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75号大院轶事之三—夜幕下的交易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9 | 浏览 :50

75号大院轶事之三—夜幕下的交易 时间:1996年 有些事情是只说不做,有些事情是只做不说,有些事情是大说少做,有些事情是小说大做-----我在建工局机关工作的日子里,真正体会到这一官场理论的英明伟大。 元旦过后,就是牧场市最寒冷的冬季。由于天气寒冷,一到晚上,居住在建工局机关大院的人们便很少出门。然而,局领导住宅楼前却是车水马龙,一辆辆豪华轿车里坐着建筑公司的领导们,他们在排队向各位局领导汇报工作。从元旦到春节20几天夜晚,夜夜如此。豪华轿车你去我来,闪烁着耀眼的光束,形成道道美丽的夜晚风光。 诸多公司领导向局领导汇报工作,只能按先来后到单独进行。公司领导坐在楼下


王城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5 | 浏览 :2

天空聚集着浓密的乌云,落日的余晖将黑色的云边染成血红色,有几片树叶不易察觉的从树上飘落下来,辽阔的大地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巨大力量捆绑住。 死尸一般的沉寂。 有几只白色的飞鸟从茂密的树冠里不安分的窜出来。 “王,我们到了” 1 凌袭是个有着银白色长发的俊美青年,他是靡霖王国为数不多的鬼术师传承者,在靡霖王国里鬼术师受人尊敬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王”,他们世世代代保护王室成员。他们一出生就注定了今后的命运。但是他们绝大数人成年三十岁以后就离开了自己的家离开了靡霖王国,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凌袭不知道,“王”也不知道。 在凌袭十岁那年,他的父母未说明缘由便离开凌袭,


黑暗的背后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37 | 浏览 :2

奇寒的的冬天 叶已飘然落下,远处的以往绿的逼人的山黛像一把火烧过的眉毛,稀稀拉拉的留着足以刺破天似的哥德式树桩。田野里没有一览无余的空旷,只有高原梯田加上平原小丘陵似的外貌,这里像一个世外桃源,那葫芦型的地势,那四周绵延不断最终像蛇一样自己咬住了自己的尾巴,来了一个群山环绕的化外人间。但是那一辆辆蚂蚁似的小车像背上背了一只大甲壳虫的房子一般,扰乱了那一缕缕炊烟的平静。 打头那辆车是一辆五菱之光加长版的面的,里面算上司机坐着十一个人,前排是一个女子抱着一个小男孩儿,那个小男孩儿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的映射下,在孩子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流下了一排锯齿班的印记,但似乎又不是


再回首,花已凋零人已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48 | 浏览 :3

紫罗兰象征着永恒的美与爱,可如今它枯萎了。­ “这花很漂亮,我也很喜欢紫色?”我抱着她送的紫罗兰爱不释手,“那你以后可要好好对它哦”紫寒也开心的笑了。“那当然了,花在人在,花亡人亡。”我也打趣道。“说什么呢,不许你以后这样说。”紫寒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好好好,不说了。”­ 那时花很艳、很香…­ 其实,认识紫寒是因为皓子。当时,皓子很喜欢紫寒,从高中时就已经开始了。“轩哥,这是我高中同学-秦紫寒。紫寒,这是我铁哥们-陆轩,轩哥。”皓子兴奋的介绍着。­ 秦紫寒,人如其名:微紫色的衣服,淡雅如雪的气质。我们只是相视一笑。­ 那时天很蓝、很美…­ 我和皓子是大学同学,住在


【在路上】人面不知何处去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5 | 浏览 :27

【在路上】: 【壹】 “啪”,叶心右脸一阵火辣,她咬紧嘴唇,眼睛里只有冰冷跟漠然。 刘青桦仰着脸,嘴角歪歪地扯出一个笑,脸上满满地写着得意和鄙视,扫把星,想跟老娘作对,你还嫩着呢。 刘青桦是叶心的继母,三十来岁,跟同龄妇女比还算出众,又爱打扮,在人前总会有意无意地夸耀一番。叶心对此只有白眼:脸跟刮了仿瓷的墙一样,白得没个人样,紫色眼影越发凸显她的妖气。她又怎么能跟妈妈比呢? 叶心的妈妈是一个很朴素的女人,既不浓妆也不淡抹,勤勤恳恳地操持家务,舍不得给自己添一件新衣,更舍不得给自己买一套化妆品。这样一个好女人,竟然会得乳腺癌,妈妈下葬的那天,叶心哭晕了几次,大骂老天不


