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快跑


2001年发表于《百花悬念故事》

老头,快跑

吴宏庆

何保海最近很是心神不定,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女人。他是钻石王老五,爱上女人很正常,问题是,那个女人曾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妻子。朋友已经在几年前的车祸中去世了,但是,他与朋友的关系莫逆,交际圈几乎是共有的,他与女人都很担心,一旦结合在一起,朋友们会怎么看他们。

何保海还没想到这件事的解决办法,又接到老娘李水花从乡下老家打来的电话,说她想进城来看病。她躲躲闪闪地说要不是县里的医院治不了,也不会来麻烦他。

何保海对李水花的感情很淡薄,因为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她就跟别人好了。这让何保海觉得她很对不起父亲,正因为这样,五年了,他从没回过老家。这会儿听到老娘的要求,他淡淡地说:“要来就来吧。”

何保海没想到,娘竟然是跟着那个男人一起来的,准确地说,是那个男人背着她来的。李水花已经瘦若枯骨,脸色苍白得像是家乡荡子里的芦苇花。那男人在何保海凌厉的目光逼视下,低下头来,声若蚊嘤地说:“她……我、我是送她来的。”

这个男人叫周明,是过去的邻居。小时候何保海家里穷,常常吃了这顿愁下顿,周明经常拿些食物周济他们。那时何保海一见他就兴奋得不行,因为他一来就意味着有东西吃了。而当何保海知道周明与娘有染后,恨不得将小时吃下的东西全都吐出来,再扔到他的脸上去。

“那啥,那我就走了。”周明尴尬地转过身子,却一步一停一回头,似乎在等待何保海叫住他一般。他走了一段路,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身子叫道:“你娘身体很差,你还是早点送她到医院去吧。你如果忙,我来服侍她。”

何保海从鼻子里“哧”了一声,随后打了电话,让保姆小王过来送娘去医院,自己却开着车走了。

过了一会儿,小王打来电话报告,说已经将老人送到医院去了,医生初步检查,情况不是很好。“对了,有个老头,也不知道是谁,老是想闯到病房来看她,拦也拦不住。”何保海恨得直咬牙,说:“从今天起,你的任务就是在医院里赶那个老头。”

晚上的时候,小王打电话来求救,她说自己一整天都在病房门口守着,但人总得有个三急吧,一不留神,那老头就进去了。她连推带搡好容易将老头赶出去,过不了一会儿,那老头又溜进去了。她干脆将病房门锁起来,再搬张椅子坐在门口。半夜的时候,小王突然想起老人一整天没喝水了,就开门进去,一看,目瞪口呆,原来老头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在病房里了。门口有自己守着,他不可能进得来,只能从窗子爬进来了,但是这是四楼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是怎么爬上来的?小王没办法了,只好打电话来求救,她哭丧着脸说:“何总,我看这事还是你来处理吧,那老头逼得我实在没招了!”

“可恨的东西!”何保海恨恨地骂道,驱车去了医院。

在医院门口,何保海见到了小王。小王领着他去了病房,刚跨进门口,就看到周明在喂李水花喝粥。周明见到他,脸一下子成了绛紫色,支吾着说不出话来。何保海嘲笑说:“行啊,这么大年纪了还能爬上四楼!”周明连连挥手说:“我……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照顾一下你娘。你不知道,她这一辈子太苦了,老了老了,生个病还没人照看。”何保海吼道:“这不用你管,你也管不着!我跟你说,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周明却倔强地说:“换成别人我也不想管,但你娘的事,除非你打死我,要不我就得管!”

何保海气结,他当然不会真的对周明不客气,但他可以将李水花转院。随后,他叫来几个人,用两个人拦住周明,然后其余的人背着李水花就上了小车。看着在后面急得直跳脚的周明,何保海得意地笑了起来,一转头,却看到了娘紧闭的眼睛里正不停地流着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何保海心里一酸,别过了脸去。

何保海要了最好的医疗服务,李水花的病很快就得到了控制,但她身体并没有好起来。

这天,何保海忙到半夜,正准备回家,突然想到有好多天没去看娘了,想想她这辈子也不容易,爹是个病秧子,做不了农活,一家人的生活都在她的肩上扛着,其中艰辛可想而知。但再怎么样,也不能爹一死,她就去跟别人好啊!一时间,娘对他的好以及娘与周明在一起时的情景在何保海的脑子里交错着,令他心乱如麻。

猛地,何保海掉转车头,往医院开去。路上,他从后视镜中看到一个狂奔的人影,看身形似乎是周明。他难道是想追着车子追到医院去?真搞笑,人能追得上车子?何保海一加油门,很快就将周明甩开了。

李水花像活死人一样躺在病床上,见到何保海来了也没什么反应。一边的小王向他介绍情况,说老人入院后一直是这样,医生说她的病症好多了,可看起来又分明比来时更严重了。何保海挥挥手让小王出去了,然后坐在病床前,半天,才干涩着声音说道:“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吗?”

李水花闭上了眼睛,平静地说:“他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比你好。”

何保海不服气地说:“我至少是你的儿子,他呢?”

“没有你,我也活了这么多年,但没有他,我早就不在了。”

李水花不屑的态度激怒了何保海,他跳了起来,吼道:“不管怎么说,你毕竟是我娘,我会照看你给你养老送终的,但那个周明,你们别想再见面!”李水花猛地睁开眼睛,毫不迟疑地说:“他会找到我的,一定会的。我相信他!”

这不可能,省城大大小小上百家医院,而周明只是一个举目无亲的乡下老头。退一万步来说,他就算找到这儿来,也不可能会见到她,因为何保海早就跟医院打了招呼。

何保海觉得很失败,因为他一直以为是娘对不起自己,但现在却又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她,否则,她不会对自己如此失望,而对周明如此信任。何保海生出了好胜之心,他决定从这以后,要好好地对她,以便让她早点忘记周明。

这以后,何保海一有空闲就会来医院。毕竟母子连心,两人的关系缓和了很多。这天,两人正在聊着家常,门突然被人推开,何保海一看来人,吃惊得眼珠都差点跳出眼眶来,竟然是周明!他像个乞丐一般,一身的衣服脏污得几乎分辨不出原来的颜色了。何保海不敢置信地失声问道:“你是怎么来的?”

李水花的眼泪突然流了出来,喃喃地说:“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会找到我的!”她纵身跳下床来,当着何保海的面与周明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仿佛天地之间,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他们。

周明为了找到李水花,跟踪了何保海大半个月。他没有汽车跑得快,但他能追着汽车跑一段路,直到有分路口才停下,然后就守在那里等他的车第二次经过,这样再跑一段路……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找到李水花,但却知道每跑一步,就跟李水花靠近了一些。

何保海在一旁看着,眼泪突然汹涌而出。他轻轻地擦去眼泪,然后走出去,无声地关上了门。站在外面的小王问道:“何总,下一步怎么做?”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