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的混蛋女婿


亿万富翁的混蛋女婿

内容提要:当学子沦为风尘中人时,却被富家女狂追,当选乘龙快婿后,飞黄腾达。面对亿万家产即将全面接班之际,女婿却突然反水,将岳父和岳父的父亲绳之欲杀之。揭开富豪家族的内幕,原来光鲜的背后竟然是阴冷的罪恶。男人本不坏,是谁诱惑了男人?

别墅里,杨金山和他的父亲被五花大绑,他们一身是血,不停地向我道歉,磕头如捣蒜,杨金山是我的岳父;屋子里有个三岁的小孩,在玩躲猫猫,不时地发出天使般的笑声,他是杨金山的儿子,我的小舅子。我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昏倒的女人,她是小孩的母亲,我岳父的小三,我的初恋女友。

我手里握着一把血迹渐凝固的尖刀,我在等待休克的女友醒来,只要她一认证他们的罪行,对不起,这二个混蛋将被我千刀万剐……

往事如烟,迈出校门这几年的传奇人生一一在脑海闪过……

一,“抱歉:我是男小三”

活着,是那么的不易,我只想简单地活着,但我如同手中的刀,是切菜、救人、杀人,还是静静地生锈至消亡,都不由我决定自己的命运。

我不是天生的杀手,相反,我受过极其严格的家教,父母都是教书人,他们从小就立志把我培养成一个官人,为此,他们通过各种关系让我从小学至大学一直让我当着学生干部,大二时就让我成了党员。大三时接着他们就开始给我介绍对象,他们发动所的亲朋友好友和分布全国的学生,要给我找一个“黑马”新娘——一个在官场发展潜力巨大、即将高升官员的女儿——父母还想当然地认为凭我的帅气和教养完全可以找个那样的女孩。

我暗暗发笑,就算爱情是对号入座的电影票,但不是我喜欢看的电影,我去电影院干什么?

最重要的是,我有了我爱的女友,我的同班同学水蜜桃,我们相爱已一年多,除了没上床,我们与别的学校情侣没有分别。

但水蜜桃最近很不好,神情恍惚,上课不能集中心思,下课也病怏怏的,她幽幽地对我说是她老家农村正在逼农民进城,好多房子都拆了,她家也强拆,父亲因为不积极配合被人打伤了,医疗费一直没着落。我急向父母求援,但他们冷冷地拒绝了,说这个女孩与我们家没有任何关系,不帮忙不借钱。

我和水蜜桃把手边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典当了,给她老家汇去2000元,要家里人去法院告他们非法侵犯公民财产,我们相信正义一定会赢的。

但反馈来的消息让我们愤怒:法院根本不受理,上 访也没人管,越级上 访则时时被抓了回来。我们爱莫能助。女友家的不幸遭遇在同学和辅导员中间不胫而走,但他们高度一致地嘲笑我们死脑筋,讥讽我们是自不量力,不识时务……

女友水蜜桃因这个事情受到极大打击,成绩急速下沉,第一学期挂了好几门,第二学期又挂了二门,如果再挂一科,那就要留级了,那不仅要损失一年青春,那学校又要以学费的名义“抢”几千块钱。

女友哀怨地看着我,她说马上要考政治课,自己肯定不能及格了,她现在看书上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特反感,她说她留级留定了。

我铤而走险,我决定给女友作弊,我来给她做试卷。

考试很顺利地通过,但辅导员,快要退休的杨教授,我们的政治课教师,这位收受了我家很多好处的家伙把我叫到他的单身宿舍,关上门,拉上窗帘后说:水蜜桃卷子上的笔迹是你的吧,你如果不承认,那我们去公安局做鉴定,如果鉴定是你的,那你就要记大过,你的党籍也保不住,以后你别想考公务员,你的女友可能会被开除……

我望着他那一脸正气的老脸,我吓得恨不得跪下求饶。

见我木讷地站着,杨教授最后主动地把手伸了过来,如同鉴宝一样摸了摸我的肩膀和我的脸,他柔声地说:我知道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我也不想让你和你的女友倒霉,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会帮助你……

我紧抓这救命稻草: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

杨教授如打了针强心针一般,紧紧地抱着我:我想你做我的男朋友!我第一眼见到你就魂不守舍…………

我不知何时离开杨教授宿舍的,我跑到学校外的一个浴室拼命地搓洗,我多么希望能搓掉我身上的所有皮肉,让那个老混蛋所留下的咬痕不复存在……

杨教授说话算话,他没有举报我和女友作弊的事,但他却不停地召唤我,甚至以他偷拍我们亲热的照片相挟持。在一次销魂中,他向我示爱中透露,他爱我时付出了极大的心血,我女友父亲被强拆、被打,是他有意挑动的,目的就是让我和女友分心,考不及格、留级,那样他才有机会接近我,他说他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做他的情人……

我一度心软,同性恋本是上帝造成的错,杨教授这一大把年纪这么做也是冒着巨大道德风险的,何况他对我也算是认真的,不时给我买这买那的,还给零花钱……

但有一次我去拿遗忘的手机时,我发现,一个小时前还搂着我说情话的政治老师居然一丝不挂地搂着我的女友水蜜桃……

女友哭泣着追来向我解释,她被政治老师杨教授要挟:如果不和他好,就处分她,以后政审过不关,什么国有企事业单位都拒收……

最让我狂怒的是,当天杨教授的老婆跑来找我,让我不要诱惑、胁迫她老公,否则就要向我父母和学校公开此事……

这个老畜生,他欺骗了所有人,他把我们学生都当作了他私人玩具,还装作很无辜!

我如被强 奸的良家妇女一样,极度仇恨这个男人,人民教师中的优秀败类。

我发誓,我一定要报仇。

我找到校长,他是我爸爸的同学。他接到我举报信后看也不看就撕了:有好多人都在造谣,如果你再坚持这样,你要负法律责任的,你可知道杨老师的背景?希望你不要以卵击石,这事我也不会告诉你父亲,你听我的,就当一切没有发生,反正你快毕业离校了。

当听说杨教授具有黑 社会背景时,我很害怕,我是家里的独苗,如果我被灭口,那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怎么活啊?

这次打击如同一个正要结婚的男人突然被阉成太监,我对人生心灰意冷。

和这个老混蛋发生过这种事后,我再也没有主动和女友亲热过,有时她主动想和亲热,甚至想和我有肉 体接触,我都悍然地拒绝,因为我对男女之事已倍感恶心,因为我已不是男人,我是一个被人强 暴却长期没敢吭声的男人。

我和女友成功地毕业的那天,我毅然而低声地说:对不起,我没有能力再爱你了。我不配做你男友。

二,“大姐:别逼我爱你”

我一踏出校门,父母早已给我安排了工作。学校有推荐学生党员当“村官”的名额,去何处农村随我挑。我知道父母的苦心,他们想让我利用这个跳板实现考公务员特别加分的优待。

但我坚决不去当“村官”。

因为我想离开那个混蛋政治教师远远的,否则我一生都会噩梦的。“村官”指标本是我不知情的父母请求他办的,花了那么多的钱,本是应该的,但我如果去了,这个混蛋会心安理得以认为我在享受他的恩泽。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