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的青涩草坪——只谈梦想


【起点】

小青在她十五岁的时候立志当一名护士,可是在她二十四岁的时候已从体校毕业。她的眉间有一条淡淡的疤,是从高空摔下来的时候留下的,要说破相也可以,只是她依然年轻,充满活力。

小立在他十五岁的时候比二十五岁的他还颓废,每每老立在他后面拿着榔头追着他回去学习的时候,他想,老立不然我和你学做生意去算了。可是他在二十四岁的时候已成功在上海被聘为了一名人民教师,教的是语文,灌输的是文学,夜里喝的是咖啡。

小青是上海人,小立不是,小立来自广东,据他说,他什么都敢吃,包括饭局上的松炸鼠和果子狸。

在教书的岁月里,小青留起了长发,总是把黄不拉几的头发扎成一个短短的马尾,带着美瞳,爱吃零食,喜欢班里女生送的小礼物,常带着班里的全体学生去郊游,而她,只是一名体育老师。

小立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破碎的文学梦,他爱写也爱挤到上海的书店里买书,他曾在童年时陪伴父亲去北京谈生意,然后就在离中央最近的皇城里的最大的书店里推回两百多本书,条件是从痞子变成愤青。

【预备】

那是小立教书的第二个年头,小青上岗的第一年,他是怀揣着梦想的男人,她还是不懂事的毕业新生。体育组里除了老头就是老太,对她很好,只是有点格格不入,她来得最早,课上得最严格,在全市最差的中学里就是这么混得不伦不类。

小立爱写诗,在大学里是文学社的骨干分子,辩论赛的主力辩手,绿茵场上的足球小将,那时他长发飘飘很有魅力,后来剪了,后来爱的是迪奥的香水,季风书店里的玻璃天花板。刚来上海的时候他挤进过记者的队伍后来光荣负伤,后来在一帮孩子里找到非凡的尊严从此无法自拔。

小青和小立在同一个车站相遇,然后一起抢着给老人让座,然后一起踏进校门,然后一起下班,那时小立还不习惯加班,下班一起走出校门,开始打招呼,聊天,回家,说再见,第二天在同一个车站再见。他们住在同一条街。街的左边和右边。

小立的梦想还很炙热,热到这把火点燃了小青。他喜欢文章写得好的学生,不惜借此常把她们的考试分数拉到班级第一。那年他第一回接到要带四年的班级,爱得和自己的孩子一样,他自己也是个孩子,在心里欢呼雀跃。爱写字的女生体育偏偏很差,小青会把她们偷偷留下补课,交给她们课上没有学好的动作。让她们莫名不已。

办公室里的老师常常在小立的鼓吹下在周末吃饭,同行的除了小立的朋友还有小青。后来别人都要养家,饭桌就变小了,只有小立和小青,可是他们还是快乐。小立乐在可以谈自己的梦想,小青乐在听小立眉飞色舞的谈自己的梦想。

他们关系很好,谈不上投机,只是在这个年龄身边没有其他的朋友。小立其实人缘可好,年年回家继续开饭局,朋友来自五湖四海,他甚至把自己的班级借给志同道合的朋友,给小朋友们上解析电影的课,好不热闹。

【初一】

在小立的带领下小青也爱上挑开公开课的担子。沉寂了多年的学校沸腾了。他们的才华分别升得很快,不久就到顶了,开始百无聊赖。那时小立开始嗜夜里喝咖啡为乐,皮肤也变得没以前水灵。小立嗅苗头嗅得很准,那天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他站在走廊里抽烟,背影很消瘦。从此教的更加卖命。

小青的生活从未如此充实过,办公室里她最乐,即使格格不入,她也全然没有体会。本就不多的工资因为家里的维持全部用在了自己身上,自己也包括学生。

孩子从来童言无忌,大家住得都不远,时间过去,性格也开放许多。属于小青和小立的车站多了他们好人缘结识的弟子和崇拜者。小青和小立中间是学生,为了维护教师的严肃性,他们只是相望谈话少了。后来饭局也少了。

小立那种热闹的个性变深沉了。小立的口中奔三的磨叽变多了,小青耳朵里干净的梦想夹杂了不干净的风霜。好在小立家里很富裕,他始终是一个争气的人,不全为生计而是人生价值社会地位。

小青其实在别人眼中不那么聪明,没有上海女人的精明,不然怎么学的是体育。她耳朵上许多个耳洞如今只有两个有用。她的职业需要是穿运动衣,她的身材很好,可是个性也就是个运动衣。

【初二上】

小立第一次把不及格学生留下来时请人家吃了好多零食,作为交换还有自己儿时的梦想和吊儿郎当的少年趣事。那天小青接到了一个男子的电话,他在体院留校,如今想和她叙旧,他们去了和小立常去的饭店,吃的是小青和小立都爱的菜和甜品,他在读本科,他老实厚道不太会享受,在他眼里小青全然充满了上海女人的特质,精致,会享受,惹人喜爱。回家时他用摩托车载小青回家,她其实挺豪迈,车一直开到她家楼下,从此他就对她有了误解,因此常常约她。

孩子们到了初三的年纪,如果之前是吃喝玩乐的话,现在就是昏天黑地,小立渐渐有了某种领悟,时间回到一年前。

小青第一次开口说自己没空的时候,小立就在电话里笑了,小立后来说了自己在浦东的某个教育机构替韩国孩子补课时,小青也笑了。比起漫不经心的生活大家更接受勤劳致富。一来一回,成年人开口其实顾虑挺多,即使是小立,即使是小青。

小立的衣柜里领带衬衣西服居多,鞋柜里皮鞋居多,写字台钢笔居多,手机别人送的居多。

小青的衣柜里成套的运动服居多,鞋柜里跑鞋居多,梳妆台皮筋居多,耳机里爱情歌居多。

【初二下】

两个人约在电影院里看门徒,看完后小立买了原版的没删减的碟回家,看完后小青被本科男又约去看了一遍。小青喜欢各种运动,小立只爱足球,小青手臂有肌肉在夏天结实得很好看,小立全身都练出了肌肉,穿西装时香水味很迷人。小立后来更爱坐地铁,在上海的地铁还空空荡荡的时候。小青习惯少坐一站路在面包店里买有肉的面包当早点,啃一路去上班。

如果说友情里又有梦想,梦想里我们抓到了对方的友情,是不是不成熟的表现。那年小立二十六,小青二十五。如果说为了梦想而打拼结果收获了生活,在寂寞里大家再谈梦想接着各自打拼,我们终究还在成长。那一年,小立二十八,小青二十七。小立已婚五年,小青待字闺中。成年人的梦想是梦想背负了岁月。

小立读初中时就交到了全校的才女,他跟着她进了大学,保护着她来到了上海,他们花了小立家的钱在上海买了一套房子,代价是快点抱孙子,他在大学里第一次用别人的洗发水结果把自己的秀发洗成杂草,她笑着劝他剪掉。他在社团的辩论团是正方一辩的时候她是反方一辩,辩题是大学生能不能很快承担起社会责任。他输给她的口才,她一毕业就嫁给了他,不如说她最终会输给自己深爱的男子。

第一次来上海,她大二,坐着连夜的火车,是硬座,挤得连厕所也去不了,小立年轻力壮,每每翻过车窗找草丛,她就气鼓鼓的憋着不敢喝一口水。她也是老师,教语文,他们的前途都是在一个个日日夜夜里讨论出来的。小立很着家,而且爱妻子,他们的爱情诗是: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