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案


黑案

盛夏的午夜,空气中透着一丝丝潮湿,一个黑影扶着墙,在地上干呕着什么,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醉酒后糜烂的气息。咚咚,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慢慢的由远到近,地上的黑影,回头看了一眼,啪的一声,一声响雷晴天霹雳,照亮了地面,顷刻间,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弥漫着这个肮脏的小巷。。。。。

清晨,一个拾荒的老者正在街尾的小巷捡着什么,啊。。。。。。。。。。的一声尖叫,在这沉闷的清晨中格外的刺耳。

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家围着里三圈外三围的,“真可惜呀,多年轻的姑娘呀,就这么死了,死的真惨呀,一定是奸杀,看看这姑娘的脸,多周正的人呀,哎哟,我得赶紧告诉我家姑娘晚上少出门,。。。”一个中年妇女大声讲着什么,周围很多人都在啧啧点头。“恩也不一定,我看这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家的,你看她穿的多暴露亚,一定是干那种事的。。。”另一个大妈也不甘示弱的讲着。周围不少人拿手机拍着什么,“一定回去发到微博上给我那些死党看看”一个半大的男孩子正在兴奋地说着。。

她静静地躺在地上,一言不发,一双眼睛却依然圆睁,似乎还渴望这花花的世界,想继续扑捉这个世界的炎凉百态。可是,她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因为她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严格确切的说是一具支离破碎的尸体。一身原来笔挺性感的黑色小西装,已经破烂不堪,上面点点黑褐色的液体已经深深刻印在内衬上,周围一道道褐色的沟渠印在惨白的柏油地上。。。好像一副诡异的图像掩映在人们的眼前。

从人群后挤进来一个年轻的男子,他在看到尸体的时候,尸体的某一部分突然抽搐了一下,原本俯卧着面对地面的头蓦地侧了过来,原地骨碌了一圈后,一双眼睛正好死死地望向了这个年轻男人,一道华彩出现在这双灰白的眼中,虽然那只是一刹。

年轻男人在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脸后,突然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大声哭泣道:“吕菁….吕菁…,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那天,是盛夏最热的一天。

我正在家中看着一本关于犯罪心理学的小说,天呀,天气太热了,怎么这么倒霉,这么热的天,竟然忽然停电。真是一个破城市,还是自己的家乡好呀。靠近海边多凉爽,要不是为了他…谁会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突然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心中不知为何就有了不祥的预感,一定,一定又出现了一起诡异的命案!

当我抵达凶案现场之时,已经接近正午时分,树上的知了正在拼命地叫着,好像少叫一声就会死去似的。太阳也还在发射炽热的芒刺。我擦了擦额头不断涌出的汗水,心中一片愤懑之情。

小巷前的空地上早已拉好了黄色的封锁线,线外依然围了一群好奇的市民,几个大妈正在兴奋地谈论看到的情形,看那表情就像亲自看到了事情的经过一样。我想:现在的人真事多,也许是平凡的日子缺少激情或者是每个人都有窥探别人隐私的欲望;马路上只要有人围观不管是大事小事,和自己有无关系都会立刻聚集了一大堆人,哪怕是两车碰撞的小事也能聚集个三两小时,而对于这种命案,平时没有机会遇到的事,哪怕是乘坐出租车前来,也要来嗅一嗅现场的血腥气息,看一看那些小巷路上怵目惊心的斑斑血迹,也许是给他们自己留下茶余饭后的谈资,也许是人的一种劣根性使然。。。。

我慢慢挤进了人群前沿,望了望地上的那具女尸,心里不禁一阵悲凉。

“王大记者,怎么又是你。”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

我回头一看,老熟人,是本市刑警队的李队长,主要工作处理刑事命案的。

我冷冷的笑了笑说:“哪有命案,哪就有记者的出现,不是我想来的,没办法,工作呀,和你们一样辛苦的。”

“嗯,也是,不过最近你出现的频率可真多呀。”李队长笑呵呵的说道。

不知为何,我心中涌现出一股淡淡的怒气。我顿了顿说道:“彼此,彼此,您在哪,我就在哪。”

哈哈,不愧是搞文学的,嘴皮子厉害,那麻烦你,大记者,您忙我看看,这起命案,和前几起有什么关联呀,我最近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最近的命案特别多,而且都是女性。李队长说道。

我瞅了他一眼,心想:为何问我。不过看着李队一副甘愿受教的模样,心里又有几分得意。想了一下,我慢慢的说道:“我认为,最近几起命案可能是同一个凶手作案的,因为作案手法都差不多。而且凶手是个残忍的男人,你看死去的女子都是支离破碎,一定是对女性抱有强烈愤恨之情的男人做的,所以我建议李大队长,多查查周围那些对女性或者社会不满的单身男人。

“好好,继续,继续。”李队长不住的点头,又从怀中掏出一本笔记本,详细的记了起来。

看着他那副谦虚的神态,我挺直了腰继续说道:“还有,我个人认为,这个男子的个头一定很高大,你看前一个女人,身高都175米,这么高的女人,要想杀死她,那个男人一定得180差不多吧,而且,我觉得凶器应该是把剔骨刀,要不这些女人的头是怎样割下来,只有剔骨刀,才能做到如此,所以,我建议你,到附近的超市问问,看谁最近买剔骨刀,因为要割这么多头,剔骨刀会很快变钝的,所以会经常更新的。

李队长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他正眼看了看我,深沉的说道:“你知道的满多呀。

我淡然的说道:“你以为我平时看的犯罪心理学的书是白看的。算了,我先走了,材料我收集的差不多了。我转身准备离开。

天气还是那样的炎热,刚才的一番对话,让我的心中多少有点郁闷。

对了,你怎么知道,上个女死者身高175厘米的,她被割头了,根本看不出身高了,而且警方并没有公布以上信息的。一个男声忽然响起。

我的心猛的一颤,一股寒气从心底深处涌了出来,我的嗓子有点发咸,心脏猛的一阵收缩。我停住了,慢慢的转过身子。

李队长一副猫戏耍老鼠的神情冷冷的看着我,我看了他一眼,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向他,在离他5公分的地方停住了脚步,幽幽的说道:“因为那天,我看到你了……….”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