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磨灭的天才(完整篇)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0 | 浏览 :4

母亲家住的小区,因为被一个港商看中,准备建商业街,所以要动迁了。她打来电话让我回去收拾东西,因为去年结婚后,除了我自己几乎没带走任何东西。 记得我家搬上楼房时,正好是我十岁生日,而我结婚那天,正好是我二十八岁的生日。在这里住了十八年,虽不十平米却摆得满满当当的小屋中,我第一次感到不知无措。当我的目光不自觉的在没一样东西上停留时,心里都在想,该把它放在我人生的什么位置呢? “你这件房间呀。”母亲说道:“我还是一天擦一回,像以前一样,这下你可得拿回去自己弄了。” “拿回去”我重复她的话,不禁脱口说道:“可是让我放那里啊?” “放哪儿?”母亲似乎很生气,“你那屋里什么都没


桃花一落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52 | 浏览 :2

在那漫天桃花的季节离去,在大雪纷飞的寒夜归来 一样的人,十年的印。 那一日,桃花盛开,彩蝶畅舞,他牵着她的手,手心里传来绵绵的温情,二人相依,四目迷然,一同看那梦幻般的桃花。 望着妻子,书生不禁心中怅然: 足矣足矣,但愿此生厮守,虽贫无憾……朝霞已逝,夕阳又来,春去冬至,冬逝,又复来…… 冬雪迷蒙,断尽肃杀之机 他背负长刀,驻足狂笑 十年了,十年了,十年的等待,十年的折磨 终于等来这一天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你为何拜师? 为杀人! 为何拜魔为师? 为杀人! 可知魔由心生? 知有如何?!不知! 很好,很好,拿起屠刀,佛亦成魔!你,便是我! 那一夜,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


《打水》之梁子和君子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4 | 浏览 :5

才不到六点,天空便如泼墨一般昏黑,入冬了,嗖嗖刮着的风带来刺骨的寒意,梁子一出寝室楼就感到大自然力量是如此强大,穿了两件毛衣还是冷的浑身发抖。 此时刚刚下课,人流如一道黑色暗潮自教学楼向食堂缓缓涌动。 梁子朝着冰凉的手心哈一口气,紧了紧单薄的衣裳,像扫街大爷一般缩着身子,用冻得通红的手拧着空瓶跑离楼前白炽灯映出的昏黄,一头扎入了墨色中。 走进食堂,放眼一看,四处全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梁子提着瓶左右为难,现在丢瓶的事件在学校里愈演愈烈,梁子很难说服自己有这么好运不被梁上君子光顾。 思虑一番,拧着瓶就去窗口前排队。 拧着瓶小心翼翼在在缝隙中穿梭,生怕一个不小心撞到谁。 站


最后的天堂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24 | 浏览 :4

阿四看着面前这个穿红鞋子的女人,她的头发被挽到了脑后,用一根橡皮筋扎得简单而整齐,脸上画着淡淡的妆,身披一件浅灰色的风衣。女人左手上担着一件棕色的男士毛领外套,右手捏着一个精致的小包,白晰的皮肤下包裹着的手指纤细而修长,不仔细的话,看不出她涂了指甲油。 阿四已经不记得自己作了多少年乞丐了,也不记得面前这个女人施舍了他多少次了。 阿四每天在不同的地方乞讨,但总能遇到这个女人。每当他饿的时候,女人就会出现,或是掏些钱放在他的缸子里,或是碰巧女人手里有吃的索性就把吃的全给了他,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今天气温突降,到了傍晚,无边的寒冷更是让人无处可避。一个更加残酷的冬天来


棋迷阿金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3 | 浏览 :4

阿金是西郭上横街五星菜场里集体性质的水产商店的经理,这一职位在当时什么都凭票供应的年代是很吃香的,手中有带鱼、朱梅、马鲛、咸鱼儿、白坛生等水产品,算是大家都愿意巴结的一位红人;与他做朋友不会吃亏的,起码水产票用完时可以接济一下,给你半斤卖剩的白坛生,也好下饭。阿金工作很闲,早上菜场开张到中午就歇摊了,下午基本没事,睡一会儿午觉,他就端着一个上面茶垢层层叠叠的陶瓷大口杯,里面的茶叶好多是茶梗,一包“五一”牌香烟塞在上衣兜里,一手拿着象棋盒子,就找人下棋了。 阿金是西郭外远近闻名的美男子,个子一米八几,不胖不瘦,很是壮实,很像《平原游击队》里的李向阳,脸上棱角分明,眼神


