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之神耳老太太


中国有一个老太太,现在非常有名,因为她同时是好多个节目的评委或嘉宾,听说还要在考级时当考级评委呢。

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很平常,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家里贫穷,靠政府的**和以前工作单位的一点微薄的退休工资生活。她性格孤癖,没有什么家人,平时很少出门,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平凡而可怜的老太太。

不知什么时候起,老太太生活的社区传起了关于老太太的事情,说老太太有一对古怪的耳朵,那对耳朵只能听见好话和优美的声音,听不见骂人、诅咒和低俗的话。

虽然听起来像传说,但那对耳朵却是真真实实的长在老太太头部的两侧,为老太太传达赞美的动听语言。

过了一段时间,这件事被媒体听说了,一家报社派了一名经验丰富的女记者去采访老太太,记者去之前想出了一个证实社区内传言的好办法:在老太太不知道的情况下播放用乙录音笔事先录好的粗俗的音乐,看老太太能不能听见,然后再放甲录音笔录得高雅优美的钢琴曲。用这种方法来测验老太太神奇的耳朵。

采访时间到了,记者怀里揣着两支小小的录音笔来到了老太太居住的社区,录音笔里分别录好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音乐,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播放。

记者来到老太太的家,费了好大周折才让老太太相信她不是坏人,只是来与她聊聊天。

记者不紧不慢的和老太太唠起了家常,然后趁老太太说的起劲时碰了一下乙录音笔的开关,小小的房间顿时充满了让人恶心的音乐,连记者都有些忍受不了,但抬头一看老太太,照样谈笑自如的对作者说话。

过了几分钟,乙录音笔里的音乐放完了,记者却怀疑老太太是装的,于是故作疑惑的问老太太:“老太太,您刚才听见什么声音了吗?好听得很呢!”

“好听的声音?我没有听到。倒是你的脸色有点苍白。”老太太迷茫的说。

记者看老太太的神情实在不像是装的,便有些尴尬的说:“可能是我听错了吧。继续聊,继续聊。”

记者心里想着老太太的耳朵,聊天也心不在焉的,于是放起了甲录音笔。

这回老太太的反应倒很敏锐,她侧耳细听,问:“这是什么声音?真优美,多好的曲子啊,是钢琴曲吧?”

“对,是的。”记者说上厕所,便躲到了卫生间里思考:显然,老太太还并不知道社区里的传言与自己耳朵的神奇,看来还是跟她说了吧。

记者笑着从卫生间里出来,故作无意地问:“老太太,您知不知道你的耳朵有什么神奇之处?”

“神奇之处?”老太太瞪大了眼睛,“不知道。”

“您的耳朵只能听见好听的声音,听不见难听的声音。”记者说。

老太太张大了嘴:“什么?开什么玩笑,你真有趣。”说完摇摇头,向厨房走去。

见老太太不相信,记者急了:“您别走,我给您验证一下!”然后急忙的掏出录音笔,追上去说:“你听着两只录音笔放出的声音,您只要告诉我您有没有听见就行。”然后就先放了优美的钢琴曲。

“听见了。这不就是刚才的音乐吗?”老太太疑惑的问。

“对。您再听这个。”记者关上甲录音笔,打开了乙录音笔。

过了一会儿,记者见老太太毫无反应,问:“您怎么不说话了?听见什么了吗?”

老太太耸耸肩,说:“你手里的录音笔坏了吧?我看你摆弄了好半天也不发出一点声音,它一定是坏的。”

记者愣了一下,然后关上乙录音笔,激动地对老太太说:“您真是神耳!我刚才放了很难听的音乐,但你没有听到,这就证实了外界的传言——你是神耳老太太!”

老太太恍然大悟道:“哦,这就是你刚才说的我的耳朵的神奇之处啊?”

“对。如果您当上了音乐评论家或音乐节目的评委,那您就一定是最公正的裁判了!那样您就可以挣很多的钱,会很有名的”记者说,“这样,您只要答应只允许我们一家报社报道你的耳朵,我们就将您推向大众,您就可以出名了!”

老太太无所谓的说:“出不出名什么的,我并不在意,反正我也是快要入土的人了,名呀、利呀对我来说都不要紧了。”

记者一听老太太的话,急了:“就算是这样,难道您就不想风光体面的入葬吗?不想再中国音乐著名评论家的名单上留下您的名字吗?那可是会永久流传的!”

老太太有些心动了,但她并没有立即答应记者,而是小心翼翼的问:“那我……会不会花很多钱啊?”

“不会,相反的,您还会挣到很多钱。”记者说。

“那……好吧。”老太太又犹豫了一会儿,答应了。

记者见老太太答应了,心里高兴得几乎发狂,但表面上还是镇静的拿出一份合约书,说:“你只要在上面签个字,我们就可以无偿的报道您的耳朵,而且以后也会如实的报道您每次当评委或音乐评论家的经过;而您,只要答应我们不允许其他报纸报道您就行了。”

“这么简单?无偿的?不用我花钱?”老太太欣喜地说。

“当然。您签字吧。”记者掏出一支笔递给老太太。

老太太高兴地拿过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记者也庄重的签上了报社的名字。

记者拿出数码相机,为老太太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强忍住内心中的喜悦说:“您休息吧,我先走了。”。她小心的收起合约书,走出了老太太的家。

记者在回报社的路上想:没想到这老太太这样好骗,以后等她出了名,就只有我们报社能在她身上捞到油水了。太棒了!回去以后主编一定会提我的职!

再说老太太,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好事,不禁在心里感激女记者。却不知自己是被唬了,还以为占到了老大的便宜。

过了几天,报社的新一期报纸出来了,头版头条就是老太太,不过老太太并不知道,她从来没有订报纸、看报纸的习惯。倒是老太太的邻居,殷勤的过来告诉了老太太,还专门为老太太买了一份报纸。

报纸上有好几张老太太的照片,实际上老太太并没有照片上那么精神自信,但经过电脑的处理,一下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老太太为此高兴地半宿没睡着觉。

第二天,电视台来人采访了,先给老太太化妆,直到把老太太化成老太太自己都不认识了的模样时才停手。

电视记者拿着麦克风热情中带着几丝崇拜的问了老太太好多问题,例如“您在不知道自己有一对神耳之前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有什么异常吗?”“您打算怎么利用这对神耳?”“以前有人发现您的耳朵的神奇之处吗?”……

一段采访,反反复复的录了好多遍,把老太太的心理从最初的新鲜转变成后来的不耐烦之后才离开,还将老太太的家弄得乱码七糟的,离开时一句话也没说。老太太看着脏乱的房间叹了口气,收拾起房间来。

电视播出后,老太太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出名,只是静静地坐在家里等,等下一波电视记者或报社记者来。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