就是人长的很俊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帅哥,所以他当时在我们那片鬼丫头心目中人气很旺,这就说明他也具备了当领袖的号召力。
徐小川,是我表弟,打架特狠,而且胆子也出奇的大,瘦的像个猴子似的,可是精神的一塌糊涂,吃饭一次也是几大海碗的来。本来他是具有当老大的资格的,可是表弟不够稳重,也就是说他没有做老大的风范,充其量是个混得很好的小混混罢了。
小满的外号是电线杆,有时我们也叫他老长腿。可是他个子和胆子却成反比,不然老大非他莫属。有时候他甚至被我的气焰给镇住,真搞不懂他,怎么那样,他也不想想,就凭我的那矮个儿,怎么可能去他碰啊,我不是找死吗我,通过这点判断他的智力似乎也有问题。
牛子属牛,头发颜色也长得和牛毛挺像的,是我一个比较小的表弟,他本来不属于我们这帮派的,因为他年龄不够,之所以大家愿意带他玩,主要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牛子虽然年龄小,智商可不赖,机灵无比,这倒是和小满形成了强烈对比,同时这也显示了他能留在我们这派的实力所在。我们那时候,那片最流行的游戏就是打弹珠,就跟现在的孩子们爱打网络游戏一样火,不分春夏秋冬,哪个季节都火的一塌。
打弹珠让我们这帮孩子疯狂,康子和二保无数次从家里偷鸡蛋去卖,为的就是去买几个弹珠,冬天那么冷的天,甚至下雪,其他人早躲在家里被窝里看电视了,而我们这帮孩子还在拼命的玩,有的孩子手都冻烂了,还不肯罢休。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激情,精力旺盛的让人害怕。通常一群孩子,无数次吸着快要掉的鼻涕,跪在地上打弹珠。不过最后的下场都不一样,有的孩子口袋赢的鼓鼓的,有的孩子又回家偷鸡蛋去了,有的被老妈拧着耳朵给抓回去了,还好三娘给了我很多自由空间和时间,才得以让我全面的发挥,想起来,我但是还是满自觉的,我通常会先把作业搞定再去玩的,这个也曾被我的同伴当过笑柄,说我不敢冒犯三娘,说我在家长面前像个孙子,还好我不以为然,我就是觉得在三爷三娘面前我没必要牛比,我愿意当个乖宝宝。“老八,回来吃晚饭了。”三娘又站在村头唤我回去了。“噢,来了。”我大声的回应着。这帮孩子又在笑话我了,我赶紧打完最后一局,收好我的战果走人,那群包括我表弟都在唏嘘不已,我心里倒是挺乐的,因为我的战果丰硕,他们笑我不想让我走,是因为他们输的很惨,并且没有机会再赢回去了。
    有一回,就因为我要回家吃晚饭要走,差点和我表弟徐小川打起来,其实也没赢他多少弹珠,关键还是大兵那伙在一旁点火。“小川,你看你输了那么多弹珠,老八赢了就想走。”小川抓住我的领口:“不行,不能走,赢了就想走,再玩一盘。”“松开,三娘在喊我呢,回头再玩。”我欲挣脱准备走。小川不罢休,还拽着我不放。我在他耳朵悄悄说了几句话。“明天我给你弹珠,可以了吧。”这样他才放了我的。其实我并不怕和我表弟打架,只是不想若三娘生气,另外我确实打不过他。看我走了,一旁的大兵又在笑话我表弟,说什么小川你太逊了。我心里在想等我长大了早晚把你们K一顿,一群吃饱了撑的家伙。我还是一路走,一路吸着鼻涕,看到前面的三娘,立马迎上去,三娘掏出小手帕就捂住我冻红的鼻子让我擤鼻涕,而我则忙着向她炫耀我今天赢的弹珠。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