《鬼火•新娘》 奋力火焰在爱情的天空中燃烧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06:56 | 浏览 :2

作品还未更新,请读者耐心等待,谢谢大家的关心。


我一直在等你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40 | 浏览 :77

­ 文/常乐­ 男人爱上好强的女人,就像叶子恋上风,风的宿命在天涯,叶的归家在沃土。不一样的命运,只能就此别过.男人爱上好强的女人,又像池鱼爱上流水,流水要去的地方是海洋,而池鱼只能在某个水潭驻留。男人面对这样的女人,想靠近,却不自信,想逃避,又情不自禁。­ 女人,你的幸福在你的前面,我的幸福在我的后面,你需要找一个比你强的男人爱你,我需要疼需要我关心爱惜的女人。­ ­ 正文:­ 我是叶,被风遗忘在这个城市某个角落的落叶。 爱情,幸福是什么样的?在这样繁华的城市中,在这样迷离的俗世下,你的幸福是什么样的?­ 我固执地认为,人活得普通、平淡、自我叫做幸福。是啊,什么样


恶魔的糖果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43 | 浏览 :2

耀眼的阳光,穿过树林,斑驳的影子倒影在任何角落。植物开花的季节往往会引起许多人的观赏,然而这片植物园不却是十分的安静,让人觉得和谐,有感觉一丝的阴森。似乎几年前期,就不会有人来到这里观赏植物了,即使这里的植物在漂亮,犹如罂粟花那边让人着迷,但是无人敢接近。 “今天,我为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英胜水。”在大家的目光下,走进来一个漂亮的男孩,自我介绍之后走入了自己的座位。这里漂亮的男孩很多,大家也是见怪不怪了。但是漂亮的男孩子总是很抢手,几乎都有女友了,大家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我可以在这里看一会儿吗?”“当然可以。”听到漂亮男孩对自己那么说女孩有点脸红,小心的回答着。


方卓艺的决定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0:54:46 | 浏览 :57

(一) 去省里开完教学研讨会的方卓艺回来了,刚进家门,妻子汪清就笑脸盈盈地为她接过行李箱,并送来一杯热茶。他没说什么,只是闷着头,端着散发着蒸汽的茶杯,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此篇文章,非“滴呐”创作,应当归属好友授权发表,未做修改,好友授权原始版。】 为他递过茶后,汪清就继续翻起了她还没看完的时尚杂志,她是个喜欢追逐潮流、崇奉时尚的人,任何关于时尚的元素都逃不脱她那双锐利的眼睛。她是这座城市的时尚代言者之一。 方卓艺轻轻地抿了几口茶,突然神色沉重地说道:“我们离婚吧!”她手里的杂志啪地一声掉在了地板上,汪清故作镇静地朝他笑道:“这种玩笑是不能乱开的。”说完后,就俯


十八岁的夏天,我们一起对抗全世界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52 | 浏览 :55

李岚的电话让正在床上熟睡的我一个跟头翻滚到了地上,我没好气的拿起了床上的电话冲李岚大吼“你丫有病吧你,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我没好气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因为我有低血糖,会因为睡眠不足而烦躁。其二是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在做一个梦,一个很久没做过的春梦,我和一位似曾相识的姑娘彼此在对方的身体上寻求着安慰。 李岚细声细语的在电话另一头说“现在中午了。乐队要排练,你来不来。” 我回头瞅见放在床头的闹钟,时针不偏不倚正好指向12,并且窗外大片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了地上,我才确信这是正午而不是午夜。 “好吧,我马上过去,准备好午饭等我吧。” 李岚还想说几句什么,但我强行挂掉了他


