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角钱的硬币和一个矿泉水瓶


“喂,哥们,说说话啊!”“哥们,我们在这儿呆三天三夜了,你一句话都没说个呀!”

“嗨,哥们,你是哑吧,还是聋子?怎么不说话呀!”

不论矿泉水瓶怎么的叫唤,一角钱的硬币就是不搭腔,不知它是真聋假聋,真哑假哑。

突然,一角钱的硬币兴奋的叫道:“老爷子,这儿这儿,快来捡我啊,快啊!”

“哦,原来你不是聋子,也不是哑吧啊!那我跟你说话,你干嘛不理我啊!”矿泉水瓶质问道,硬币却根本不理它,都没用正眼看它一眼,继续的喊着。矿泉水瓶劝道:“哥们,别叫了。老爷子是不弯腰捡我们的。”

“谁跟你是哥们啊,我没你这种哥们,别乱叫。”硬币不屑道:“老爷子不弯腰捡你,不代表他不弯腰捡我。我可是钱啊,万能的存在,身份的象征,地位的标榜啊!”

矿泉水瓶愣住了,它终于知道硬币为何装聋作哑了,说:“我不想和你争执,就用事实来证明这一切吧!”

老爷子看见了硬币,却并没有弯腰去捡它把它当作是空气了,喃喃道:“那么多人从这墙角来来往往,没有一个人弯腰去捡这枚一角钱的硬币,我干嘛去捡呢?如果因为弯腰捡这枚硬币而跌跤,岂不得不偿失。”

矿泉水瓶看看硬币,什么也没说,事实胜于雄辩。

硬币自我安慰道:”老人家年龄大了,眼睛不好使,没看见我,所以才没有捡起我。”

一个小孩跑到墙角边玩耍。

硬币信心满满的对矿泉水瓶说:“小孩子的眼睛最明亮最好使,他肯定能看见我,肯定会捡我换糖吃的。那样,我就有了存在的价值了。”

矿泉水瓶无情的打击道:“他是不会捡你的,也许会捡我哦!”

硬币瞪着眼睛盯着矿泉水瓶,却不知如何反驳。

一步、二步、三步……,小孩朝它们走了过去。在它们俩跟前停下,看看这个看看哪个,伸出了小手。

硬币自认为小孩会捡它,炫耀道:“咳,看看,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小孩来……”

看着小孩捡起了矿泉水瓶,硬币傻眼了,将后面要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矿泉水瓶看看发呆的硬币,说:“哥们,别急,我一会还得来陪你。”

小孩两手拧着矿泉水瓶的瓶颈和瓶底,使劲的往相反的方向猛拧,只到矿泉水瓶快被分成两截。小孩拧拧瓶盖,“嘭”的一声,瓶盖飞上了天空。小孩扔掉矿泉水瓶,看着地上躺着的一角钱硬币。

硬币心跳加速,祈祷着:“老天爷啊,现在轮到我了吧!”

矿泉水瓶躺在地上呻吟着:“哎哟哎哟,腰都被拧断了,痛死了。”

小孩只是看着硬币,并没有伸手去捡,噘着嘴:“一角钱买块糖都不够,捡起来干嘛!”

看着小孩转身跑开,硬币大叫道:“娃娃,你跑什么,快捡我去换糖吃啊,快啊!”

硬币叫破喉咙都无济于事,小孩走远了。它自我安慰道:“现在的小孩真傻,钱都不知道捡,是不是不认识钱啊!”

矿泉水瓶扔就呻吟着:“痛死了,痛死了……”

一家庭妇女从墙边路过,硬币对矿泉水瓶说:“唉,穷光蛋,这家庭妇女最知道精打细算了,她肯定会捡我的。”

矿泉水瓶摇摇头,无力跟这个夜郎自大的家伙争辩。

家庭妇女在它们跟前停了停,便走了过去,嘴里嘟嘟着:“一角钱可以干什么呢?什么也干不了,平时一角二角的都被当零头抹去了哩。”

一会,一个穿着时尚漂亮的美眉向它们走了过来。硬币不抱任何希望的叹道:“家庭妇女都不愿弯腰捡咱,这漂亮美眉就更不会了。”

这回,硬币算有点自知之明。这漂亮美眉不仅没有捡硬币,反而从它的身上踩了过去,痛的它“哎呀哎呀”的叫着。

硬币望着远去的美眉,气愤的叫道:“你们这些无知的家伙,我要向我的家族控告你们,啊!”

矿泉水瓶安慰道:“哥们,省省力气吧!别叫了,没用的。我们还是静静的等待吧!”

好久,一位精明的商人向它们走来。硬币似自信似**的说道:“商人最精明了,他们常常会为了一分钱的利润而挖空心思,他肯定会捡我的,会的会的,一定会的。”

“哥们,省省吧!他是不会捡你的,要知道一分钱的利润和一分钱,那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硬币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它没有说,因为商人已经从它身旁走了过去,看都没看它们一眼。

硬币厚颜无耻的安慰道:“我是钱,我是金子,金子到哪儿都能发光,你就不同了。”

矿泉水瓶看着不可一视的硬币,知道它心虚了,只有踩着别人,才能显现出它的尊贵地位。矿泉水瓶不予反击,它在等待事实说话的那一刻。

太阳就要回家了,硬币急了,似自语似与矿泉水瓶说话:“如果再没人捡咱,一会可就看不见了,又得在街头风餐露宿了。”

矿泉水瓶看着远方叫了起来:“哥们,来了来了,捡我们的人来了。”

硬币抬头观望,看见从不远处正缓缓走来一个背着一大袋“荒货”的拾荒者。他边走边弯腰,捡起一个个矿泉水瓶扔进袋子。

硬币捂着鼻子,问道:“你说他啊,果然是蛇鼠一窝啊。”

矿泉水瓶听了,真想将那目中无人的家伙痛扁一顿,但它无能为力,不客气的说道:“你这家伙看不起人家,人家指不定还瞧不起你呢?”

硬币不屑道:“你看看,他都捡了些什么,又臭又脏,我宁可露宿街头也不要他捡呢!”

矿泉水瓶不想跟这种眼睛长头顶的家伙争胜负,它静静的等待着。

拾荒者来到矿泉水瓶和硬币跟前,弯下了腰。硬币看着矿泉水瓶,傲慢的大叫道:“你这又臭又脏的家伙,走远点,别碰我。”

硬币表错了意,得瑟早了。拾荒者捡的并不是它,而是矿泉水瓶。拾荒者弯腰捡瓶,扔进袋子,动作熟练麻利。捡完矿泉水瓶,拾荒者没有再弯腰捡硬币,拧着袋子缓缓前行着。

硬币本想在矿泉水瓶面前炫耀炫耀,却不料拾荒者根本没把它当回事,放下身段,歇嘶底的叫道:“我还躺在这儿呢?你还没捡我呢?你回来、回来啊!”

无论硬币如何卖力的嚎叫,拾荒者都无动于衷,继续前行着。

矿泉水瓶从拾荒者的袋子中探出个脑袋,真诚的劝道:“哥们,别急,是金子,在哪儿都能发光发热。你我相识是缘,临别前,送你最后一句话,别以为顶着顶金钱的帽子就自以为是了,就象如今的部分大学生一样,自以为有个本科、博士、硕士就高人一等了不起了,眼高手低,工作高不成低不就。最后不是啃老,就是露宿街头,好自为之吧!”

听着矿泉水瓶的忠告,硬币唱起了: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

朋友们,看了这个,你们是不是有话要说呢?如果你看到一角钱,你会捡吗?会,为什么?不会,为什么?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