微风中的幸福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0 | 浏览 :5

微风中的幸福  题注:原来,幸福竟是如此简单!我们总是在无奈而又残酷的现实生活中,寻找着自己想要的幸福。殊不知,幸福其实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只是在忙碌的生活中被我们忽略了,以致于一次次的与我们擦肩而过。 [序曲]——邂逅 2002年的某个秋日,天空一片的纯净,淡蓝色的空中飘浮着朵朵白云,给人以无限的遐思…… 早饭后,筑星便匆忙的跑下去,跟保卫打了声招呼后,就急匆匆的踩着单车向学校的路上踩去,一路上,筑星心里一直想着:糟糕耶,怎么又睡过头了呢?!这下不会又迟到了吧,拜托,千万不要呀!另一方面,却是加快速度飞奔至校。 突然间,前面出现一道人影,眼见就要撞上了,而偏偏这


能爱不能给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48 | 浏览 :2

回来了 那天很奇怪前一秒是毒辣辣的太阳,后一秒就是大雨倾盆,洛洛就在这时候也回来了。他心里感觉不 是滋味,不过一想起晴画心里就甜滋滋的。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她,为了见她一面,洛洛在中国地图上走过了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线,是为爱情的长征。为了两人的幸福他满脸的疲惫。 此刻的晴画正在凝望那棵茁壮的桃树,那是她和洛洛18岁的春天亲手栽的,记得洛洛说:我们现在把幸福种下,等长大了幸福就落的满地。现在长大了不再那么青涩,就等幸福落地了。那桃花正艳,经不起摧残。 重逢 自从洛洛回来雨就一直下,这天气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他似乎看到幸福就在眼前,虽然是雾蒙蒙的。晴画应该早早的在柳堤等


插队轶事·七·浪漫的事儿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52 | 浏览 :2

(1) “咔啦啦——”一声惊雷,春回大地。 惊蛰了。虫蛇出洞了。万物复苏了。动物也发情了。 但是,动物们的浪漫和人不同,人类的爱情有心理的和生理的双重要求,动物的浪漫来得直接了当。只是一种需求,一种渴望。 插队的时候,我们村女知青吴敏,身体瘦小,下地干活跟在大家的后面,像个小孩。队里为了照顾她,安排她和那老汉喂猪。队里养了三口老母猪,叫大黑,二黑,三黑。 村里养老母猪不是为了吃肉。主要是繁育小猪,给村里的社员提供仔猪。那是当地的一种土猪。个挺大,头特小,耷拉着两个大耳朵,几乎看不见眼睛。特别瘦,脊梁跟刀背似的,肚皮耷拉着快到地面了。走路一摇一摆的,看似很笨。 阿敏养


七世传说-------七字系列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19 | 浏览 :2

七世前,我是只开了灵智的狐狸,你是枝头的百灵。 谁会想到狐狸竟然会爱上一只飞鸟? 我每天只是蹲在树下,聆听着你的笑声。快乐只来源于我在你的身边。 虽然,你从未低头看我一眼,因为你是飞鸟,我是狐狸。 第二世,上天或许感动于我的虔诚,让你我投生于同一个村落。你名思月,我名莫离。 青梅竹马的爱恋。 我拉着你纤细的手:“长大了,我一定娶你!” 你双颊飞红,低头:“嗯!” 可是战乱纷飞,我被征兵前沿。“等我。。。。。。。。” 十年征战,血染金甲,凯旋回村。等我的竟然是长满荒草的墓碑。 墓碑前,我挥剑自刎:“思月,为什么不等我?” 第三世,我杀戮太多,转世为猪。你成农妇! 只有


醒悟在痴迷堕落的路上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50 | 浏览 :1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天,没吃东西了,我走出那一个黑色灰蒙蒙网吧,街面上已是稀稀拉拉的很少人,夜色下,一切都是那么的冷静。我该回家了。 只记得那一天,我一步三个坑地,进了一个地下通道,很臭的汗味从每一个角落散发出来,但我却又是来了,从一条只有眯缝大小的门被推开,一直向前走,那里有一个特殊的VIP通路。也被称之为特殊服务网吧,有所不同的是有饭食供给,进来时的那一天我关掉了一切通讯设施,为防止别人的一切干扰,荷包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被榨空了,第三天我被扫地出门。走出时已是黑夜,我却也更加的黑了,一个20岁没到的我,在那没有阳光和空气的VIP网吧里,哟!另类的享受。夜里的风呀!


