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爱情不是


故事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刚过了立秋,天气逐渐转凉。下午的时候下起了雨,非常冷,天上也覆着厚厚的云。街上偶尔有穿着奇装异服的人,有的打扮成“小绿人”,有的穿着“太空服”。我走过一条冷清的小巷时,看见一家店的玻璃窗上写着两行红字:“他们来了,末日来了”,字红得像血。我哆嗦了一下,裹紧风衣快步离开。

人们还在对近日出现的UFO议论纷纷。我没有亲眼看见,也无暇顾及。毕竟生活还在继续,工作也还在继续。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很抵触这些类似的言论。也许是因为天生胆小吧,一想到那些奇怪的东西,我总会不寒而栗。只要身边有人谈论这些,我也都会躲得远远的。

我独居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是个平凡无奇的打工族,每天按时上下班,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我所在的公司规模不大,同事几乎都是年轻的男性,少有的几位女同事也都已为**。我不爱说话,不是很有女人缘,一直单身一人。更甚至,其实我在男同事中也不是很有人缘,虽然大家见到我时都会热情的打招呼,但是其实在生活中我们几乎是没有交集的。讽刺的是,公司里最有人缘的人却是我的死党,他叫张阳。

那是一个周末,张阳邀约同事们去放松一下,我也欣然前往。

我到达这间喧闹的酒吧时,同事已经先到了。桌子上放了一打啤酒,半打空的,半打满的。这个城市的人貌似都喜欢热闹,喜欢喝酒。一到周末,好像全城的人都会集中到各式各样的酒吧里来。我径直走到张阳的身边,除下风衣,舒了一口气坐下。

张阳干了一杯酒,用手肘拐了我一下:“那个服务员是不是很漂亮?”我朝他下巴指的地方看过去,那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孩,黑直的长发挽在脑后,围了一条棕褐色的围裙。我真心觉得她好看,但是好看在哪里我却说不出来,因为她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只是,我总觉得这个女孩子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张阳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打断我的思路,然后一脸坏笑地说:“哈哈,我就知道是你的菜,但是你也不至于看傻了吧?快把这三杯酒喝了!”迟到的人是要罚酒的。至于迟到的原因,我只是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多聊了一会儿而已。独居异乡的我,每周都会给家里打电话报告近况。

一堆男人的聚会,如果少了女人,那必然是要喝不少酒的。没多久,我们已经风卷残云般的消灭了三打啤酒。张阳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拍着我的肩膀跟我嘟囔着一些什么,但是我完全听不见,因为音乐声音太大了,因为我觉得我醉了,因为我一直在偷瞄那个女服务员。周围的人把色子摇得风生水起,一杯杯的啤酒被举起,喝干,然后顺着嘴角流下来,好像眼泪一般。男男女女们似乎都玩得非常欢快,他们笑着,闹着,拥抱着。我看着这一幕幕的画面,突然觉得很陌生。也许我并不应该属于这样的地方,因为在这里会和我讲话的人,几乎只有张阳而已,其他同事和我几乎没有什么交往,而且他们现在都忙着去泡妹子了。我看了看张阳,叹一口气,然后悲凉地喝了一口酒。

张阳突然站了起来,闭着一只眼睛冲我竖了一下拇指,然后向那个女服务员走去。我琢磨着我的心思已经被他看透了吧。在他面前,我就像一个透明人一样,任何的想法和情绪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但是他这样去帮我搭讪让我觉得非常尴尬,毕竟这样的方式会显得我相当不够man,我想站起来拉住他,但是却浑身软绵绵地,用不出一点力气。我想张口喊住他,却刚好看见那个女孩正向我们这个方向看来。我和她的目光一接触就像触了电一样。我急忙移开视线,慢慢地深呼吸平复心跳。我只觉得一股酒气上脑,一阵眩晕。一时间也忘记了要叫住张阳。

没过多久,他俩一起走到了我身边。我抬起头看见那女孩的脸,突然又是一阵眩晕。难道是要断片了么?我的视线似乎有点模糊,我只看见那个女孩举着酒杯,亮澄澄的啤酒欢快地冒着气泡。我看见,女孩的身上泛着淡淡的光,柔和而美丽。

女孩和我碰杯,一饮而尽,她望着我给了我一个甜美的微笑。然后我的意识也随着那一杯酒停止了。

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浑身发烫,死一样的难受。睁开眼睛看见我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母亲情切地唤着我的乳名,用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我的额头安慰我说:“没事的,就是喝多了。不能喝还要逞强,真是个犟孩子。”然后我又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我租住的公寓里,客厅里传来张阳杀猪般的呼噜声。我爬起来,去厨房煮了两碗面,然后把张阳踢醒。他揉揉眼睛说:“我梦见我妈了!”我一愣,心想不是那么巧吧,难道我们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但是一点也不像啊。

说起张阳,我们可谓默契到了极点。不管是看待问题的方法,还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们都很相似。所以工作中他是我的搭档,生活中他是我的铁哥们。只不过我们性格差距很大,张阳乐观开朗,是公司里最具人气的员工,连老板也对他很欣然。而我比较内向,在公司里默默无闻。工作中很多事情都是他帮我出头,生活中也有很多事情是他帮我解决的。我很感激这个哥哥似的人物,也很喜欢和他混在一起。我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突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女孩,想起她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光。说起来,如果不是张阳的话,可能我这辈子都没机会和她喝一杯酒。

“妹的!”张阳一边吃面一边嘟囔打断了我的思路,“你要死能不能先提个醒啊?把你抗到这里差点把老子腰给闪了!”我没有理会他,只是问他:“你记得昨晚的那个女孩吗?为什么我看她好像会发光?她可能不太寻常吧?”张阳听了以后放下筷子,正襟危坐,嘴里含着面凝视着我说:“我觉得,你丫恋爱了!”

然后,故事就这样发展了起来,而且发展得很快。

我喝醉后手机落在了酒吧,被女孩捡到了。我用张阳的手机联系上了她。然后我知道了她叫林雨,也是单身在这里打工的外地人。我们开始有了联系,然后就在一起了。当然,我没有忘记告诉家里人这个喜讯,他们听到了以后非常开心。

我记得表白的那天,在一个小山坡上,她背对着夕阳,美得让我忘记了呼吸。我说:“我们在一起吧!”她问我:“你还不是很了解我,难倒不怕我是外星人吗?”我假装害怕地问她:“外星人吃人吗?”她笑着说:“那得看你做的饭是不是很难吃了!”我高兴极了,我问她:“那么说,你同意啦!”她笑着拉起我的手说:“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爱情是因为你而存在的!”然后我看见她身上淡淡的光,温暖得好似要把我的心融化了。

刚开始的日子总是那么甜蜜,而且惊喜不断。比如,林雨会突然来公司找我,捧上一盒芝士蛋糕告诉我,这是我最爱吃的。我很惊奇,因为这的确是我最爱吃的甜点,而且当时我正想着下班买一份和她一起吃。我问她为什么会知道,她只是哈哈一笑:“因为你是一个吃货!”然后就调皮地跑了。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