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山惊魂记之守山人


石鼓名山,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名闻遐迩,西晋尚书郎郭璞于《迁城记》中就有“左旗(山)右鼓(山),全闽二绝”之赞。山中四季常青、苍松滴翠、奇葩流红、岩秀谷幽,相传山颠有一巨石平展如鼓,每当风雨惊雷之际,便会发出隆隆之音,如鼓声绵绵不绝在山间回荡,故人取名曰鼓山。

鼓山历史悠久,各种民间传闻和传说甚多。诚然,传闻和传说都是“传”,乃道听途说、人口相传,可信度、真实度值得推敲,但是,又有谁敢说传闻和传说就是假的呢?没有亲身经历的事,任凭你上九霄云端,下十八层地狱,搬出条条所谓的科学论据,那也是如隔山吹牛,白费功夫!

传闻和传说也总是有一定根据的,这根据或大或小,也不会没来由的会凭空捏造一番。而这些传闻和传说却往往能引人入胜,添上几分神秘色彩,令人无限神往。鼓山也是如此,单说守山人这事,也足以让人惊心动魄。

——最近为感情之事烦恼伤神多时,我不知她怎样看我,对我感觉怎么样,她一次次地拒绝我的要求,我也明白这种事勉强不得,但看她和别的男生在一起时,我心里真的很痛。好了,梅开二度,话分两头,且说十月这天,大雨漂泊之后,空气中一片清新。我便想出去走走散散心,就又来到了鼓山脚下,想借登山排除心中恼气。

雨后的鼓山显得格外地绿,到处生机勃勃,不时有调皮的小鸟在枝头来回欢快地跳跃,抖下连串的水滴,滴落在登山者身上,登山者不怒反笑直向鸟儿吹口哨。我边往上爬,边想着心事,也不知过了多久,不经意间回过神来,往上望了望,又往下看了看,上下空空如也,整条道上只有我一个人,心里顿生疑惑,起先不是有好多人吗,怎的一下子全都跑哪去了?

我不知道爬到了什么地方,以前好像从来没走过这条道,虽然还是石阶,但却陡峭无比。天也有点昏暗下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心里暗自焦急。

此时山间居然起雾了,雾气笼罩得奇快,很快,我最多只能看清前方五、六米远的地方,往上迷蒙一片,往下雾气腾腾。不知是起风了还是怎的,白茫茫的雾气中似乎夹杂着树叶被风吹动的声响,再细耳听去,不像!好像是有人在里面窃窃私语,又像有人在咀嚼着什么,而且我的衣服也没动,是没起风。清新的空气瞬间飘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极浓的腐臭味,我被熏得忍不住咳嗽几声,心里顿时慌张起来。

白茫茫的雾气越聚越浓,慢慢向我靠拢过来,雾中声响越发大起来,这次似乎有人在得意地偷笑。我上下驱赶着浓雾,但越驱赶却越多,几乎要把我笼罩其中,雾中有不明物不时触碰了我几下,猛地,发出刺耳的嘶叫声,雾气中陡然生出无数只毛茸茸的绿爪,它们争先恐后地抓向我。

我想抬脚踹开它们,怎奈这雾好像无形的绳索把我牢牢捆住,动弹不得。我心灰意冷,未想今日将丧命于此,索性闭上眼睛,等待那撕心裂肺的时刻。

“哐”!