监狱风云【剧本梗概】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1:59:24 | 浏览 :105

监狱风云【剧本梗概】 根据杨蔚玖长篇小说《苍鹰》改编 作者:杨培新 梗概: 一个老猎人带着他的爱孙杨海山在白雪皑皑的白桦林中打猎,教会了孩子像苍鹰那样沉着冷静迅疾地对付猎物。 1976年冬,我国边境城市煤海市南大营驻军脱离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改由煤海市公安局直接管辖,番号为煤海市公安局武警中队。 部队改成武装警察,看守南大营监狱。红五星改成国徽,战士们觉得不伦不类,他们不理解,不配合,闹情绪。杨海山同村新兵王喜甚至用极端方式——尿床表示抗议,以致被遣送回原地。但是,因为这一点,促使杨海山留了下来,也与副队长李贵发生了小摩擦。黄一华提出退伍申请,杨海山与之发生争执。


参神记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34 | 浏览 :2

雪白的墙上,最怕什么?变了色的蚊子血,像极泥土里腐败的气色。浑浊,粘腻,横七竖八;指纹,掌印,也要勾勒出一笔笔蚕头燕尾,再沉淀上几许拍打时的怨气,那白中的红便如盛开到极致的花,饱满却无新鲜可言。行将腐朽前的惨烈,越发讨人嫌。后来,直上天灵盖的厌恶,远不止这几抹变质的血色,更愁那白得不纯粹。尽管那些白色的墙面,有时会让人喘不过气来,但是有一种恐惧,你依然不愿提及,那就是越描越黑,就像凌乱的纸面,以至于看不清白色的原点。 有几日,梦中总被人叫去问话,说人也非人,云遮雾蔼间,容貌看不真切。后来听人大声地骂,才回过神来,听到一句:“玉皇不高兴,后果很严重。”玉皇,他与我说话


我们会在哪一天死去(下)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40 | 浏览 :2

2 一大早便是听到门“咚咚”响个不停,关乐摸过手机看眼,便是也要上班了的。头因为昨夜喝点酒的缘故是有些晕熏熏,就晃了脑袋去开门。倒是并不太关心门外的是谁,但是一打开,却是吃了一惊,是杜果果。杜果果手半握,差点敲到他的脸上,她看着他,脸上绽出一朵笑:“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关乐想笑,却是僵僵的,便是说道:“你……有什么事?我马上就要上班了。”对于自己语气里的那份冷漠,关乐自个先有些懊恼。杜果果走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她,无论怎么说,她离开的时间并不长,但终于看到她站在自己的面前,却是有了种恍惚的感觉,很奇怪。他觉得杜果果倒是变了,但是变在了哪里,他自个却是又说不清,便


默片台词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5 | 浏览 :53

C中算是市里的重点中学了,学生们除了毕业考试的成绩要过硬,还得要参加困难重重的择校选拔考试,这样的考试没有及格线,必须在众多考生中考到前100名,才能够在英语特色班——也就是尖子班就读。也就是说,如果别人都考得很出色,你就算是考90分,也未必能被录取。这样的残酷,让考场上每个学生都对其他的同学心怀戒备,因为即使是以前的好同学、好朋友,如今,也只是竞争对手,是朋友。牺牲了多少原本该赤诚的心灵和美好的友谊呢? 每天早晨7点,背着书包骑着单车,车篓里是在早餐车上买的热乎乎的粥和肉包。到学校门口,自动下车,带着C中的校牌,昂首挺胸地大部跨进校园,对学校门口值班查勤的老师微笑


臧氏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19:32 | 浏览 :90

吾村臧氏,官至局级,初尚奉公守法,后渐入世俗,飞扬跋扈,宰割百姓,家万贯。其妻自为官夫人,假借官势,更是战斗在为恶之前沿,有求于臧氏者,多不与语,只与臧妻言。臧妻收受礼金后,不问事屈理直,多有办成者。 人言“富贵不能淫”,臧家偏背道行之。 臧氏育一女一儿,女出嫁后,不安生活现状,傍一大款,与大款盟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以为寻到浪漫,获得了真正的爱情。遂抛夫弃子,欲随大款去。然大款家自有悍妇,岂能容之?终落得流落街头,与浪荡子为伍,成吾村一笑谈。 其子本为官二代、花花公子,婚后因育一女,不能再要二胎,臧妻认为已绝其嗣,阴怂恿其子另找,至替其子跟相好者开房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