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我一直在等你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40 | 浏览 :37

­ 文/常乐­ 男人爱上好强的女人,就像叶子恋上风,风的宿命在天涯,叶的归家在沃土。不一样的命运,只能就此别过.男人爱上好强的女人,又像池鱼爱上流水,流水要去的地方是海洋,而池鱼只能在某个水潭驻留。男人面对这样的女人,想靠近,却不自信,想逃避,又情不自禁。­ 女人,你的幸福在你的前面,我的幸福在我的后面,你需要找一个比你强的男人爱你,我需要疼需要我关心爱惜的女人。­ ­ 正文:­ 我是叶,被风遗忘在这个城市某个角落的落叶。 爱情,幸福是什么样的?在这样繁华的城市中,在这样迷离的俗世下,你的幸福是什么样的?­ 我固执地认为,人活得普通、平淡、自我叫做幸福。是啊,什么样


监狱风云【剧本梗概】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1:59:24 | 浏览 :40

监狱风云【剧本梗概】 根据杨蔚玖长篇小说《苍鹰》改编 作者:杨培新 梗概: 一个老猎人带着他的爱孙杨海山在白雪皑皑的白桦林中打猎,教会了孩子像苍鹰那样沉着冷静迅疾地对付猎物。 1976年冬,我国边境城市煤海市南大营驻军脱离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改由煤海市公安局直接管辖,番号为煤海市公安局武警中队。 部队改成武装警察,看守南大营监狱。红五星改成国徽,战士们觉得不伦不类,他们不理解,不配合,闹情绪。杨海山同村新兵王喜甚至用极端方式——尿床表示抗议,以致被遣送回原地。但是,因为这一点,促使杨海山留了下来,也与副队长李贵发生了小摩擦。黄一华提出退伍申请,杨海山与之发生争执。


黑色圆圈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1:59:19 | 浏览 :4

列车“轰隆轰隆”的声音提醒我,这是一个梦境。因为有了高铁之后,我再也没有乘坐过普快。 我在S市参加完一个活动,已经筋疲力尽。可笑的是乘了普快居然还买的是站票。在车上偶然碰到了朋友元宵,一个很清爽的男生,是我喜欢的类型 。不同的是我是回C市的家,他是直接回学校所在的N市。我们俩居然都是站票,好在车上人不多,有不少空位,可以随意休息。我和元宵坐下聊天,本就不长的路程聊着聊着也就快结束了。我要在C市下车,而元宵还要乘两站才到N市。元宵很认真地送我下车,临走之前他还捏了一下我的手心:“路上小心些。”我点头下车。 奇怪,下车之后居然有一条窄窄的小水沟,用一块木板垫着,可以踏着


敲开邻居的房门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12 | 浏览 :13

一 无数个夜晚,在狂乱嘈杂的酒吧里纵情声色之后,或者是在孤寂单调的办公里呕心伏案之余,回到住处,当然最重要的事情是将肉体放逐一番,暂时性地离世兼忘忧;直到次日早晨——不,很多时候,回家已是“今天”了,眨巴眨巴大肥猪的肥膘那么厚的眼皮,发现身边的小绵羊仍在沉沉酣睡,散发出醉人的馨香;听听四周,有两支小鸟在欢唱着爱情的蜜甜,真令人替它们百般欣慰。起身踱步到朝南的大阳台上,面对满目青翠,伸了伸懒腰;转眼瞥见一侧的大理石茶几上安静沉稳的水晶烟缸,便欲折身到床头拿支雪茄,敲门声此时轻轻响起了,原来是忠实的仆人:Goodmoring主人,牛奶、三明治和晨报都为您准备好了----


墙壁上的那道线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9 | 浏览 :28

张强在念小学五年级,学校离家有点远,可父亲总不同意给他买辆自行车,张强只能走路来回。这天,张强再也忍不住了,对父亲说:"爹,别的同学都有自行车了,就我没有。"父亲看了看儿子,半晌,终于说:"得,买!"张强一听,高兴地问:"那啥时候买?" 父亲想了想,说:"等你长高点个头吧,现在你太矮了,骑车不安全!"说着,父亲比划着,在一面墙大约一米半高的地方画了一条横线,他指着横线对张强说:"等你长到这么高,爹就给你买车。" 张强看看父亲画的横线,连忙跑过去比一比高矮,可是还差十多厘米呢!不过张强的心里挺高兴,买车的事情总算有了着落。从此每天放学回家后,张强总会跑到墙面那道横线下


