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沉之贴


99年夏中···

凌姐姐的“586”电脑上网一周了,这期间明显见她的衣着少了些光鲜,床角的SD娃娃的裙撑也被一滩烂泥的身躯压扁,扁了就变形了,很难看,但凌姐没有舍得扔,很明显,这SD娃娃见证了很多山盟海誓,见证了这张床上羞于启齿的事。总起来说,都是些往事。

爱好和平的瞳瞳本来在这个暑假是可以安分守己的,一切都归结于那个帖子···

模拟器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玩家们都关注着哩!到底完美破解没有哇···”凌姐姐的男朋友狠狠踹了一脚红木漆面的钢琴,但很快又缩下了脖子,因为凌姐姐狠狠地剜了一眼留着谢霆锋刚出道时候的发型的“健次郎”哥哥,《北斗神拳》里有着完美体魄的健次郎在凌姐姐的男朋友身上没有得到完美发挥,真名叫做阿健的男人,因为在一次放学后狠狠教训了一顿经常骚扰凌姐姐的小混混们而得到凌姐姐的爱慕,寒冬里“健次郎”脱下臃肿的羽绒服,露出浑身的疙瘩肉,那架势犹如圣斗士的小宇宙爆发,那拳头像雨点落地一样落在匪徒们的身上,脸上,甚至太阳穴,嘴角···

这是在那时候,凌姐姐在“澜沧之夜”的party椅上端坐着,指尖轻抚跳跃,诞生出悠扬顿挫,能增添人们稀释酒精的作用的钢琴曲···

又是这个99之夏暑假惹的祸,我参加的培训班上有这么一位老师,是来做兼职的,每周日的晚上是她的课,对面“澜沧之夜”传来高分贝的“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才会在霎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

“小瞳哇!你应让你家人给你买一款卡西欧的电钢琴,那样的话···你夜里也可以带着耳麦自己练曲子,不会影响到邻居休息哦!”

果然!支持复音32,卡西欧飘韵,88键,力度级别我的手指完全适应,我将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恨不能第一时间将这东西抱在手里,我屁颠屁颠回家去了···

“健次郎”对于凌姐姐在“澜沧之夜”兼职的事情一直很恼火···

“那是什么地方我不了解吗?花花世界里一堆花花男女!你以为你是一段白藕啊!出淤泥而不染啊!”

“说够了没有!当初你是怎么对我表白的···说什么此情永不渝,还借鉴紫薇格格的山无棱天地合,我的生活很渺小,我不眼远于千禧年之后会是怎样,我只想安于现状···你明白吗?”咸水都滚落了,“健次郎”慌了手脚。

她在想当初他到底爱他什么,当初的那微存的感激一点点被侵蚀,甚至忍受不了他那青黑的胡茬子,那盘在耳根的长发,想到这些凌姐姐就痛哭起来,自感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是坏女人吗?这就是我的性格,没有喜新却厌旧起来!”想起这些凌姐姐就迅速下楼拦下的士,来到钢琴前,只有在钢琴前她的心境才得到平息,手指抚上键盘不用自主,行云流水般跳出一串悠扬的音符,就像灵魂被附体。

“健次郎”此刻正在用GB游戏机上的预测软件预测今晚的彩票,他梦想能中个大奖,用其中一部分入手一部汽车,他认为这样他在这个城市才能昂首挺胸,没错!是这么认为的,他是怎么认为的······

有了汽车便可以带着心爱的女孩围着这个城市兜风,感受咸湿的海风吹在脸颊,想起凌又在“澜沧之夜”跳动手指,那是多么肮脏,灵韵的钢琴旋律在这片灯红酒绿里就像是恶魔的咒语,穿破你的耳膜,让你歇斯底里,有股跳楼的冲动。

“凌儿还是不了解我,我们真的是情侣吗?我们能走到一起吗?或者我能真的如愿购进一部汽车,垒筑起凌儿的幸福吗?”健次郎又没有及时刮胡子,反正不重要了,爱情已经接近边缘,这时候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焦虑,就像一只被喷了杀虫剂的苍蝇,在脏乱间努力挣扎,转圈,直到垂下那透明的翅膀。

“我带你去玩游戏的事情别告诉凌儿,或者你干脆别让她知道我带你玩游戏机这件事,你鬼精灵着哩,我很放心你的能力!”“健次郎”揪着我的发梢轻轻拽了一下···

“嗯嗯!我懂得!不过键哥哥···”

“什么?你又想要挟我,说吧!你想吃什么?”

“什么跟什么嘛?我只是想说你不要跟凌姐姐分手哇···”我一时辩解着急,将胳膊甩到呼呼生风。

他仰天长叹···“天要下雨,娘要改嫁,由她去吧!”

阴云密布下的马路一边,他一直喃喃不休···

雨点滴落的时候我们躲进了附近的网吧,我一直像复读机一样重复他刚才那句话---天要下雨,娘要改嫁,由她去吧!我将眼睛睁得更大:“凌姐姐不会改嫁的!!!不会改嫁的!!!你这句话不对!!!”

“我在策划一个完美的计划,我要守住我的爱情,你可以在我身旁玩玩游戏机什么的,OK?小瞳,小小年纪怎么婆婆妈妈的,跟···咳咳···小心交不到男朋友···”

“嗯嗯!我交不到男朋友就自己挣钱去旅游,多开心啊!像你们这样整天都哭丧着脸,跟丢了钱似地,我才不要这样咧!”

“啊啊啊···你这小乌鸦嘴,我的钱包咧···”

失去钱包的我们并没有离开网吧,“健次郎”将中指上的戒指当给了网吧老板,那是阿健的妈妈留给他的,话说阿健的妈妈此刻正在大连市的某个老板的怀抱中享受着温存,所以阿健没缘由地当掉了手上唯一值钱的金戒指,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凌姐常去的“灵の韵”论坛留下一篇帖子,帖子的内容如下。

“女孩!我想对你说!我只是想让你更幸福快乐些,却适得其反,或许这里面有阴差阳错的误会,可是你要记住,我是深爱你的,就像爱自己的妈妈,我无法渲染这份情景,但是你要知道我此刻真的流泪了,别傻看了,看到这篇帖子就给他留言或者发短信吧,他一直在等待着你热情的问候,哪怕只是简短的一句。

“你在哪里啊?你还好吗?”都会让他感动万分,世间就是如此,新新人类就是需要有这份无拘无束的爱情模式,你还在等什么,点击这里,迅速给他留言,你的人生从此充满绚烂!!!”

“要强调女友的不够体贴吗?那或许只是幻觉,或许她也在徘徊,只是差你的一个承诺,与你天荒地老,还能奢侈些什么,别以为经过了恋爱关系—性关系—直到没关系。才是感情的结束,你是与众不同的,你有着自己的决定,你选择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把钱都放在地上,还有手机,你他妈的怎么这么慢,还真把自己当艺术家了,蛮有姿色的嘛!·······”

第二天《东方早报》刊登出“澜沧之夜”发生一起特大抢劫案···钢琴师惨遭····”

当夜···阿健几乎把所有精力投入到电话当中,却一遍一遍没有接通···

“凌姐姐到底在做什么?”连我都感到气愤万分。

还是这天的上午,“健次郎”忍不住来到“澜沧之夜”看到的是一片和谐,别人的信息中透漏···再也没有见到凌姐姐的身影,最可悲的是我连自己钢琴老师的故籍都不曾知晓,这还不算,阿健哥通过多个渠道也没有得到凌姐姐的下落···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