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残阳


山杏跟小黑离婚了,在这个冬日的下午。二十三年的婚姻在没有吵闹中解体了。

望着渐渐远去的小黑,一抹残阳透过建筑的空隙斜射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山杏叹了口气,迈开步子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么容易就拿了离婚证,这是山杏没有想到的。原以为小黑会寻死觅活的闹着不离,再就是找遍所有的亲戚和朋友去说和。这次爽快的离婚,令山杏的心里充满了疑问和失落。

山杏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虽说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令她有些残疾,但是没有改变她好强的个性。她把自卑埋藏在心底,让任何人都看不出来,也感觉不到。所以她一直是强势的,从小到大,没有改变过。

跟小黑结婚,山杏是十二分的不愿意。经不住父母的以死相逼,才勉强同意的。父母看上了小黑的孝顺和老实本分,觉得女儿嫁给他是不会受委屈的。尽管小黑人如其名,长得又小又黑,在男人里面就是一个残次品。但是因为山杏的残疾,父母觉得他们俩人是相配的。这在当时偏僻的农村里,父母强加给儿女的意愿,是多么的天经地义。

结婚以后的日子,虽说有些磕磕碰碰,但在小黑的呵护和忍让下,平静的度过着。山杏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不会有什么改变了。

一场南下打工的潮流席卷到了这个偏僻的乡村,山杏毫不犹豫的踏上了南下的列车,成为了众多打工族里面的一员。

在东莞的一个小镇里,山杏找了一份制衣厂的工作。安顿下来,她才开始审视这个陌生的环境。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激动和新奇,她觉得自己是一条鱼,游到了大海里,这里才是她应该生活的地方。她决定在这里好好干,一定要混出点名堂来。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重复着上班、下班、加班的三步曲,很多人都开始厌倦了这种枯燥和劳累的生活。山杏却以饱满的热情工作着,她的努力换来了厂长的注意,没多久就被提升为车间的小组长。山杏没想到天上掉馅饼的事会落在她的头上,狂喜过后,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里只要努力上进,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打工的日子就这么过着,年复一年,山杏也从小组长慢慢的升为车间主管,小黑也来到这里,在一家洗车房做洗车工。现在的山杏已经完全看不到以前的影子,就连走路,她也是慢慢吸着地走,不仔细看,真看不出她有残疾。小黑卑微的生活在山杏的身边,觉得满足而幸福。他不去理会山杏的冷淡和白眼,努力做着一个好丈夫的职责。洗衣、做饭他全包了,什么事都不让山杏动手。他把山杏当宝贝一样呵护着,当神仙一样供着。在他心里,山杏就是神,他一直是仰视着她的。

他们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小黑渴望有一个孩子,但这不是他想要就能要的。山杏说他有毛病,他也是深信不疑的。但是傻傻的小黑,哪里明白山杏的心事,只知道一味的迁就和顺从。这样也好,山杏多次离婚的话语,始终没说出口。他们的婚姻就这样维持着。山杏也想要个小孩的,但不是小黑的小孩。她不愿生下的孩子象小黑一样,遗传了小黑的基因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她宁可不要,也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她花了大笔的钱去做人工授精,几次都没成功。年纪也慢慢的大了,妹妹红杏告诉她,现在医学发达了,四十多岁也可以生小孩的,就是多花一点钱。红杏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大学生,见解和思维都与众不同。山杏很欣赏妹妹,也很信任她,觉得她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心里也期待着有一天能生一个聪明漂亮的小宝宝。

日子一天天过着,没有什么变化。一天,小黑的母亲来电话说家里的房子年久失修,该盖新房子了,村里很多人都在盖楼房,他们也应该把房子的事情解决了。小黑跟山杏商量,应不应该回去盖房子。山杏不愿回到乡下生活,认为在城里买房合适,最终的结果是让红杏帮他们在城里买房。凑齐了钱,山杏把钱打到了红杏的户头,让她全权代理买房的事宜。

山杏的厂里扩大生产,在东亚的一个国家开了间分厂,要调一批人过去。出国务工,吸引了好多人去报名,山杏也报名了,没别的目的,就是想体验一下国外的生活。合同需要签三年,山杏毫不犹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所有的手续办完了,就等回家办签证。她才告诉小黑,她准备出国了。小黑以为她开玩笑呢,再一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才傻在那里,半天

回不过神来,懵了。小黑第一次生气了,山杏还没见过他发脾气的样子,觉得有些心虚,连忙道歉。这也是山杏的第一次道歉,小黑很不习惯,他没碰到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办好,心一软,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山杏嘘了口气,她自己也觉得有点过分,心里挺对不起他的,但这话没有说出口。

接下来就是等签证,山杏回老家待了一段时间。正好处理房子的事情,她看好了一套三居室,刚要办手续的时候,签证下来了。她委托红杏帮她将房子买下来,就匆匆走了。

山杏怀着兴奋的心情,在小黑黯然的陪伴下来到机场,踏上了出国的行程。三年时间,是可以发生很多事的。山杏刚没走多久,妹妹就告诉她,有一笔很赚钱的投资干不干,想干,房子就先不买了。妹妹的能力山杏是知道的,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投资,小黑的反对只是徒劳,一点用也没有。只好作罢。

山杏她们一帮人来到异国他乡,开始挺好的,什么都觉得很新奇。日子很快就过去了,时间一长,就觉得枯燥无味。语言上、生活上的不适应,令她们感到烦躁和寂寞,那个时不时听到枪声的、还有些动荡的国家,令她们感到惊恐不安。她们后悔来到这里,三年是多么难熬呀。每天只能待在房子里,不能出去,怕出去万一有个好歹,是多么的对不起自己。来到异国他乡是这般境地,先前是谁都没有想到过的。

日子还是得过下去,每天下班后,大家都自己找乐子打发闲暇的时间,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一起来的人里面,有几个男同胞,其中有一个叫阿强的,跟山杏特别聊得来。他们经常在一起谈论着理想和现实,相同的理解令他们的心慢慢靠近,山杏觉得很快乐,她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也没有这么快乐过。她希望时间能停止下来,或者三年变成三十年,该多好呀。虽然她知道阿强在家乡有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但她不愿去理会这些,只想抓住眼前的幸福。

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隔着万水千山,小黑在家里还是听到了关于山杏的风言风语,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这个自卑的男人跑到母亲那里大哭起来,他只有在母亲这里才能宣泄压抑了许久的悲哀。母亲是个睿智的老人,什么事情都看得很透彻。她告诉小黑,放手也是一种幸福。听到母亲的话语,小黑呆住了。他没想到母亲会说这种话,觉得不可思议,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而母亲却让他放手,他不理解,非常不理解。母子俩一夜无眠,拉家常、闲聊、开导。小黑的心结终于打开了,也想通了,心情也舒畅了。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