之七、九尾。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5 | 浏览 :27

九尾和姜尚是在翠竹园餐厅门外遇上的。时隔数千年,但相遇之后,他们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对方。 ­ 姜尚:妲己?! ­ 九尾:你是……姜尚? ­ 姜尚:呵呵,是我,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 九尾:哈,我也没想到呢。 ­ 姜尚:这家餐厅的菜烧得不错,走吧,今天我请客,算是为当年的事情赔罪! ­ 九尾:好吧,不过请次客就算是赔罪,是不是太便宜你了? ­ 姜尚:咳,一次不行,那一百次可以了吧?我印象里你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哪。 ­ 九尾眨了眨眼,眸子里泛起一抹妖艳的红:嘿嘿,你记错了,我可不是人吧? ­ 二人说笑着步入餐厅,点菜上菜之后,继续闲聊。 ­ 姜尚神秘地笑笑:你不知道,自


传世的我爱你(节选)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12 | 浏览 :10

男孩是一个傻傻的,羞涩的男生。不善言语。那一年他十七岁。十七岁的他一直没有喜欢的人。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不敢喜欢,多么可笑。可他确确实实有,而且根深蒂固……那是春节的第二天,别人都在外头热热闹闹的走亲拜戚。男孩没有,因为他的性格…到了亲戚的家中,只能干坐着,不言一语…等着家人们吃完了饭聊完了天,然后就一起回家了。他厌倦了这样的日子。可一个人在的确很无聊,思来想去,还是没事可做…… 突然他想到了上网,寻找他的第二个网友(注:此前男孩只有一个网友,就是给他号的同学)于是他便想了:该如何寻找呢?想了好多的方法,他都觉得不如意。他要的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而且意义深刻的网友!


伤心捧出自己(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9 | 浏览 :3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果在这里你找到了自己的影子,那么好吧,也许这就是你。 时光如水,哗啦啦又是一年。岁月如歌,淅沥沥唱不成调。时光荏苒,如今的我也是一个快要奔三张的人了。除了凄凄惨惨的回忆和经历,翻遍记忆的犄角旮旯,也找不到任何经得起念叨的大事。洒下的都是一地鸡毛。可话又说回来了,人不都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吗。 小萍是个北京妞儿,有着北京女孩特有的一种气质,倍儿洒脱,对待工作不会偷懒,不是她不敢,是不懂怎么偷懒。在这时候我总会以我的经验来告诉她怎么学会偷懒,比如能打电话解决的事,绝不自己跑一趟,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叫宁说十句话,不走一步路。有时候


赶梦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0:54:15 | 浏览 :44

ACT.1 在每日的清晨去福瑞宫给母后请安是左旗哈维的例行功课,周暨国民风开放,对于他们的国母是个男人这件事并不太介意,尤其他并不会久居后位。洛尧是个赶梦人,众所周知赶梦人超脱于生死之外,徘徊于阴阳两界,天生能与夙愿为了而逗留于世的魂魄交流,并能在达成一致之后出借肉身于其协助他们达成遗愿,因而赶梦人尽管稀有但是却并不罕见。 母后的遗愿是能尽可能多的逗留在父亲身边陪伴他,以洛尧的能力,能使她在阳间逗留的时间延长20年,所以他便与母后签订了一个20年的契约。母后故去的时候,左旗哈维才4岁,现如今他已快满24了,这表示洛尧的契约即将到期,那个在开始的几年还协助母后适应这个


人造惨案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51 | 浏览 :21

一、惨案发生瞬间 黄昏的海岛,落日的余晖还在西边长江上空若隐若现,喧嚣的一天缓缓走向平静。退休的赵校长和夫人肩并肩在家门口的黄石公路边散步,老两口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到了龙岗桥附近。 突然,身边“咕”“嘭”“叭”三声短暂而急促的巨响,两口子猛然抬头,看见龙岗桥下燃烧起了熊熊烈火。赵校长拉着夫人向着始发地奔去,旁边也有了其他目击市民,赵校长掏出手机立即报警:“黄石公路龙岗桥发生车祸,车辆爆炸燃烧,一人掉进河里已被群众救起,另一人伤势很重……” 十分钟后,110、119、120紧急到达现场。、 只见龙岗桥下一辆东南得利卡面包车,烧得只剩下空架,副驾驶位置上一人已经被烧成焦


