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村长


酒鬼村长,四十来岁,中等身材,方方的黑脸,大眼睛,浓眉毛。他真名叫赵华国。虽然这号不大雅,可他的廉洁清名却远扬。他为人办事爽快利落,从不索人钱物。不过,你请他喝几杯美酒,他肯定爽!给他送礼物很简单:两瓶小酒。酒宴上他常竖起大拇指自吹自擂道:“我老赵久经(酒精)考验,天下有名!“有一回,他给一位姓钱的新朋友办事,那人送来500元钱,说是一点小意思。他恼得一跳多高,把钱扔在地上踩了三脚,还不客气的骂了几句:”你把我老赵看作什么人?我不看你是个新朋友,我不揣你两脚,**你孙子的!“朋友收起钱莫名其妙的离去。后来才知道赵村长爱喝酒,就请他吃饭,陪他大饮三十杯,才晓得这酒鬼村长的豪爽!

人常说,酒多误事。赵村长贪杯闹笑话也远近闻名。有一天,他去一乡亲家做客。两巡酒下肚,有个自称醉不倒的中年人要跟赵村长比喝酒。只见他说声请字,端起酒杯连斟连喝,十杯酒下了肚,愤声道:“赵村长,我们都佩服你。今天问你件事,那张老头被儿媳逼死,犯不犯法?“赵村长怒道:”岂是犯法?理当杀头!“”那你们怎么不管?“”谁说不管?管不了!“赵村长叹口气道,”张大妈不愿意,她怕儿子媳妇坐牢。我们要是告,她就喝农药!“中年人道:”真有这事?“赵村长一摆手,朝众人道:”喝酒喝酒,谈这丧气话,多没意思!“中年人道:”拿碗来!“主人拿来两只碗,一人倒了一碗酒。中年人端起一碗,口中念念有词:”瞧我醉不倒!“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赵村长毫不示弱,站起来,端起碗,仰起脖子一饮而尽。”好酒量!“大家喝彩起来。可在大家喝彩的时候,那醉不倒已扒在桌子上抬不起头来,而嘴里还念念有词:“再来——来——一碗,我醉醉不倒怕过谁!”说着还想站起来,可那酒在肚里来了劲,哗——一声响,醉不倒大吐起来。众人先是一惊,接着大笑起来。再看酒鬼村长,舌头有些不听使唤,可还能稳住脚,他看着醉不倒用手指点着,对众人笑道:“看到了吗,谁是醉不倒,我,我,才是醉不倒!哦——”说着,他向主人道谢,准身就回去。主人不放心,要安排他 休息,他执意不肯,只好由他

