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水》之梁子和君子


才不到六点,天空便如泼墨一般昏黑,入冬了,嗖嗖刮着的风带来刺骨的寒意,梁子一出寝室楼就感到大自然力量是如此强大,穿了两件毛衣还是冷的浑身发抖。

此时刚刚下课,人流如一道黑色暗潮自教学楼向食堂缓缓涌动。

梁子朝着冰凉的手心哈一口气,紧了紧单薄的衣裳,像扫街大爷一般缩着身子,用冻得通红的手拧着空瓶跑离楼前白炽灯映出的昏黄,一头扎入了墨色中。

走进食堂,放眼一看,四处全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梁子提着瓶左右为难,现在丢瓶的事件在学校里愈演愈烈,梁子很难说服自己有这么好运不被梁上君子光顾。

思虑一番,拧着瓶就去窗口前排队。

拧着瓶小心翼翼在在缝隙中穿梭,生怕一个不小心撞到谁。

站在队列中,周围的同学看到梁子提着瓶,显得特立独行,便忍不住多看两眼。

梁子觉得骚,便低了头,轮到自己打菜时竟然也走了神。

快一点。卖菜的大妈不满的嘟嚷道。

梁子忙胡乱点了几个菜,一手拿卡,一手拿瓶,又要拿菜碗,一阵手忙脚乱。

艰难的一手端着菜碗,一手端着着饭碗提着甁,梁子找了地坐下,感慨拿瓶真不方便,放好东西后,赶忙去拿筷子。

拿筷子时目光也不敢疏忽一直往甁上瞅。

生怕一个不小心被梁上君子顺去了。

刚坐热乎,筷子还没拿稳。

就听到旁边一个女孩惊叫:哎呀,开水房要关门了。

梁子掏出手机一看,可不是,已经六点十分了,还有一刻钟开水房就关门。

开水房那个大爷可是真正铁面无私,只要时间一到,不论你怎么求情攀关系也不会让你打开水。

梁子不敢松懈,赶紧三口并作两口,迅速将饭菜囫囵吞下。

形象也不顾了,满嘴的油还来不及擦,提着瓶就气喘吁吁的往外跑。走到食堂门口,掏出手机一看,六点十七分。

原来刚才吃饭竟用了五分钟不到。

走出食堂,往开水房门口一望,梁子大惊失色。叫苦不迭。

原来开水房前的队伍竟然排了六七十米长。

此时路上行人众多,梁子不敢怠慢,拧着瓶缩手缩脚,快速在人群中穿行,尽最大努力快速蹿到了队伍后,此时那队伍在分秒之间又伸展了近十米。

扩展的速度令人咋舌。

站在队列里,只见前面不见头,后面则熙熙攘攘又来了许多人。

梁子还未舒缓几口气,额上突然一凉,抬头一看,冰凉的水滴落在了脸上。

原来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傍晚时分竟然淅淅沥沥下起雨。

那雨淋下来,身上立马湿了,冻得梁子瑟瑟发抖。

梁子一时踌躇不已,这水,是打,还是不打呢。

雨渐渐大了,梁子也越来越冷了,可看着开水房里折腾的热气,梁子咬咬牙坚持下来。

梁子缩着头等着,却意外发现队列前进的速度惊人。

原来因祸得福,许多人因为下雨竟然等也不等直接跑去躲雨去。

终于轮到自己了,梁子往前跃了一步,跑进有温暖水蒸气的建筑物内,顿时觉得春暖花开,生活美好。

而身后,水房大爷手一挥,对后面淋的落水鸡一般的同学们说:散了,水卖完了。

接着二话不说就将刷卡器收起来。

梁子看着背后唉声叹气的同学们,惊出一声冷汗。心道:幸好,幸好。

这时水房里已没有多少人。

梁子迅速打好水,塞了瓶塞,提起瓶时发现房里俨然只剩下自己一人。

慌慌张张的走出去。

只见雨更大了,正面对大雨发愁,感觉进退两难。

刷的一声,水房大爷已果断的拉上门,啪的上了锁。

一阵风吹过,淋湿了粘在肉上的衣服丝毫不保暖,反而更添寒意。

梁子冻的只打哆嗦。眼见大爷撑起一柄黑色油布伞消失在夜色里,水房前已不知不觉空无一人,只剩自己孤零零站在这里。

看着雨一时没有停的预兆,梁子牙一咬,提着瓶奋勇冲进雨里。

路上,淋着雨的孩子都在快速跑着,梁子扎着头顺着路向前猛冲,装满水的瓶在腿边晃来晃去,让梁子心惊不已。。

走过食堂门口时,路边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梁子吓了一跳,抹了一把满脸的雨水,隐隐约约看见路上一柄花伞和身边一地碎屑。