电影脚本:一场绵延千古的男女鏖战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5 | 浏览 :76

窗外风雨大作,雷鸣电闪,一道霹雳亮出片名--- 一场绵延千古的男女鏖战 风雨渐息,镜头转向室内。 突然一声河东狮吼,惊天动地,振聋发聩---“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镜头摇向饭桌,男人甲端着满满的饭碗,眼睛却直钩钩地盯着盆里一块油光可鉴的红烧肉,目光迷离,垂涎三尺。身边的女人甲把筷子一摔,撂下脸子怒喝:“吃着碗里看着盆里,这饭没法吃了,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余音绕梁,回声久远,西-西-西---。 镜头定格,旁白(类似赵忠祥主持"动物世界"的雄浑风格):这个案例说明,天下男人一般傻,他们只是出于好色本能而片刻意识出轨,多数并没吃到嘴,就被骂得狗血喷头。女人们或真或


买凶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00 | 浏览 :2

序 这是一家妓院,时间是早晨六点左右,姑娘们都还睡着,只有一个十一二岁满脸麻子的小丫头在扫地,她扎着两根又黑又粗的麻花辫,背着把比她人还高的竹扫帚在楼道上来来回回的扫着,扬起的尘埃弥漫在昏暗的楼道里。她叫小丫,是老鸨在路上捡到的,因为太难看,所以只能扫扫地。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小丫被着阳光晒的很舒服,一切就和平常一样没什么区别。 小丫一个个房门扫过去,每个房门都紧闭着,从门缝里透出些夹杂着酒气的糜烂味道。她撇撇嘴,真恶心。小丫最很瞧不起那些**了,不就是会卖个笑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个趾高气扬的,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啊?等你们老了看你们还卖什么!小丫愤愤的想着,


爱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27 | 浏览 :2

“母亲”死了,大家都很高兴,连平时沉闷不叫的狗都连续叫了几天以表示庆祝。小刚不用再担心被皮带抽打了,小葵也不用再怕被抓扯着头发殴打了。我和志也更是庆幸不用再被大呼小叫了。如你所料,这位把我们拉扯大,并天天虐待我们的女人便是我们的养母——一个因不能生育而被抛弃的女人,前夫留给她一大笔钱以表示歉意,同时也留给她无尽的怨恨。 按照年龄,我是家里的长女,也是最先被收养进屋的,小刚排行老二,志也排行老三,小葵是最小的妹妹。我们不幸的人生从被她收养那天开始。 参加完“母亲”的葬礼,每个人心里都获得了解脱,但脸上却要表示出悲伤的神情,小刚甚至从眼角里挤出了几滴泪来。唯有志也,对着


捉贼见赃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06 | 浏览 :2

四周高楼林立,只这一片是未改建的老城区,都是百年老屋,有的及及可危。从一条小弄子曲曲折折的进去,到里面有一个大院门,两边大青砖的门墙雕刻着精细的花草人物,底下红石板漫地,一条经过精磨细硺十分光滑的大青石门槛,横亘在门堂里,上有两个花样的门臼连在一体,两扇大门却早已随着岁月作古。这就是有名的“五家墙门”。 阿龙娘就住在这门堂左边,家门口一转脚就出院门。因此她在门堂的一边摆上一张长木椅和两巴竹椅,把这里当日常的坐场。这里有凉快的穿堂风,又因为院子的后门可以通西街,也不乏进进出出可以招呼攀谈的人,实在是闲坐吃茶的好地方。她也常把中午饭摆在长木椅上吃,她是好热闹的人,家里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39 | 浏览 :62

梦 永无止境的旋转阶梯,阶梯呈螺旋状上升,消失在看不见的黑暗里。十岁的姚兆凯沿着阶梯拼命地奔跑,哒哒的脚步声回荡在旋转楼梯的每个角落。下面传来人的交谈声,听不清在说什么,像某种小动物在看不见的草丛里窸窸窣窣走动。本能告诉姚兆凯不能被他们发现,于是他加快了脚步,但是那些交谈声却离他越来越近,突然,上面也传来了人的谈话声。姚兆凯停下来,急得满头大汗,怎么办?似乎无处可逃。“你在找什么?”有人在他耳后低喃。同一时刻,整座楼梯都在塌陷,姚兆凯伴随着掉落的石块往下坠落,坠落。风呼呼地灌着,像手指穿过他的头发。旋转楼梯里出现了一盏黄黄的壁灯。姚兆凯与那盏壁灯擦身而过。 姚兆凯猛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