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预知彩票号码的数学博士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1 | 浏览 :18

1. 张川是个超级彩民,对彩票不知道有多痴迷!只要他身上有钱,就大把地往彩票投注站扔。他老婆小翠为这事儿,也不知道说了他多少回。可是张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不当回事。这不,今年的年终奖一发下来,就让他头脑一热,全给买了彩票。 张川手拿着彩票,一边幻想中奖后的情景,一边哼着小曲往家里走去。哪知道刚到家,就发现小翠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这下把张川吓心中一惊,连忙解释道:“小翠!不是我管不住自己,只是这期的奖金实在是太高了!有4000万啊!” 小翠望着他冷冷地笑了一声,竟然也没给他吵闹,只是默默地回屋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嘴里就蹦出来两个字:“离婚!” 张川原本以为小翠只


爱上海娜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47 | 浏览 :7

曾经,一直不相信一见钟情。总认为,在三秒内就确定自己爱上一个人,是件很可笑的事。直至见到海娜的那一刻。 海娜是我的新邻居。她搬进来的那天,我正站在阳台抽烟,吹风。我注意到楼下有一个用白色纱巾围着脸的女孩子,穿着一袭飘逸的长裙,正拖着一个行李箱朝着我所住的楼房走近。不久,听见隔壁房门有开门的声音。我猜可能会是她,于是带着好奇打开我的房门。果然是那个脸上披着白色沙巾的女孩子。 我对她笑了笑,并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且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留意到了她那双纯净的大眼睛,还有脖子上一个很特别的吊坠,有点像月亮。她拿下了纱巾,也对我笑了笑,说她叫做海娜。那是一张很干净的脸,虽然


遇见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27 | 浏览 :5

小小的舞池里站着很多人。镁光灯极速的闪着。闪电从他们身上划过。短短的一瞬间可以看见。他们的手像饿死鬼一样伸着。脸不是极白就是漆黑。 点歌台那边是一个忽明忽暗的红点。他走过去。除了那一头长发可以肯定她是一个女人以外。看不清见她的脸。他说点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她说等镁光灯闪过再点。 她递给他一支烟。要他陪她聊一会。她问他酒巴都不是人来的地方。你怎么会来。说完猛抽一口烟。借着那个耀动的红点可以隐约看见她那张涂满胭脂的脸。他调侃说他是来当饿死鬼的。 她:你知道鬼长什么样不? 他:电视里见过。挺吓人的。 她:鬼都是没有脸的。但不吓人。他们只是很饿。饿金钱。饿肚子。饿爱情。尤


转身说再见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40 | 浏览 :6

夜深了,人静了,天上的星星都睡了。泪干了,喝醉了,想你想的心都碎了。­ 耳边响起那熟悉的歌谣,微风扰乱那乌黑的长发。悠扬的笛声回响于空荡的山谷。一鸿清泉从森林深处发源,又在森林深处消失。没有过多的华丽修饰,当泛黄的月光射穿淡淡的云雾,一切皆是那么的平静。­ 沉睡了太久。当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已错过了那驶向远方的最后一次列车。于是,背上行囊,按照自己的意志开始流浪。没有了昔日的泪水,淡去了曾经的忧伤。此刻,我只想转过身。对你,对世界,对一切的一切说声再见。或许是目空了所有,又或许只是因为沉沦了太久,以至于变得麻木。沿着静静的火车道静静地走。当火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的时候我才


雪落无声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2 | 浏览 :6

曲平镇党委书记季正炎,接到镇长吴迪的电话,匆匆从市委党校赶回镇政府。电话里吴迪没有给他说明是什么事,只是口气非常诚恳地要他立马回政府,事情很急,非他这个当书记的回来处理不可。 季正炎坐在车上,一路上心中都七上八下的,揣摸不透镇里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两年乡镇一级一直不太平,群众上访闹事事件不断发生,可是曲平镇还是稳定的,一直被市里评为**工作先进单位。那么,如果不是群众闹事会是怎么回事呢?车驶进镇政府,直接停在镇长吴迪的办公室门前。季正炎下得车去,径直朝吴迪的办公室走去。 “季书记,你回来了。”吴迪听到刹车声掀开门帘出门相迎。季正炎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问:“出了啥大不了的事