原来是爆瓶了。

那柄花伞在碎屑前徘徊了片刻,不知是犯愁还是惋惜,尔后消失在雨中。

梁子愣楞看着那伞离开。

这才回过神来,抹了一把雨水。再次前行,却小心翼翼的放慢脚步,手上的劲更是稳稳的,仿佛手上提的不是瓶而是炸弹。

这样放慢步子,走了老久才回到寝室。

此时身上已经湿透了。

擦身体时梁子冻得牙关只打颤。

洗个澡就舒服了。梁子看着瓶,畅想着瓶中热水的热量。

但一想起打水不容易,自个摇摇头,还是放弃了这个浪费的想法。

收拾好之后,梁子坐下来倒了一杯开水,戴上耳机,摊开书本,一边听歌看书,一边饮茶。

好不惬意,于是觉得打水的那万般辛苦还是值得的。

梁子陶醉在书本中,突听一阵异响。

扭过头一看,邻寝的王西正拎着瓶倒水呢。

梁子唬了一跳,忙摘掉耳机惊诧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王西一脸歉意的望着梁子,一面塞上瓶塞拿起杯子,一面说:倒点水喝哦。

王西拎着杯子走了后。

梁子塞上耳塞,正想继续看书,却突觉心里有些不安。

潜意识里将放在脚边的瓶拎起来晃了一下,心里顿时一凉。明明放在脚边,这水却不知不觉少了半瓶。而刚才除了王西有谁倒水了他竟完全不知情,

梁子特别郁闷,感到像吃了一个蚯蚓一般恶心。

他放下瓶拿起书,又放下书望着瓶。

心里忐忑不安,纠结不已。

正在考虑是不是要将瓶藏起来。门哗的一声开了。住在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寝室的徐子走进来,将一个硕大的水杯大大方方放在梁子桌上,在梁子目瞪口呆的注视中,熟练的拿起瓶,拔掉瓶塞。

哗哗的水声中,梁子心如刀绞。

嘴巴蠕动了好几次,却什么也说不出。

君子将那个硕大的茶杯装了个够,放下瓶,说声谢谢。

翩翩然转身离去。

梁子伸手拎了下瓶,此刻俨然几乎空了。

梁子窝了一肚子火,正无处发泄。

后面竟然陆陆续续好些人像约好似的一个接一个走进来。

这些人梁子有的熟有的不熟。

进门后大多递一个笑脸便熟练的取瓶倒水。

梁子想要说服自己不去看瓶和打水的杯子,可又管不住眼睛。

那打水的辛苦此刻一下子都堆积在胸口,压得他难受极了。

他特想抢下那瓶,和那些人细细说一说自己打水的经历。

可被什么堵住了喉咙 ,开不了口。

眼睁睁看着三四个人倒水后。

君子来倒水时,梁子终于忍不住说:给我留点吧。

君子说:哎呀,这么小气干嘛,不就倒你一点水。

说着将瓶倒了个底朝天。

眼见瓶里水流渐渐尽了。

那水杯里也只有小丁点水。

原来不知不觉一瓶水竟倒完了。

梁子看着那空空如也的水瓶,仿佛有些什么东西也随着这水流慢慢流出了身体里。

他涨红了脸,愤怒极了。

“靠,怎么才这么一点”君子气呼呼的说道,将瓶重重一搁,骂骂咧咧走了。在门口推开门一看,外面正有两个人拿着水杯准备进来呢。

散了散了,没了。君子没好气的说。

那两人不甘心的往里看了一眼。

骂骂咧咧的跟着走了。

梁子没想到君子的火气居然比自己还大,原本压着的怒火一时竟消散了,只是那难受的感觉在心口萦绕。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