突然山中传来一下极响的锣声,锣声大而宽远,许是在山中的缘故,来回久久荡漾不息。锣声中分明透出阵阵祥和之气,我的心灵不禁随之震动,顷刻之间,满脑无丝毫杂念,唯有这祥和之音不绝于耳,一时间顿觉超凡脱俗。天有些亮了起来,浓雾受惊似地迅速退出十来米远,雾中声响渐渐平息。

我松了口气,但浓雾虽然退开,却仍然阻挡住上下通道,我还是脱身不得。

浓雾在远处停留了将近一个时辰,似乎在观察,伺机而动。果然不久,浓雾飘动了几下,在原地打转起来,并未冲出,好像仍犹豫不决,它们害怕,又不愿放弃已到嘴边的肥肉。如此试探几回,它们渐渐移出那片区域,向我靠拢过来,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它们大胆起来,浓雾迅速膨胀起来,大片浓雾白蒙蒙一片罩向我,尖锐的嘶叫声一阵紧一阵,那些毛茸茸的绿爪未等浓雾将我完全笼罩,便迫不及待地全伸出来,贪婪地抓住我每一寸地方。

“哐”!

锣声又在山中荡起,此番锣声较之前显得更加大气磅礴,声响巨大,威严不可抗拒,仿佛黄河怒吼,九龙同啸,天空闪电交加,无声地擦亮整片天空,天空最亮处,似乎真有龙从中冲出,摇头摆尾,俯冲而下,搅起无尽浓雾,浓雾中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道道血光迸射而出,不消时,白雾变血雾,声响消失,雾气散去,上下畅通无阻,曲径通幽,空气中重新弥漫着清新的味道。

我终于看清了,这是在“勇敢者之路”上。

前方,似乎站着一位老者,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他同时转身看着我。

此人须眉尽白,约有七旬,可看那面容却没什么皱纹,红润一片。他未待我开口,便一脸慈祥地笑道:“年轻人,一个人爬山啊?”

我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位大叔,你也是一个人来登山啊?”

“我就住在山上,无所谓登山不登山。”老者点头笑道。

我一愣,回想刚才怪事仍惊魂未定,不由问道:“那你不害怕吗?”

老者哈哈大笑,道:“怕?有什么好怕的!”

我忍不住把刚才的事情跟他一说,老者若有所思,抚须道:“其实我也听到锣声了,你刚才是走运恰巧碰上守山人巡山,要不然你也可能有来无回了。”

我一惊,道:“怎的有来无回?”

老者道:“那个白雾其实是杀人雾,人一靠近就会被里面的邪灵恶兽抓走吃掉,以前也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我忽然想到那些失踪的登山者,他们不会真的被恶兽吃了吧?

老者又道:“其实你不必害怕,只要心中无鬼,鬼就不会找上门。至于那些被吃掉的登山者都是活该,你还不知道吗,他们平常作恶多端,淫赌偷抢贪,无恶不作,乃极恶之人,这是报应,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说的便是如此。而若是平常之人,存善之人遇到白雾,守山人会及时敲响锣声,保护这些人。所以如果你不是恶人,说你走运也不正确,因为守山人会保护除恶人之外的任何人。”

“守山人?”我松了口气的同时问道。

“没错,是守山人在保护着鼓山!”老者道,“守山人敲击的锣声依修为功力分为不同层次,第一层次,敲一下锣声,可震慑邪灵野鬼;第二层次,敲二下,可杀魔除恶;第三层次,敲三下,可斩神诛仙。刚才第二下锣声所用的功力,只是介于第一层次和第二层次之间。”

我满脸狐疑,问道:“真的假的?有这么神奇,咱这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怎么跟武侠小说中描述的一样?”

老者不答反问:“想不想听守山人的故事?”

我道:“当然,洗耳恭听!”

老者点了点头,略一思索,便对我讲起了鼓山守山人的一些往事。

很久之前,鼓山本没有守山人,虽然也有人失踪过,但人数还不是很多,也就没有引起注意。直到清朝顺治年间,各地邪教、帮会四起,到处都有人拜神扶魔,鼓山之上隐匿的邪气才借此气候大盛。那年间得势的邪灵就把老巢安在鼓山白云洞中,恶梦由此开始,但凡上山之人无一能生还,也没人敢应对,这伙邪灵便开始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把魔爪伸向鼓山附近的所有村落,它们以喝百姓的血来补充生命元气,以吃百姓的心肝来提升自己的修为,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大白天都没人敢出门。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