青狐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13:06:56 | 浏览 :70

(一) 我名叫青狐,是确确实实的一只狐。我家原在居荒山翻芜岭,嫁给钟云后便来到了这个城市。 钟云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人类。遇见他时我还小,正是那种天真烂漫的年龄。每天最喜欢的事就是和白狐在山岭上玩耍。翻芜岭很大,大到不论怎么走都不会迷路,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路走。可是就在遇见他的那天我们迷了归途。白狐很害怕,说回不去了怎么办。我像姐姐一样搂着她说:不会的,一定能回去。就在这时,我听见前面茂密的草丛中一阵响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钟云就像一条倏忽出水的银鱼扑了过来。他嘴里喊着,你逃不掉的,我看你往那逃。接着呵呵地笑。 我当然没有逃,只要是钟云让我做的事,我都百分百的顺从。只是


公元3000年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10 | 浏览 :13

一 平凡的下午,谁也无法预料后面的事情。 我们的邻居Peter是个奇怪的人,总喜欢搞些意想不到的小发明,例如有一次他想利用太阳能打开电视机,或许这还不能算是个发明。但他一次也没有成功过,还总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他总是一个人呆在家里,我从未在大街上见过他,真是一个搞怪的老宅男。可就是他创造了一次奇幻的旅程。 12点,总算放学了,饿了一上午的肚子终于可以得到补偿,我和我的兄弟们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其实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在家中排行老三,我们家姓JONAS,我有2哥哥和一个弟弟。先介绍一下,大哥Kevin,家里的长子,很开朗的个性,20岁。二哥Joe,很搞笑的一个人,总是


被重男轻女陋习逼疯的女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0 | 浏览 :6

她叫阿蓉,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时隔多年,她的婚姻悲剧还时常在我脑海里清晰的回放…… 阿蓉18岁高考落榜,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回到农村家里,帮父母亲干一些春种秋收,喂猪喂鸡的活。阿蓉长得虽不是光鲜照人,却也算周周正正。在有早婚习俗的农村,也不缺乏上门提亲的人。 阿蓉家里并不宽裕,上头有两个哥哥,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种田人,勤扒苦做一辈子,艰难的为两个儿子各做了一栋楼房,让两个儿子体面的娶上了媳妇。可两老自己家里却已成了空洞,还借了亲戚的一些债,日子过得紧巴着呢。父母亲也巴不得女儿早点出嫁,拿点彩礼钱回来好还债。于是,阿蓉便答应了媒人的撮合。 他叫阿军,是阿蓉邻村的一位小


《打水》之梁子和君子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4 | 浏览 :10

才不到六点,天空便如泼墨一般昏黑,入冬了,嗖嗖刮着的风带来刺骨的寒意,梁子一出寝室楼就感到大自然力量是如此强大,穿了两件毛衣还是冷的浑身发抖。 此时刚刚下课,人流如一道黑色暗潮自教学楼向食堂缓缓涌动。 梁子朝着冰凉的手心哈一口气,紧了紧单薄的衣裳,像扫街大爷一般缩着身子,用冻得通红的手拧着空瓶跑离楼前白炽灯映出的昏黄,一头扎入了墨色中。 走进食堂,放眼一看,四处全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梁子提着瓶左右为难,现在丢瓶的事件在学校里愈演愈烈,梁子很难说服自己有这么好运不被梁上君子光顾。 思虑一番,拧着瓶就去窗口前排队。 拧着瓶小心翼翼在在缝隙中穿梭,生怕一个不小心撞到谁。 站


忍者行·伊贺参上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02 | 浏览 :7

“走了啊!妈妈!”我拿上衣服,下了楼。“你去拿东西都不带钱的吗。”妈妈从楼上把钱包扔给我,嘱咐道:“别回来太晚了!”“知道啦!一会就回来!”我答应着,骑上车子。 一星期前 “吉田先生,这把刀要多长时间才可以打好啊?”在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铁匠铺里,我问着满头大汗的铁匠,吉田直树。“一周左右吧。”吉田先生笑眯眯地说,“你想要武士刀干什么呢?现在可是不允许带刀的。”“嗯,我知道。是因为禁刀令。”我笑着回答道:“不过从小时候就想有一把武士刀呀。”“现在还想要这种刀的人,真是很少见呢。”吉田先生说着,抬起头来问道:“那,你理想中的武士刀是什么样子的?”“没有形态。”我很快地回答


