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雷州本土之聊斋志异听闻实录1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06:50 | 浏览 :3

我有个朋友叫阿明,180以上的身高+180以上的体重,高大魁梧;早年曾服过义务兵役,练就一身充满弹性的肌肉,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可能是服役时(当过代理排长)经常喊1-2-1口号的缘故,嗓门也特宏亮!估计即使真有鬼神,想放倒这样的大个子估计也不太容易。 阿明服完兵役,因为不愿意留伍,就回到调风下市桥糖厂参加工作。单位把他的宿舍分到了原康龙矿泉水厂废弃的一间屋子里,偌大的一个旧厂房就他和一位要好的同事一家在那里居住。 我们雷州的朋友都知道,雷州人很爱买私彩,特别是在下面的乡镇,几乎家家期期必买!阿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沾染上了这种“恶习”,平时也手不离“榜”!但他


谁的梦,遗落江南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13 | 浏览 :3

转眼,又一年的花开。此时的江南,应该又到了最妩媚多情的时节吧。在这样的一个午后,终于决定把写出来。在这个故事里,没有传奇,没有童话,只有一望无际纤尘不染的蓝天和简单、纯真却又让人觉得心酸的温暖。 谨以此文,当作对那段明丽青春的,缅怀与纪念。 一. 我和Some的初遇 那个夏天,江南的这个水乡有着明媚的阳光。而那个午后,阳光格外的耀眼。 女孩走在返校的路上,经过学校旁的巷子时,突然被一只手拉到了墙角—— “嘘——别出声,有人追我。” 女孩讶异的抬头,发现是一个帅气的男孩子,秀气的脸,细眯的眼,正揽她在怀里,一脸紧张的表情。 女孩怔愣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却听到不远处女孩


老头,快跑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05 | 浏览 :116

2001年发表于《百花悬念故事》 老头,快跑 吴宏庆 何保海最近很是心神不定,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女人。他是钻石王老五,爱上女人很正常,问题是,那个女人曾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妻子。朋友已经在几年前的车祸中去世了,但是,他与朋友的关系莫逆,交际圈几乎是共有的,他与女人都很担心,一旦结合在一起,朋友们会怎么看他们。 何保海还没想到这件事的解决办法,又接到老娘李水花从乡下老家打来的电话,说她想进城来看病。她躲躲闪闪地说要不是县里的医院治不了,也不会来麻烦他。 何保海对李水花的感情很淡薄,因为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她就跟别人好了。这让何保海觉得她很对不起父亲,正因为这样,五年了,他从


猫眼里的年轻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04:36 | 浏览 :4

她拉开椅子,坐到餐桌前,早起的太阳坐在对面,在肥嘟嘟的面包皮上撒了一层细腻的光。她撕下一小片往嘴里送,侧着耳朵,听着门外的声音。 防盗门上,一个拳头轻轻地落下,又迅速地移开了。接着是一声“叮——咚”,欢快的。 她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十点。 于是她快步往门口走去。 “喂——在吗?”她惊了一下,是丈夫的声音。 这时,她才注意到桌上的手机在发话,扬声器里发出来的声音就像刚从烤箱里取出来似的,原本的轻柔成分都蒸发掉了。 “你怎么……”她对着手机说,“人来了,我去开门”。 “别开,等等!”手机厉声喊着。 “人家已经来了!” 猫眼里,立着一个年轻男人,身体略微向前倾着,头变得很大


岁月流殇:文革时期的那点事儿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02 | 浏览 :3

眼前的水,仍是那千年的水;头顶的月,还是那千年的月。千年依旧的水月,到底有什么过多的改变!也许,不善于翻云覆雨或是附庸风雅之人,总是对风花雪月有种淡定抑或麻木的感觉;总之,我不想让曾经注视过这块土地的古人,在月亮河里见到我的模样。 人一旦过了不惑之年,奔向知天命的时候,就愿把回忆当成生命的常态。到了该书写的时代却流转匆匆,便有些不自在了。于是,就想到了那个如火如荼的童年。 1、支农派饭起风波 那是在水与火交融错位中,在精神的洗礼中成长的童年。 “大饼子,咸菜埂子,不吃就挺着;三加六,大鹅子肉,撑得满街溜儿!” 充满戏剧色彩的童年歌谣,让我们这代人回味无穷,心酸而起。


