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地做回地主老财的女婿


早听朋友说,杭州宋城一切皆古。

城里的一切,都是宋朝妆扮。最为吸引人的,那就是宋城里的抛绣球招女婿了。带着色色的心情,心想看看抛绣球的小姐究竟是何种花容月貌。

可惜!等咱赶到的时候人家已经快到拜堂成亲的时候了!不过,也不打紧。即便做不成地主老财的女婿也罢。咱也可以看看古人拜堂的情景,那也是一种品味享乐。

各位,您说是吗?感受咱们巍巍中华的文化,那才是最重要的嘛!

虽然没有赶上抛彩球的镜头,但是招女婿抛彩球的过程还是从现场的观众那里了解到了。下面,咱们就把道听途说而来的传奇慢慢道来。

先从财主王老财年轻的时候略做介绍。

王老财,其实并不势利!和人们传说中的不太一样。王老财虽然家财万贯,但也并非是那种惜财如命的贪财之人。

王老财本姓非王,改姓为王的王老财原名原姓无处查证。年轻时候父母早亡,而他年少无知不会谋生,直到落得穷困潦倒流落街头。亏得心地善良的老王家收留,王老财受惠于王家救命之恩。他忠心耿耿,尽心所学的帮着王家耕织操劳。他的真诚善良感动了王家闺中待嫁的小姐,一心与他结为夫妻。后来王家转为经商一帆风顺,但是他发财不忘乐施。修桥铺路的善事,他并未少做。可是任凭夫妻二人如何使劲地造化,就是不见子嗣前来光临。急得王老财唉声叹气,愁眉苦脸不已。妻子贤惠,示意他另纳偏房传后,却被性情中人的王老财一顿叱喝。

就这样,在苦盼中直到了夫妻二人年逾四十。本以为今生再无指望子嗣光临,而妻子却意外的怀孕了。苦盼有果的一家人喜出望外,等到十月怀胎婴儿呱呱落地妻子生下了个千金。产后见是一女,妻子愧疚而泣。而王老财却不已为失意,对女儿疼爱有加视着掌上明珠。

都说只愁养不愁长,这千金转眼间就到了芳龄十八待嫁闺中。王老财疼惜女儿,所以小时候未给女儿定亲。闻听再过两月,又到了皇帝老儿到处搜刮美女的时候。这可急坏了夫妻二人!可是夫妻二人商量半天也唯有什么结果,倒是他女儿王小姐却想出了一辙。不用明说,各位可能就揣摩到了!那就是学着大宋某公主的样,搭彩楼抛绣球!

于是王家搭起了彩楼,大张旗鼓的准备抛彩球招女婿。早就闻听王家有一位羞花闭月,容貌出众的才女。那些尚未娶妻的秀才,举人闻听有此好事。不顾人马劳顿,迢迢数里的赶来现场观摩。各自磨拳擦掌跃跃欲试,指望获得王家小姐的亲睐成全好事。

下面就是正场出台:

只见得那王老财,站在了戏台子上吆喝一声:“各位父老乡亲,今日我王家在此摆下彩楼。小女年方十八,待嫁闺中。老爷我不愿父母做主,耽误了小女的幸福人生。为此,小女要在此抛彩球选女婿。接到彩球的公子不论出生贫富,只要对上小女现场出的对子即可当场拜堂成亲!若是当场对不上,可自己选择放弃也可选择三日后再试。当然,三日后小女会重新出题。不知各位是否准备好了没有?”