一夜成名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1:59:19 | 浏览 :28

未走出派出所大厅便看到了外面的白亮,走出了,炽热的阳光便猛地照在身上,阳光很刺眼让人只得低着头向前走。肚子很饿,掏出手机看时间,也因为这白亮的太阳不得不用手半捂着,十一点过十分,难怪太阳挂这么高。五月的成都就开始热,再加上大太阳,更让人难受,本来想打的回学校的,可掏了掏口袋愣是没有找到一分钱,倒霉,只能走着回学校了,虽然离学校不远,这天走回去还是要遭一番罪的。 城市就是很让人头痛,偌大的一条街你是找不到几棵可供人乘凉的大树的。我走出派出所正门,就专挑阴凉的地方走,至少让自己舒服些。街上的人并不多,有几个也是刚刚从理发店、美容店或是时装店出来的年轻妇人,我想她们出门选


或许天堂更美丽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51 | 浏览 :46

李宇翔漫步在繁华的大街上,身着褴褛之衣,头上戴一残破的毡帽,手上冻着疮,皲裂的手指布满血丝,手背只是几根骨头,另加几根血管。这是一趟不平凡之路——对于他来说是痛苦的,甚至可以说,他多么想安息于天国,看到自己年轻的母亲——若不是母亲突发病而死去,活到现在才60岁,父亲不曾给过他好脸——整天吸鸦片,赌博,是社会上的败子。谁愿意跟这男蟊贼过呢,然而小宇翔——他才17岁,还没到指定的法定年龄,可以说——他是一个童工。一直在老板的店里干活。不敢有过懒惰——他怕被挨打,并且一日连一个窝头都啃不上。 谁能想到他此时此刻无比愊忆的心情呢?他的恓栖之心何时才能被丝丝微风吹散呢?他的踟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40 | 浏览 :28

他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游离于灯红酒绿之间却不惹半点尘埃,不厌恶也不迷恋,淡然的像水一般清澈。他是个单纯的人,是个流浪者。 他的心不属于人间,他的脚步属于全天下,却不会属于某处。他也会停留,每当他无法支付下一段旅程的费用时他便停下脚步。为盘缠而拼搏,直到足够时,他便起程。 他的生活只有奔波流离,不知道安稳的意义,也不曾想过,更不曾渴望。对他而言,漂泊便是生活的意义,也是一种宿命。 “你好,我想租房。” “有一间,三百一个月,要住多久?” “我有五百。” “那只能租一个月,什么时候搬进来。” “现在。” “现在?你的东西呢?” “我只有一个背包。” 一个背包便是所


一抹残阳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17 | 浏览 :27

山杏跟小黑离婚了,在这个冬日的下午。二十三年的婚姻在没有吵闹中解体了。 望着渐渐远去的小黑,一抹残阳透过建筑的空隙斜射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山杏叹了口气,迈开步子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么容易就拿了离婚证,这是山杏没有想到的。原以为小黑会寻死觅活的闹着不离,再就是找遍所有的亲戚和朋友去说和。这次爽快的离婚,令山杏的心里充满了疑问和失落。 山杏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虽说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令她有些残疾,但是没有改变她好强的个性。她把自卑埋藏在心底,让任何人都看不出来,也感觉不到。所以她一直是强势的,从小到大,没有改变过。 跟小黑结婚,山杏是十二分的不愿意。经不


【在路上】人面不知何处去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5 | 浏览 :2

【在路上】: 【壹】 “啪”,叶心右脸一阵火辣,她咬紧嘴唇,眼睛里只有冰冷跟漠然。 刘青桦仰着脸,嘴角歪歪地扯出一个笑,脸上满满地写着得意和鄙视,扫把星,想跟老娘作对,你还嫩着呢。 刘青桦是叶心的继母,三十来岁,跟同龄妇女比还算出众,又爱打扮,在人前总会有意无意地夸耀一番。叶心对此只有白眼:脸跟刮了仿瓷的墙一样,白得没个人样,紫色眼影越发凸显她的妖气。她又怎么能跟妈妈比呢? 叶心的妈妈是一个很朴素的女人,既不浓妆也不淡抹,勤勤恳恳地操持家务,舍不得给自己添一件新衣,更舍不得给自己买一套化妆品。这样一个好女人,竟然会得乳腺癌,妈妈下葬的那天,叶心哭晕了几次,大骂老天不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