七里香【三】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01 | 浏览 :3

夜,依旧凄凉,长亭县的夜,更显得寂静。 蚩蚩已经感觉到自己太过于自负了,早知道他不应该这么快就露出了自己的剑,不过这个世上没有 后悔药卖,他只有靠自己的实力去保命,因为只要能活着,他这一生就不再用过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他已经厌倦了。 辛酉的剑化成了一个旋窝,将蚩蚩紧紧的包在里面,他的剑乱,却总是能把人围住,这就是他的剑法高明之处,也是他身为天下第一庄慕容山庄少主的象征。他从小就拜了名师王江南为师,学习剑法,学的是“乱舞剑”,三年成名,虽然他很少出剑,但他却很相信自己的剑,因为他杀了他的师傅,王江南,所以,他成名与江湖。 江湖,就是一段阶梯,每个人都踏着别


暗恋男一号L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36 | 浏览 :3

暗恋是没有回报的爱。 罗素先生说:我曾寻求过爱,其次是因为它能解除人的孤独感——置身于这可怕的孤独中,那令人震颤的感觉,会掠过这个世界的边缘,把人带入无声无息的寒气袭人的无底深渊。 苏格拉底先生说:暗恋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爱情。 有人说:暗恋是最为真实的爱,因为它不求回报。 有人说:暗恋没有拥抱,没有亲吻,只有心底的那份不可言说奇妙的感觉。 L是安雅初中时暗恋的一个男生。 L是一个很受女生欢迎打篮球很棒长得很有明星范儿的男生。其实安雅有时候很奇怪,明明是原本很讨厌那样的一个人(指L),很花心的坏男孩。在那个时候,这样的男孩子很招人喜欢,所谓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但是后来的


告别——雨季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29 | 浏览 :3

16岁,夏,阳光白得晃眼的一个午后,雨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清汤挂面的短发,左边的刘海上简单地别了一个发卡,带着一脸无法形容的表情,不置可否的站在那,我的记忆一直停留在这一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陌生又似乎熟悉得怨卷。莫名地, 我发疯似地循着你的足迹走,只因为我没有自我,我是在找寻自己。雨,有时我希望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而有时,我亦希望我们没有任何的瓜葛,就像路人甲乙。我是个晚熟的孩子,16岁,我只是无法承受被瓜分的爱,还有只属于我的骄傲。邻居们都说雨像白雪公主那样漂亮,白皙的皮肤,倾长的手指,高挑的身材,比起瘦小的我,足足高出一个头。也是那一刻起,敏感的雨季埋下了叫做


农民工与大学生的爱情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17 | 浏览 :3

他与她是青梅竹马,是死党,是兄妹,是生死也离不开的两个人。 在一个烟雨蒙蒙的深夜,马强的电话不间段的一直响个不停,白天肩挑背扛的体力活让他实在太累太困了,一躺上床就呼呼大睡了。迷迷糊糊中,他接起电话,“喂,谁呀,这大晚上的。” “大强哥,救我,救我••••••”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女生极其微弱的声音,让半睡半醒的马强突然就清醒了不少。那个声音是他再熟不过的声音,也是他朝思暮想的声音。 “是晓梦吗?出什么事了,晓梦。”马强的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有预感晓梦出什么事了。他立马下床,套上衣服,就往孙晓梦的学校冲。电话那端,一直传来孙晓梦的求救声,马强恨不得两只脚当四只脚用。


送你一颗冰心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01 | 浏览 :3

(2010年发《古今故事报》)送你一颗冰心 谢庆浩 黄格是个孤独的孩子,他的父亲和母亲离了婚,母亲带着他一起生活。他不爱说话,性格孤僻古怪,也没有孩子愿意同他交朋友,而他,也习惯了独来独往。他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一个人走到空旷的野外,静静地看看云起云落,还有不时从天上划过的飞鸟,他喜欢这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 这天黄格又一个人走到野外,拔根狗尾草咬进嘴里,仰面躺在山坡上,天空湛蓝,不时飘过朵朵的白云,正看着,突然耳边传来唉的一声叹息。黄格吃了一惊,一骨碌翻身爬去,抬眼四看,奇怪了,四周静悄悄的分明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以为是幻觉,就重新躺下,可刚躺下没多会儿,又是唉的一