台下则是轰然应答:“准备好啦!快快抛球……”于是一阵锣鼓响起,恭请即将抛头露面抛彩球的小姐。

小姐,头顶凤冠一步四晃。看那瓜子脸蛋,丹凤双眼再配上尖尖翘起的鼻子,简直是仪态万千!挪动碎步之间,那身材是亭亭玉立。回眸旋转之时,婀娜多姿似同杨柳飘絮般清香四起!现场公子哥们只看得呆若木鸡,半天方清醒过来。各自在心中暗暗祈祷,自己能接到彩球。好与赛似嫦娥,媲美西施的王小姐结为良缘。

一阵锣鼓再起,小姐抬动莲步在台上来回走动着。凤眼流连之处,就是找不到自己的心上人儿。这可急坏了一旁的丫鬟,心里想着:“天杀的潘安,怎么还不来到……”

明明吩咐过他早早来到,为何这般光景还不到来。两番锣鼓响起,小姐高高举起绣球准备抛落。下面则是兴奋不已的高声呐喊:“王小姐,抛给我……”众人挤在一处,争先恐后的往小姐绣球所对方向跑来跑去。

却不料,手捧绣球的小姐几番轮回的兜着圈子。凤眼瞧处,终于发现了心上人啦……

只见她突然一个反身,手里的绣球就往远在边角的那人抛去。心有灵犀,那人伸手一接绣球已然落入了手中。那边轰然大呼:“快抢!……”

那人那容得到手的绣球被人抢去,他迅疾的将个绣球纳入怀中。一番小跑,已然跑到一边去了。

台上,王老财则是乐得眉开眼笑:“哈哈,看来我王家招贤胥的事情有了着落了……”

管家上场,大声吆喝:“有请接到彩球的公子上台,恭请小姐出对考试。各位父老乡亲如不嫌弃请做个媒证,公子回答正确即可与我家小姐当场拜堂成亲!”台下观众则轰然叫好!

“有请接到彩球的公子上台,恭请小姐出对考试。”管家不见接到彩球的公子上台,再次扯起嗓子吆喝了起来。

台下的公子已经进入状态,他兢兢战战的思量:“这可如何是好,做了宋城的女婿,且不是回不了家了吗?哎呀!这可如何是好,我家中尚有高龄老母要奉养啊!”

“天杀的!你想戏耍我家小姐不成?还不快快上楼,接受我家小姐出对考试,早早拜堂成亲……”不知何时,丫鬟突然在他身边冒了出来。一声诧喝,吓得公子一跳!

“来人报上姓名籍贯,我家小姐好与你出对……”王老财迈着方步,一步三摇的走向前台。

“回禀老爷,小生来自河南信阳平桥区。年方二十有三,姓李名添为建成。今日本是前来观看,不想……不想……不想遇到您家小姐抛彩球……小生家中上有老母要奉养,这可如何是好……”李公子惊颤起来。老爷一脸威严,气宇昂昂。他若是生气起来,那可……

“这有何难,待李公子与我家小姐拜堂成亲后即可接令堂前来。也好让她安享晚年!……”老爷拖着长长的官腔,得意非凡。抬下,一片掌声!王老财果然是性情中人!

“小姐出对!”管家,再度吆喝起来!

“李公子,请听好了……”小姐,终于开了银口。哎呀!那珠圆玉润的女中音,悦耳不说!那简直是赛过百灵鸟,越过黄莺声啊……

“天上人间月——请公子对下联。”小姐,抿口浅笑。那殷桃小口轻起齿间,只看得咱瞪大了眼球。心里指望着那公子是个草包!这样,咱就可以上台……

“地下玉成双……”不料,公子显然有备。信口拈来,毫不慌张!天上人间月,本是暗含水印之月上下呼应。而地下人间,好玉成双是乃千古佳话。

“好!”观众,一片喝彩!

小姐暗暗喝彩,公子反应敏捷。再次轻启小口,嘤嘤有声:“风入林则徐徐向前……公子请!”

“哎!等等,等等……小姐不是宋朝人吗?你怎么会知道徐向前了老人家了呢?再说了,这对子好熟悉呀!网络里好像有人出过嘛……这……”李公子糊涂了,这自己明明到宋朝了呀。

不好,这小子走火入魔了也!看来,他的思维已经穿越时空,回到古代的宋朝中去了……

台下,一片哄笑!管家出场:“各位父老乡亲,烦请各位不得大声喧哗!免得影响我家小姐选胥……可好?”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