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天堂


阿四看着面前这个穿红鞋子的女人,她的头发被挽到了脑后,用一根橡皮筋扎得简单而整齐,脸上画着淡淡的妆,身披一件浅灰色的风衣。女人左手上担着一件棕色的男士毛领外套,右手捏着一个精致的小包,白晰的皮肤下包裹着的手指纤细而修长,不仔细的话,看不出她涂了指甲油。

阿四已经不记得自己作了多少年乞丐了,也不记得面前这个女人施舍了他多少次了。

阿四每天在不同的地方乞讨,但总能遇到这个女人。每当他饿的时候,女人就会出现,或是掏些钱放在他的缸子里,或是碰巧女人手里有吃的索性就把吃的全给了他,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今天气温突降,到了傍晚,无边的寒冷更是让人无处可避。一个更加残酷的冬天来了。

阿四还是努力紧了紧身上捉襟见肘,烂得几乎成条状的衣服,虽然他知道这只是徒劳。

正当阿四心里嘀咕着还能不能挺过这个冬天的时候,一阵阴风吹过,于是此时的女人就出现在阿四面前了。

“来,把这衣服穿上吧。”女人的声音饱满而柔和,给人无比温暖的感觉。

阿四微微抬了抬头,目光散漫地绕过因长年未洗而结成了条状并散发着酸臭的头发,把女人打量了一遍,却并没有去接女人手里的衣服。他似乎觉得没由来的好处背后肯定会影藏着某种危险。

阿四忽然感到身上暖和了许多,原来衣服已被女人给自己穿上了,只是女人似乎从未曾动过。

阿四真想好好摸摸身上这件珍贵的衣服,可是顾虑自己的手实在太脏,实在不敢玷污了它。

他低下头,用手抹了抹眼角涌出的泪水,再次抬头,想对女人说声谢谢,可是发现女人已经消失在一阵氤氲的雾气之中。

阿四晃晃悠悠回到了天桥下自己的小窝里。

一个铺满了五颜六色塑料纸的桥洞,刚好够一个蜷曲的身体塞进去。这是阿四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感到安全的地方,是他唯一的容身之所。

风还是呼呼地吹,不停地往桥洞里挤,似乎要夺走阿四最后这可怜的家。

这世界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了,阿四这样想着,并使劲裹紧了身上的新衣服。他抱起双臂,把袖子死死地攥在手里,仿佛不仅为了御寒,更是害怕有人会突然夺走了上天这梦幻般的恩赐。

二十五岁的阿四做梦都没想到过自己会沦落到这步田地的,回想想以前的自己,从来不愁吃穿,衣来伸手,饭开张口,完全就是一个新世纪的皇子。他有钱的父母当然地对自己三代单传的心肝宝贝是千娇百宠。身为公子哥的阿四,虽然没有成为纨绔子弟,但确实是不学无数,拈花惹草。

可是命运这东西,不管你信不信,总是那么残酷而不可抗拒。

阿四的爸爸被人借口合作投资,骗走了几乎所有的资产。虽然变卖了家里那栋超级别墅,但是在巨大的债务面前仍是杯水车薪。员工工资,银行催债……重重重压之下,老爷子一时想不开,选择一死了之。妈妈也被这一波又一波突如其来的打击摧垮了身子,从此卧床不起,病情一天比一天恶化,不久就撒手人寰了。而女友在这种关头也果断地离他而去了。

面对如此变故,阿四顿时感到手足无措。他还没有足够养活自己的能力。父母生前租的房屋也很快就到期了,而阿四也拿不出钱来继续住下去。房东是个很讲原则的人,看钱不看人,于是阿四被粗鲁地请了出去。

身无长技的阿四就此流落街头。

往事不堪回首,阿四禁不住又泪眼婆娑了。

看着面前高速公路上飞快而过的车子,阿四想着,如果上天能在给自己一次机会,那自己一定要好好奋斗,要出人头地,至少要活得像个人样。

可是,哪来的如果啊。于是,泪水流得更凶了。

看着远方急驶而来的大货车,阿四瞬间萌发的一个念头。随即在嘴里碎碎念着,爸爸妈妈,儿子以前不懂事,现在下来给你们尽孝了。然后起身,飞快地朝公路上跑去。

一阵急促的车轮与地面摩擦声响起,阿四应声倒地。最后看了一眼那件已经溅上了鲜血的外套,双眼被无边黑暗吞噬的瞬间,阿四想到了那个女人。

阿四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在飞速移动着,他疑惑地想,难道自己还没死,而正被人送往医院?

阿四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可看到的完全出乎自己意料。之前的那女人正专心地开着一辆高级豪华轿车,而自己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阿四兴奋而疑惑地把自己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发现自己竟安然无恙,只是他的衣衫褴褛,篷头垢面与所坐的香车和身旁的美女实在是不搭调。

阿四窘迫地挪了挪身子,扭头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了阿四一眼,然后继续开车,并没有回答。

你知道么,天堂里的三年只相当于现实世界里的一分钟?女人用讲故事的语气问道。

此时的阿四正是云里雾里,疑惑占据了他大脑的几乎所有细胞,女人的话除了让阿四更加思绪混乱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在天堂里,你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得到所有你梦寐以求的东西。女人自顾自地继续说着,依然面无表情。

我刚才不是被车撞死了么?阿四的这个问题被车里奇怪的气氛稀释殆尽,而女人一直没再开口了。

女人把阿四带到了一栋豪华的别墅里,吩咐他好好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带他去理了发。

女人带阿四熟悉了一下别墅,简单给他交代,饿了就自己去厨房,衣服脏了就换下来放洗衣机旁边,给他的零用钱放在电视柜的左边往下数第二个抽屉里,然后把别墅钥匙交到阿四手中就出门去了。只是从此以后阿四就再也没有再见到这女人了。

阿四先美美地睡了一觉,然后开始回想自己人生的又一次“变故”。他总觉得这一切有太多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不去管它了。

阿四每天在别墅里困了就睡,不然就看电视,或是到游泳池游泳、晒太阳。饿了就去厨房,总有准备好的食物放在桌上;换下的衣服放在洗衣机旁,第二天就会被洗好熨得平平整整,有模有样地叠放在原地。天堂的生活也未必有那么舒适吧,阿四在心里美美地想。

似乎世间的人总是经历了变故之后才会醒悟,才会成长。

阿四明白,眼前的一切来得太过容易,太过蹊跷,而这种东西去的也容易,极有可能到头来只落得一场黄粱美梦。有了之前的教训,阿四不想再坐吃山空了,他决定珍惜这次机会,出去找份工作,锻炼自己的生存能力,靠自己养活自己。于是,他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一部分钱来,然后离开了别墅。

他先从最苦最累的体力活干起,老板看他踏实勤奋,慢慢让他接触一些技术活。他努力并且用心地跟着师傅学,很快就成了高级技师。深受上司赏识的阿四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进了管理层。由于阿四平常待人热忱,手下的员工对他的管理十分配合,使他的工作立马有了明显起色,并且连连升职。

……

短短几年,阿四在市区买了房,有了自己的车。有了一个贤惠的妻子,生下一对龙凤胎,生活得幸福美满。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