时值盛夏,天气很热。天上半个月亮,星星在眨眼。借着月光,酒鬼村长,哼着小调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他发现前面有个人影,心里很高兴,回家有伴了,便高声叫道:“前面是哪个兄弟呀!”喊了几声,那人就是站在那里不吱声。酒鬼村长觉得有些奇怪,分明是个人,怎么不说话?忽然想起本村张老头死了,好像就埋在这儿,难道有鬼不成?这一想,心里有些怕。“你这个死鬼,你被儿媳妇逼死了,不去找他们算账,找我干什么?”可又想,哪来什么鬼?也许,对了,是拦路抢劫的。前不久本乡还发生了一起抢劫案件。想到这里,他厉声喝道:“什么人,胆敢拦路抢劫!”说着,他把裤带解下来,攥在手里,心想,身上也没几个钱,怕他什么!便大声吼道:“你奶奶的敢打老赵的劫!”虽然脚下发飘,他还是勇敢上前,扑向那个人抡起裤带就是一阵猛打。打了一会,那人不见了。他一高兴,就大笑起来。“哈哈,吓跑了,我老赵今天要不是喝多了点,非把你逮住送公安局不可。”可刚走了几丈远,前面又有个人影。老赵心里似乎有了底,他又大喝一声,一方面给自己壮壮胆,另一方面,自己嗓门大,也许一声就震住了他,就像张飞吓走曹兵似的。说着,他抡起裤带又是一阵猛打。没几下,那人又不见了。老赵心里犯嘀咕,都说打劫的凶的狠,为什么这人不经打呢?难道真的有鬼?不对呀,难道是小张来给他老子烧钱来了?他怕他老子阴魂与他算账,到他老子坟前求情来了?他怕我老赵还要为难他,故意装鬼来吓唬我?那天我骂他是头蠢驴,不配做人,他怀恨在心?对了,他是头蠢驴,他哪有这样的心机?正想得没头绪,前面又出现一个人影。他不再说话,抡起裤带就打。忽然背后传来几个人的笑声,那声音挺熟悉的。“赵村长,别再费力气了,那是稻草人!”“是谁在说话?!”老赵吃惊的问。这一惊,身上出了虚汗,头脑清醒了许多。风一吹,胸口就有些难过,哗啦啦,把肚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原来,赵村长酒喝得太多,主人不放心,怕出事,就叫个同村人陪自己随后跟着,若有事,好帮他。路上听村长大喊大叫,他俩觉得好玩,就悄悄的跟着。谁知村长闹了这么个笑话!见村长呕吐,他俩赶忙上前,一个扶住他,拍拍他身上的几根稻草,一个连忙把随身带的茶递给他喝。村长瞅了瞅这两个人,赶紧系好裤带。村长喝了茶,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去年,计划生育抓得紧。村里有个二女户,还想生第三胎,说不生男孩不罢休。乡长下了命令,要拆房子抓人。老赵跑了十多趟做思想工作,可就是做不通。最后,那家人干脆锁了门,跑到外面躲起来。乡亲们思想守旧,他很痛心;拆房子,他于心不忍。毕竟种田人穷,又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可怎么办呢,再不下决心,乡长可饶不了自己。一气之下,他抱起一瓶酒,咕嘟咕嘟喝光了,然后召集村干部,陪着乡里来的干部,一股劲就把房子拆了。那家男人一听说拆了房子就赶回来拼命。女人也不放心,挺着个大肚子赶来偷看,让乡里抓计划生育的干部发现了,立即像抓逃犯似的把女人抓上车,送往医院去结扎。那女人大哭大闹像杀猪宰羊一般,最后竟昏死了过去。男人去向乡长求情,愿意罚款一万元,让他生个儿子绪香火。乡长不同意,计划生育国策,谁都得遵守。当天,女人结了扎。没了房子,没了儿子,男人火冒三丈。第二天,他聚集了一帮亲友闹到乡长家,见什么就砸什么,把乡长家的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等砸个稀巴烂。那天,乡长恰巧出了门,只有女儿在家,那帮人气势汹汹,可把这个孩子吓坏了。她,一个刚上初中的孩子,哪见过这阵势,早就魂不附体了。还好,那男人还有点理性,没有伤害孩子,否则不知道要酿出什么惨剧来。公安局接到报案,立即派人把那男人捉拿归案,其余人也受到治安处罚。赵村长听说那男人要去闹事,立即赶去劝阻。可看到的是乡长家的砸烂的电视、洗衣机。赵村长恨之不迭。他知道,这家人是一时糊涂,感情用事,才闯下大祸。怎样了结这事呢?解铃还须系铃人。一方面,要求那家人赔偿乡长家的全部损失,另一方面,把那家被拆的房子修起来,让他老小有个栖身之处。正是农忙季节,家里少了男人,犁田耙地都成了问题。老赵发了愁,为这事,他没少挨乡长的骂。凭心而论,这事搁在我老赵头上,还不气得发疯!可人家做田人也着实可怜!要是耽误了农时,没了收成,那人家该怎么活呀?对,还是找人先把人放出来。他一咬牙喝了一瓶酒,来到那家对他家人说:“我今天带你们母女三人去乡长家,,非把你男人放出来不可。大不了,我这村长不干罢了。”来到乡长家,老赵借酒壮胆,大声说:“乡长,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全怪我老赵没把工作做好,要是当初我把工作再做细一点,就不会出这大的纰漏。给领导丢了脸,全是我的责任!现在正是农忙季节,他们家少不了男人,那田里的重活还等着男人去做呢!你乡长大人大度,去求个人情,叫公安局把人放了吧。”乡长皱着眉头,说道:“老赵呀,我真不知说你什么好!他们自己犯了法,我是受害人,还让我求情放人,这是哪门子道理呀?”“就看你慈心佛面上,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老赵说着,眼泪就下来了,“你是百姓的父母官,人家两个孩子还在上学,你不管谁管哪!”那母女三人一起跪了下来,哭声如雷。那女人哭道:“我们一时糊涂,犯了大错,真是对不起!我们给你陪罪了,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乡长见此情景,叹了口气,老赵扑通也跪了下来,说:”乡长,我对不起你,你把我这个村长撤了吧,省得以后又不知道给你捅出个什么漏子!“乡长一惊,老赵可从不下跪的,连忙说:”老赵呀,你这个酒鬼!真拿你没办法!好吧,你让他们先回去,晚上,我俩喝两杯,想个办法吧。“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