无谓定向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1 | 浏览 :11

无谓定向 顾娜 他就那样的从地面上轻轻的飘起,在空中画了一个完美的弧线,他面朝上优哉游哉的,嘴角似乎还有一丝笑,那丝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坏笑。“轰”的一声,地面成功的接受了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我看不见什么,什么也看不见。他躺在什么样的液体里,是红色的,犹如上帝的眼泪,上帝的眼泪是红色的吗?他躯体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抽动着,每一个部位都在抽动着,不停的抽动着,他仿佛是想要把他浑身上下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想方设法的动一下,好像就只能动这最后一次似地,也好像他是要好证明一下自己还活着。 我和巫季亲眼看到了那场悲剧从头到未的过程,我扒在离纪连明约有50公分远的地方,他的眼睛一直在


艺苑撷趣之输棋寄驴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4 | 浏览 :10

○苏凤爵 艺苑趣闻之------输棋寄驴 清乾隆年间,国家长治,百姓久安,温饱思娱,弈风盛行。但在日趋奢糜的世情下,本为高雅文明的博弈之术遭到了铜臭的污染,就有些人选个适当场所,布局列阵,设睹敛财,以为生计。 且说江阴城内有个姓王名奇的世家子弟,闻说此道收入颇丰,自恃棋艺高超,便弃掉诗书,在距明代名士徐霞客墓不远的古槐旁设了个棋局。初出茅庐,即露锋芒,使好些黑白阵上的老手败于手下。后来随着声望日增,他就干脆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叫,且将“奇”易为“棋”字,是为棋王,然后,绣成一面旗子,呼啦啦挑于头上,更添十分威风。一来二去,王奇的棋局日渐兴隆。这是因为他下注狠,赌头大,


飞驰店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3 | 浏览 :10

“,嘿,小光,把那个扳手递给我”正在一辆轿车下修理的同伴小吴喊道。小光刚才看着店内摆着的一盆花甚为着迷,一时还没缓过神来,这时听到小吴喊才缓过神来,把扳手递了过去。然后小吴又说有个螺蛳松了,把箱里的那把起子拿过来。用手指了一下小光身边的工具箱,小光递了过去。接着又盯着那盆不知道名字的花。小吴在车下面鼓捣了一番终于干完了,撑着车架退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呼了一口气:终于弄完了。这辆08年产的别克还真是不赖,开了这么久竟然还是那么牢固,就是有点松了,哪里有个螺蛳松的厉害!碰了一下小光道:看什么呢? 小光指着那盆花说:昨天老板把那盆花搁那,也不知道叫什么? 小吴切了一声


天桥下的女子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27 | 浏览 :16

当秋日慵懒的太阳,踢开浅蓝的被子,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我结束了繁琐的工作,拖着疲惫的步子,迈出了高高的院墙.我生活在黑白颠倒的世界,当下班也变成一种奢望,外面的世界就显得格外的美好. 在路经的天桥下,坐着一名孱弱的女子。20岁左右的样子,长长的头发直垂肩旁,皎好的面容,略显疲惫,白色衬衣,配一条灰色牛仔,一双平底运动鞋,挎一红色小包。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她,她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却无从知晓。 回到出租屋,洗去一身的疲惫,换上干爽的衣服,餐桌上就摆上了热气腾腾的面条.是的,我有着一个温暖的家庭,执家的妻子和一个三岁的女儿. 清晨柔和的阳光,夹杂着街道两旁早餐的香气,外面又喧


少女之死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20 | 浏览 :9

桥边的人们围成了一个圆圈,圆心是一个少女。她趴在地上,湿淋淋的,已经没了生气。人们都说她是跳河而死的,因为有人看着她很快地跳下去,又有人看着她慢慢被捞上来。人们围成一个圈,有人面无表情地观看着,有人小声地议论——她为什么要跳河呢?看她趴在地上露出的半边脸,虽然苍白但却是姣好的。天阴沉沉的,预示着台风即将到来。一阵风吹过,河水的腥臭味翻上来,人们不禁捂住鼻子挪了挪,圆圈随着扩大。 “死者没有吸入泥沙,不是被淹死的,应该在落水之前就已身亡!”说话的是法医,声音不大,带着一贯的职业性的冷酷。瞬间,人群一片哗然。 “明明看着她自己跳下去的,走过来就翻下去,快的我都来不及拦…


侧栏导航