班主任很帅【九分钟电影故事梗概】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04 | 浏览 :4

班主任很帅 梗概: 这是一部针对中学生展开的校园题材。锁定人生中重要的一个阶段,刚刚步入青春期,意识到了学业的压力,自我认知形成,加深,习惯、性格逐渐明朗。 八年级A班—— 一个学习氛围很浓的班级。故事讲述的正是这个班级的师生一起走过的一段日子。随着原班主任支教离开,一位姓高的老师的到来,围绕着他们的学习、生活以群体的形式,将压抑的热情慢慢释放。 有趣的老师刚一来就开始蹭体育课,使得同学们不得不紧随其后; 针对差生还立了军令状,给3位同学每人分摊一百分的任务,并展开特训; 调动同学们参加集体活动以及有意义的比赛,越野赛的起点与书画的见解让同学们体会付出努力的愉快,使


漫城雨逝【九分钟电影剧本】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04 | 浏览 :3

此文从此注销。感谢树下一直以来的支持,,除了谢谢还是谢谢


黄真真的那些真事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00 | 浏览 :3

黄真真再也没去看过她窗台上的那盆蔫花了。刚买回花的时候,她听卖花的人说是喜阴的植物,但后来又听同寝的人讲是喜阳的,便又放在窗台上。没过几日,花已了无生趣,黄真真为此哀叹过几日,说同寝的某某还是园林专业的硕士,都比不过人家卖花老头。同寝的某某也不示弱,说真真的花根本就是假货,又说真真自己连点主见也没有。她们的争吵一直延续到晚上学院讲座的结束。 自真真懂事以来,都有两种声音在她耳旁呐喊。小到今晚是去听讲座还是上图书馆,大到硕士毕业是考公务员还是北飘或南下。这些难题可把她难倒了,她可是一路考过来的试题高手,什么政论毛概啦,什么几何三角啦,什么MR还是MRS啦,什么是乾隆王


一场风花的路过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53 | 浏览 :3

在手机上按下“亲爱的”三个字,理所当然般没有磕绊。可是就在已发送滴滴声传来时,米小白眼里轰然潮湿。天知道那是怎样的心情,该狂跳该饮酒还是顿一顿告诉自己:米小白,我回来了。 一 认识辛逸是在明媚地能拧出晶莹水滴的午后,米小白正看着一颗叫辛夷的树。昨天还好好地绸绢般绚闹地开着,纯净地可以赶上不可一世的玉兰花。可是一夜间骤降二十度的巨大温差下,这群圣洁的辛夷就像白抹布上涂上了一层污油,一个个全都失去华彩。在无比悲天悯人情怀的文人气质掩饰下,米小白竟认真地伤心起来。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一米六五的八十斤的眼镜女孩,蹲在一颗辛夷树下呜咽,背包上挂的兔斯基还随着呜咽一上一下。傻气


箭在弦系列之《雄关漫道》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6 | 浏览 :9

2009年发于《武侠故事》 雄伟的锁阳关如擎天巨神横出双手,紧紧地拉住两边陡峭的悬崖峭壁,将八百里的苍莽群山挡在身后,连鸟儿也飞不过去一只。 丁驰心里赞叹雄关如铁,他要赶路也不多呆,通过城门边的检查后,便匆匆进崎岖曲折的山道。 暮色沉沉,忽然一阵哭哭啼啼之声传来,路边十几个乡下人围成一团。一问之下,原来他们全村人集资赶了几匹马到城里去卖,结果被飞云寨全部抢走,辛辛苦苦一趟银子没赚到,又没脸回村见乡亲们,只好滞留在这里。 丁驰奇道:“雄关之下,怎么还有贼人横行?” 一人回答:“唉,锁阳关总兵关雄只管在关前设卡,征收过往商人货税,其余的事他是不管了。你要是不交,走运的便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